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亮了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亮了

 热门推荐:
    浑身闪烁着仿佛星光般的光辉、始终在进行不定型蠕动的怪物对高文发起了猛攻,它那难以形容的怪异肢体仿佛可以化作无数种充满破坏力的形态,不论是尖锐的利爪还是巨大的刀剑,甚至弓弩和触腕都可以连续不断地从那片“星光聚合体”中凝聚出来,这多变的形态或许正暗示着它的本质:一个被创造出来的梦境产物,它如噩梦一般无可名状,无源无止,并且永远处于变化之中。

    而高文则将它的每一次攻击抵挡下来,并一次次斩断那些增生的肢体和拟态出来的兵器。

    “钢铁风暴!”

    高文的剑刃被魔力激发,化为无数道灼热的光刃,冲击波从他正前方席卷而去,沿途的石板地面和怪物延伸过来的变异肢体瞬间便被这威力无穷的冲击撕成碎片,趁着这个机会,高文立刻一跃而起,释放出了蓄势已久的“冠军斩击”——裹挟着白光的利刃从天而降,凌空劈在莉莉丝·康德的身体上。

    莉莉丝·康德的身体在这一击之下几乎被撕成两半,但下一秒,那盏提灯中再次弥漫出了淡紫色的光辉,她撕裂的身躯也在星光闪耀中迅速修复、聚合在一起,这个疯癫的女人举着提灯哈哈大笑:“没用的,哈哈哈,没用的!我已经与梦境的力量融为一体,你不可能杀死一个梦!只要我拒绝醒来,我就永远不会死去!!”

    高文微微一笑,随手斩落了一条从视野盲区偷袭而来的尖锐利爪:“梦里什么都有么……永眠者的教义看来真的已经在你脑海中根深蒂固了。”

    “放弃吧,我承认你的力量强大,单论战斗力,这片土地上没有人可能战胜你,但再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摧毁一个梦境,同样,我也不可能杀死你,”莉莉丝·康德狂躁的表情又瞬间冷静下来,她冷眼看着高文,淡淡地说道,“你可以当做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而我可以答应你不对你的领民出手。”

    “我看得到你眼底的疯狂,女士,那件黑暗法器的力量已经侵蚀了你的心智,我不会相信你拿着提灯时做出的任何承诺,”高文再次重整起态势,一步步走向与“星光聚合体”已经呈现出半融合状态的莉莉丝,“而且我为什么要放弃——你难道没注意到么?你再生的一次比一次慢了。”

    “嗯?!”在高文的提醒下,莉莉丝·康德终于注意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她倒吸一口凉气,惊怒地看着自己的敌人,“你做了什么?!”

    “看样子菲利普骑士已经找到了你维持梦境的真正‘支柱’,”高文扬起长剑,“现在你还能坚持多久?”

    在城堡主建筑后方的马厩废墟中,菲利普骑士直接砍碎了挡在面前的那道暗门——随着梦魇力量的削弱,原本那些因为梦境封锁而坚不可摧的门扉如今都失去了庇护自身的力量,裹挟着魔力的长剑一剑斩下,不管是木头还是钢铁都会瞬间四分五裂。

    暗门后面是一条通向地下的阶梯,而阶梯尽头则是一片广阔到让人惊诧的地下空间。

    看到地下空间中的景象,菲利普骑士的眉头紧紧皱起。

    广阔的地下大厅被昏暗的魔晶石灯照亮,在那晦涩难明的灯光中,可以看到一根根整齐排列的方形石柱立在那里,每一座石柱上都刻画着无数晦涩难懂的魔法符文与线条,但真正让年轻骑士感到愤怒的,不是那些石柱上的邪恶符文,而是围绕在石柱周边的“事物”。

    一个个长方形的平台以石柱为中心排列着,形成了仿佛矩阵般的整齐结构,而每个平台上都可以看到一个枯瘦、扭曲、干瘪的人体,这些人还活着,但却生不如死,他们躺在一层深褐色的柔软物质上,并有某种仿佛脐带或血管般的“生物组织”将他们与那些方形石柱连接起来,那些生物组织的一端没入石柱,另一端则分化出数根分支,扎进平台上每一个人的头颅内。

    那些人便在这种情况下维持着整个梦境世界的运转,他们的脑力被榨取、被抽干,在一个个连续不断的梦境中沉沦而无法苏醒,他们留在现实世界中的肢体偶尔还会轻微抽动一下,他们的喉咙中也时不时发出低沉暗哑的呢喃,但这一切都只是最基础的神经反射而已。

    在一个个长方形平台、方形石柱之间的地面上,则遍布枯骨:那是耗尽的“柴薪”,是三十年来失踪在这片土地上的、不属于康德领的无家可归者。

    “这是……何等……邪恶!!”

