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传奇时代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恩怨两分明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恩怨两分明

 热门推荐:
    对陈家,张老爷子心存愧疚。

    当年的事,不仅害了陈卫国,还害了自家女儿,如果不是他一力坚持,子瑜或许不会离婚,更加不会遇到李家那个纨绔子。

    听到陈家老奶的消息,张家老两口的心里颇不平静,看看陈乔山兄妹,再看看两个外孙女,尤其令人难堪。

    陈乔山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再说下去,未免有点不厚道,说实话,上辈人的恩怨,也没有他插手的余地。

    陈乔山感觉有点怪,他应该是陈家所有人里最理性的,本不该如此。

    琢磨了好一阵子,或许老奶的念叨是有用的,不然陈夕也不会心心念念上燕京找张子瑜的麻烦,在耳提面命中,恩情能传延下去,仇恨应该也是如此,这或许就是家族了。

    ……

    场面有点僵,这不是张子瑜的本意,她只得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点菜吧,边吃边聊。”

    说着,把服务员叫了进来。

    “小陈,小五,你们看看菜单,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不要客气。”张家老太太开始招呼陈家兄妹,还不忘两个外孙女,“伊一,琳琳,你们也别愣着啊。”

    小五还记得二哥先前的交待,老老实实的,看起来很是乖巧。

    点菜都是张子瑜在做主,看得出来,这又是一个有性格的女人。

    饭桌上,两家人都有些沉闷,除了张老爷子夫妇会偶尔问两句陈家的情况,也没别的可聊了。

    场面不尴不尬的,整桌人除了小五,其他人貌似都没什么好心情。

    片鸭子的时候,倒是出了点小插曲。

    七个人,张子瑜点了两只燕京烤鸭,厨师是个老师傅,看样子应该四五十了,进到包厢,他先片下一片烤得金黄的鸭皮,就那么一小碟,配着佐料就端上了桌。

    张子瑜说道:“小陈,这是烤鸭最精华的部分,你尝尝看。”

    对着那人的儿子,她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可张子瑜也是个要脸面的,断然不会在人前显露出半点情绪。

    李晓·琳不乐意了,“妈,姐姐喜欢这个,凭什么给他啊?”

    陈乔山自然不会为了口吃食跟人较劲,没得跌份,再说了,那也不合他的口味,烤鸭皮全是油,还不如连皮带肉蘸酱吃,起码能解腻。

    不过小五倒是挺喜欢的,小丫头连鹅肝都能吃两盘子,胃口不是一般的好,陈乔山看着都替她腻得慌。

    “我就算了,还是给喜欢的人吧。”

    一句姐姐,陈乔山始终张不开嘴,最终还是给敷衍了过去。

    张子瑜又劝道:“不用,你们吃吧,伊一经常来。”

    见她坚持,小五又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陈乔山只得说道:“行吧,小五一份,我就算了。”

    李晓·琳瞥了他一眼,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

    陈乔山没理会,帮着把那碟子鸭皮连着酱料放到小五跟前,小丫头看了看,倒是没动筷子,反是问道:“二哥,怎么没糖,我喜欢吃甜的。”

    中午小五刚在大董吃过烤鸭,鸭皮蘸糖,有个说法叫一口酥,小丫头喜欢得紧,跟三姐四姐一人两口就没了,都没二哥的份。

    张老太太笑着说道:“哟,还真是亲姐妹,连口味都是一样的,我们家伊一也不喜欢蘸酱,偏喜欢就白糖。”

    一句话,让一屋子人连带着片鸭子的老厨子都怔住了。

    在外人看来,两人看着的确像是亲姐妹,可看这座次,再看看聊天的气氛,哪像是一家人。

    吃饭是个最讲究气氛的场合,老厨子在全聚德片了几十年鸭子,什么没见过,今儿这种阵势明显带着诡异。

    听了母亲的话,张子瑜心里很是难受,伊一和陈家的血缘是改变不了的,即便二十多年没联系,她不也一眼就认出了小五,这或许就是命数吧。

    李晓·琳心里却很是不服气,她跟伊一姐才是亲姐妹,对面那个丫头片子算什么,尤其是看到陈乔山,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陈乔山却不理那些话茬,他对着服务员道:“麻烦上两碟绵白糖。”

    “好的,先生,您稍等。”服务员应声出去。

    边上的厨师笑着搭话道:“您是南方人吧,从前有这种吃法,最近这些年喜欢蘸老虎酱的居多,客人不交待,我们也就不再额外上白糖了。”

