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HP魔法传记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热门推荐:
    “道歉?”罗恩顿了顿,然后……

    “今天早上你在罗恩的南瓜汁里加了福灵剂,这就是他救下所有射门的原因!你看!我能不靠任何帮助守门,赫敏!”

    “我从来没说过你不能——罗恩,你自己也认为服用了它!最重要的,我已经道过歉了。”

    “哦,好吧,看样子……”

    “哦,不,你赶快离开,趁着我还没有发火之前。”赫敏说着,看罗恩的表情,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和解的意思。

    但是罗恩早就扛着飞天扫帚大步地走出了门。

    这让所有人都变得很不理解,不知道在罗恩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事实上,等到他们回到格兰芬多公众休息室的时候,气氛已经达到了一个峰值,而哈利的出现又引起了新一轮的欢呼和掌声,很快就被一群祝贺他的人包围了。

    克里维兄弟想要听他做一个最详尽的比赛分析,哈利试图摆脱他们,可一大群女孩又包围上来,在听到他干巴巴的评论之后,她们扑闪着眼睛大声笑了起来,他花了些时间才找到罗恩。

    最后,他挣脱了罗蜜尔达.文恩,后者正在明显地暗示她想要同他一起去参加斯拉霍恩的圣诞聚会。

    就和之前三巫斗法大赛的时候一样,斯拉霍恩把自己的宴会放在了圣诞节,而作为一个私人的聚会,留在学校里面,放在圣诞节开始,其宴会本身就会成为大家感兴趣的点。

    在消息流传出去之后,所有人都在猜测斯拉霍恩这位曾经的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会选择谁来参加他的舞会。

    不过目标很快就锁定了,斯拉霍恩鼻涕虫俱乐部的成员,当然了,还包括学校里的一些赋有名气的家伙。

    自然,无论从那个方面,哈利都没有不接受邀请的理由,而且斯拉霍恩当着很多人的面几次三番的邀请哈利聚会。

    想要挤进这场私人的舞会,很多人都会从哈利身上想办法,尤其是霍格沃兹的这些女孩子,在她们眼里,哈利俨然变成了霍格沃兹最赋有吸引力的男孩。

    从一年级的时候就是这样,只不过放到现在,男孩已经长大了,它们可以更多的从其他的方面……

    比如说,和鼎鼎大名的哈利波特来一场美妙的约会,或者……邂逅?

    总之,无论以什么方式,这总归不是一笔会亏的买卖,当然,只要你成功了。

    仔细想想,还真是十分划算啊,魔法界的救世主,天选之子,无论那一个,在其他人的眼里,这都是足够耀眼的光环。

    没准哈利哪根筋搭错了,然后成功的正宫上位也说不定。

    哈利波特背后的女人的奋斗史……

    而眼下,斯拉霍恩的舞会就是个好机会,一切美好事物的源头都可以从一场舞会的邂逅开始。

    事实上,哈利到现在都没有想好到底要邀请谁去参加斯拉霍恩的舞会。

    这个问题就如同三巫斗法大赛时期一般的为难,甚至于,在现在的哈利看来,还要更难一些。

    就和当时差不多情况,哈利心仪的人选已经确定了会和别人一起出席。

    金妮.韦斯莱,她有了男朋友,她会带着迪安一起……

    鬼知道这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总之,在三巫斗法大赛时期,金妮还是可以选择的来着,但是到了现在……

    “要不在试试?”哈利不禁问自己,然后条件反射的,哈利又想到了罗恩。

    这绝对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看得出来,罗恩让赫敏很不高兴,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讲,罗恩不打算和金妮还有赫敏和解……

    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

    哈利躲躲闪闪地来到饮料桌前,然后醒着头皮径直走向了金妮,侏儒蒲绒绒阿诺德正骑在她的肩上,而克鲁克山则在她的脚边充满希望地喵喵叫着。

    “嗨,金妮,你……”

    “在找罗恩?”金妮一脸坏笑地问。“他在那儿,那个肮脏的伪君子。”

    哈利沿着金妮指的方向看过去。眺望过整个房间,他看到罗恩紧紧地抱着拉文德.布朗,很难说清楚哪只手是谁的。

    “这是怎么……”

    “他看上去像是在吃她的脸,是不是?”金妮平静地说,“我想他得提高点儿技术。一场好球,哈利。”她拍了拍他的手臂;哈利感到他的胃猛地一沉,但她随后就走过去添黄油啤酒了。

    克鲁克山小跑着跟在她后面,黄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阿诺德。哈利把注意力从罗恩身上移开,他看上去不太可能很快就忙活完。

    这实在是令人心塞的事实。

    说好一起到白头,你确偷偷焗了油……

    这么说,现在就剩他自己了?

