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轮回永叹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空白·过去(八)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空白·过去(八)

 热门推荐:
    金阁。幽蓝的能力时间达到极限后自主醒来了,这次持续的时间不算长,因为花织的情绪波动过大导致他需要用消耗更多的精力来维持梦境。

    可是幽蓝却在这次回忆里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因为缺少很多关键性信息的铺垫,所以幽蓝在这次入梦中受到的冲击和震撼并没有前几次高。

    不过这次入梦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姬空恋和青城雨天短暂的交手,让他看到了高层次战斗的一丝方向。

    那是几乎脱离了物质层面的战争,直接干预非物质生命以及时间和空间的战斗。对方两人可以信手拈来的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让人望尘莫及的程度,幽蓝在考虑,或许他也应该放开一点想象力,拓展一下自己能力的宽度和广度了。

    相比于幽蓝,花织则在醒来后很久都还沉浸在梦中的回忆里,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她几乎已经可以断定了,灰宫告没有死!

    之前她问过监察者绝,一旦某个人被轮回规则或者监察者级别的人杀死,他人对他的记忆是否会因为某些偶然因素恢复,绝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但是在不久前,自己和叶轻眠在檀香观上游玩的时候,叶轻眠突然回忆起了一段关于灰宫告的记忆,当时花织就有隐约有过这样的猜测。现在来看,这很有可能是当时灰宫告经历了某些意外事件,导致了自己过去空白能力出现了短暂的破绽。

    而且中午的时候,春江浅田尝试去技能有关谎言和空白能力的时候,发现已经被人占据了,这说明灰宫告和方青柠在所有人的视线外,已经有了飞跃的进展。

    灰宫告应该已经成功获取了空白过去、空白现在、空白未来三阵营能力。方青柠估计也同样得到了谎言过去、谎言未来和谎言现在的能力。

    春江浅田的谎言现在继承于山香爱,但是山香爱在最后一刻从虚幻的现在圣经里撕掉了一页来考验佘璇,很遗憾佘璇将那一页送给了假扮叶轻眠的春江杨栽。所以春江浅田的谎言现在是不完整的。

    而那失去的一部分力量,看起来似乎是被方青柠继承了,但同样,对方的谎言现在也是残缺的。这种情况确实让花织感到意外。

    如果说灰宫告和方青柠都已经掌握了三阵营的力量了的话,那么操纵明阳、夜不归、幽蓝袭击叶轻眠的,应该就是他们二人了。

    当叶轻眠还是轩加眠髅的时候,他可以不在乎轮回通道里的轮回能量,但是轩加眠髅自杀之后,转世的叶轻眠却需要那份能量来重回巅峰。而智涅和尚作为一心要带着众生睁开眼,看清这个世界的人,他也需要轮回能量来完成自己的大业,让所有人可以从红尘苏醒。

    那么灰宫告如果继承了前世智涅的意志的话,那么他和叶轻眠就注定很难成为同路之人。可是灰宫告在暗中给叶轻眠制造的麻烦,在花织看起来也仅仅是麻烦而已,远远达不到致命的地步,这又让花织有些疑惑了。

    不过她现在至少知道了,破晓的潮洋确实是和灰宫告有联系的,只不过没次都会被灰宫告用空白的能力封掉与其相关的记忆,这就导致无论是佘璇的心灵现在,还是春江浅田的谎言现在,都看不出他破绽的原因。这样一来,幽蓝转移之前破晓的异常就很好解释了。

    不得不说,佘璇果断选择把幽蓝转移到仙阁的大胆决定,如今看来还是十分正确的。不管灰宫告是不是真的猜到了什么,只要幽蓝到了这里,他应该就不会继续纠缠下去了,毕竟他似乎并不期望自己暴露在叶轻眠面前。

    花织自己现在对灰宫告的行动有些看不清了,或许因为自己本来就不了解这个人,缺少一些必要的信息吗?

    如果灰宫告是友,为什么选择假死隐藏自身,又在暗中制造麻烦?如果灰宫告是敌,为什么不趁着叶轻眠对其没有防备,且尚未获得轮回能力之前发动致命一击?