    菲利普愤怒地低吼着,高高扬起长剑,斩向距离他最近的一根石柱。

    在北塔地下的地窖内,那一根根石柱上的符文光辉正在逐一熄灭,而维持着“星光聚合体”不断再生的力量也随之剧烈衰退,高文轻而易举地斩断了这个多变怪物身上的每一根增生肢体,再一次让莉莉丝·康德的本体暴露在外,而这一次,后者的再生已经几乎完全停滞,只有零零星星无法成型的淡紫色光芒在空气中明灭不定地漂浮着。

    这个发了疯的女人低吼着:“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你让管家卡特去转移我们的视线,但却不小心暴露了你的最后一个秘密,”高文知道局势已定,不由得轻声叹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管家恐怕也是一个梦境产物,真正的卡特早在多年前应该就已经死去了——没有人可以凭空消失在琥珀的视线里,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暗影大师都做不到这一点,他消失在马厩废墟附近,只能说明那里就是梦境的‘内部边境’……”

    “说到底,你并不是什么专业的噩梦大师,虽然永眠者让你掌握了强大的力量,但那力量却是借助一盏古代提灯施展出来的,而你本人……只是个半吊子罢了。”

    莉莉丝·康德脸上的表情愈发扭曲,她听到高文的话,突然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你提醒了我,我还有这盏灯……虽然还没有完成,但这盏灯积攒的能量已经……什么?!”

    她惊愕地低头看着自己手上,可那盏发出魔法光辉的提灯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换成了一盏普普通通的马灯,而琥珀的身影这时候才从远处浮现出来,那盏提灯竟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手上。

    半精灵盗贼得意洋洋地晃动着手里的提灯,言语放肆而欠抽:“我跟你讲,撬不开你的门已经是我职业生涯里的第一大耻辱!再偷不走你的灯我今后就不在这行混了!”

    这次就连高文都不得不带着意外与佩服的表情看了琥珀一眼:他是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连这也能成功,她在偷鸡摸狗技能树上到底是点了多少级啊?!

    但是在另一边,失去提灯的莉莉丝·康德却反而诡异地平静了下来,她身后的星光聚合体渐渐消散,而另一种黑暗的阴影却在她脚下集聚,看着高文和琥珀,这位康德领的子爵夫人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你们以为自己已经赢了?”

    高文皱了皱眉。

    “我们的儿子……快要回家了。”

    莉莉丝笑着张开了双手,就像要迎接在远方游历多年的儿子回家一样,语气中充满喜悦和自豪:“贝尔姆,我自豪的孩子,他在外游历了几十年,他已经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个真正的继承人!今天,是他回家的日子……你们听到了么?马车的铃铛声已经在城堡外的石板路上响起,他正在回到这个生养他的地方,作为康德家族的继承人,来继承这份家业和荣耀……而你们,永远无法阻止他的继承!”

    高文瞬间握紧了手中的长剑,他确实听到了,他听到一阵车马声虚幻地在耳旁响起,他听到有一个从噩梦中诞生的非人之物正走下马车,迈步朝着城堡这边走来!

    这才是这场持续三十年的梦境真正孕育出的东西——这才是他在永眠者邪教徒的记忆残片中听到的那句话的真正解释:

    “那逝去的,终将归来,不仅在梦境中归来,也会在现实中归来……”

    整整三十年,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心中都存在着一位在外游历的“贝尔姆少爷”,虽然他从未在领地上出现,但那些来自外地的书信、来自领主的描述、来自坊间的传言已经完整地勾勒出了这个人的存在,而莉莉丝康德用三十年时间和无数人的生命积攒了庞大的魔力,把这个本来只在梦境中存在的“个体”塑造了出来。

    她真正的目的不光是让自己的丈夫陪在自己身边,她甚至想在现实中复活自己的儿子!

