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传奇时代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异样心思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异样心思

 热门推荐:
    在金融领域,阚志东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谈起国内的证券发展史,有三个人是始终绕不过去的,阚志东就是其中之一。

    牛人自然有各自的过人之处,当然,牛人难免也有败走麦城的时候。

    曾经的陆家嘴事件,就让阚志东品尝到了失败的苦楚滋味。

    97年,申银万国由于操纵股市被处罚,作为申银万国的创始人、总裁兼法人,阚志东被罚禁止入市五年。

    明眼人都看得明白,这件事的本质是地方跟中央进行政策博弈,阚志东不过是其中的替罪羊而已。

    而事情的后续发展让人啼笑皆非,这个被沪市抛弃的棋子,却被深市请了过去。

    说起来,陆家嘴事件全因沪深两市背后的明争暗斗引起的。

    96年9月,深市交易量突然超过沪市,这让国内股市的老大哥如何坐得住,沪市的相关领导为此专门找上了申银万国。

    领导的话说得很明白,申银万国要做好表率,要为推动沪市证券市场的发展多做贡献。

    怎么推动?意味不言而明,就是让申银万国出面托市,阚志东知道这样做会有很大的风险,不过领导的话又不得不听。

    于是阚志东就奉命炒股,炒作陆家嘴,但他怕被有心人盯上,动作幅度放得很小,每天只拉升两毛钱,惹得领导很不高兴,还送了阚志东一个“阚两毛”的绰号。

    阚志东被逼上梁山,于是加大了力度,结果引起高层的警觉,直接出手制止,《人民日报》更是接连发文,最终的结果是沪深两市全线飘绿。

    阚志东最终成了陆家嘴事件的背锅侠,直接被沪市抛弃了,好在有本事哪里都有饭吃,他刚离开上个东家马上就被深市请了去。

    五年禁令期过去,阚志东接手南方证券,结果入职后他才发现,南方证券早就已经千疮百孔,基本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境地。

    事情的发展也验证了他的判断,经过一年多的垂死挣扎,南方证券终于走到了生死边沿。

    阚志东死死地盯着楼下的牛顶熊雕塑,他知道,如果牛真的顶翻了熊,南方证券或许还有救,可就如今的局面来看,肯定是无力回天了。

    阚志东清楚,结局已经注定,他心里不禁苦笑连连,真是鬼迷了心窍,他竟然被同一个绊子连续绊倒两次。

    阚志东在心里琢磨着,上次陆家嘴自己或许是罪有应得,这次却绝对是清白无辜的,听着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催命似的不间歇响起,他心里暗暗拿定了主意。

    在证券界厮混这么些年下来,阚志东心里清楚,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背锅的,也不是什么锅都能往身上背的。

    想清楚一切,他烦躁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阚志东不知道的是,有些锅不是想不背就可以不背的,不管他愿不愿意,结局早已注定。

    ……

    陈乔山放了一把火,把国内证券界烧得鸡飞狗跳的,结果,他自己也没落着好。

    倒不是什么大麻烦找上了他,只是点小问题,陈乔山连续逃课,终于把严小沁给惹恼了。

    前两天,陈乔山刚信誓旦旦地保证过,再也不逃课了,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为了落实南方证券挪用保证金的证据,他又接连逃了几天的课。

    结果可想而知,严小沁很不高兴,她也是有脾气的,接连几天就没给他好脸色看。

    陈乔山自知理亏,稿子发出去,就没再管网上的后续,安分地待在学校上课。

    他是老油子了,深谙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的道理,开学都一个多月了,很多公选课他都没来过两次。

    一整天,陈乔山都老老实实地,一节课都没拉下,倒也闹出不少笑话,很多不认识他的同学甚至把他当成了来蹭课的。

    捱到晚上放学,陈乔山准时接上刚上完专业课的严小沁,他腆着脸凑上前表功道:“我今天表现不错吧,要不逃课的事你就别跟我计较了!”

    严小沁白了他一眼,明显不吃他这套:“就一天就想蒙混过关,你想的未免太简单了吧?”

