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正文 番外:月光篇

正文 番外:月光篇

 热门推荐:
    又是一年开学季,杭师大迎来新生。

    火车站接新生的校车停在校园内,新生们呼啦啦下车,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这所自己即将生活学习四年的地方,眼中有新奇也有欣喜,每年的新生都是如此。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跳下车,穿着一身简介的运动衫,青春洋溢,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同学,我是接新生的学长,我帮你拿行礼吧。”一位男生走到女孩跟前说道。

    女孩看看男生,问道:“学长你好,你是大几的。”

    男生接过女孩巨大的行礼箱:“我大三的,学妹,你来自哪里。”

    “我来自YN。”女孩说道。

    “你是少数民族吗。”男生问道。

    “是啊,我是傣族的。”女孩笑着说道。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叫月光。”

    “好美的名字,我知道,傣族月姓原本是长女的意思,大女儿往往称“月某“,后来慢慢演变成了姓。”男生道。

    “学长很博学啊,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学长你学什么的。”女孩微微有些惊讶。

    “中文。”

    “哎呀,好巧哦,我也学中文的。”女孩惊讶道。

    办完入学手续,两人走到女生寝室楼下,男生道:“我们学校景色还是不错的,名人也出了不少,我带你在校园转转,晚上请你吃饭。”

    女孩看着男生,似笑非笑的说道:“学长,你们大城市的男生都是这么直接吗。”

    “只是略尽学长职责而已。”男生正义凛然的说道。

    “学长你叫什么。”

    “我叫秦观。”

    “嗯,秦观师兄,我记住了。”女孩接过秦观手中行礼,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跑上楼。

    秦观看着女孩俏丽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露出一个微笑,不管你是月光还是玉竹,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遨游星河,经历万年岁月,某一日,秦观终于悟通,神念一动手中多出一物,正是极品先天灵宝月光宝盒,同时也是秦观的系统月光,从此以后,秦观体内再无系统。

    至此,秦观斩出自己的执念,而寄托执念的灵宝,就是这月光宝盒。

    十二品紫莲穿梭空间位面,月光宝盒穿梭时空长河,秦观手托月光宝盒,心中无喜无悲,随手一划斩开空间,一步跨了过去,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地球。

    “既然你喜欢竹子,那就在一个满是竹子的地方,你喜欢月光,那就在一个能欣赏月光的地方。”

    月光转世投胎,十八年后,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钟灵毓秀的少女,考上杭师大,踏上这个对她来说非常陌生的城市。

    ......

    小雨哗啦啦的下着,很有诗意,月光抱着几本书站在图书馆门口却有些发愁,没带伞,怎么回寝室啊。

    忽然,她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转头看去微微有些惊讶。

    “月光,巧啊。”

    “秦观师兄。”

    “用不用我送你回去。”秦观撑起一把伞,笑着说道。

    月光微微有些犹豫,让一个男生送自己回去,这样好吗,“太麻烦师兄了。”

    “不麻烦。”

    两人走进雨中,雨渐渐大了些,月光又往秦观这边靠了靠,两人更近了,一男一女撑着一把伞漫步雨中,画面很美,月光偷偷看了秦观一眼,心脏忍不住跳的快了一拍。

    寝室内,几个女生围住月光,“月光,快说说,那个男生是谁啊,这才开学一个月,就有男朋友了。”

    “不是,秦观学长开学的时候迎新生送过我,今天在图书馆碰巧了,就送我回来。”月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刚才没看清楚,原来是秦观学长啊,那可是最有名的校草来着,校园网上有很多他的帖子呢。”一个女生说道。

    “秦观学长很有名吗。”月光疑惑问道。

    “当然有名了,中文系大才子,据说书法已经达到大师级了,还是国家书法家协会会员,他的一副字可以卖好几万呢,人又年轻长得帅,你知道,咱们师大女多男少,向这样的优质男,自然很受学院女生追捧。”

