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刃魂者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热门推荐: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建筑?”易离感觉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比自己之前20多年加起来的还多,

    “难不成这又是一座墓?”樊仁大胆假设,

    “应该不会,如果是墓的话,墓道不可能这么明显。”贺九幽摇了摇头,

    “万一是神墓呢?”秦风突然开口,

    “神墓?神陨之地?”贺九幽似乎是听过这个名字,

    “怎么就扯上神墓了,那不是本小说吗?”周佰慧有些不解,

    “如果真的是神墓的话,墓道里刻着是祭祀场景的壁画,确实是合情合理。”贺九幽点了点头,虽然他有些好奇秦风是怎么知道神墓,但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所以也没多说什么,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易离有些紧张的问道,

    “不管是什么,我们都必须要进去。”贺九幽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从这里过去?”樊仁开口,

    “不管这是一个祭坑还是一个护城河,总归会有桥或者是路通向里面的。”贺九幽开口,

    “那我们现在就沿着它走找路就可以了吧?”秦风问了句,

    贺九幽点了点头,率先找定了一个方向,剩下的人都紧紧跟着贺九幽,

    “你说这里这么久,竟然都没有被人发现,倒是让你给碰上了。”樊仁半是玩笑半是试探的对着秦风说道,

    “当时也是慌不择路。”秦风笑了笑,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樊仁话语中的试探之意,

    “这些东西要是被那些考古学家知道,恐怕又不得了。”周佰慧能被王晨聪委托,自然也非凡人,他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主动开口调节了一下气氛,

    “那些考古学家,其实也就是公家养活的盗墓贼。”樊仁笑了笑,

    “额,这话我没法接。”周佰慧挠了挠头,

    “诶,你们看前边那是一个桥吗?”易离兴奋的开口,

    “好像真的是一座桥。”秦风打量了一下,

    “快点儿?”樊仁越过了贺九幽,跑在了前边,

    “不是,这要怎么过去啊?”易离摸了摸鼻子,说是桥,其实不如说是一个木头,勉强可以称之为独木桥,

    “这下面”樊仁朝着独木桥下面看去,一片漆黑,

    “这能过去吗?”秦风的一只脚刚踩上独木桥就滑了下来,

    “要不我们再找找吧。”周佰慧也开口劝道,

    “也好”贺九幽点了点头。

    “前面没有路了。”易离摸了摸鼻子,

    “看来只有独木桥那里可以走了。”樊仁有些失望,

    “可是独木桥那里根本没有办法过去,那个桥实在是太滑了。”周佰慧有些不解,

    “我们带的绳子有多长?”贺九幽开口,

    “单根好像是十米的,总共加起来好像能有四十米。”樊仁把绳子翻了出来,

    “绳子长度应该可以到对岸。待会儿我会把绳子连接起来,一端绑在我身上,另外一段你们一定要抓住,我先从独木桥上过去,过去之后我会把绳子固定住,你们沿着绳子再过来。”贺九幽拿起绳子开始绑,

    “这样能行吗?”易离有些担心,

    “目前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樊仁倒是豁达的多,

    “不过这独木桥底下到底有什么?”秦风突然开口问道,

    “我记得有闪光弹吧,扔下去一个不就知道了。”周佰慧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的闪光弹,拉下引线后直接扔到了下面,小小的闪光弹发出耀眼的白光,本以为很快就会到底,但是没有想到直到闪光弹的光芒消失,入眼的依然是一片漆黑,

    “这也太深了。”樊仁也开始担心起来,

    “但是这应该是唯一的办法。”贺九幽并没有胆怯,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改变,

    “那好,万事小心。”樊仁拍了拍贺九幽肩膀,

    “都准备好了吗?”贺九幽绑好了绳子,

    “嗯”

    “那我现在要上桥了,我的安危就交给你们了。”贺九幽笑了笑,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

    “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出事的。”樊仁一脸严肃,

    “走喽!”贺九幽长啸一声,踏上了独木桥,

    看贺九幽过独木桥似乎非常轻松,几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果然,贺九幽成功的到达了对岸,到达对岸之后贺九幽并没有急着固定绳子,反倒是四处打量了一番,

    “怎么了?”樊仁喊了一句,

    “没事儿,只是想看看你们可不可以不走独木桥。”贺九幽眼睛一亮,

    “不走独木桥?”易离有些兴奋,

    贺九幽并没有再开口,而是找准了卡在河边的一块砖,用力抽了出来,只听见轰隆轰隆的声音,那个木头竟然掉了下去,一块长长的木板伸了出来,不断延长,终于连接了两岸,

    “我去,这个设计,牛逼啊!”秦风感慨了一句,

    “你们现在可以直接走过来了。”贺九幽少见的笑了笑,

    “好!”几个人听了贺九幽的话,并没有说怀疑什么的,而是直接走上了那座木桥,虽然看起来像一块弱不经风的木板,但是四个人同时在上面行走也没让它改变弧度,这都是让几人惊讶了一把。

    “千年血莲又不见了!”秦风突然开口,

    就在几个人惊讶的空当,刚刚摆在这里的千年血莲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是一扇古朴厚重的石门,

    “看来老天爷也不想我们太过顺利啊!”樊仁一脸阴狠,不过这种事情确实是搁谁谁都受不了,马上到手的鸭子飞了,

    “走,反正我们都准备好了,那就继续往前。”贺九幽大手一挥,

    “这门怎么开?”樊仁开口,

    “这门我应该能打开。”易离摸了摸鼻子,

    “嗯?”樊仁有些诧异,而贺九幽则是笑了笑,

    “那就去试试吧。”秦风开口,

    易离缓缓的走到了门前,拉住了一个门环,用力一拽,没拽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拽向另一个门环,结果居然一把就把门环拽了出来,门环后边连接着一条不知道有多长的铁链,随着门环一点点被拽出来,石门也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几个人有些惊诧的看着石门,石门正在一点一点上升,

    “可以呀!老幺儿。”樊仁拍了拍易离的肩膀,

    “不过你怎么会开这种门?”秦风问了句,

    “我家里有一扇这样的门,我小时候还玩过。”易离笑了笑,“这个门的原理其实还挺简单的,就是有一个轴承机关,门环连着锁链,其实也就是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