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决战天玄崖(4)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决战天玄崖(4)

 热门推荐:
    “云尊在上一次天玄崖变故之后,虽然侥幸得脱,仍旧身负重伤,现在汇总过往资料,当初他所谓的‘饭桶’之誉的由来,分明就是因为重创而籍许多天材地宝灵兽血肉疗伤,而那个过程,足足有超过八个月的时间啊,亦是再天玄崖之役后,差不多一年的时候,咱们四季楼的暗桩就被一个个的拔了出来。”

    “这就证明了……云尊在刚刚回到天唐城,就立即展开了一项动作,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线索,进而抓出了人!”

    “这种智慧如何?”

    年先生看着众人:“即便抛开智慧布局,那个时候的云尊,实力不过蝼蚁。但偏偏就是恍如蝼蚁一般的浅薄实力,生生将四季楼搞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宁,你们一个个的自命老江湖,自负的怼天怼天,却根本抓不到人家,徒惹耻笑!”

    “时至今日,云尊实力大踏步的提升上来了,你们却仍旧在原地踏步,被人家超过,凌驾,强压过去!”

    “今时今日,云尊正面的跳出来了,向咱们提出来了决战,你们一个个的只会归罪于我,为何不立即答应,不即时动作!”

    “你们居然盲目乐观地认为这是铲除云尊的最佳时机?!”

    “认为只需要这一战,就可以一劳永逸。”

    “想得真是太美好了,可惜你们人太丑了,想的再美也是枉然。”

    “你们怎么就没有想想,身为智者的云尊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提出决战?”年先生冷冽的目光看着众人:“换句话说,他若是没有把握,怎么会贸贸然的提出决战?”

    “难道云尊突然傻了?赶着过来送死?”

    “难道你们就没有一个人想过。云尊若是没有相当的把握报仇,怎么会这个时候提出来这场决战?明明时间拖得越久,他这个人间神话的地位就越稳固!他的实力也还有提升的空间!”

    “那么下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给他的偌大把握?面对整个四季楼,除了绝对的战力之外,又有什么能够确保报仇雪恨?”

    年先生冷笑着,一个个的看过去。

    “现在的事实在在证明,你们根本就没有将这些事实放在心里。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对付云扬,对付现在的云尊,必须要将之危险性凌驾于凌霄醉与独孤愁之上,但是,你们口上答应,但心中却尽是不服,甚至对我的安排布局,颇有微词。”

    “决战在即,你们居然将个人骄傲占据了思绪的绝大部分!”

    “春天乃是代表人物,但你们亲眼目睹春天的自己出战,结果如何呢?七个人瞬间全军覆没!”

    “浓雾袭击,更将战事局限在控灵大阵之内,可谓占尽地利,可是结果呢,第二次八个人联手出击,却是两人伤,两人亡!”年先生满是痛心疾首的道:“四季楼战力顶峰的二十九个人来这里,每个人在江湖上都可以独当一面,都可以独霸一方!但才不过一个照面之后,就死了九个!”

    “你们难道感觉这个现实是应该的!?”

    “什么叫做云尊的刀是无匹神锋?怎么之前就想不到,云扬直到今天才拥有这件神兵利器吗?神兵利器不是兵主的部分实力体现吗?说这句话的人就应该被活活打死!”

    “他明知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失,仍旧前来赴约,掌有一件特异的兵器有什么可以奇怪?难道你们对战,就从来不防备对手的兵器?这样被宰了,居然还有脸喊冤枉?哪里冤枉了!”

    “至于那女娃娃身上有蹊跷……”年先生叹息:“难道不应该么?这不是情理之事,意料之事吗?”

    “她身上若然没有蹊跷,云尊怎么会带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娃娃来赴这场最终决战?就因为她实力不俗,可堪一战!?”

    年先生重重的,愤怒的说道:“在这样的决战之中,但凡是能够被云尊带过来的人,则必然是对他决战有莫大助力的人!既然对他有莫大助力,那就是对我们有莫大危害,这么一点点认知难道不是意料中事,情理之中!这还用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尽都是一千多年老江湖,未思胜先虑败不是决战的关键认知?怎么就不会对他带来的帮手,一个完全不知道身份背景来历的人报以十二万分的小心?!”

    “他为何不带凌霄醉与独孤愁过来?而偏偏带来了这个小女娃娃?这个问题,就没有人想过?”

    “受了伤挨了宰,才巴巴的跑过来说,云尊的刀有问题,云尊那个女人有问题!”

    “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傻逼吗?”

    “这么多年下来,你们一个个的都活到狗身上了?这样的低级错误竟然也能犯!居然还一个个红口白牙地抱怨我不应该对云尊如此重视,你们的心呢……”

    年先生疲倦的揉着眉心:“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还有什么可以辩解的,说啊!”

    身穿红衣的一个中年人满脸羞惭,无声的叹了口气。

    此人乃是夏天使者,原本可是与那位已经死在云扬手下的春天使者抱着相同的想法。

    甚至若不是春天使者抢先了一步,说不定有同样想法的他,就是首先死在云扬手下的那个人了。现在看来,当真就只有无尽的后怕,那是对死亡与未知的恐惧。

    “一个劲的说这些前事又有什么意义,你就是因为这个狗屁理由,而坐视这么多兄弟白白死在云尊手下?”一身白衣的冬天使者皱眉问道。

    “一个不团结的团队,倒不如不存在。”年先生淡淡的说道:“不听话的不信任的手下人,死了又有什么所谓?”

    “若是我们能活下去,那么以后需要面对的同级别敌人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纵然我今天救了他们,也难免会不死在别人手里。”

    “既然这样,那些别有用心的,倒不如现在就死在这里干净些。”

    “毕竟唯有用现实讲话,才能让人记忆犹新,再难忘怀!”

    “哪怕最后就只剩下一个手下,我也希望是对正确的领头人绝对信任的那一个。”

    有人不满道:“心存疑虑,提出异议,难道就一定是别有用心?!”

    年先生淡漠的说道:“在我看来,那就是别有用心!”

    他负手而立,缓缓踱了两步,坐了下来,淡淡道:“你们来研究一下,对上云尊的刀有什么规避方法,还有那个奇怪的女娃娃,又是具备什么神异,应该怎么应对。”

    …………

    想说点啥,又不知道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