    第一战区看似已经统一了,但其实很乱,眼前的风平浪静之下是一片疯狂涌动的暗流,无数的视线集中在这里。在监察者的特殊关照下,在礼游戏和白滴滴的布局下,灰宫告仅凭自己的能力就能隐藏的这么完美吗?

    花织有些难以置信,除非他能够离开第一战区,否则绝对不会直到现在,才被自己机缘巧合的发现了马脚。

    灰宫告还活着的消息,花织并不打算立即告诉叶轻眠,她知道叶轻眠对灰宫告的感情很深,除了那份坚实的友谊之外,还有一份愧疚。如果叶轻眠知道灰宫告还活着,肯定不会愿意往坏处去假想这个朋友。

    所以在搞清楚灰宫告的意图之前,花织决定先隐瞒这个信息。同时,在檀香观有了第一次起疑的时候,花织就觉得自己或许需要灰宫告的能力。

    灰宫告的空白过去可以完美的实现死亡的假象,让所有人都遗忘掉自己,那么在未来的某一天,当自己不得不离去的时候,也许就是需要叶轻眠彻底忘掉她,一心登上顶点,毫无牵挂的走出这个世界的日子。

    胡思乱想了半天,花织掏出手机给佘璇打去电话。佘璇的能力很强,而且是毫无保留的喜欢叶轻眠的,虽然很不想有人分享自己的爱情,但自己这个注定要离开的人,不得不提前选好继承自己角色的人。到目前为止,佘璇无疑是最合适的,所以有些事情,花织是愿意与之分享的。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佘璇的电话依旧无人接通。花织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在自己入梦之前,佘璇就联系不到,现在依然如此。

    花织急忙又给金秀什拨通了电话,好在电话很快被接起,这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秀什吗?佘璇在你身边吗?”

    “璇姐不是去你那了吗?”听到花织的话,金秀什也瞬间感觉出了异常。

    “之前约好的,可是她一直没有过来,我之前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听。我自己先行入梦了,可是刚刚结束后再打给她,依旧无人接听。”

    出事了!花织和金秀什同时心里一沉,虽然尚未确定灰宫告的立场,但这一刻她第一个想到了就是他。

    “不好,璇姐有危险!”金秀什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立即抄起外衣披上,急匆匆的就往外走。

    “别着急,我们对她的记忆还在,就证明她还没有事。”花织安慰道。

    “不,如果在现实世界里被普通人杀死,是不会被遗忘掉的。”花织在电话里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金秀什语速很快的继续说道,“可能是暗血门的第三次暗杀,花织姐,你一定要来帮帮璇姐,她已经没有足够的徽章在现实里的复活了!”

    “暗血门?第三次暗杀?”花织一头雾水,有些反应不过来金秀什到底在说什么。

    “来不及解释了,总之我们赶紧行动吧!”

    说了一通没头没尾的话之后,金秀什挂掉了电话。花织觉得一阵头疼,什么都搞不清楚。

    记得佘璇之前就出过一次事情,不过当时花织没细问,只是叶轻眠让夜不归融入佘璇的影子里贴身保护她的时候,花织才知道佘璇不久前死过一次。

    暗血门…时机把握的有点好啊,夜不归昨天刚刚受伤离开,今天佘璇就出事了。没有继续深入的想下去,毕竟金秀什的话也是猜测,现在找到佘璇才是最重要的。

    花织给春江浅田兄妹打去了电话,让他们配合金秀什去寻找佘璇。之后,花织去叫醒了叶轻眠,佘璇失联的事情可大可小,但宁可做最坏的打算,也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帝都某写字楼内。

