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天下第二美 > 正文 第23章 树敌

正文 第23章 树敌

 热门推荐:
    虽有些准备,可午饭时,郑飞扬还是把大伙儿惊了一回。

    太能吃了。

    猪肚汤他没好意思多喝,只一碗。可那玉米面烙的菜饼子,他足足吃了一盆!

    比众人加起来还多。

    就连剩下的菜汤菜叶儿,也无一浪费。

    但凡被他扫过的盘碗,跟狗舔过似的,明晃晃都能照见人影。

    瞧那模样,似乎还有余力。

    秋大姑一指戳向郑飞扬,恨不得即刻瞎了,“你!往后要是再敢这副吃相,就按狗食给你饭吃!”

    郑飞扬低头,看看俩小狗那巴掌大的小碗,面目扭曲,如吞黄连。

    秋大姑又瞪向美娘,“阿蓉洗碗,你跟我来!”

    美娘很心虚,总觉得给人惹了个大麻烦。

    所以对着秋大姑拍给她的新花样,就算有些地方不太懂,也不敢问。

    只出来找葛大娘求助,“这些样子我也没做过,若不会,明儿能来请教吗?”

    葛大娘噗哧笑了,“你秋大姑眼光一流,手艺却是末流。衣裳破了都不会补,何况这些?”

    美娘一愣。

    方才秋大姑戳向郑飞扬时,分明见她指间有薄茧,还是经年累月留下的。

    又会配色画花样子,才猜她是高明绣娘,却又不是?

    她又断不可能是瑞姑那般人物。

    瑞姑虽冷肃端方,但长期服侍贵人,一举一动,自有规矩。

    但秋大姑却更显肆意张扬,写意风流。

    到底什么人呢?

    葛大娘虽对她的手艺各种鄙视,对她的眼光却极为信服。

    “你秋大姑虽不会针线,但她若画了,定是能做的。横竖这些花样子你都会,就多琢磨琢磨,小小偏差也是可以的。横竖这些天有飞扬,你们也不必来了。”

    她配了线给美娘,又数出十文钱来。

    美娘不要。

    才给人招来这么大只饭桶,哪好意思要钱?

    葛大娘硬把钱塞给她,“哪里真是工钱?跟你们逗乐子呢。横竖往后也没了,拿着吧。你好生把这些花样琢磨出来,回头大娘还指着这些挣大钱呢。”

    美娘一听这话,美眸晶亮。

    省钱总归有限,挣钱才是王道。

    “不是说,才遭了灾,没生意么?”

    “也是我眼界窄了,还是你秋大姑有见识。咱这双河镇卖不起,何不送到芜城去卖?”

    啊!

    美娘秒懂。

    芜城属江州地界,但与属湖州的双河镇,只一江之隔。连车带船,三四天即可到达。

    那里水陆齐汇,四通八达,美娘虽没去过,却也听说十分的繁华热闹。

    葛大娘道,“你秋大姑说啊,这世上,还是有钱人的钱最好赚。你把这几个花样子弄出来,回头要是看着好,咱一样做个几百条,送到芜城去卖。到时说不得小美娘,还能给大娘当个小掌柜呢。”

    掌柜不敢当,但美娘依旧干劲十足的回去了。

    就算为了填上那只饭桶,她也得撸起袖子加油干哪!

    京城,皇宫。

    徐贤妃的礼物,已经快马加鞭,送到了皇后所居的坤宁宫。

    徐皇后的心腹宫女,珍珠十分气愤,“贤妃娘娘到底是什么意思?送一堆小姑娘的东西来,这分明是诅咒皇后娘娘,生不出龙子!”

    “闭嘴!”徐皇后抚着高高隆起的肚腹,目光微沉,“本宫若怀着龙子,岂是她诅咒几句就没了的?罢了,收起来吧。”

    她微微闭眼,也想劝自己不生气。可——

    还是好气!

    那个没见识没头脑的蠢妇,总有法子恶心到自己。哪怕是去了湖州,还这么不安生。

    当初,怎么就没弄死——

    “陛下到!”

    徐皇后忙调整脸色,睁开眼,见燕成帝已经兴冲冲大步走了进来。

    这位夫君生得真是英俊,尤其高兴起来,整个宫殿都似乎亮堂了。

    徐皇后不觉也带上几分笑意,“陛下今儿怎么这么好兴致?”

    燕成帝看着宫女还来不及收拾的礼物,和皇后脸上残留的不悦,笑吟吟道,“皇后可有打开那只锦盒?”

    什么?

    徐皇后方才瞧着那些花儿朵儿就刺眼,这会子才留意到,徐贤妃的礼物中,确有一只锦盒。

    宫女连忙捧上来,里面装着一只素净香囊。香囊里,有一只平安符。

    在燕成帝的目光示意下,徐皇后亲手打开,却见黄纸里除了符文,还画着一丛小小兰草。

    宜兰,宜男。

    徐皇后微怔。

    燕成帝身边的大太监李大海,笑眯眯道,“回皇后娘娘,民间习俗,想生男生女得反着来,才能瞒过老天爷,心想事成。就跟那冲喜,一个道理。是以贤妃娘娘才特特送您这些,平安符里藏着的,才是真意。您可知,做这符的,可是鼎鼎有名的长春道长呢!”

    徐皇后诧道,“可是那位救人无数,医术高明的长春道长?”

    要是他亲手做的,可真有些分量了。

    “正是。”燕成帝笑得有几分得意,“不意柏儿一番诚心,竟打动了长春道人,请了他去主持白龙观。除了修造灯塔,柏儿还答应往后每年都从封地拔一定份例,给长春道人救治百姓。”

    徐皇后压下心中千般情绪,忙忙恭喜道,“都是陛下教导有方,大殿下才如此上进。”

    燕成帝道,“柏儿早年跟着朕在民间,颇吃了些苦头,是以还知道些民间疾苦。可恨这京城里的高门大户,生来富贵,全不念洪灾刚过,成日里夸富斗宝,奢靡之极!

    哼,朕前日还听说,有人家中摆宴,有道菜只取鸭舌来用。杀了上百只鸭,也才凑了那么几盘子。扔出去的鸭肉,倒足有几大筐!

    想想朕和朕的长子,堂堂一国之君和汉王殿下,却在各种省钱,救助百姓。呵,当真是讽刺之极!”

    徐皇后眸光微闪,急忙告罪,“臣妾在深宫,竟是半点不知。自洪灾过后,连陛下都削减宫中用度,用以赈灾。这是谁家如此大胆行事?是臣妾失察了。”

    燕成帝道,“此事与皇后何干?皇后一向贤良,掌管后宫,处处以身作则,勤俭有加。这也是徐太师,教导有方啊。”

    话说到这儿,徐皇后基本就明白了。

    “回头臣妾便让父亲上本奏折,严厉申斥此等奢靡风气。徐家上下也当尽心竭力,严格律已,为陛下分忧。”

    燕成帝满意了,“还是皇后深明大义。你好生安胎,回头有空,朕再来瞧你。”

    皇上走了,珍珠忧心忡忡。

    “那摆鸭舌宴的,分明就是汝阳长公主尚的谢家。皇上要太师爷去挑事,岂不是给徐家树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