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为了克莱德曼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为了克莱德曼

 热门推荐:
    (感谢魑魅幻的月票支持!今天事多,推荐票就不一一感谢了,望理解!)

    等斐雯丽回到萨瓦堡时,时间已近傍晚。

    穿过萨瓦堡那圆拱型的城门时,曾经走过无数次的城门如今却给了她截然不同的印象。那幽深如甬道的城门似乎成了某种魔怪的巢***中防御的兵道像是巢穴中参差不齐的凹坑,凹坑里藏着妖魔鬼怪,带着荒莽与血腥的气息。穿过巢穴,盘踞的建筑群落宛如蛮荒巨兽,沉睡的它如今睁开了双眼,冷漠霸道地瞪视着这位公主。

    斐雯丽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她走在萨瓦堡前殿那黑色的石阶之上,眸子里的神色几经变化,最终化为执着。

    站在前殿门口,她对南希说,“老师,还请您帮忙。”

    “稍等。”南希眼眸闪动,她察觉到一股潜伏的气息在几人身上微微一转,等到气息似乎满意地敛去后,南希方才低声道,“默数到三。”

    斐雯丽依言而行,等数到三时,她立刻发动血脉力量中的潜行术,如同幻影般消失在城堡之中。几乎在她消失的同时,一个一模一样的斐雯丽出现在原地。南希用拟象术模拟出她的幻象,与斐雯丽无缝衔接。

    没有艾丽妮的欺诈面具,南希的拟象术怎么也不可能瞒不过魔女的感知,这也是为何她们在进入萨瓦堡前殿后方才发动法术的原因。除此之外,圣剑上的艾丽妮真实之影虽效果更佳,但那种算得上底牌的手段当然不可能浪费在这里。

    借助血脉力量潜行的斐雯丽任务颇重,她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通知丽贝卡,除此之外,还得想办法与克莱尔等人取得联络。

    而在同一时间,位于王都民居的夏洛特也开始突破九环。与斐雯丽相比,他的看似任务轻松,但其实分外艰巨。法师每一次突破都危险重重,他如今虽然已经确定未来的道路,横亘在头顶的无形天花板已然不在,但若论稳妥,此时却并非突破九环的最好时机。

    夏洛特在八环上的积累并不算久,切割陆斯恩灵魂的后遗症也才堪堪痊愈,在这种情况下突破九环,其凶险之大不亚于和海灵顿的那场生死搏杀。

    只是如今时不我待,夏洛特将艾特罗阿特之书置于胸前,把心一横,心神潜入意识海内,打算在那逐渐浩瀚的意识星河中重新开辟星辰运转。

    “斐雯丽!?”

    在丽贝卡的卧室中,传来一声劳伦斯的惊呼。

    这位埃罗萨的帝王远隔万里,感应到戒指上传来丽贝卡的传讯信息后,发动附魔戒指却在虚拟屏中看到了让他惊疑的一幕。

    与他通讯的并非丽贝卡或夏洛特,而是他的小女儿斐雯丽。丽贝卡站在斐雯丽的侧后方,脸上忧心忡忡。而斐雯丽则神色严肃,唯有看到劳伦斯时,方才像小时候那般露出一抹惊喜。

    “你有什么事吗?”劳伦斯心底咯噔一声,但面上却不露声色地问道。

    “父亲大人!”斐雯丽开门见山,“请您速速放下前线的军务,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萨瓦堡。灾厄魔女如今就在萨瓦堡内,她魅惑了艾文哥哥,对萨瓦堡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劳伦斯大惊失色,如今,这个纵横北境多年的王者再也无法保持基本的镇定,他身体晃了一晃,满脸骇然之色。

    “你说什么!?”劳伦斯惊呼一声,“灾厄魔女?!是引发湮灭危机的灾厄魔女?”

