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家谋 > 正文 第291章 中计(一)

正文 第291章 中计(一)

 热门推荐:
    朱老太爷此时还有些反应不及。

    他如何也想不到,长安钱庄真的拿得出三十万两现银。

    毕竟在他的心目中,长安钱庄就是陷害朱家钱庄的幕后黑手,若是先前已经存了一百万两进去,加上后来收购之事,现在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现银?

    所以,真的是他猜错了?

    看着蔡远杰施施然离开的背影,朱老太爷心下着了急,慌乱的追上前去一把拉住他的袖子。

    “蔡大掌柜!”

    若真的是他猜错,那朱家钱庄岂不是有救了!

    他杭州府的人脉虽多,可到底路途遥远,那群人又受程家的影响,不敢轻易动作,他自己也碍着体面,不想张扬开来,让人看他们朱家百年望族的笑话。

    而本地但凡有一些能力的,也都及不上朱家的财力。哪里就能挨家挨户去开口借钱?借不来多少不说,还要闹的人尽皆知,到时候他的脸往哪里放?

    如今最有财力的,能够一口气拿出那么多银子的,便是钱庄了。

    长安钱庄既不是敌人,那岂不就是救星了?

    “蔡大掌柜,留步。老朽还有些事要与你商议。”朱老太爷放开手,语气诚恳的道。

    背对着朱老太爷的蔡远杰唇角勾起个浅笑。转回身,又是那无害的模样,道:“朱老太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朱老太爷伸手一指挨着墙根摆放的一排圈椅和小几,引着蔡远杰和冷老爷、焦大爷往那边去,道:“咱们坐下来商议。”

    蔡远杰自然不会推辞,客客气气的谦让着,与三人一同坐下了,且吩咐小厮上了茶。

    朱老太爷端坐着,端起茶碗啜了一口,这才镇定的道:“老朽今日来取银子的原因,想必蔡大掌柜心里是明白的。”

    蔡远杰笑着点头,“都是本地的大户,朱老太爷的难处我自然清楚,所以才早早就吩咐人将您的三十万两白银提前预备妥了。”

    “蔡大掌柜敏锐。”朱老太爷一脸心悦诚服,续道,“其实到了现在这一步,老朽不妨与你交个实底,今儿这三十万两白银,根本就不够朱家钱庄救救急。”

    “哦?”蔡远杰满脸惊愕,一指着满屋银光闪烁的银子,“这些都不够?三十万两白银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冷老爷和焦大爷看出朱老太爷的打算,这时也一改方才的态度,苦笑着摇着头道:“可不是不够么。想必蔡大掌柜还不知道,这次是有人将朱家钱庄陷害了。”

    “竟然有这种事!”蔡远杰心里快乐开花,面上却是一副义愤填膺模样,“怎么会这样,朱老太爷在富阳县经营这么多年,朱家也一直与人为善,怎会招来这般祸事!”

    朱老太爷摇着头,“素来出头的椽子先烂,又有墙倒众人推……哎,老朽要说的是,这一次若是事情闹的大了,听信谣言不肯信任朱家的百姓若是真的闹出民乱来,官府为了平息此事,必定就要抄没朱家,将朱家的产业变现来抵债,以确保富阳县的太平。”

    这一说,众人难免被抄家这类的话震的倒吸凉气。

    朱老太爷又道,“不瞒蔡大掌柜,朱家钱庄这段日子借贷的生意做的多,便是给那些牙郎贷款了的,所以资金现在大部分都在牙郎的手中。”

    话中暗暗表明,其实长安钱庄收货如此顺畅,都是因为朱家钱庄给牙侩提供了足够的资金。

    “这一次若是真的银子不凑手,朱家被抄了家,我朱家百年传承可能就彻底断了,到时家破人亡,朱家都不存在了,所以的生意就都断了。朱家都没了,借贷关系自然不存在了……”

    这一番话听的所有人都寒毛直竖。

    这种事情摊在谁家头上都足够人头疼。

    就连蔡大掌柜联想一番,都觉得这等大麻烦令人毛骨悚然,不由得真诚的感慨道:“这可真真是太棘手了!生死存亡的大事啊!”

    感慨之后,又觉得自家东家简直是女诸葛,神机妙算,心狠手辣,收拾自己本家就跟猫戏老鼠一样!

    朱老太爷见自己的一番话已经成功的打动了蔡大掌柜,心里就又多几分把握,低声商议道:“事已至此,老朽不得不求夏大掌柜帮忙。我愿以眼前这三十万两白银、和朱家的老宅以及产业作为抵押,与长安钱庄贷白银一百五十万两来救急。”

    此话一出,整个库房都安静下来。

    蔡远杰目露沉思,似在思考这笔买卖到底是否划算,可心里却又一次感慨他家东家的神机妙算,朱老太爷果然被逼的抵押借贷了,而且朱攸宁预测的借贷数目都差不离儿!

    朱老太爷真诚的望着蔡远杰,心里的算盘却在劈啪作响。

    那故意陷害他的三家大户,加起来是一百万两银子的存款。他借来一百五十万两,其中一百万两还给大户,剩下的五十万两,足够支撑百姓的零头取款。

    其实朱家的账上,大户存款一百万多万辆,百姓这类散户存款为两百万两左右,这么看来,五十万两是不够百姓零取的。

    但是那群泥腿子就是那样见风使舵的东西,一旦知道朱家钱庄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在看着大户的一百万两银子都取走了。他们就不会来取钱了,而是继续将银子放着吃利息。到时候说不定剩下的五十万两他都用不上,事情就能够平息了。

    所以一百五十万两,其实还是有富裕的。一百五十万两是个临界点,能够堵住那群人的悠悠之口。多余的就当是多一层保障。

    朱老太爷也想过在拉着脸去与杭州商会的那群人商议借钱。

    可现在最有脸面的朱攸宁不在家,他又不想将朱家这点破事闹的整个杭州富商圈都人尽皆知,他的脸面还是很重要的。眼下有长安钱庄这般实力雄厚的钱庄支持,他何必舍近求远,欠这一家,总比欠十几二十家来的好。

    朱老太爷心里打着算盘时,蔡远杰已经抬起头来,笑容满面的问:“朱老太爷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您也知道,咱们两家都是开钱庄的,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我们长安钱庄也不是做慈善的,帮了你们,我们又有什么好处,难道等着我们的所有买卖经和新点子继续被模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