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正文 第828章 叛逆少年

正文 第828章 叛逆少年

 热门推荐:
    “你要去的地方太远,我还真没去过。我给你说说就我待了十几年的地方吧。你们经常问我怎么这么怕冷?”

    “除了体质差,其实都是那些年心里留下阴影。寒冬腊月里那大北风刮过来能卷走我一个人。”

    温知贤乐得捂嘴闷笑。

    周娇也不以为然地跟着笑,“从十月开始鹅毛大雪就开始下了,刚开始那风刮过来也就是跟刀子似,忍忍还能挺住。到了后来就不行了,实在冻得没自觉,回到炕上那滋味又冷又痒,很多时候都会打起摆子。”

    “以前还有猫冬,可现在不行了。除了冷,还饿。一天两顿清水煮白菜,上面撒点玉米面,哪怕是白天出去干活最多也就是多吃两个窝窝头。”

    “有一年村里不少强劳力实在饿得不行,听说去修大坝除了能吃饱,半个月下来还能省下十五个窝窝头。”

    “这下子能跑动的都去了。过了二十来天有几个人撑着一个人回了村,留守在家里的女人们看到当时就哭了。”

    “你知道她们哭什么吗?”周娇见他摇摇头,笑了笑,“除了一个腿被冻得残废,剩下的俩人手上绕着布条全是冻上的血迹。”

    “因为太冷了,土地冻得跟石头没两样,手上水泡裂了,受伤了,等血一出来不等流下马上就被冻住,再挖土,伤口又裂开,周而复始的,布条上除了变成黑色的血迹反而鲜红的血印子更多。”

    “就是这样的活计,他们也舍不得放弃。送回一个残废的,他们掉头接着回去再干。我当时很好奇就问了。”

    “那俩人跟我说,这已经是轻省活了。等开春队里农活更累人。比起农忙,他们更乐意去修大坝,起码不会饿肚子。”

    周娇瞥了眼沉默的熊孩子,就不信你不怕。

    “哦,对了,听说北大荒那边天气更冷,你过去除了多带大衣,记得多带些好药。现在那边大开发,一大片荒地就等着你们过去。除了短短三个来月夏秋季,全得寒冬腊月死命干活。”

    “最好棉被也多带几床。因为一下子过去的人多嘛,肯定是得住茅草土坯房,那里面要是没火烧炕,真会冻死人。不对,也许是住那种被风一刮就要倒的茅草房,看来还得给你带上帐篷。”

    “姐……”温知贤拖长着声音,哀怨地看着她。

    周娇挑了挑眉,诧异地问道:“怎么了?要不,我再瞅瞅家里能收拾出什么,都给你带上?”

    “你就是不想我过去!”

    “怎么可能?你比你姐我出息多了。”

    熊孩子“哼”一声,扭过头。

    周娇只想一巴掌拍醒他那蠢脑子。叹了口气,她接着说道:“小贤,不是姐夸大,那边的条件绝对比我说得更加艰难。”

    “可我老师说那边棒打狍子瓢舀鱼。”

    “那你老师一定没说狼群吧?”

    温知贤看了看她,低头说道:“我们几个同学都约好了,我不能当逃兵。”

    周娇忍不住刺了他一下,“你还不想上大学对不对?”

    “姐……”

    周娇赶紧举手打断:“行了!你再这么怪声怪气地叫,我揍你,信不信?”

    温知贤乐得直笑。

    “你个傻子!为国家、为社会做贡献哪里不行,非要不自量力跑那么老远?读了这么多年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什么意思?”

    “还约好?少年!等他们出发那天你且等着看吧。”周娇站起身,往他头上一拍,真是忍无可忍!费了自己好多口水。

    温知贤揉了揉头,见她要离开,“姐,你去哪?”

    周娇朝背后挥了挥手,“我去让阿姨下碗面条伺候你这大少爷,赶紧地去冲个澡,收拾干净。”

    温知贤低头闻了闻自己,嫌弃地撇了撇嘴。

    周娇走出房间正要吩咐完阿姨,就见程如珠已经生龙活虎地窜进厨房里。看看……都是惯的!

    “娇娇,还是你有办法。我就知道这三个兔崽子听你的。”

    “我可不敢居功。”周娇笑着摇摇头,“小姑,还是早点打发他上班吧。上班了又不是没机会进修。”

    程如珠这次被大儿子吓得不轻,连忙点头,“这两天就让他去。”想想她不放心地问道,“你说他不会用缓兵之计偷偷跑了吧?”

    “所以才说快点替他张罗上班的事情。”周娇也担心这熊孩子又被同学们挑唆几句擅自跑了,“这两天你请个假带他去我姨老爷那吧。”

    程如珠也明白这个道理,“那我明天就走,你有什么要带过去?”

    周娇摇了摇头,“不用。跟我爸说句我很好就行。”

    “单位里没人欺负你吧?”

    周娇摇了摇头。最近她忙着统计数据,跟着头头们参加好几次会议,谁有病没眼色上来找茬。

    “也不知道小五怎么样?”

    周娇笑了笑。她男人虽然出不了校门,可一有空就写信出来,偶然还托人带话。看这架势还是如鱼得水。

    等温知贤吃过面条,周娇见时间也不早,趁着程如珠出门,拉着他去了正房跟温老爷子老俩口告辞,出来时看着温顺了的熊孩子。

    她拍了拍他肩膀:“真想去东北玩等我跟你姐夫回老家带上你。你可别偷溜哦,被我抓住你就完了。”

    温知贤笑着点点头,“姐,反正家里就你一个人,你住这呗。”

    “不了,明天上班太远。”周娇抬起的脚步顿了顿,“小贤,记得你是这个家长孙,是三兄弟老大。”

    温知贤羞红了脸,认真地点点头,“姐,我知道你这意思。”

    “你个熊孩子!快进去陪老爷子他们。”

    温知贤一直看着她骑车离开不见,才倒回正房。

    卧室内温老爷子乐呵呵地看着大孙子进来,笑道:“送你姐走了?周丫头有没有话吩咐你?”

    温知贤嘿嘿地笑着蹭到老爷子身边,“我姐让我记得我是这个家的长孙,是三兄弟老大呢。”

    温老爷子欣慰地摸了摸孙子脑袋,“你还没懂她这一句话的深意。她啊跟你说的可都是金石良言。以后遇到事情,就默念这句话,它能使你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