    他多想从小女儿嘴里听到这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但看到斐雯丽和丽贝卡那忧虑紧张的神色,便意识到那种想法不过是逃避现实的虚假情绪。

    他脸色变幻不定,恨恨道,“那个逆子!他难道不知道魔女有多么危险吗?他是想让克莱德曼从此血脉断绝吗?”

    “哥哥也是迫于无奈……”斐雯丽赶忙辩解,“我相信他一定站在家族这边。事实上,如果不是哥哥约束住魔女,只怕……”

    “胡闹!”劳伦斯气得须发颤抖,“魔女也是能被人约束的吗!?夏洛特呢?他人去哪里了?为什么会让你出面?”

    “夏洛特正在萨瓦堡外待命。”丽贝卡说到这里,忧色中略略带上一丝欣慰,“有他在外面接应,我们至少可以多条退路。”

    劳伦斯看着丽贝卡,微微叹息一声。两人二十多年来琴瑟和鸣,相互之间哪怕一个眼神都能读懂对方的心思,丽贝卡被他一叹,顿时面露惭愧。

    劳伦斯哪里不知道丽贝卡所想,敌人若是传说中引发湮灭危机的魔女,单靠夏洛特在外面接应又有什么用?丽贝卡心中所想无非是盼着夏洛特能逃出生天,起码为克莱德曼家族留下一丝传承而已。三兄妹里,丽贝卡最疼爱的就是二子夏洛特,他能逃出生天,自然让丽贝卡生出一抹欣慰和对艾文、斐雯丽的惭愧。

    劳伦斯不好怪她,只好朝斐雯丽问道,“单靠他在外面接应有什么用?他在联络希尔维亚殿下?”

    “联络不上,大公不在斯泰厄世界。”斐雯丽飞快摇头,“不仅如此,他这些年一直待在幽暗地底,也缺乏联络黛玛、黛娜的手段。不过他倒是已经联络了赶回冰风堡的薇薇安等人,可她们现在才进入冰风堡境内没多远,时间上可能来不及。”

    劳伦斯这下才真正慌张,他勉强镇定精神,问道,“既然如此,我先去冰风堡求援,你们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斐雯丽大惊失色,慌忙说道,“来不及了,父亲大人!我们没有时间!您必须得尽快赶回萨瓦堡,南希老师会帮助我对抗魔女,夏洛特那里也在筹备反击的手段。”

    “胡闹!幻之森南希?她可靠吗?据说在湮灭战争时期,她可是魔女的左膀右臂。”

    “我以性命担保,老师绝对值得信赖!不过,我们还有一个大敌,时之眼首脑之一,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劳伦斯一愕,他对这个名字略有印象,但却转眼放在脑后,身为斯泰厄世界传奇级的强者,时之眼的大名他又如何不知,“我命令你们立刻停下计划!这太危险了,即便南希和我联手也对付不了他们!我先去冰风堡找黛玛、黛娜……”

    “父亲大人!”斐雯丽焦躁得踏前一步,“我们没有时间!您必须尽快赶回来,相信我,也请相信夏洛特,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保护萨瓦堡的!”

    劳伦斯眼眸闪烁,“你们有事瞒着我?”

    “是!”斐雯丽一咬牙,“可我没有时间向您解释了,我只能说,这事与陆斯恩还有艾丽妮息息相关!”

    她看到劳伦斯还在思索,不由哀泣道,“父亲大人,请您相信我和夏洛特!现在是关乎萨瓦堡存亡的时刻,您必须回来领导我们反击!”

    “我是克莱德曼的族长,也是你们的丈夫和父亲,我必须得为你们负责。”劳伦斯像是即将苏醒的荒古猛兽,“你知道失败的后果吗?斐雯丽。这是数千年来克莱德曼面对的最大危机,如果输了,传续数千年的克莱德曼将从此烟消云散。”

    “是!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最迟明日凌晨,这场战争就会打响。”斐雯丽提了提腰间圣剑,“爸爸,请您回来领导我们保护家族!”

    劳伦斯凛然而笑,“为了克莱德曼!”

    母女相视一眼,齐声道,“为了克莱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