    哈利有些懵逼,甚至连询问金妮是不是能和他一起去这件事情都忘记了。

    “罗恩他……”哈利有些懵逼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赫敏和凡林。

    “哦,可能是到季节了,只不过这个时间节点和绝大多数人的人都不太一样而已,看样子,你需要一杯黄油啤酒,哈利。”凡林说着,桌子上拿起一杯啤酒递给了哈利。

    “嗯……”哈利猛的灌了一大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拉文德觉得罗恩十分有趣,”赫敏有些厌恶的说着,显然,女孩对于罗恩那种不屑和解的态度还耿耿于怀。

    按照凡林的想法,罗恩可能是膨胀了,尤其是在知道了哈利并没有使用福灵剂的情况下,这可是罗恩为数不多的成功反驳赫敏的绝佳时机。

    好好的拿捏一下……而本质上,罗恩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罗恩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极度膨胀的。

    说话间,人群中传来了更大的起哄声,拉文德和罗恩再度的亲到了一起。

    作为战胜斯莱特林的关键人物,罗恩今天出色的发挥掩盖了之前所有的问题。

    “拉文德觉得罗恩很有趣?”哈利提高了分贝,“可是,我怎么……”

    “我和你说过的,哈利。”凡林说到,“罗恩很有可能……”

    “好吧,好吧,我想起来了。”哈利说到,“所以,罗恩现在就是不需要再去管他了?”

    “显而易见,”凡林说到,“恐怕,现在他没工夫理会我们。”

    “行吧。”哈利说着,有些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尤其是看到拉文德拉着罗恩从人群中挤出去,然后爬进了胖夫人的通道之后,哈利的心情一下就变得更复杂起来。

    “所以,你现在想好要找谁去舞会了么?”赫敏看到罗恩出去了,原本崩住的脸色得到了舒缓。最直接的感受,凡林明显感觉到自己手上被施加的力小了很多。

    “还没有,不过我想……”

    “不用考虑金妮了。”赫敏突然说到,“她会和迪安一起去,所以,你还有什么好的选择么,秋?”

    “哦,不要说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好吗,赫敏。”哈利有些头疼的说着。

    “当然。”凡林替赫敏回答,“事实上,刚才看你去金妮哪里……”

    “我只是找不到人了。”哈利说到,“而且,我还没有人选,我的意思是,也许金妮会帮我推荐一个……”

    “你可以自己去找,就像是克鲁克山那个叛徒一样,最近相中了金妮的小宠物。”赫敏没好气的说着。

    她就坐在沙发上,然后克鲁克山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是看烦了?

    呵……人类!

    “变成猫让我抱一会。”赫敏不客气的说着,凡林倒是很乐意,从善如流的变成一只大白猫然后钻到赫敏的怀里蹭一蹭。

    这着实让哈利有些顶胃,哈利觉得今天吃的有些撑……

    “顺便说一句,”赫敏不在意的说着,把凡林不老实的猫头给按下去,“你要当心。”

    “说最后一次,”在沉默了一小会之后,哈利用一种略带沙哑的声音说,“我不会归还这本书的,混血王子教给我的东西比斯内普和斯拉霍恩多得多——”

    “我不是在说你那个愚蠢的所谓‘王子’,”赫敏厌恶地瞥了一眼他的书,就好像它刚刚冒犯了她似的,“我说的是其他的事情。我来这儿之前去了一趟洗手间,有女生在那里,其中就有罗蜜尔达.文恩,她们正在计划怎么骗你喝下爱情药。她们都希望你能带她们去斯拉霍恩的聚会,似乎她们都买了弗雷德和乔治的爱情药,恐怕那些东西是有效的——”

    “那你为什么不没收它们呢?”哈利问。

    赫敏在关键时刻竟然没有表现出她对贯彻校规的狂热,这看上去倒很反常。

    “她们在洗手间里时并没有带着那些东西。”赫敏轻蔑地说。“她们只是在讨论策略。由于我很怀疑那个混血王子,”她又厌恶地看了那本书一眼,“能发明出解药来同时对付一打不同的爱情药,所以我想替你邀请一个人——这样就能扼杀她们所有的侥幸想法。就在明天晚上,她们已经有些一切了。”