    但在这个黑暗腐化的仪式中,她复活的只能是一个怪物——一个披着人皮的、由无数人的潜意识呢喃所堆砌起来的、不可名状的怪物!

    提灯已经与莉莉丝·康德分离开,所以击杀眼前的子爵夫人已经失去了意义,但高文已经提前预料到最糟糕的情况是什么,所以他毫无畏惧,而是握紧了长剑,等待那位康德家族的继承人踏入这座城堡,来到这个地方。

    新生的梦魇造物并不是无敌的——在菲利普骑士破坏了梦境的维持力量之后,那位“贝尔姆少爷”也只不过是个有血有肉可以被打败的普通怪物而已。

    在城堡门口,一辆黑色的马车正停在雨夜中,而一个身穿黑色长风衣、脸上没有五官的“访客”则来到了城堡大门前,他叩响了大门,片刻之后,这扇沉重的门打开了,管家卡特带着笑容站在门后。

    城堡的主厅中瞬间出现了迎接的队伍,乐队开始吹奏,欢迎着这片领地的继承人的归来。

    在北塔的地窖中,莉莉丝·康德的生命力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她苍白的就像一具死尸,双腿已经无法站立,她跪坐在地窖中央的石馆旁,看着眼前的高文与琥珀,脸上带着挑衅的笑容。

    但就在这时,地窖的橡木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维克多·康德子爵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莉莉丝在这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意外甚至惊恐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身影。

    “亲爱的……你怎么会来这里?!”

    维克多·康德的身体仿佛笼罩了一层薄纱般显得朦朦胧胧,甚至有些透明,他向着地窖中央走来,语气低沉而温柔:“来看看你,来看看我,来看看……我们的儿子。”

    “不……你不要过来,你不能来这里!”莉莉丝惊呼着,甚至奇迹般地再次站了起来,“你不能来这里!”

    “夫人,不要拦我,”维克多·康德的身影摇晃了一下,随后继续向前走着,“也不要再干扰我的精神,这是我在这场噩梦中最后的心愿。”

    在城堡的主厅中,无面的访客走过了列队迎接自己的仆役,管家卡特陪伴在他身旁,访客的体内传来嘶哑混沌的声音,那是无法被人类大脑理解的言语,但卡特却仿佛听懂了似的,面带微笑不断点头,并陪着自己的“少主人”越过大厅,穿过走廊。

    在北塔的地窖中,子爵夫人徒劳地冲向了自己的丈夫——她的手指穿过了对方的身体,这让她喊叫起来:“这怎么会是噩梦?这怎么可能是噩梦!这……”

    “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噩梦,莉莉丝,”康德子爵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眼前的妻子,“放弃吧,你该醒了,你也已经醒了。”

    他径直越过子爵夫人,来到了那石馆前,并将双手搭在棺盖上。

    在推开它之前,康德子爵回头看了高文一眼。

    “感谢您的帮助,高文·塞西尔公爵,您诚如史诗所述,是一位拯救人民的英雄。”

    沉重的棺盖被一把推开。

    康德子爵看向那里面,他看到一具支离破碎的骸骨,在骸骨旁边,还有几块明显更加纤细的骨骸。

    而在这两具骸骨之间,则静静地躺着一位紧闭着双眼的女子——莉莉丝·康德的真正躯体已经长眠在这石馆中。

    “天终于亮了……”

    伴随着一声叹息,维克多·康德的身影渐渐消散在空气中,而站在石馆外面的“莉莉丝·康德”也同时烟消云散。

    一声愤怒的嘶吼从城堡主建筑的方向传来——到最后,那无面的访客终究还是没能踏入现实世界。

    菲利普骑士疲惫地离开了地下大厅,爬上地表之后,他略有些惊讶地看着天空:暴雨不知何时已经止息,而一线微光则正从地平线上升起。

    “天终于亮了……”

    年轻的骑士咕哝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