    陈乔山搞怪地说道:“那不能,我今后一定做个好学生,Good、Good、Study!Day、Day、UP!”

    严小沁被弄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被逗得差点笑岔了气。

    陈乔山看到她终于笑了,心下也很是高兴,总算是把她哄开心了,总是板着个脸多累啊,他也是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好一会,严小沁才恢复过来,忍不住又瞪了陈乔山一眼,娇嗔道:“你就知道作怪,把正经心思都用在歪门邪道上了!”

    陈乔山忍不住叫起了撞天屈:“天地良心,专业英语的书都快被我翻烂了,就这还不努力吗?”

    严小沁这次倒没反驳,她有时候也很奇怪,陈乔山对有些不起眼的事很用心,对一些大家都很重视的事却不怎么上心,着实让人看不透。

    两人没再多耽搁,推着自行车向食堂走去,这会正是放学时间,五四路上人挤人。

    严小沁突然开口问道:“你前几天在忙什么呢,成天泡在图书馆,白天都看不到你人影!”

    陈乔山敷衍道:“忙着挣钱呢!”

    陈乔山不是故意想隐瞒,有些事可以用巧合搪塞,不过巧合多了,难免引人怀疑。

    有些问题,不说不代表不存在。

    陈乔山心里清楚,以严小沁的聪明,肯定能看出点什么,不过她从来都没过多的追问。

    陈乔山感觉有些惭愧,总是这么敷衍严小沁,他也自知理亏,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两人终于走出了人流,陈乔山骑上自行车,载着严小沁驶向了食堂的方向。

    陈乔山心里很清楚,总这么糊弄下去也不是事。

    走到半路,严小沁突然搂紧陈乔山的腰,侧头轻轻贴在他的背上,她是个内敛的性子,很容易害羞,平时很少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明显很不寻常。

    陈乔山一个没注意,车子晃了晃,好在他反应快,只是虚惊一场,他感觉有点意外,放慢了车速,回头问道:“怎么了?”

    严小沁没有吱声,只是默默地搂紧了他的腰。

    陈乔山能感觉出来,严小沁的情绪好像有点问题,他心思一动,带了下车把,自行车偏离了主干道,走上了一条岔道,车子最后停在一个草坪边上。

    严小沁开始并没有发现,等车子停了才反应过来,她四下打量了下,轻声问道:“怎么来这了?”

    “时间还早,咱们先四处转转吧!”

    严小沁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陈乔山把车停在路边,顺手接过她手里的包,带着她走到草坪的一角坐了下来。

    这里毗邻五四运动场,中间有铁丝网隔开,很是清静,远处的足球场上一群人正在场上争抢着,看样子很热闹,偶尔还能隐约传来几声喝彩声。

    再远一点是北大的室外游泳池,陈乔山知道,那里不久后就会推倒重建,地皮会用来修建北大体育馆,将来会改名邱德拔体育馆,作为08年乒乓球的主场馆。

    陈乔山看着远处荒凉的游泳场发呆,想着未来,他一时有点恍惚,08年,注定不是个平凡的年份,CDO破产、四万亿、智能机市场、大数据时代……到那时候,自己应该准备好了吧!

    ……

    草坪不大,也没有人从附近经过,很是清静。

    陈乔山沉默了好一会,才尝试着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严小沁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挪开,没有说话。

    陈乔山也没在意,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上了一天的课,他也感觉有些不适应,便顺势躺倒在草坪上。

    严小沁看着他的无赖样子,心里气结,忍不住伸手在他腰间轻轻掐了一把。

    陈乔山瞬时一个激灵,从地上一骨碌坐了起来,顺势吐出口浊气说道:“有事你就说吧,不用憋在心里,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严小沁轻声问道:“我问什么你都说吗?”

    陈乔山肯定地点点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霎时,严小沁脸上绽放出会心的笑容,她的笑很明媚,极具感染力,在这个夕霞满天的傍晚时分,分外惹眼。

    陈乔山看着她的笑脸,心里也是微微一动,他知道,两人确实到了需要好好沟通一番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