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新界征途 > 正文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幻境经六欲历生死

正文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幻境经六欲历生死

 热门推荐:
    叹了口气,把一切抛诸脑外,当务之急还是早些找到三人传说中的师尊才是。爬到山顶时,众人已然是精疲力竭,不同于火海的喧嚣,过了火海以后全是些乱七八糟的阵法和陷进,弄得几人焦头烂额。不禁怀疑,就算以幻魂界的特殊性,又有几人能够通过?

    站在山巅,望着那连接两座山头的锁链,庄力竟然没有多少意外,刚刚还想一切不会这么简单呢,果然.....不过这次并没有让庄力和黄九趾走在前面,一剑偏偏和一剑断崖自告奋勇的打了头阵。也不是不好意思,只是这段锁链有些特殊,别人帮之不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早死早超生,两人自知修为不够,与其在后忐忑,不如鼓起勇气冲上一冲,也没有遗憾。

    没有多余的话,几人踏上了锁链。锁链仅有一根,但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这个高度和平衡确是不难克服。几人各自间隔了约摸十几米,以达到互不影响的效果。才走上几步,眼前就开始出现幻象,几人恍如来到了天堂,正走在红色的地毯上,地毯下是无尽的黄金。道路的两旁各色各族的美女摆着诱人的姿势,向着几人柔情无限的凝望着,没有多少动作,却是摄人心魄,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前方的一剑偏偏和一剑断崖已然有些动摇,上个世界有没有伴侣庄力不清楚,这个世界两人却是没怎么和女子接触过。尽管表面上正气凌然,然内心多少会有些向往。不过也就是片刻,两人的身子也稳定了起来。

    黄九趾倒是稳如泰山,脸色竟然有些厌恶,或许在他心中,可能更加倾向于白毛鼠了。过了美女这一关,便是酒池肉林。酒水沁润着区里,酒香灌入鼻内,让人不自然有些醉意,好酒啊!酒池岸上摆满了各色珍馐,一个个侍女打扮的美人向前递着食物。

    叮叮叮,当当当,在几人要走出酒池之时,一阵美妙的乐器声传来,说不上是什么曲子,每个人的耳中各有不同,方才咬牙切齿支撑的众人不由一松,面露陶醉之色。幻境外,一剑断崖和一剑偏偏的身体微微摇晃起来,往外倾斜着。黄九趾第一个回过神来,接着是庄力,然而由于前面两人一直不动,也难以前行。声乐从古至今,其感染力不言而喻。一剑断崖此刻已是泪流满面,而一剑偏偏则脸色安详,如同熟睡的孩童一般,洋溢着纯真的笑容。

    庄力试图出言提醒,却是毫无作用,他向前又走了几步,才发现不知何时,几人之间已然多了一道透明的屏障。暗运真气,却是毫无反应,如同凡人一般,也难怪一剑断崖和一剑偏偏那般确信此地只得靠自己了。庄力只得和黄九趾对视一眼,默默等待着。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一剑断崖和一剑偏偏才得以醒过来,脸色似乎还有些不舍,向后自然比了个OK的手势,便继续向前行进。若说之前庄力还有一丝的怀疑,那么此刻对于三人便是确信无比了,这个手势在那个年代肯定是不存在的。

    再次向前,前后之人尽皆消失了,庄力打量着自己的威武高贵的龙袍,摸着头上的冠盖,不由潸然,这是要考验自己对权势的欲望么?可惜,自己无心于此,自己只想.....

    “孩儿,在想什么呢?大臣们还在等着你呢,今日乃你登基的日子,莫要误了时辰才是”,一个脸色慈祥的老妇人出言提醒道,那模样,可不正是庄力日思夜想的母亲么?

    庄力心下一震,泪如泉涌,嘴唇颤抖道:“妈!”

    那妇人宠溺道:“你这孩子,又跟那些庶民厮混了吧,竟然称呼母后为妈。罢了罢了,你乃一国之君,私下怎么称呼也不为过,只是在臣子面前,还需谨慎才是。我知你无心帝位,但既然大势所趋,还望你励精图治,为皇族和天下百姓谋福才是。快些去吧,母后等你回来。”

    “陛下,去吧,一会儿臣妾亲自下厨,给你弄些清汤。”,这是绿衣的声音,只见她着着一身凤袍,美艳中带着威仪,此刻独存无限的柔情。

    庄力再也把持不住内心的思念,正要上前拥抱母亲和绿衣,突的外面传来太监如同鸭子般的嗓音:“陛下,时辰不早了,大臣们都候着呢。”

    庄力叹了一口气,罢了,都是镜花水月,皆为虚幻。且去看看那皇宫大殿是何等模样吧。想着,庄力毅然转身,太监们躬身退了几步站至两旁,引路的引路,陪同的陪同,真实的很。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先皇骤崩,归于五行,朕承皇天之眷命.....”