    “算是吧。”陈乔山也没否认。

    在东北人眼里,关内都是南方,在粤省人眼里,上海都是北方,这么算来,邓州南北都当得起。

    这顿饭的主角不是陈乔山兄妹,而是张伊一,除了开始跟小五说了句,她便一直默不作声,气氛也跟着不尴不尬的。

    一顿饭下来,没有任何的波澜。

    陈乔山看得很淡,虽然跟张伊一有血缘关系,可血缘到底代替不了亲情。

    一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和一个陌生人相比,这之间的差别,也只有张伊一心里清楚了。

    吃完饭,从全聚德出来,出了启迪大厦,陈乔山就准备带着小五离开。

    张家老爷子突然开口道:“小陈,我有两句话想跟你说说。”说着,他还看了女儿一眼。

    张子瑜会意,她很是热情地拉着小五的手说道:“小五,前边有个冷饮店,我们去买点喝的吧。”

    小五没吱声,看了二哥一眼,见他点了点头,这才跟着走了。

    张伊一自觉地跟着走了,李晓琳也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拉走了,只剩张老爷子夫妇留在原地,摆明了有话要说。

    “小陈,当年我被下放农村,你爷爷奶奶没少帮衬,咱们两家的恩怨你应该听说过,这些年,我不断托人跟你爷爷奶奶联系,可一直没有回音,卫国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你们兄妹四个,他负担肯定不轻。”

    “如今你都考上北大了,卫国这辈子也算是有了奔头,你们兄妹四个上学,家里日子肯定也艰难。”

    说到这,张家老爷子看了老伴一眼,老太太顺势掏出一张卡说道:“小陈,我跟老张这些年没积攒下什么,这里有五万块钱,你拿着,算是你跟小五兄妹几个的学费,帮你爸减轻点压力。”

    话着,就不由分说,把卡塞到了陈乔山手里。

    陈乔山神色转冷,他捏了捏手里的银行卡,又看了对面的两人一眼,有一种把卡扔地上的冲动,想想又忍住了。

    他冷声说道:“这钱给我恐怕不合适吧?”

    “再说了,这恩怨又从何说起,说句不客气的,张家对陈家没有恩,至于怨,你觉得是钱的事吗?还是说你们觉得钱能解决问题?”

    离婚的时候,张家大舅子带过去好几百块钱,那年月,钱可不好挣,这笔钱都够攒一套老三件,风风光光再娶个新媳妇了,陈卫国很是硬气,硬是塞了回去。

    陈乔山很清楚自家老爹的性子,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别说五万了,十万二十万放那,陈卫国肯定还是那个态度。

    见对方还待再说,陈乔山又接着说道:“老爷子,你跟我爷爷是一代人,你是长辈,又是知名的学者,我这个小字辈本不方便多说什么。”

    “今天说到这了,就一句话,两家的恩怨,我不方便插手,我爷爷奶奶也好,我爸也好,真要觉得亏欠他们什么,尽可当面跟他们交代,没必要为难我这个晚辈。”

    张家老夫妻相顾无言,默默地接过陈乔山递还的银行卡。

    张老爷子神情有些凄然,他心里清楚,陈老爷子赢了,祖孙三代都是一样的脾气秉性,陈家的兴盛可以预见,而张家,也早已大不如前了。

    五万块其实也是笔巨款,陈乔山也不是嫌钱少,只不过不喜欢张家人处理问题的方式。

    真要是有诚意,在村里待了十多年,熟门熟路的,何必托人打听,找上门就是了。

    “小五,走了。”喊上小五,陈乔山就准备离开,突然发现张伊一正怔怔地看着自己,想了想,他又停下了,对着张伊一说道:“我能跟你说两句吗?”

    张伊一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过来。

    陈乔山也没避人,他笑了笑:“初次见面,其实我也挺尴尬的,怎么说呢,虽然你姓张,我姓陈,但是有些东西是没办法改变的。”

    见小五好奇地盯着他俩,陈乔山拍了拍她脑门,又继续说道:“有些感情,你感受不到,但不代表它不存在,爷爷奶奶,还有咱爸,从没断过对你的挂念。”

    “我不清楚张家是怎么跟你解释当年的事,但我可以代表咱爸说一句,他当年没有做错任何事,这么些年下来,也从没后悔过,我希望你能理解,他不是不来找你,是不能来找你。”

    张伊一紧紧咬着嘴唇,双手极不自然地攥着,竭力克制着某些情绪。

    她自小就知道,自己没有父亲。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只有周末才能见到母亲,后来有了妹妹,情况也没好多少,直到上小学三年级,她才跟母亲团聚,可继父并不喜欢她,对她和妹妹完全是两个态度,没办法,她又回到了外公外婆身边。

