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吉时已到:拐个总裁回古代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倒霉也该有个限度吧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倒霉也该有个限度吧

 热门推荐:
    寒意料峭的早春,冬天的脚步还未走远,泥土下藏着一股蓄势待发的能量,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呼啸而过的地铁上口,寒风凛冽地刮过,裴秀秀哈了一口气把格子围巾往上提了提遮住了大半个脸继续前进。

    刚进办公室,裴秀秀就被上司请进去坐了坐。

    咚咚咚……

    “进来”严厉的话语下是一张严肃的略带怒气的脸。

    主管抬了抬手腕上的名表问道:“看看时间现在几点了?本月的第三次迟到,恭喜你全勤奖没了。林然你最近怎么样回事?工作上漏洞百不说现在就连准点上班都不遵守了,难道你真的想辞职?”

    裴秀秀低眉顺眼回答:“对不起主管,迟到是我不对,关于辞职我真的有这打算。”

    “很好,那就尽快把辞职信交上来吧,公司不养闲人。”此刻韩主管的脸已经由微怒转化为愤怒。

    “哦,好的,知道了,我马上去。”裴秀秀低声下气的从办公室出来,一脸的沮丧。

    最近确实状态不佳,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裴秀秀一心想着离开临城尽快回天台查明千年古梅的秘密,好助她回古代。

    现世的每个人其实与她无关,什么凌峰段奕扬,还是徐明珠陆雪琪之流,她已经有些厌烦了。

    虽说在现世她也收获了不少的温暖和感动,但是满心疲惫的她只想回到与世无争的那个世界里,做个平平凡凡开开心心的野丫头。

    她差不多快要忘了在田埂里奔跑的感觉了,她怀念大自然,怀念家乡的山和小溪。

    再美的音乐抵不过山林间的泉水叮咚,还有沙沙沙风吹竹叶的声音。

    最美的香气是初夏时节橘园里枝头上白白的橘花散发的浓浓橘香。

    如果有来生,她想做一个徜徉在自然间的精灵,享四季美景。或者是成为一棵树的形象,扎根在芬芳的泥土之下,守望天上的云卷云舒,以及世间的花开花落。

    “林然,你过来一趟。”磁性的低沉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的裴秀秀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段奕扬。

    总裁办公室内,段奕扬一脸严肃地盯着她。

    裴秀秀对上他的目光问道:“总裁找我有事吗?”

    段奕扬直截了当的问:“你想辞职?”

    “嗯”

    “因为陆雪琪?”

    “不是,个人原因。”

    段奕扬冷笑道:“个人原因?是凌峰让你辞职的吧?你现在这样左右摇摆,朝三暮四是成瘾了吗?还是说你想利用凌峰故意报复我?”

    “我没有。”裴秀秀简短的回应他。

    段奕扬清冷的目光扫视着她开口道:“想不到那个凌峰对你还挺上心的,你爱他吗?”

    裴秀秀脸上绯红紧张地否认道:“没有。”

    “没有?既然没有那你紧张什么?哼,你变心倒是变得挺快的,以前你还说过这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我曾经被你的痴情感动过,现在看来只是个笑话。”段奕扬生气地讽刺道。

    裴秀秀鼻子里呼出一口气说道:“随便你怎么想吧,爱怎么说怎么说,我不会在意的。”

    段奕扬脸色阴沉的冷笑道:“很好,你的变化真让人惊喜。那么我也来说说我的决定第一我不允许你辞职。第二以后工作上的事我不会再三番五次帮你有本事自己解决。”

    “何必这样?开了我不就好了?”裴秀秀问道。

    段奕扬拿出一份合同说道:“事情不会都如你意的,既然惹怒我你就要接受惹怒我之后的惩罚。”

    “喂,我哪里惹怒你了?你这是存心报复。”裴秀秀忍无可忍的埋怨道。

    段奕扬皱着冷脸道:“就当我在故意报复你好了,你成功的伤害了我的自尊,也激起了我的怒气。”

    裴秀秀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掉头就往门外走。

    走倒门口她又转过身来喊道:“惹不起我还跑不了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现在就走。”

    “不怕赔钱赔到倾家荡产的话你就走吧。”段奕扬懒懒的声音传来。

    裴秀秀重新折返到他面前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段奕扬用手指指桌上的合同说道:“抱歉我在你的劳工合同上动手脚了,你私下毁约的话光是赔钱都会赔死你。”

    裴秀秀惊讶的看了看协议上写得毁约赔钱数额,看到那惊人的一长串数字时她目瞪口呆了。

    “你疯啦?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不平等的合约?”

