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吟游刺杀录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回国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回国

 热门推荐:
    严格意义来说,大使馆属于本国领土的延伸,大使本人的身份也非常特殊。光天化日之下攻击大使馆,其严重性已经不需要多解释。消息瞬间传遍全世界,这比之什么狗头人之间的战争可严重的多。狗头人们打出狗脑子,那也不过是在一小块地方蹦跶,而如果两大国宣战,那将是世界大战的前兆,特别是都有禁咒和禁咒武器的前提之下。

    楼保勒国内,刚刚联通没多久的网络开始满负荷运行。鹦鹉们开始奔走相告,吟游诗人们怒而狂喷,酒馆内拍案之声不绝于耳。“什么?帝国人一句手滑就可以打掉我们的大使馆?”“什么?帝国人还一连手滑了三下?”“什么?帝国人觉得我们是垃圾,就算打了我们,我们也不敢吭声?”……

    区区酒馆很快就无法宣泄众人的愤怒,转而上街!不少人指天骂地,义愤难填,但很快发现这没什么用,要找对人才行。找谁呢?自然是找帝国驻楼保勒国的大使馆。

    这时,楼保勒国优秀的全国传送阵系统发挥作用,全国上下的愤怒者几乎可以一天就赶到帝国大使馆。帝国大使馆几乎在眨眼间,就被重重包围。

    这种包围可以说是最极端意义上包围,球形包围。还有风系法师漂浮在空中包围,还有土系法师潜入地下包围,周围空间禁锢,屋顶上站满了人。几个小时之后,还有善于搭建的人随手搭了个脚手架,让实力较低的人也可以爬上去包围。

    在这密闭的球形包围中,众人七嘴八舌的痛骂,片刻又有人带头呐喊,把所有人的口径都统一起来:“为什么打我们大使馆?”

    帝国大使缩在屋里,坐立不安。这会儿出去解释也没有任何意义,一张嘴吵不过所有人。同时如果楼保勒国真的发飙,毫无疑问那么他将是第一个牺牲品。跑也跑不了,帝国人也没能力来救他,如果投降那估计死的会更难看。

    “手滑?他是剑圣,他会手滑吗?”“他要是手滑,那我们也要忍不住手滑了!”“要不要试试是你们的手滑,还是我们的手滑?”……

    喷人很快无法满足他们,他们开始动手。第一波远程攻击应手而出,虽然楼保勒国内对武器有严格限制,但即便是徒手攻击,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也非同小可。楼保勒国官方不得不发动结界术,暂时将帝国大使馆罩住。

    这个结界是通过新建的主城魔法阵发动的防御机制,一般人徒手确实无法破解。但人们很快发现,这个结界也是有缺陷的。它有点像一张网,能把魔法和斗气挡在外面,但不少小块状的物质,却能轻易穿过结界。如同被网眼漏进去一般。

    众人开始发挥想象力,不少人开始扔泥块石子甚至鸡蛋菜叶,甚至还有鹦鹉跑来空中拉屎。鹦鹉都是军方培养的,从小就接受的是正规教育,如今即便退役短时间内还保留着军方时期的性情。这会儿哪怕没法攻击你们,也至少恶心你们一下。

    不过除了在“围攻”大使馆的,也还有向官方施加压力的。“为什么还要保护帝国大使馆啊?”“是不是怂了?”“是不是软了?”“我们还是弱者阶级的政权么?”……

    底层人民是疯狂了,中上层的官员或强者也没好到哪里去。但相对而言也更为理智,基本上可以说分成两派,一派也和平民差不多,甚至要向帝国宣战,或者至少也要炸掉他们的大使馆,以示公平。而另一派,则基本上以沉默应对。

    实际上,这个时间段说什么“冷静,大家要理性思考问题。”哪怕论点还没提出来,别人已经自动给你添加“怂包”“懦夫”“卖国贼”等标签,以至于后面你说什么都不怎么重要。如果不想被一群人狂喷,那还是先沉默比较好。

    当天,雷之骑士团团长欧德将军以及刺客公会会长古来德伯爵仅仅带着几个亲信就直接出发,前往狗头人营地。说起来,赛因和小勺子分别是他们的儿子和女儿,也难怪他们心里焦急。同时两名剑圣出行,基本不会有什么安全隐患。