    她知道,母亲的生活也不快乐,跟继父的关系并不是太好,直到离婚,母女三人才算是真正团聚,可她和母亲的感情也很淡,远不如外公外婆。

    对于父亲,张伊一是有过幻想的,她也曾问过外公外婆,两人却绝口不提,只是偶然的机会,从喝醉酒的大舅那里,她听到了父亲的消息。

    她知道了父亲叫陈卫国,是个没文化的庄稼汉,她亲耳听大舅说过,父亲是配不上母亲的,只不过张家欠了陈家的债,迟早会还。

    不清不楚的,张伊一拿听来的只言片语去问母亲,问一次母亲哭一回,问外公外婆,换来的是两老长时间的沉默,再问大舅小舅,更是含糊其辞。

    张伊一是懂事的,久了,她也就不问了,从那以后,她就把秘密深深地藏在心底。

    张伊一心里很清楚,她是渴望有父亲的。

    看着妹妹和继父玩耍,看着清华园家属区的孩子跟父母嬉闹,她每每都会在脑海里勾勒自己父亲的模样,却从不曾表现出来,只是为了不惹家人难过。

    从小学到中学,再从中学到大学,如今她都考上研究生了,也终于有了父亲消息。

    看着陈乔山,再看看和自己有着七分相像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张伊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陈家对她而言,是个陌生的存在。

    心愿一朝得偿,张伊一茫然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陈乔山静静地等着,见张伊一神色变幻,却始终不肯开口,他也不再强求。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将来不管遇到任何问题,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有可能,我更希望你能去老家看看。”

    “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你姓什么,只要咱爸认你是陈家人,老奶和爷爷认你是陈家人,你就是我们陈家自己人。”

    张伊一眼角抽搐了一下,她死死地咬住嘴唇,拼命抑制住心底的冲动,却仍然无济于事,她只得低下头,任由夜晚的阴霾遮挡住视线。

    见其仍然无动于衷,陈乔山也说不上有多失望,消息带到,他也算是替陈家尽了心。

    陈乔山把名片径直塞进张伊一手里,拉着小五进了停车场。

    “二哥,伊一姐是大姐吗?”上了车,小五问了一句,她都忍了一晚上了。

    “你怎么知道?”

    “你真当我傻啊,你是陈老二,我是小五,陈老大呢?”小五翻了个白眼,结果脑门上就挨了陈乔山一记脑瓜崩。

    小五捂着脑门抱怨道:“二哥,你又欺负我!”

    “好好说话。”陈乔山才不惯她的毛病,又提醒道:“把安全带系上。”

    “哦。”小五不情不愿地系上安全带,又好奇地问道:“二哥,伊一姐真是大姐?”

    陈乔山问道:“你从哪听说的?”

    “我又不傻,我跟伊一姐长那么像,还有,你都咱爸了,到底谁跟谁的爸爸,我这么聪明,一想就知道了。”

    “行了啊,你要是真聪明,爸妈会同意把你送城里上学吗,我跟老三老四可都是镇上初中毕业的,你倒好,毕业考的成绩真当我不知道呢,只是暂时不跟你计较,都给你记着呢,咱们回头一起算。”

    小五总算是老实了,可眼珠子还是骨碌乱转,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鬼主意。

    停车场耽误了一阵,出科技园区的时候,小五指着远处说道:“二哥快看,伊一姐,在前边停一下。”

    “干嘛?”

    “停一下嘛,我有事跟伊一姐说。”

    陈乔山降低了车速,又按了下喇叭,这才缓缓停在准备出园区的张家人面前。

    小五趴在打开的车窗边,兴奋地喊道:“伊一姐,你有我二哥的电话,我还在燕京待好几天呢,回头找我玩啊!”

    张家人一脸的诧异,这小丫头整晚上都老老实实的,可没这么活波。

    张伊一眼圈红红的,有些不知所措,张子瑜轻轻碰了碰女儿的胳膊,提醒道:“小五跟你说话呢。”

    张伊一勉强一笑,“好,我回头给你打电话。”

    小五脸上笑成一朵花,连连挥手道:“好啊,伊一姐,再见。”

    陈乔山没出声,轻踩了下油门,便出了科技园大门。

    ……

    “小陈都开上车了?”张家老太太有些奇怪,“子瑜,这是什么车,看着有些眼生?”

    张子瑜摇了摇头,李晓·琳面色古怪道:“姥姥,这是宝马的MINI,上回我跟妈去逛车展还见过的。”

    张老太太朝远处望了一眼,又问道:“这车多少钱,怕是不便宜吧?”

    “四十多万吧。”李晓·琳不知道外公外婆和陈乔山私下谈话的内容,便随口报出了价格。

    她也没当回事,自家老子虽然不靠谱,却也不曾亏待她,想买辆车,肯定是没问题的。

    张家老两口却心思剧震,相互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神愈发黯淡几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