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初中:穆少,你老婆又黑化了 > 正文 第42章 吃可爱多长大的

正文 第42章 吃可爱多长大的

 热门推荐: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萦绕鼻间。

    几乎是刹那间,时泠就知道了那个人是谁。

    穆希延,怎么会在这里?

    时泠挣扎了一下,穆希延丝毫不动。

    紧紧的压着她,时泠只感觉到粗壮的手臂将她紧紧圈在怀里,身后的爆炸声音几乎是炸在耳边!

    轰……

    嘭!

    穆希延感觉到背后一阵热浪,耳边更是听到一阵轻轻的风声。

    是炸飞的车门!

    冲着他们飞来了!

    嚯嚯嚯!

    车门夹着火焰像是刽子手上举着的铡刀,带着死亡的急迫感,直逼穆希延的后背。

    穆希延警觉,可是他逃了,身下的时泠就会被车门砸,被火烧!

    他做不到!

    穆希延来不及思考,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来,心中只有一句话,抡起拳头,拼一把了。

    拳头抡出去……

    嘭的!

    带着火的车门就这么被他的拳头砸偏了。

    “呲……”

    火无情的灼烧了他的肌肤,疼痛刺骨而来,穆希延发出轻微的痛苦的低吟。

    他没有半点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看到被他保护得好好的时泠,心里想的是,就这样就满足了……

    被保护的好好的时泠嗅到了空气中的糊味,那是头发被烧焦的味道。

    联想到刚才身上的人的大动作,时泠下意识的吼出:“穆希延,你疯了!”

    时泠想把压在身上的人推开,可是迷香没有散去的她,连说话都喘,更别说推人了!

    “穆希延,你没事吧?”

    时泠的声音很缓慢,又细又弱,需要仔细听才能听见。

    “呵……”穆希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没事的,倒是你身体还好吗?”

    危险解除,穆希延在第一时间发现时泠和以往不一样。

    那个能够手撕小流氓的肥妞,现在竟然像个软趴趴的小动物在他的怀里安安静静的。

    “顾升的人给我下了迷香……”时泠如实回答。

    迷香!!

    穆希延恨得咬牙,“你怎么和地头蛇扯上关系了?”

    “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我这么肥,占我便宜,你不觉得反胃吗?”时泠挑眉,恨死现在的状态了。

    如果不是想知道幕后的人,她也不会跟着一起去面包车,也不会被马超下了迷香。

    更不会被风禹疆那个家伙算计!

    看来,小嗳的信息不对。

    风禹疆这个【风神】一点也不老实,更不温柔。

    如果二十四守护神都这么桀骜不驯?

    还想什么重生呢?洗洗睡吧!

    不过,穆希延出现在这里,倒是让时泠觉得惊愕。

    按理说,他是特种兵王,还是少校,根本不会出现在港城县这样的小地方吧?

    他这类人,都是执行任务的。

    莫非,港城县这个地方有什么大事?

    就像小嗳说的,这里,很不简单。

    “小丫头,你说话一直都这么可爱吗?”穆希延呵呵一笑,“你怕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

    “什么时候了,你还能说出这种话?”时泠眯了眯眼,声音放大,“让我给你看伤口!”

    穆希延好奇,“你这小丫头还会看病?”

    “别废话!快让我起来,我没力气翻身。”

    “好。”

    穆希延笑的更开了,这么一笑,扯得背后的伤口一疼,“嗤……”

    “疼了吧?”

    时泠软弱无力的站起来,蹲在地上,手粗暴的扯开穆希延的衣裳。

    嘶……

    是衣服撕烂的声音。

    嗤……

    是穆希延皮肤被刮着发出的沉吟。

    这么一撕,这么一嗤的,弄得穆希延某个感官莫名的触动了一下。

    穆希延突然想到那次受伤的时候,某个女人追着他要给他包扎的事情。

    那是他们第一次共生死。

    那个叫“Ling”的女人看着他胸部流淌的鲜血,眼泪止不住,“你说你被这么一炸,胸都没有了!!”

    “呜呜呜,我一定要帮你找最好的整容医生!”

    他看着她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温柔道:“Ling,你累了,该休息了……”

    刚说完,Ling就中了催眠,倒在了他染满鲜血的腿上。

    后来,他们见面,Ling总是时不时的盯着他的胸部看,搞得组织的人以为她是变态。

    Ling,你凭什么离开了,还要这样折磨我……

    为什么要……爱、上、你!!

    “你怎么想的,为什么用肉挡火啊?”时泠还在说。

    穆希延从回忆中出来,“李威越狱了,我一路追来,就看到了你。可能是天生同情心泛滥吧,怎么,被我救了,还嫌弃?”

    时泠大笑:“同情心泛滥?我看是找死!”

    “后背皮肤百分之三十被烧伤,手臂百分之七十被烧伤,就连你的头发也被烧了一大半!”

    时泠一边说,竟然感觉到鼻子酸酸的,不是因为穆希延救了他。

    而是看到这具年轻的身体的后背,横七竖八的全是伤痕。

    新伤和旧伤连在一起,交错纵横。

    时泠那块伤痕累累的皮肤,眉色一冷。

    这,就是军人。

    一线的军人!

    穆希延这具年轻的躯体,为华夏国付出了太多,太多。

    “我这皮糙肉厚的,不碍事。”穆希延说的轻松,他明显的感觉到那只肥肥的肉,停顿了一下。

    接着,她的手更加的轻柔了。

    “我只能暂时给你处理一下,穆希延,你的队友还有多久到?”时泠扯下了衣裳的布料,给他认真包扎。

    穆希延看着她这么认真仔细的样子,更是好奇了。

    这个女孩,真的和她好像。

    可是,理智告诉他,这个人不是她!

    她,死了。

    “你怎么会这些的?”穆希延疑惑。

    时泠抬头,眼神里有星光闪烁,“经常被夏姨打,所以很多伤口都自己解决。”

    穆希延却觉得,这不可能。

    这种伤口的处理,明显是专业人士!

    就在穆希延开口想要提问的时候,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有人来了!

    时泠一听,机警的停下了动作,捡起了地上的石头……

    下一秒,就传来了遗憾的声音,“阿延,李威逃了!”

    “卧槽,穆希延,你还是人吗?我们在前前线追凶,你竟然跟一个女人钻小树林!”

    韩赐从树下的阴影里走出来,借着路灯看清了蹲在穆希延身边的那个女孩。

    “艾玛,我眼瞎,这不是那个小肥妞吗?”

    他还以为……穆希延做任务偷懒,找了个女人买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