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缕天人魄 > 正文 第三章 菩提养邪灵
    听到詹殊宇的话,蒋生右手护着左手手腕的菩提手链,后退了两步。

    这条手链的古怪,除了蒋生自己之外,就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可是眼前这小子……

    “你是什么人?”蒋生满脸警惕的问道。

    这时候原本该轮到詹右京来介绍詹殊宇的,可他实在是不敢说这是自己的儿子,眼巴巴的望着詹殊宇。

    “我叫詹殊宇,这是我父亲。”詹殊宇内心有点无奈,詹右京也太怂了吧,自己明明都告诉他了,现在我就是詹殊宇,难不成还给跪下来给他倒一杯父亲茶不成?

    詹殊宇?

    蒋生嘴角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嗤笑,整个江城都知道詹家有个药罐子,几乎拖垮了整个詹家。

    虽然眼前这小子并不是个药罐子模样,可他是詹右京的儿子,蒋生还真不放在眼里。

    “久闻不如见面,不是听说你快死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要不叔叔帮你请个大师,他的安葬手法,可是一流的。”

    蒋生这番话故意说得很大声,不错,他就是要让詹家父子在众人面前丢丑,一直跪在他面前的人,凭什么站起来?既然你敢跟我斗嘴,我就让要你无地自容。

    废物,两父子都是废物。

    想到这里,蒋生忍不住吐了一口浓痰,正好吐在詹殊宇的鞋头上。

    旁人一阵讥笑,看热闹的归看热闹,能够帮衬两句,自然不会错过,毕竟这也是对蒋生一种示好的方式。

    “詹右京,你来丢人还不够,还得把你儿子带上啊,你这老爸当得可真是没劲。”

    “听说你还有个老母亲,干脆全部拉出来溜溜啊,你这儿子都快死了,你就不能让他死得痛快一些?”

    听着嘲讽的声音,詹殊宇握紧了拳头,这些不要命的家伙,竟然敢嘲讽他?

    嘴角划出一抹冷笑,詹殊宇冷冷的扫视了一周。

    每个看到詹殊宇冰冷眼神的人,无一不是有种透彻心扉的感觉,连忙闪避。

    好奇怪,这个人的眼神,为什么会让人感觉到如此可怕!

    詹殊宇上前两步,蒋生只觉得眼前一晃,他竟然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

    “你想……”

    蒋生话还未说出口,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詹殊宇紧紧握着。

    “蒋生,养邪灵,你就不怕遭报应?”

    詹殊宇恶狠狠的语气在蒋生耳边响起,语气对他来说并无太大的影响,可是这番话,却让蒋生脸色大变。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养邪灵!

    蒋生为了自己在商场上能够顺风顺水,的确是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个邪灵就是其中之一,出自张天师之手,而张天师在整个江城,都是威名鼎盛,他做的法,哪怕是同行,也绝不可能看得出来啊。

    “你……你究竟是谁?”蒋生吓得脸色苍白,他可不信眼前这人是詹家的药罐子,张天师说过,如果真有人能够看出他手链的古怪,那么这个人,最好是有多远离多远,因为他很有可能比张天师还要厉害。

    一个药罐子,怎么可能比江城大名鼎鼎的张天师还要厉害呢?

    蒋生不信!看向了詹右京。

    “詹右京,你带了个什么东西来,他不是你儿子,绝不是你儿子。”

    当蒋生突然莫名暴走的时候,在旁人眼里,这一幕就有些莫名其妙了,那不是詹右京的儿子,难不成还能是你蒋生的?

    现场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的,只有詹右京,因为他才知道詹殊宇现在有什么样的能耐。

    碧海大师已经是死人了,可是詹殊宇一个响指,他就站起身跟在了詹殊宇身后,这得是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够办到?

    “蒋生,你疯了吗?这不是我儿子,难不成还是你儿子?”詹右京嘲笑道,心中一股痛快泄恨找到了宣泄口,好爽,真爽!但是还不够,这么多年在蒋生身上受到的屈辱,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让他发泄完。

    詹殊宇右手在蒋生眼前一抹,一道黑芒在瞳孔中闪现即逝,在蒋生的眼里,他看到了手链的古怪,那是一团绿影,偶有一张狰狞的面庞闪过,青面獠牙,就像是要冲破束缚一般。

    这……这就是张天师所说的邪灵?自己竟然把这么可怕的东西带在手上!

    邪灵两个字听上去就不是好东西,可终究不是亲眼所见,自然无法理解其中的可怕,而蒋生现在亲眼见到,哪里还能淡定得了。

    噗通!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蒋生竟然在詹殊宇面前跪了下来。

    会场一片哗然,蒋生竟然给那个药罐子下跪了!