    他们乘坐的专用飞艇被强力风系法术大幅度加持,速度急速提升。但即便如此,也还是得两三天的路程,要知道原来的时间要两周的路程。

    凯文等人此时在附近山洞内,大使临死前的传送术并不能,也不可能把他们直接传回国内,只是临时传送到一个附近的隐藏山洞。这只能临时躲避帝国攻击,以及后续帝国搜查的手段。与亡灵巫师开辟的那个异度空间不同,异度空间处于原地开辟的叠加空间,就在原地所以能被撬开。但传送术则需要坐标,就算帝国人事后寻找,由于传送阵都被打烂,他们也无从找起。

    当时空间禁锢被撼动,帝国人也是察觉到的。但是否有人逃掉,以及逃掉多少人,帝国人也难以准确估计。不过在搞出这么大的事情之后,帝国人也不打算留下和楼保勒国人对持,一旦真的圣阶对战,那可能真的将世界大战。次日,全体匆匆撤回。

    凯文这边人虽然在山洞中,但乌鸦和鹦鹉都在外面,再狗头人传出消息,以及摇摆者还在外面。这才让国内知道,至少他们还活着。

    三日后,两位剑圣准时到达本地空港。鹦鹉上前迎接,随后众人马不停蹄直接赶往凯文所在的山洞。

    此时的凯文并没有一般人那种指天骂地的愤怒,也没有那种彷徨无措的悲凉,反而十分冷静,至少表面上是如此。他把全部的精力集中在那具“女尸”上。

    当时如果不是“女尸”突然复活,给大使施加辅助法术,就算大使再怎么用力传送也传不出去。之后,“女尸”跟随所有人一起被送走,来到这个紧急避险的山洞。

    然而逃到这里之后,“女尸”依然是“女尸”。众人尝试了不少方法,也没有把她叫醒。身体倒是柔软了很多,大家也不再用冰系法阵来冰冻她,除了最初流了一点鼻血之外,她也变得和常人差不多,除了没有心跳和呼吸。

    众人也不敢造次,难以判断她到底是在装死,还是真死。估计装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既然如此,大家也不敢再把她当做尸体看待。小勺子三人还给她擦拭了一番,所有男士全体回避,虽然实际上大家早就看光了,但大家毕竟都是绅士。如今知道她可能是活人,那就尊重一下。

    空闲时间,凯文则默默的把事情记录下来。情绪不能从脸上表露出来,但作为写手,却能抒发于笔下。而越是写在笔下,思路反而更加清晰。

    这一天,凯文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一怔之下,甚至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伯爵大人!”凯文急忙回身,果然见两位剑圣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马上想起一事,急忙站直身子,右手握拳贴胸敬礼,“将军!”

    “唉。”两位剑圣对视一眼,都说点什么,但一时间居然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爸爸。”小勺子和赛因急忙赶过来,来到各自的父亲面前。毕竟外出已久,又是死里逃生,突见父亲也是激动万分。

    拍拍肩膀,摸摸头。两位剑圣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点头致意。

    “收拾东西,所有人回国。”欧德将军当即宣布。一时间众人都是激动万分,出国太久了,谁能不想家。早都想回去了,谁愿意留在这种战乱国家。要不是大使新死,心情没这么快转过来,大家可能要欢呼雀跃。

    “等等,”然而凯文依然平淡似水,“回国之前,还有两件事情要做。”

    众人一愣,欧德将军不由苦笑一声:“还真不愧是你,一见面就要怼我。”

    “不是,”凯文急忙解释,“有两件事情,第一:帝国已经撤走,但是亡灵巫师留下的一个冰库,里面有大量尸体和实验资料。虽然目前来看,帝国应该会把东西都搬走,但也许会遗漏些什么。如今我们不差这点时间,战斗力也足够,可以绕道过去看看。”

    众人冷静下来,下意识都看向那具“女尸”。两位剑圣对视一眼,点点头。

    “第二,棉被勇者是我培养出来的人,如今我要走了,临走前我还得给他们交代两声。”凯文回答,“另外,我还有小老虎一只。不过根据原先协议,这只老虎是要给暗精灵的,作为他们帮助狗头人的报酬吧。只是如今发生这种事情……唉。另外,在暗精灵手里还有一本笔记本,是布莱德雷的随从罗伯斯的遗物,我们原本答应互相抄写,然后交换,现在……”

    “知道了,”欧德将军点头表示了解,“那就抓紧,先去冰库。棉被勇者这边,去个人带个口信就行。至于暗精灵的问题,留给国家交涉吧。总之时间很紧,今晚之前我们必须出发起航,国内一堆人还等着你们呢。”

    刺客会长手一挥:“收拾东西,走!”