    月光心里一紧。

    “那秦观学长一定有女朋友了吧。”月光呐呐问道。

    “好像没有,据说很多主动出击的,可秦观学长好像始终没有对谁动过心,现在有传言,说秦观学长不喜欢女人呢。”有一个女生小声说道。

    “怎么可能。”月光听同寝姐妹这么说秦观,心里微微有一丝不高兴。

    “怎么不可能,这么帅,年少多金,不找女朋友,都没见他对谁出过手,肯定有问题。”女生说道。

    “谁说没出过手,”月光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刚来的那天,学长就想请我吃饭来着,只是我拒绝了。”

    月光主动为秦观辩护。

    同寝室几个女生惊讶看向月光,一个个瞪大眼睛,“秦观请你吃饭,你~拒绝了。”

    “是啊。”

    “月光,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

    “不知道。”

    “天啊,太暴殄天物了,你怎么就拒绝了呢,要是邀请我,不,我请客都行啊,我只是看秦学长的照片,都感觉自己爱上他了。”一个女生大声说道。

    “秦学长肯定是看上月光了,要不然今天不可能送她回来,月光还有机会。”另一个姐妹说道。

    “月光,主动联系一下啊,人家帮了你,请人家吃个饭算是答谢。”有人提议道。

    月光瞅瞅几个虎视眈眈的同寝姐妹,小声说道,“还是~算了吧。”

    雨过天晴。

    新生迎新会上,月光献上一曲傣族舞蹈,红色的裙子在空中飘飞,美的像一个精灵。

    忽然,精灵跌倒了,正好最后一个音符结束,月光强忍着钻心地疼痛,鞠躬下台,迎来一片掌声。

    在后台,月光疼得抱住自己的脚,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可后天的同学们都在忙碌着节目,她不想麻烦别人,只能自己忍着,站起来想要回到寝室,可只要脚一触碰地面就是钻心的疼,就要往旁边倒去。

    一只手伸过来,这只手臂很有力,将月光揽住。

    “我看到你受伤了。”秦观看着月光说道。

    “秦学长。”

    月光叫了一声,她没想到,别人都没看出来,秦学长却看出来了。

    “很疼吗。”秦观扶着月光坐下,抬起她的脚。

    月光下意识锁了一下,却被秦观抓住,脱掉舞鞋露出有些肿胀的脚腕,秦观说道:“我给你揉揉,会缓解很多,要不然明天会肿的走不了路。”

    月光满脸羞红,可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

    或是舍不得拒绝。

    秦观按摩的很轻柔,月光没感觉到疼,而且原本的疼痛也在慢慢缓解。

    “真的不那么疼了,谢谢学长。”月光高兴的说道。

    “你现在还不能走路,我背你回去。”秦观转过身,露出宽厚的肩膀。

    月光愣住了。

    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上去。

    “快点。”秦观催促了一声。

    月光不自觉的就趴了上去,秦观将她背起,慢慢走出后台,月光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真的让学长背了,一瞬间,她的脸更红了。

    路灯一段一段的,梧桐树叶哗啦啦拍打,路上人不多,路灯将一道重叠的身影缩短又拉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快到楼下时,月光说道:“宿管阿姨不会让男生上去,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上去吧。”

    “放心,宿管阿姨这时候肯定打瞌睡呢,我们偷偷溜进去。”秦观道。

    “怎么可能。”

    可两人走到宿舍楼门口时,就看到宿管阿姨真的在打瞌睡,秦观大步走进女生宿舍楼。

    月光吓得闭嘴不敢出声,心脏砰砰砰的跳。

    两人到了宿舍,同寝女生都在新生晚会现场没有回来,秦观把月光放下,温柔的脱掉鞋子,再次给她按摩了一会儿,然后让月光躺下,给他盖上被子。

    “睡觉吧,明天醒了就会好了。”

    月光一直脸红红的,对着秦观看过来的目光有些躲闪游弋。

    秦观拍拍被子,“我走了。”

