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星纪元恋爱学院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白墨的可怕

正文 第七十二章 白墨的可怕

 热门推荐:
    “队长——你还在关禁闭,你不能杀我!”惊箜急急喊。

    擎天在玻璃后慢慢转身,阴沉地冷冷看他,然后,收回手,惊箜立刻从空中仰天掉了下来。

    “啊————”

    “砰!”

    惊箜摔在地上痛地爬不起来,捂着屁股辗转:“我又没说错……嘶……”他咬着牙,“哈……痛死我了……”

    我无语地看他:“你们的关注点怎么都这么!这么污!那是在救人!救人!!”我的脸也不受控制地涨红。

    惊箜忍着痛仰起脸,嘻嘻一笑:“那下次你休克了,我来救你,么——————”他嘟起了嘴,红红的嘴嘟起,还带着晶亮的水光,“我初吻也给你————么么么”他嘟着嘴还在说。

    虽然他像一个大眼睛娃娃一样可爱,但他现在这幅贱样真的让人很想抽他。

    “苏灵,让开!”擎天忽然厉喝。

    我立刻闪开,只见玻璃房内的擎天已经阴沉地杀气升腾。如果擎天在外面,惊箜估计早入土为安了!

    与此同时,惊箜跳起来戒备地看擎天:“队长!你如果把我扔出去,那你就离不开禁闭室了!”

    擎天眯眼冷冷看惊箜。

    惊箜不敢看他地转开脸戳手指。

    “哼。”擎天忽的扬笑冷哼,却没想到这声冷哼让惊箜整个人绷紧,竟是有些害怕地偷偷瞄擎天。

    惊箜偷瞟一眼擎天后忽然转身一跃,双膝落地在擎天的玻璃前,直接下拜:“队长我错了!”

    “噗!”我登时怔立在旁边,惊箜你还真有“骨气”啊,这么快就认错了。

    擎天轻笑地看惊箜一眼,抬眸看向上空:“老头,我请求和白墨通话。”

    擎天要找白墨?

    我疑惑地看擎天,一边用脚踢惊箜。

    惊箜也偷偷抬脸看擎天,眼中是和我一样的不解。

    擎天口中的老头应该是校长大人,虽然没有听到校长大人的话,但光束已经投落,竟是现出了白墨的身影。

    诶?!好先进!

    白墨的身影立在了擎天的身前,和他一起站在这座天空之屋里。他的眼中也微微露出了抹惊讶,但随即瞥开视线不看擎天。

    “白墨,惊箜出去你能不能替我杀了他?”擎天双手环胸,勾唇看白墨。

    白墨慢慢转回目光,冷冷淡淡看擎天:“他是你的人,与我无关。”

    惊箜立刻跳起:“队长!你这是在借刀杀人!”

    但显然,擎天和白墨都没有理睬惊箜,擎天是故意不理,白墨大概是听不到惊箜的话。

    擎天舔舔唇,扬起的唇角立时现出了坏意:“因为惊箜又在提人,工,呼,吸。”擎天将最后四个字说得格外地慢,立时,白墨的眸光锐利起来,完了,白墨果然被擎天成功刺激了。

    擎天挑了挑,微微蹙眉抚上自己的唇:“这件事我本来都忘了,但现在惊箜提起……我想起来了,那天你女人早上吃的是煎饼果子全套,恩……苏灵还真——是喜欢吃煎饼果子,两个鸡蛋,一根火腿肠,放辣,放甜酱,放鲜辣粉,葱,榨菜,还放香菜……”

    我无语地白眼,他们还真TM无聊!

    “啧,我最讨厌香菜了。”擎天连连摇头,一脸嫌恶,轻笑看面色已经极度阴沉的白墨,“那天我救了你女人后,一天都没吃饭,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恶心。今天惊箜还要提起,我又想起那股香菜味了。”

    “老大你不是喜欢吃香菜吗。”惊箜一脸呆滞地看擎天。

    擎天狠狠朝他瞥来,青眸里白光闪闪,如果剑光。

    惊箜立时明白了什么,惊恐地一步,一步后退。

    “你们真无聊!”我也生气了,转身就走。

    擎天居然用那么幼稚的方法来激怒白墨,而白墨更是白痴地被擎天成功地激将了!

    我猛地推门而出,白墨正在外面,而他对面果然是擎天的影像。

    芭提雅姐姐坐在一侧吧台手拿咖啡杯笑地捂嘴。

    “你们真无聊!”我大声说,直接从擎天的影像中穿过,大步走向浑身杀气面无表情的白墨,我拉起白墨的手直接走人。

    “喂!接住惊箜。”擎天忽然喊,立时,白墨顿住脚步立时转身。

    “白墨!”

    “啊——————”惊箜从那扇门内横飞了出来,果然被擎天扔了出来。

    白墨第一刻就甩开我的手跃向空中的惊箜抓住了他的手臂。

    “白墨你的能力才不是本大爷的对手呢!”惊箜还在嘴贱,“本大爷不想伤了你!”

    “芭提雅姐姐!”我急急喊芭提雅姐姐。

    芭提雅姐姐喝了一口咖啡,懒懒地随口说:“这里不可以私斗哦~~~~”芭提雅姐姐虽然这么说,但……完!全!没有上来阻止的意思。

    “白墨!我不客气了!我!我……我……”惊箜被白墨直接从空中拽下,在他的手中却是意外地像是渐渐没有了力气,如同一个漏气的皮球开始瘫软,“你TM……到底……什么鬼能力……救……救命……”

    “啧啧啧。”芭提雅姐姐优雅地端着咖啡杯连连摇头,“青龙队的副队长居然喊救命,悟空,录下来。”

    惊箜真的在白墨身前软下,脸色也开始慢慢苍白,额头渗出了汗丝。

    “白墨!”我再急急喊白墨。

    白墨依然牢牢扣住惊箜的手臂,神情冷然,如同收走人类生命力的无情死神,他眸光冰冷冷酷,对惊箜毫不留情。

    “白墨!”我大喝之时,抬手也握住了白墨的手臂,能力也随之释放。

    立时,白墨松开了扣住惊箜的手,惊箜大松一口气,面色发青地躺在了地上,唇色发了白:“差,差点死了……”

    白墨阴沉地看他一眼,收回目光,看向我,微微垂眸:“对不起。”

    我生气地看他:“开玩笑也要有个程度!”我也放开了手,“没听出擎天是故意气你吗!你们怎么都那么幼稚!”

    白墨低眉不言,静地让人依然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