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食味知心 > 正文 身边人 二

正文 身边人 二

 热门推荐:
    高晓天把卡包放进包里:“所以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别动不动就打架,不好,以后能用钱的地方,就省点力气。”

    金科鼻子里哼一声:“兔子尾巴长不了,等我拿到钱就还你,到时候老子的地盘还是老子说了算。”

    高晓天也大方:“行,就当是借你的,等你有钱还了再说,在这之前,咱俩在这里就是平等的,都是日进斗金的半个老板,小姐姐,以后你和你的朋友来我店里吃东西免费。”

    “败家玩意儿,你问过我了吗就免费。”金科瞪他。

    “以后小姐姐的帐都记我头上。”

    金科横他一眼:“你还不知道在哪玩勺子的时候,她的帐早记我头上了,想邀功是吧,行,她朋友的记你头上。”

    温姝看了他们一眼:“我的帐谁也不记,我自己会付。你们现在到底是讨论付账的事还是讨论黑狼的事?”

    金科抢说:“付账,呸,黑狼。”

    高晓天:“小姐姐想讨论什么我们就讨论什么。”

    温姝看了两个猪队友一眼,喝了口开水,慢慢说:“十年前,娜姐直播了女儿死亡的事,在锦城这边几乎是家喻户晓,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

    金科点点头,这事他的确在报纸上看过,当时还觉得孙娜这个女人简直冷静得可怕。

    高晓天掰手指算了算:“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学生吧?”

    “你还穿开裆裤呢。”金科哼笑一声。

    温姝叹了口气,说:“这事估计搁在谁身上,都是迈不过去的坎。从出事到现在,娜姐她几乎天天都在梦中吓醒,现在警方认定这案子就是“黑狼”干的,但这么久了,谁也逮不着他。这凶手一天没抓到,娜姐就一天没有好日子过。”温姝说着摇摇头:“娜姐帮了我不少忙,现在看她这样,我们有没有任何线索,我心里挺难受的。”

    金科挠了挠下巴:“这黑狼最后一次露面就是杀了孙娜的女儿,到现在也是许久没露面了,除了受害人,估计其他民众早把这件事忘了吧,这新闻要是追的话,还有人看吗?”

    温姝放下咖啡杯:“废话,肯定有啊,这个可是大案要案,这么跟你说吧,我们报社现在就算工资已经砍了这么多,但依旧还留着一笔悬赏黑狼线索的奖励金呐,要真能追踪到黑狼,你小半年的店都不用开了。”

    金科眼睛一亮:“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行动啊,明天就带我们去会会你这个娜姐。”

    第二天周日,温姝跟娜姐打过招呼后,带这金科和高晓天上门。孙娜夫妇早已在家等着,看温姝带着一胖一瘦,一帅一挫两个男人进来,忙迎了进去。

    郑国明文质彬彬,把手伸向高晓天:“你是金科吧?年纪轻轻就这么有能力,很有前途啊。”

    一旁的金科咳嗽一声,温姝介绍说:“郑总,这是金科。”

    郑国明愣了一下,看着穿着打扮跟司机似的金科,讪讪点了点头:“你好你好,那调查的事就拜托你了。”

    几个人坐了下来,孙娜之前听温姝提过金科,知道他是侦察兵,所以对他颇为看重。孙娜叹了口气,说:“我之前有个线人,一直给我提供黑狼的信息,但我女儿那件事之后,黑狼就没再出现,那个线人,也就没再给过我消息,我想让TA给我找到黑狼,可以前都是TA给我发消息,我根本联系不到TA。”

    郑国明拍了拍表情落寞的妻子,给大家倒茶。

    温姝轻声说:“娜姐,你先跟他们讲讲事情的经过吧。”

    孙娜抬起头,想起那天的事,她先是眼圈一红,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开口说起当时的情况,撕开伤疤说到伤心处,孙娜哽咽得无法出声,伤心欲绝的样子,跟她当年在荧幕直播中坚韧不拔的铁娘子反差巨大,一旁的温姝也忍不住眼眶湿润。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现在回想起来,我一直拼命的工作证明自己,自以为给她创造更好的起点而忽略了她感受,是多么愚蠢。”孙娜闭着眼叹了口气。

    “你最后一次看到你女儿是什么时候?”

    “出事的前一天晚上。那晚我和郑淼大吵了一架,女儿夺门而出,郑国明喝了点酒,对着女儿的背影说些气话,我出去追郑淼,可是手机上忽然出现短信,是我的线人给我发的,上面写着黑狼出现在离我住的地方不远的河堤小树林边,等我看完信息,我女儿早已跑得不知去向。”说到这,孙娜再度哽咽。

    高晓天插嘴问说:“你去找她了吗?”