    这个药罐子不是詹家人吗?蒋生给他下跪,岂不是意味着给詹家道歉?

    这是什么情况!

    “救我,救救我,我不想要这个玩意儿,求求你,救救我。”蒋生跪下磕头,撞得地板砰砰作响。

    对于蒋生的突变,詹殊宇也没有想到,他既然敢养邪灵,在詹殊宇看来,他应该知道邪灵是什么才对,可是现在看来,他似乎完全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会场里走来一个长袍道士,白眉垂柳,颇有一股山中神仙的仙风道骨。

    “蒋生,他用障眼法蒙蔽了你,你再看看。”

    长袍道士一挥白须拂尘,蒋生瞳孔里闪过一阵白芒,当他再次看向菩提手链的时候,那团绿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指高精致小童,如果仔细看的话,他正在清扫着菩提纹路间的残垢。

    “你……你居然敢用障眼法骗我。”

    看到这一幕的蒋生再度暴走,怒不可遏的指着詹殊宇。

    “弱智。”詹殊宇懒得搭理这个家伙,转头看向了那个长袍道士。

    这家伙还真是有点能耐,刚才那一手,足以证明他不是个普通人,而且没点真本事的话,也不可能让蒋生这么相信他。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能以菩提养邪灵,这可是难得的妙手!

    其实当这个长袍道士出现的时候,会场内不少人就暗暗抽了一口凉气,因为他们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知道这位张天师是什么人,这可是连市长都奉为座上宾的大人物啊,整个江城,谁不给张天师面子?而且每个人都巴望着能让张天师指点迷津,走上正途,只可惜这位张天师脾性古怪,与人看命,可不管你有多少钱,高兴了,指点两句,不高兴,连看一眼都懒得。

    “年轻人,偷学了几招道术就下山骗吃骗喝,你师傅难道没教过你人外有人这句话吗?”

    张天师不屑的看着詹殊宇,在他眼里,詹殊宇就是个走江湖的神棍,凭着几招烂道术坑蒙拐骗,自然不可能和他这个天师级别的人物相比。

    几招?

    听到这句话,詹殊宇忍不住笑了起来,在道观整整十五年的时间,三清茅山之流,早就熟稔于心,指诀符篆,他可比那个养替死鬼的道士都还懂得多,更别说眼前这个妄称天师的家伙了。

    “老头,真把自己当作白眉道仙了,知道小爷是什么人吗?”

    詹殊宇狂妄的话让张天师恨得咬牙切齿,而那些看热闹的心里更期盼着看他的好戏了,得罪了张天师,还能有好下场吗?

    不过……该不会是这药罐子故意找死吧?否者的话,怎么可能白痴到去得罪张天师呢。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张天师咬着牙,眼里都快着火了,抬起左手,中指和无名指内弯,拇指压着内弯的中指和无名指,嘴里念念叨叨。

    这时,詹殊宇小声的说了一句:“道指指诀。”

    张天师心中有些讶异,虽然指诀一事并不是道家秘密,但是能够随意看出,也不是常人能够办到的啊。

    “张天师做法了,这小子肯定死定了。”

    “这可是张天师啊,竟然做法浪费在这小子身上,要是能够求他帮我算一命,我把老婆给他也成啊。”

    “哎,这个詹家药罐子,真不是个东西,暴殄天物。”

    看到张天师做法,一帮不相干的人痛心疾首,比死了爹妈还难受。

    当他们看到张天师袖口之中飞出几道符篆之时,更是惊为天人,一个个瞠目结舌,就像是看到了神仙一样。

    不过此刻张天师垂柳白眉无风自扬,还真有点人间仙人的味道,用来呼咙普通人,绰绰有余,只是在詹殊宇的眼里,实在是有些雕虫小技了。

    詹殊宇抬手一扬,符篆竟然全部跑到了他手心之上,在旁人眼里,这是张天师要下手了,可是张天师却是心中骇然,因为他竟然脱离了对符篆的掌控!

    这怎么可能。

    不……不可能,张天师掐诀想要重新掌握符篆,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是无用之功。

    “张天师,你不会就这点能耐吧?”詹殊宇轻蔑一笑,符篆在空中自燃,化为灰烬。

    所有人哑然,之前他们还看不清门道,但是这一刻,他们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詹家那个药罐子,竟然连张天师都在他手里吃了亏。

    虽然那几道符篆的出场方式足够华丽,但是结果显而易见。

    “今天本天师不宜做法,下次必定登门拜访。”

    说完,张天师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阵小跑,竟然溜了!哪还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