    佘璇浑身血迹的躲藏在女厕所里,包扎着受伤的身体。与之前几次一样,暗血门袭击造成的伤势,都不能用轮回徽章来瞬间恢复,这无疑是十分让人头疼的。

    几个小时前,佘璇收到了第三次暗杀的通知,于是全力扩大了心灵现在的覆盖范围,尽可能的希望能提前感知到敌人的存在。

    不过自己的能力似乎受到了专业的针对,当一把狙击枪射来的子弹贴着自己的左臂射穿了座椅时,佘璇才发现自己的能力在对这种超远距离进攻时,几乎起不到一点预防作用。

    没法判断对方的人数,位置,以及计划,佘璇不得弃车,迅速钻进了遮蔽较多的街道里。毕竟之前的一颗子弹在自己高速行驶中都差一点打进身体,她不能赌第二次好运。

    想打电话找金秀什来帮忙,却发现自己的手机竟被遗落在了车里。习惯了有手机通讯录的存在后,现在几乎很少有人能背下来身边人的电话号码了。

    不过佘璇幸好还记得叶轻眠和金秀什的号码,在路人身上很不光彩的顺来一部手机后,连续给叶轻眠打了几个电话,但都无人接听。正要打给金秀什的时候,头顶建筑一个悬挂的灯箱突然掉落,即使佘璇反应够快,依旧被划伤了手臂,手机损坏。

    随后几个极度危险的思维进入了自己的脑中,佘璇知道敌人已经靠近了。顾不得重新找来一个手机,佘璇只能选择立即离开。

    之后几乎所有的攻击,都来自佘璇看不见的地方,枪击、爆炸,进攻点全部脱离了心灵现在的覆盖范围。这让最近颇为依赖心灵现在为辅助的佘璇一时有些习惯,似乎重新变回了普通人。

    按理说在天子脚下,无论是枪声还是爆炸声,都无疑会引来恐慌和关注,但是佘璇身边的普通人却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如果不是这种状况,佘璇甚至都想过报警了。

    在逃亡的过程中,佘璇不幸中枪,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几乎失去了行动力。不得已拼劲最后一丝力气,躲到了最近的一个写字楼里。

    可是这绝不是长久之计,这不是电影,她没办法在带有枪伤的情况下依旧在敌群中杀个七进七出。佘璇知道,如果不是现在圣经强化过体质,或许现在自己早就该昏迷了。

    写字楼外,几个身穿西服,看起来颇为干练的年轻男子在观望了一下后,封锁了佘璇所在写字楼的出口。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但处在帝都的轮回候选者,几乎都有幸看到了不平常的一幕。仙阁,叶轻眠所在的地方,那直冲天际的黑色光柱几乎让人习以为常了。

    可是此刻,那被监察者用来突出叶轻眠位置的黑色光柱,却仿佛会瞬间移动一样,在帝都的各个角落闪烁,频率越来越快,在每一处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

    所有的候选者,几乎都离开了房间,站在空旷的室外,看着帝都天空的奇景。到处闪烁的光柱在不久之后,似乎因为移动过快,让整个帝都看起来像是有无数个黑色光柱同时拔地而起。

    “叶轻眠难道会分身吗?”有人震惊的看着铺天盖地的黑色光柱,一时有些想不通。

    更有一些轮回候选者发现,当自己尝试靠近距离比较近的黑色光柱的时候,会莫名的感觉到身体不适。有的会出现眩晕感,有的会突然开始头疼。所以最终,所有因为好奇打算靠近观察的人,都不得不放弃了。

    “漫天铁柱啊,天都要黑了,叶轻眠到底在干什么呢?”某旅游景点里,兴致勃勃感受第一战区文化的李宅树三人,好奇的看向天空。

    因为在之前一次轮回游戏里,跟叶轻眠接触的比较多,所以李宅树隐约知道,这个黑色光柱跟随的并非是物质载体,而是非物质生命。

    所以说叶轻眠现在是脱离了身体,灵魂开始无视空间的到处飘?不过非物质生命一旦脱离载体,就会收到宇宙非物质信息流的冲击,所以活动的越剧烈,脱离的时间就越短暂。以现在眼前漫天黑色光柱的状态来看,就算是叶轻眠,应该也做不到吧?

    李宅树分析的没错,叶轻眠的非物质生命确实非常强大,但还做不到这么肆意妄为的程度。不过为了保证在现实的无限复活,春江浅田利用自己的能力为叶轻眠制造了无数躯壳供其使用。

    这些谎言现在制造出来的身体,被运送到了全国各地。至于叶轻眠现居的帝都,更是有数千个之多,散落在各个隐秘的地点。

    所以叶轻眠可以通过这些载体,实现非物质生命几乎无损的迅速转移。

    仙阁。叶轻眠突然睁开了眼睛。与此同时,帝都漫天的光柱也随之消失了。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