    众人上去手忙脚乱,扛起“女尸”,刺客会长随手扔了点衣物出来,众人这才给她穿上。两位剑圣对这具“女尸”也十分重视,不过他们并不打算上前查看。对于亡灵巫术,他们也懂的不多,不敢乱动。

    出了山洞,众人火急火燎赶往原冰库的位置,却见整个山洞都已经被填堵了。庆幸这次的剑圣带来的随从中也有不错的土系法师,强行开路,把地道再打通。众人原路回到原地,劈开异度空间。

    果然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连墙上用来降温的冰系晶石都被扣走,三个房间都是空空如也。不过大家也有所预料,倒也不怎么意外。

    “走吧。”欧德将军开口。

    “还有小老虎,我去把它带过来。”凯文开口。

    “你的乌鸦呢?”欧德将军突然开口,“怎么一路都没看见?”

    “这个……”凯文犹豫。

    “没事,让他回国吧。偌大一个楼保勒国,还容不下一直乌鸦么?”刺客会长接口。

    “好,那我叫他过来。”凯文点头,然后通过精神力通知乌鸦。

    片刻,乌鸦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出来,落在凯文的肩膀上,也学着鹦鹉敬礼的姿势,把翅膀一横:“将军!”

    欧德将军点点头:“回去记得把你的主仆契约给解除了,你该不会忘记你还签订一只鹦鹉奴隶吧?其他就不追究了。”

    “谢谢将军。”乌鸦回答。

    回头看看那个被再度填上的山洞。“我还记得,当时还是大使打开的异度空间……”小勺子不免有些伤感。

    众人沉默片刻,刺客会长过去拍拍小勺子:“别说了,先回国吧。”

    尽量不在多想,抱回了小老虎,机械式的跟着大家一路回到空港,坐上飞艇。飞艇渐渐上升,众人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陆地,那一座座熟悉的城墙房屋,以及那本该是大使馆的地方,变成了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

    小勺子再也绷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觉得……我觉得……我们把谁丢在了这里……”

    刺客会长过去安慰安慰,其他人受她哭声感染,心中也难免凄凉。原本早就盼望着回国,但真回国时,心情居然如此沉重。

    “凯文,”欧德将军走过来,“怎么不说点什么?以前的长篇大论呢?”

    凯文叹息一声:“还能说什么?大使的死,我负全责。我是这里最高指挥官,理论上大使也是配合我行动,我无话可说。”

    “如果真要说追责,那我也有责任,”欧德将军叹息一声,“派遣的军事观察团之所以都是弱者,除了一些所谓国际法之外,主要也是因为弱者不容易引起重视,不被重视就容易办成事。然而当布莱德雷被调来之后,可以说你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上级指挥官,其实应该让你撤回的。”

    凯文沉默,并不回答。

    “然而你完成的还是非常不错,一瞬间都给了我们一个错觉,仿佛你一直能赢下去。哪怕是布莱德雷也拿你没办法,你照样策反对方的侦查团长,搞死了龙骑士团长,搞死了剑圣随从,稳固棉被勇者的势力。从各方面考虑,即便是换个实力比你更强的人,也很难做到你的程度。”欧德将军说的诚恳,不像是虚伪。

    凯文叹息一声:“但是所谓常胜不败,终究只是一种理想状态。确实前面的事情太过顺利,也导致我膨胀起来。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我不会策划这么大的战争,其一是雷雨天确实罕见,其二可能是心态真的失衡了些。另一方面,每次遇到危机我都会寻找大使馆庇护,渐渐的让我觉得,大使馆仿佛是一个绝对的安全区一般。虽然有人进来玩过刺杀,但我确实没想到会直接摧毁这么干脆。”

    “这次我们能活下来,已经十分侥幸了,”凯文摇摇头,“仔细想想,可能这也是一种必然。弱者和强者博弈,即便弱者通过智慧、手段、运气等等因素,而一赢再赢,也必须要明白强者终究是强者,他拥有掀桌的能力。必要时刻,他会动用绝对力量。”

    “分析的不错,”刺客会长一路走来,“那么我来问你一句,国内的开战情绪很高。以你来看,我们是否该向帝国开战?或者至少对等炸掉对方大使馆?”

    凯文沉默片刻,开口问:“我们的外交部什么态度?”

    “强烈谴责,严正抗议,”欧德将军摊手,“帝国也愿意道歉和赔款,但仅仅为手滑道歉。我们不可能接受手滑的说法。这件事情国内也还没具体决定,国王可能也会问你。”

    凯文抬头望天,思考良久,还是摇摇头:“我现在特别累,不像考虑这些,回国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