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传奇时代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说教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说教

 热门推荐:
    站长大会虽然过去了,但后续影响还远没有结束。

    第一批融资的项目,还得陈乔山挨个去谈,虽然只有三个比较有潜力,可即便是装装样子,他也得把戏份做足了,免得被旁人看出破绽。

    还有周正宁那边,已经电话联系了两次,请陈乔山有时间去趟香港,想和他谈投资基金的事,顺便介绍几位香港投资人。

    陈乔山哪里走得开,只能往后推,先把站长大会的首尾处理完才能再做其他打算。

    这不是长久之计,当务之急,还是需要给青山资本配齐人手,这也是陈乔山最为头疼的事。

    风投不同于一般的金融机构,这是一个超高风险的行业。

    风投,最看重的就是真实的工作能力,通常要求员工具有一定的企业管理经验和资本运作经验,同时还要兼具所投行业的专业技术知识,要求不是一般的高。

    现今这个社会,有企业管理经验或者是资本运作经验,可以很轻松地谋一份高薪工作,两者兼具,还得懂互联网,这样的人才太难找。

    陈乔山很焦灼,他开出的薪资不低,可猎头的反馈不太好。

    这个圈子很小,有志于风投行业的人,都奔着IDG资本、凯雷投资、高盛直投这些有影响力的企业,青山资本籍籍无名,很难获得青睐。

    起点往往决定一个人的高度,刚毕业就进高盛、美林这样的国际大投行,肯定比入职麦子店高盛、新街口美林或者朝阳门巴克莱要有钱途得多。

    当然,麦子店高盛也不是谁都能进的,中信证券号称大平台,在国内不是一般的有腔调。

    差距肯定是存在的,同样的一份工作,有过高盛的履历,明显比中信出来的更有竞争力。

    道理是相通的,有志于风投圈的,更倾向于老牌的投资机构。

    倒也不是没有应聘者,可反馈过来的信息陈乔山压根看不上眼。

    眼前这份,国外野鸡大学的海龟,张口就要六位数的年薪,还是美金,陈乔山直接扔到一边,看一眼都嫌多余。

    都是被惯出来的毛病,看看中关村创业园就能明白,孵化区甚至都冠上了留学生创业园的名头,可想而知,这帮人有多受追捧。

    陈乔山正翻着简历,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随后便小心翼翼地探进来个脑袋,不是小五还能有谁。

    “二哥,你真在这啊。”

    确认没找错地方,小五很是惊喜,连忙推开门走了进来,陈夕和陈婉也跟了进来,见到陈乔山,两人也笑着招呼道:“二哥!”

    “你们怎么来了?”

    小五抢着说道:“中午了,我们想请你吃饭。”

    陈乔山看了看表,没好气地问道:“这才不到十一点,吃哪门子饭?”

    小五娇声道:“顺便来看看你嘛,总听小雪姐姐说你是公司老板,我都没见过公司是什么样。”

    三姐妹都是一脸好奇地四处打量,办公室装修得不算奢华,却也让她们惊叹不已。

    小五还好一些,陈夕和陈婉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自家二哥竟然把公司开在了这里。

    刚才在大堂扶梯旁,她们分明看到二楼栽着高大的绿植,虽然不知真假,可三层楼高的大堂,也足以令陈家姐妹动容了。

    陈夕心里满是惊讶,“二哥,这家公司真是你的?”

    不怪她怀疑,陈家打井队只雇了四个人,每个月光工钱都得开出去好几千,陈卫国总是提着心,一旦接不到活,还得负担基本的工资。

    陈夕刚才观察过,外边办公区起码好几十个员工,这里是燕京,不是几百块就能打发的。

    陈夕暗自计算了一下,不禁啧舌,仅是工资支出,对她来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看来二哥的确挣了不少钱,难怪他坚持让爸妈搬到城里了。

    陈乔山点了点头,“这家公司由我控股,说是我的也不错。”

    小五不满地纠正道:“二哥,是咱家的。”

    陈乔山不由苦笑,这丫头倒是一点不见外。

    小五才不管那些,发现陈乔山的大班椅很是气派,她就巴巴地走过来说道:“二哥,你起来下,让我试试嘛。”

    陈乔山拿她没辙,把手头的简历收了起来,这才起身说道:“老实点,别乱动桌上的文件。”

    “哎呀,知道了,你快点。”

    陈乔山也不管她,对着老三老四说道:“要不带你们去外边看看?”

    陈婉说道:“好啊!”陈夕同样很感兴趣,便也没反对。

    陈乔山又回头对着小五说道:“小五,你去吗?”