    月光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秦观给她关上门,声音渐渐消失,月光用被子捂住脸,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用手捂住自己胸口,隔着鼓鼓的XX都能感觉下面心脏正在急速跳动。

    室友们回来,看月光躺在床上发呆,问她怎么先回来了,说好看完节目一起回来的,月光只好说自己脚扭到了,提前回来了。

    “脚扭了你怎么不说,你不会自己走回来的吧。”一个姐妹问道,上前查看月光的情况。

    “是啊,这么远,扭到脚你自己怎么回来的。”

    月光不会撒谎,告诉他们是秦观送她回来的,女人们这下来了兴趣,围过来叽叽喳喳的问。

    “秦观学长怎么知道你受伤的。”

    “他怎么送你回来的。”

    “他到咱们寝室了吗,他怎么上的女生宿舍,天啊,我们寝室没有收拾,这下丢人了。”

    女人们七嘴八舌的问,月光一一回答。

    “你真幸福啊,能让秦观学长背着回来,好浪漫。”

    “看来秦观学长是看上你了,想要追你啊,月光,一定要把握机会啊,绝世校草啊知道吗。”

    “原来学长不是同性啊。”

    月光的脚真的好了。

    ......

    秋风起,

    林荫道上梧桐树叶落了满地,风吹过,树叶飘飘荡荡,无数学生三三两两走在一起,享受象牙塔宁静闲适的生活。

    路边摆着几张桌子,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资助贫困学生慈善公益活动。”这是学生会组织的,月光加入学生会,正在给路过的学生发传单。

    “捐款、捐物、义卖活动,力所能及帮助我们身边的人,请伸出慈善之手。”

    众人忙活半天,收效甚微,组织者有些烦恼的说道:“一天了,只收到5百多块钱的捐款,还有一些书啊什么的,就算卖了估计都不够一千块钱,咱们这个活动怕是要黄了。”

    月光抿抿嘴,“有一千也能帮助几个学生不是吗。”

    “可效果太差了,咱们十来个人,忙了整整四天才弄出来的,就值一千块钱啊。”

    众人沉默,更多的是沮丧。

    “现在不是才四点吗,还有两个小时呢,我们在多宣传一下。”月光说着,又拿起传单继续对着路过的学生发放起来。

    她发的传单,很多学生都不愿意要,让月光更加失落,忽然,一只手接过月光手里的传单,月光赶紧抬起头,带着微笑说道:“捐款、捐物、义卖活动,力所能及帮助我们身边的人~~哦,是秦观师兄。”

    秦观一身简单的毛衫长裤,很干净很简单却很男人。

    “公益活动,进行的如何。”秦观笑着问道。

    “不是很好。”月光嘟着嘴说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秦观面前露出这样亲密的表情,只是自然而然的。

    “用不用我帮忙。”秦观问道。

    “师兄准备捐钱吗。”月光眼睛亮了。

    “呵呵,我捐一副字吧。”秦观道。

    月光没觉得怎样,那个学生会组织者却是跳了过来,高兴的说道:“秦观师兄,哎呀,谢谢谢谢,真是太好了,能有你一副字,我们这个拍卖会可以开到校外去了,影响力更大了,嘿嘿,您看,我们这是公益活动,如果能多捐几幅就更好了。”

    这家伙说完,还用眼神挑挑月光,示意月光说句话。

    月光不明所以,看向秦观说道:“啊,要是能多捐献一些就更好了。”

    秦观呵呵一笑。

    “好吧,我捐三副字,也好凑一个拍卖会,一副字组织拍卖确实太单调了,也算为校园的贫困学生出一份力。”秦观道。

    组织者兴奋了,咬着牙没让自己叫出来。

    等秦观走后,这家伙一脸兴奋的大叫一声,“伙计们,收摊收摊了,咱们这次算抓到大鱼了,有秦观师兄这几副字,咱们这个活动肯定是本年度学院最成功的公益活动,月光好样的。”

    “月光好厉害。”

    “月光,秦观师兄对你很中意哟。”

    “一事不烦二主,联络秦观师兄拿字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月光加油。”

    月光还有些懵,等回到寝室和姐妹们一说,几个姐妹瞬间炸了。

    “你知道秦观师兄现在一副字多少钱吗。”

    “多少钱?”