    “我不想邀请任何人,”哈利喃喃自语,他仍在竭尽全力让自己不再去想金妮,尽管事实上她依然会突然闯入他的梦,他只能虔诚地祈祷罗恩不会摄神取念。

    “好吧,但千万要小心你的饮料,因为罗蜜尔达看上去不像是在说笑。”赫敏冷酷地说。

    “等一下,”哈利慢慢地说。“我记得费尔奇已经禁掉了韦斯莱魔法把戏店里的任何东西。”

    “谁又注意过费尔奇禁了什么东西呢?”赫敏问反问到,她伸出手,凡林很配合的把头搭在顶上,“你不是很擅长这么做么,还有你,凡林。”

    “但是我记得不是所有的猫头鹰都被查过了吗?那么这些女生又是怎么把爱情药带进学校的呢?”

    “弗雷德和乔治把它们伪装成香水和咳嗽药送进来,”赫敏说。“这是他们猫头鹰定购服务的一部分。”

    “你知道得很多嘛。”赫敏白了一眼他,那眼神就像看他那本《高级魔药制备》一样。“这些都写在暑假里他们给我和金妮看的那些瓶子的背面,”她冷冷地说。“我可不会到处溜达去在别人的饮料里下药……或者是假装这样做,这同样很糟糕……”

    “是啊,好了,别想那个了,”哈利快速地说,“问题是,费尔奇被骗过了,对吧?这些女生把物品伪装成别的东西带入了学校!那马尔福为什么不能把项链带进来——?”

    “哦,哈利……又来了……”“说啊,为什么不能?”哈利问。

    “你瞧,”赫敏叹了口气,“探密器能探测到恶咒和伪装起来的咒语,是不是?它们是用来探测黑魔法和黑魔法物品的。它们能识别出强大的诅咒,就像那串项链上的,只要几秒钟而已。可它没法显示那些只不过是装错了瓶子的东西——不管怎么说,爱情药并不是黑魔法,也不危险——”

    “你说的倒容易!”哈利嘀咕了一句,想到了罗蜜尔达.文恩。

    “——那么就只能够由费尔奇来发现它不是咳嗽药,他不是个很好的巫师,我怀疑他是否能够区分这些魔药——”

    赫敏张了张嘴,但是赫敏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对于费尔奇先生的……

    “好吧,我并不是说费尔奇先生……我只是……你知道的哈利,他是一个……”

    “一个哑炮,我很清楚。”哈利说到,“凡林告诉我的?”

    “喵?”凡林有些惊愕的看着哈利,“我他喵怎么不记得这是我说的?”

    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他在反驳你,哈利。”赫敏面无表情的说到。

    “哦,可能是他忘记了,他总是说过很多话。”哈利说到,“总不可能全记得不是?”

    “喵?”

    “凡林说你可能需要一些私人培训。”赫敏说到,“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呵呵!”哈利面无表情的盯着凡林,然后想了想抽出魔杖,“你不介意吧,赫敏。”

    “不介意!”

    “喵?”凡林一脸问号的看着赫敏,接着一道魔力就封锁了凡林的身体。

    “嗯,你教给我的。”哈利说到,“这叫做学以致用。”

    “我他喵……”

    “别骂人。”赫敏不客气的说着,“一会我给你解开,你俩自己解决。”

    哈利不敢相信的看着赫敏,“你不是不介意么?”

    “那是我男朋友。”赫敏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哈利,“只不过,我怕他突然变回来袭击我而已。”

    哈利觉得有些糟糕,就好像被全世界背叛一样。

    赫敏现在也学会骗人了?

    还是说自己根本没听明白赫敏的话具体是什么意思?

    “嗨,哈利!”就在哈利胡思乱想的时候,罗蜜尔达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想要一杯峡谷水吗?”

    赫敏回头看了他一眼,意思是说“我告诉过你什么?”。

    “不了,谢谢。”哈利迅速回答道。“我不太喜欢。”

    “那么,无论如何拿上这些。”罗蜜尔达硬塞给哈利一只盒子,“酒心巧克力,里面有热火威士忌。我奶奶寄给我的,可我不喜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