    “怪只怪你当初自己不看清楚合同就签字。”

    裴秀秀结巴问道:“这根本不合理,我要撕了它。”

    说完拿起合同准备撕掉。

    段奕扬冷笑说道:“撕吧,我这还有很多份。”

    “你……我没钱,如果我不陪呢?”裴秀秀问道。

    “法盲是吧?自己查去。”段奕扬甩下这句话后就请她出去了。

    门口面,裴秀秀像被霜打过的茄子病恹恹的回到了座位上。

    明摆着被摆了一道,段奕扬这个腹黑男。

    下午的部门经理会议上,毫不相干的裴秀秀被请到了会议室。

    推开门进去,唰唰唰,迎接她的是整整齐齐不友好的目光。

    IT部的经理皱着眉说道:“泄密文件是从她的电脑里发出去的。”

    裴秀秀一头雾水,睁着眼问道:“什么泄密文件?”

    陆雪琪冷笑一声:“敢做不敢承认是吗?给竞争对手朝阳集团的那份文件是你泄露的吧?”

    “我没有。”

    “没有?现在证据确凿你想抵赖?”陆雪琪提高分贝问道。

    裴秀秀看了一下眼前的架势和处境,预感到情况不妙。

    她喵了一眼高高在上的段奕扬,只见他默不作声一副看戏的神情。

    裴秀秀生气地反问道:“文件是从我的电脑上发出去的,就是我泄密的吗?如果这么简单的话,那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栽赃嫁祸一词。我希望公司不要无辜的冤枉别人,查明真相的方法有很多种。为什么不去调监控查看?”

    陆雪琪严厉的说道:“监控已经被人动了手脚,有人看到前几天你出现在监控室面前你怎么解释?”

    裴秀秀仔细回想了一下,前几天自己确实去过监控室,但是那是韩主管交代她去送资料的。

    裴秀秀如实回答:“我是去过监控室,但是那是韩主管叫我去送资料的。”

    “是吗?那就叫韩主管来对质一下。”段奕扬发话道。

    二十分钟之后,裴秀秀终于清楚的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韩主管一口否定曾指派她送资料的事情,并且告知裴秀秀与监控室小丁私下关系交好。

    什么叫私下关系好?她压根只和那个小客套的丁聊过几次而已好吧。

    陆雪琪看着无可奈何的裴秀秀,一脸的得意愉悦的神情出现在她脸上,巴不得生吞活剥了她,裴秀秀有多痛苦她就有多幸福。

    裴秀秀绝望的冷声问道:“所以呢,你们的决定是什么?开除我?”

    “你想的太简单了,涉及到上千万金额的事情,是一句开除就能解决的了的吗?”总经办于经理严厉的问道。

    裴秀秀涨红了脸,心里一阵凄凉,指不定这一次可能还能混到监狱里去,如果是那样,那她的遭遇可真是够多姿多彩的啊!

    许久未发生的段奕扬开口道:“这件事我会再派人调查,公司绝不会无辜冤枉人的,你先出去吧。”

    裴秀秀没想到关键时刻段奕扬还会出手帮她,依他早上他对她说的话,她原以为他会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的。

    心底一丝暖意闪过,看来她还是误会他了。

    凌氏大厦总裁办公室

    凌峰冷冷的盯着眼前的一大堆偷拍照片,清凉的眸子里熊熊的火苗蹿出。

    那是母亲徐明珠刚叫私家侦探送货来的。

    照片的来源是那晚KTV地下停车场两人车内对话以及热吻的照片,拍摄角度是齐全以及清晰程度之高,令人不想认出都难。

    不光是这些,两人的车子从地下停车场驶出后芙蓉小区门口,从时间上看第二次的热吻同样是在车内发生。

    凌峰愤怒的拳头砸在了实木办公桌上,桌子没起任何变化,骨节分明的关节全红了。

    失望,愤怒的情绪淹没了他,心痛的感觉吞噬着他的心,如同刀割。

    KTV偶遇那一晚吗?在他甜蜜的壁咚了她两次之后,她又迫不及待的投入前男友的怀抱了吗?

    前男友?真是讽刺,拿掉那个前字,在林然的心里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

    为什么为什么?上大学的时候是这样?多年后也还是这样?难道无论他做出多大的努力,终究比不过段奕扬这个初恋男友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成全她会不会比较好?毕竟她的幸福是前男友而不是他。

    爱一个人有时候不是占有,只要对方能幸福,远远地看着对方微笑也是一种方式。

    这就像远远眺望悬崖对面的瀑布,想要去触摸却跨不过那悬崖。于是在心底筑起一道墙,告诉自己只有止于开始才能舍得放下。多看一眼就会沦陷,还是远离吧,毕竟人的欲望是无穷大的,一旦得到一点便想要占有更多。

    眼里为她掉泪,心却为她打伞,这就是所谓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