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我为王者我荣耀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左龙右虎(上)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左龙右虎(上)

 热门推荐:
    周瑜与鲁肃坐镇中路水军。曹操未动,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

    “公瑾,你说曹贼采用的是什么战法?左右两路大军攻势凶猛,唯中路大军不动。”

    “子敬,情报你也看了,若换做平时,你一定能看出其中的端倪。只是今天你面对的是曹操,故而心智被蒙。”

    “也许。既然你已看透,还请为我分析一二。”

    “左路大军的统军之人是曹丕,在他身旁辅佐他的人是司马懿。右路大军的统军之人是曹植,在他身旁辅佐他的人的是杨修。

    曹丕善战我们是知道的,但曹植呢?我只听过他的诗词,并未听说过他能领兵作战。

    依目前情形,我分析出的结果有三种:一为,曹操借天江之战之名练兵,胜负都不重要。

    二为,天江之战对于习惯陆地作战的曹军来说,是一个新课题。两位公子谁能在新课题上做出高分,谁便能在曹操心中加分,便能离那个位子更近。

    三为,曹操想通过激烈的战争,把他们隐藏的手段和脾性都逼出来。他不想见到虚伪的他们,要见到真实的他们。从这一点来说,曹操是想把他们赶到同一起跑线,让他们再次携手,重温兄弟之情。”

    “公瑾,你对曹贼的评价很高啊!说句不好听的,你这可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如今我军无论士气还是军势,都远高于曹贼。只要我们能够上下齐心,抛弃杂念,说不定这一战还能生擒曹贼。”

    “话是这么说。但若曹操被我们捉到,那也就不是曹操了。对这样的敌人我可一点兴趣也没有。

    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擅长水战就轻视他,说不定曹操有我们不知道的手段呢?皇甫明可是告诉过我们,他在洪湖已经招到了帮手。”

    “公瑾,我发现今天的你和我气场不对路。我也不和你争,还是继续关注眼下的战事吧!我可不想因为我们俩的斗嘴,而让曹操在对面看笑话。”

    “你啊你!放心吧!你当他有顺丰耳啊!在他眼里,现在的我们应该是在商讨作战方案。”

    曹丕率领的左路水军,对上的是甘宁率领的右路水军。

    “都不许放箭,等靠近了,再给我放。箭头上一定要蘸满火油。”

    “是,将军。”

    对面,司马懿站在曹丕身旁,眉头紧蹙的说道:“公子,快让旗手打旗语,不要让战船再度靠前。同时,弓箭手蓄力待发,等到战船挺稳时,万箭齐发。”

    “好!”曹丕没有犹豫,立刻吩咐了下去。“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吧!”

    对于曹丕的信任,司马懿很感动。他张口回道:“公子,我们对上的将军是甘兴霸,此人骁勇善战,威猛无比,最爱干出格的事。哪怕他身边只剩下一个小卒,也敢在千军万马中厮杀。

    对于这种不要命的凶人,我们要做的事就是避免和他接触,不断削弱他的锐气。现在他率领的人马与我们旗鼓相当。但就是这旗鼓相当,更加助长了他的凶悍气焰。

    等到弓箭手第三轮箭矢射完后,公子可命令水鬼全军出动。从水下凿穿他们的战船。同时,将麻沸散从油包中取出,溶于水中。

    虽然不能起到什么大的效果,但聊胜于无。只要能给我们增加胜利的概率,我们就一定不能放过。”

    “听你的。”曹丕没有多想,立刻让人安排了下去。

    站在船首,身穿战甲的甘宁,手握长戟,眼眸中充满了战意。若是能将曹丕的人头拿下,主上一定会很高兴的。士为知己者死,能得主上赏识,是我的福气。

    “将军,敌军战船有停下迹象,我军是否继续前行?”副将跑到甘宁身后问道。

    “加速前进。就算有诈,本将军也要让他们来不及使诈!”甘宁眼神中战斗的欲望更强烈了。

    “诺!”跟在将军身边久了,副将自然从将军的神色上判断出,他已经做好了决定。

    “放!”,“嗖嗖嗖...”

    密集的箭矢破空而来,但可惜的是,只有一小部分箭矢射到了战船上,受伤的士兵更是一个都没有。

    急速行驶的战船,其速度超过了曹丕麾下弓箭手的预估。可以失手一次,但绝不能失手第二次。

    “放!”,“嗖嗖嗖...”

    这一回,箭矢大部分射到了战船上,也有部分命中了士兵。

    “放!”,“嗖嗖嗖...”

    第三回,箭矢全部落空。因为,甘宁率领的战船竟使出了鬼神手段,让疾行的战船骤然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曹丕的脸色变了。这样有违常理的举动让他感到不安。

    “公子莫慌,这只是利用了我们急切的心理而已。实际上在他一开始加速后,他就没有在使过力。而是等我们第二轮箭矢射出后,开始后发使力,让战船速度减缓。

    由于我们只顾着箭矢能否命中,再加上江浪,水汽的影响,让我们误判了他们的态势。

    接下来的战斗应该会很激烈,水鬼们需立即出动,战船上的将士们也要立刻进入警备状态,准备应对随时发生的敌袭。”

    左边战事即将白热化,右边的战事却显得平静了些。

    “祖德,对面停下了,你为何也让我军停下呢?”曹植对杨修的做法感到不解。

    “公子,与我们对阵的乃是名将太史慈。他猿臂善射,弦不虚发,是个真正的神射手。若是我们离得太近,现在的您恐怕已成为他箭下的亡魂。”

    “既如此,那你可有对敌良策?”曹植手握佩剑,情不自禁的握紧一分。

    “良策虽有,但我们没有良将啊!公子您麾下幕僚众多,但唯独缺少武将。这是您目前最大的弊病。如今这战场,可没有人跟我们舞文弄墨,我们现在要舞的是刀枪,弄得是剑戟。”

    “按照你的意思,我们岂不是只有束手待毙的份了吗?”

    “不!还有活路。只是这活路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性。敌不动我不动,等他们动了,也就意味着胜利的机会向我们靠拢了。”

    “你的话我有点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形可没时间让曹植来猜杨修的心意。

    “公子,您不是一直奇怪,在我们带来的随从中,有一个人为什么一直蒙着面吗?眼下我可以为你揭晓答案了。

    他便是大名鼎鼎的张辽将军。为了能把他请来,我可是下足了苦工。时下他正在我们右边的战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