    坐在冰凉的龙椅之上,俯瞰群臣,不由生出天下在我的豪气。生杀予夺,尽在执掌,这就是权势啊,换做别人,早就迷失了吧。纵然心知是幻象,可人这一生,真真假假,谁又知最后不过大梦一场呢?庄力摇了摇头,望向了母亲和绿衣所在之处,面前的景象渐渐暗淡了下去,那宣读诏书的声音也越发的飘渺了。

    景色一变,庄力来到了迷雾森林,不由气极而笑,这幻境是黔驴技穷了么?竟然如此行为。罢了,就当是看看绿衣吧。轻车熟路的便到了绿魔一族的领地。见得老祖归来,绿魔们十分的高兴,尽皆欢腾的上前行礼,有些小绿魔则索要起礼物来。庄力自是当作没看见一般,并非冷漠,而是知道这是虚幻,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径直走到了木屋门前,木屋依然紧闭着,缠绕在上的藤蔓和枝叶都浓密了许多。正当庄力犹豫是否进去看看时,木屋突然爆发出了熊熊的烈焰,那烈焰炸裂开来,点燃了整个森林,却独独避开了庄力。

    “不!”,庄力内心犹如被撕裂一般,疼痛无比。然而此刻,他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这幻境再不是想让自己落下锁链,仿佛是为了让自己目睹这一切一般。火焰烧的木屋外的大树倒塌了下去,藤蔓也消失殆尽,砰!没有了支撑连结,木屋塌了下去。一道焦糊的人影在火中挣扎着从木堆中钻了出来,纵然浑身变了模样,但庄力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这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绿衣么?

    “夫君,救我!夫君,救我啊!夫君,你为何不救我!”,一声声凄苦的呼唤从火中传出,声音由哀怨变得尖锐,慢慢又低沉了下去。那人儿也越发的虚弱,最后倒在了地上,静静燃烧着,只是那双本来美丽的眼睛,看着庄力的方向,充满了眷恋和不舍。

    “啊!为什么!为什么?!”,庄力疯狂了,全身真气突然暴动起来,浑身一片通红,额头上的道印时隐时现,脸色十分狰狞,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一声叹息不知从何处传来,枷锁应声而破。而庄力则重重的一跃,往木屋射去。

    然而就在他要触碰到木屋之时,场景再变。漫天火焰全部消失,眼前是一望无际黑压压的怪物,这些怪物模样十分的狰狞,肤色或黝黑,或血红,有的长着触手,有的背后生着双翼,有的则满身都是骨刺。在怪物的中央区域,有个血肉堆成的祭坛上,倒有几个正常人模样的,也是满身的黑色能量。他们面色肃穆的望着突然闯入阵中的庄力,低声交谈了几句,扔出一面血色的令牌:“杀!”

    看着迎面而来的未知怪物,庄力犹如找到发泄点一般,双眼通红的杀了进去。他没有运用控火之术,反而拔出了烈阳刀,真气灌于刀身,疯狂的砍杀着靠近自己的一切。或劈、或砍、或撩、或挂、或抹、或扫......绿色或黄色或紫色的血液飞溅着,庄力心中的怒火也慢慢平息了下来。突然,他发现手中的刀不在是自己蛮力运用的锋利铁棍,而变得如同手臂一般自如。虽然没有什么招式,但意之所及,便能随意出手,这种状态让他不由想起了自由之地的独孤傲,心下汗颜不已。难怪人家说自己输了,但也没输,换做自己也是不服啊。以前不知道,现在却是明了,这种境界竟然如此强大,该是人刀合一的层次了吧。虽然真气已然有些不足,但周遭的敌人却是完全近不得身。

    内视一番,自己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筑基,真气正在飞快的转化着,一股强大的感觉油然而生。

    突的,庄力胸口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只见心脏位置,一根长锏透了出来,庄力猛然喷了一口鲜血,眼睛有些发黑,他转过头去,只见一个紫色眸子的年轻人正微笑的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赞赏。庄力想说些什么,那年轻人突的拔出了插在庄力身上的长锏,留下一个巨大的窟露。庄力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意识越来越模糊,这真的是幻境么?

    隐约间,他听到了年轻人有些冷傲富有磁性的声音:“能死在我紫极的锏下,也算你的荣幸了。来人,拖下去,以王者规格厚葬!”

    “是!吾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