    孙娜摇摇头,捂着脸,眼泪从指缝中溢出来:“你说我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没去找她,反而去找什么狗屁黑狼!”

    温姝握着她的手,孙娜想要控制情绪,深吸一口气,可一想到女儿,还是瞬间泪崩。

    等情绪平复了些,孙娜擦了擦鼻子:“我觉得这一切都是黑狼的报复,而且黑狼不止一个人,他们是有组织的。”

    说完,孙娜摊开自己的手掌,“这个伤疤就是那晚我跟着信息线索去找黑狼的时候留下的。当晚我刚赶到了小树林里,就有人从后面用手帕捂住了我的嘴,另一个手拿着一把刀子顶在我脖子上。我下意识的反抗,左手握住了锋利的刀子,当时我只感觉浑身无力,没反抗几下,就失去了知觉。这是我和黑狼最贴近的一次接触,他本可以一刀杀了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黑狼竟然放过了我。”孙娜顿了顿,又一次哭了出来:“可他没放过我女儿,我宁可他杀的是我啊!”

    一旁的郑国明叹了口气,别过脸去。

    温姝他们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两个年过半百的人停止哭泣,只能等他们的情绪平复下来。孙娜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红着眼站起来,走进里屋拿了一个手提箱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手提箱打开。

    里面是满满一箱子的百元大钞,所有人都被孙娜的行为搞得发蒙。

    孙娜吸了吸鼻子:“这是我个人的赏金,只要能抓到黑狼,无论死活,这个钱都归你们。”

    “娜姐……”温姝和金科对看了一眼,没想到孙娜这么冲动。

    “你等着。”孙娜又站起来走进了屋子,一通翻箱倒柜,郑国明赶忙进屋。

    “你是不是疯了。”郑国明拉住孙娜,害怕再刺激她,特意压低了声音。

    “这些都是我的东西,我的钱,我的工作资料,与你何干?你自己想想你女儿的死和你一点也没有关系吗?只知道钱,还搞什么小三,你有想过女儿的感受吗?”

    “有外人在,你能不能小点声。”郑国明低吼着,用力拉扯孙娜:“时间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说不定黑狼已经死了。你还在这里查什么啊。”

    “你走开,你说他死了就死了?你是黑狼吗?我告诉你,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孙娜一把推开他,扛着两个麻袋走了出来,将这些她收集的所有资料堆放在温姝他们面前。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温姝,我相信你们有自己的办法可以去查这件事,钱你们先拿着,我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找出黑狼,给我女儿报仇,还社会一个公道。”孙娜说完,把钱箱递了过来。

    金科刚要伸手接钱,被温姝一把拽了回来,她转头跟孙娜说:“娜姐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去找,但钱还不能收,等有消息了再说。”

    温姝不敢先要钱,毕竟目标是黑狼,金科虽然厉害,但她也不敢把话说死,只同意拿走资料,先回去跟两人研究了再说。

    回来的路上高晓天因为能参与到这件大案,兴奋得嗷嗷直叫,这简直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热血生活啊,即便没有钱拿,他也愿意白干。而一旁的金科却无精打采,坐在高晓天车里,手指漫不经心的敲打着膝盖,一言不发。

    温姝瞥他一眼:“知道你想什么,但这事还没办,我们不能拿钱。孙娜姐说了,如果真能找到黑狼,她给双倍。”

    金科跟高晓天异口同声:“双倍?”。

    “就是两箱钱。”温姝懒得看金科见钱眼开的嘴脸。

    “她什么时候说的?”金科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温姝嫌弃的转开头:“送我们出来的时候,她看我们不拿钱,以为嫌少,又加了一倍。”

    金科一拍大腿:“要不说你是招财猫呢,还是你聪明。”‘

    温姝瞪他:“你才招财猫,你全家招财猫。”

    金科嘿嘿一笑:“一家人一家人。”

    温姝懒得再理他,车子一路飞驰到了店里,金科喜滋滋的对刚停好车的高晓天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帮着把车上的资料搬到屋里啊。”

    “得嘞!”高晓天也不计较他的态度了,一脸兴奋,兔子一样蹦下车。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金科态度前所未有的的积极,干起活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卖力。高晓天把自己想成惩恶扬善的武林豪杰,也跟打了鸡血一样,温姝则把大量的资料记录下来,为后面写稿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