    “哦,好像不是论一副的,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卖,好像一个字千吧块钱吧,现在都说秦观师兄的字是一字千金。”有人道。

    月光惊讶,“有没有那么夸张。”

    “夸张吗,秦师兄的字可是摆进人民大会堂了,我听我们教授说,秦观师兄的字,现在是活着的全国最贵的几个人之一,外面求字的络绎不绝,有喊价到一字五千的,就这样,秦师兄轻易不写,市面上根本就有价无市。”

    月光咋舌,这要是写一副长篇,就价值百万了。

    月光来到秦观的书画室,这里装修的很有古意,她都不知道学校还有这样一处地方,书房非常大,堪比一间教室,她有些紧张的看着秦观。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秦观放下笔,问道:“你觉得这幅字如何。”月光看看秦观的字,感觉很漂亮很舒服,但是她不知道为何就能一个字值那么多钱。

    一场在学校礼堂组织的拍卖会,看热闹的同学们来了,学校的校长教授们来了,校外的一些人也来了,看着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开着豪车带着秘书。

    价格几万几万的涨,让月光觉得不真实。

    ......

    秋风萧瑟凉意更重。

    月光感冒了,咳嗽发烧,难受的不行,她没有去上课,吃了一点药独自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发了一个心情。

    梆梆梆。

    寝室门被敲响,月光有些惊讶是谁,打开门就愣住了,秦观提着一个袋子站在外面。

    “啊!”

    嘭的一声,月光赶紧关上门。

    月光一脸惊恐,脸没洗、牙没刷、大眼袋、头发蓬松、还穿着一身睡衣,就这样被秦观全看到了,自己不活了。

    好半天,月光才打开门,“师兄,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看你微信心情说病了,一个人在宿舍好难受,肚子饿,我来给你送些吃的,有白粥,你吃一些。”秦观语气轻松自然的说道。

    这一刻,月光心弦颤动。

    吃完粥,秦观让月光躺下,坐在床边两个人说话,聊学校,聊趣事,聊学习,聊一切能聊的东西。

    渐渐的,月光眼皮越来越重,睡着了。

    秦观想起身离开,可发现月光的手竟然偷偷在被子下面抓住了他的衣角。

    秦观没动,就那么平静的看着月光。

    她睡的很安稳。

    中午,同寝室的女生们回来,看到这一幕都惊讶的瞪大眼睛,秦观对她们礼貌的笑笑。

    自然而然的,月光和秦观恋爱了。

    月光很幸福,每天都是快乐的。

    转眼到了圣诞节,平安夜,月光提议去天主教堂玩,向天主祷告,教堂人很多,除了教友大多数情侣。

    排了好久才轮到两人,月光拉着秦观走到天主像前,“我们也跪下祈福祷告吧。”月光道。

    秦观看看上面仁爱世人的天主,笑着说道:“我就不跪了,他受不起。”

    玉竹不明所以,不过也没强求,自己跪下祷告。

    两人出了教堂,秦观问她,“你许了什么愿。”

    月光说:“我希望,一直快快乐乐的。”

    秦观点点头,“嗯,这个愿望很好,你会一直快快乐乐的。”

    “也不知道天主能不能听到,会不会保佑我呢,你说,我这个要求是不是太高了。”月光牵着秦观的手说道。

    “不高,他肯定能听到,如果他不保佑你,我去揍他。”秦观笑着说道。

    月光咯咯咯的笑起来,笑的无比开心。

    ......

    她叫月光,或者叫玉竹,又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她忘记了前尘往事,那就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不也是很好吗。

    人生没有完满,缺憾亦是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