    “你们去吧。”小五觉得大班椅比家里的吊椅还舒服,哪里舍得立即就走。

    办公区不小,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康盛最多的就是码农,搞研发的、优化的、测试的,还有应用中心的后台,都集中在开放式办公区,反倒是人事、行政和财务被隔断开了。

    随便走了一圈,陈乔山把姐妹俩带到了休息区。

    见老板带着两个年轻的女孩过来,原本休息区的几个人很有眼色,瞬间作鸟兽散,把空间让了出来。

    见两个妹妹都有点不自在,陈乔山说道:“坐吧,咱们聊聊,有疑问尽管提。”

    他如何看不出,陈夕和陈婉脸上就差写上好奇两个字了。

    外面的事迟早要跟家里交待,陈乔山自己说,陈卫国和陶秀英未必能接受,还是由两个妹妹转述更为妥当,想劝父母闲下来不太现实,不过起码能让他们不再为生计担忧。

    “二哥,这家公司赚不少钱吧?”

    陈夕没开口,陈婉倒是抢先问了一句。

    就办公区那些电脑,配置清一色的液晶显示器,跟二哥家里那台一模一样,仅这些就得花不少钱。

    “赚钱倒没有,目前还在亏损。”

    见两个妹妹变了脸色,陈乔山忙说道:“别担心,虽然公司不赚钱,但是我投的本金马上就赚回来了。”

    盘子越大,股本也越值钱,即便持续亏损,资本也是在升值,有些企业连年亏损,股东却持续加大投入,这是因为可以从资本市场套利。

    陈乔山把康盛目前的形势讲了下,陈夕和陈婉安静地听着,待他讲完,两人都愣怔了,没什么反应。

    陈乔山也不奇怪,动辄几百万美金的数字,成年人都未必接受得了,更何况两个年轻的高中生。

    沉默了好一阵,陈夕突然问道:“二哥,你到底有多少钱?”

    陈乔山摇了摇头,“你这话可问错了。”

    陈夕奇道:“怎么了?”

    “说你聪明吧,还不如小五呢,你应该问咱家到底有多少钱!”

    陈夕白了二哥一眼,她才没有小五那般厚脸皮。

    “二哥,那是你挣的,将来我也能挣。”陈夕很有心气儿,说出来的话很有骨气,陈婉也跟着连连点头。

    陈乔山心里很不以为然,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他很清楚,陈夕这一代人将会面对什么局面。

    如果没有陈乔山,老三老四即便真能考上北大,毕业后想在燕京买一套房,也不是简单的事,这还只是其一,房子、户口、家庭、孩子这些足以磨平她们的棱角。

    陈婉说道:“二哥,学金融真的能挣钱吗,要不将来我也报金融专业?”

    “学什么不重要,关键是要有兴趣。”

    平心而论,陈乔山是绝对不赞同姐妹俩进入金融行的。

    这行天然对女性不友善,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女性只占很少的比例,那句“颜值就是生产力”,调侃的同时,也点明了女性在这个行当的地位。

    见他顾左右而言他,陈婉有些不满,“二哥,你还没回答我呢!”

    “金融就算了,找个感兴趣的,绝对比金融好。”

    “为什么,你不也学的金融吗?”陈婉可不是轻易放弃的性子,二哥能做到,她相信自己也能做到。

    陈乔山知道,陈家三姐妹,即便是小五,性格里都有执拗的一面,不拿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是无法说服她们的。

    “我选金融,不是因为喜欢这个行业,而是为了尽快实现财务自由,说白了就是为了挣钱。”

    “家里以前的情况你们也清楚,在一高的时候,我想吃顿肉菜,还得再三计算,不然生活费一旦超支,月底就只能啃馒头就咸菜了,孙胖子你们认识,别看他做事不靠谱,但是为人很不错,我跟着他混了不少吃喝。”

    说着,陈乔山不禁笑了起来。

    虽然二哥说的轻松,陈夕和陈婉却是心情沉重。

    兄妹三人年长小五很多,与同龄人相比,兄妹三人算得上从苦处熬出来的,她俩是女孩还好一点,二哥却实打实吃了不少苦,高考完还在砖厂搬砖,这也是她们亲见的。

    “因为穷,所以才会想改变,人活着有五种需求,最低等的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和社会需求,这些都是能用金钱改变的,也就是所谓的财务,剩下的就是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这跟钱没关系。”

    陈乔山一改先前的轻松,语气低沉地说道:“跟你们说实话,现在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过上那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不想整天跟一群浑身都是算计的人打交道,心累。”

    陈夕和陈婉都愣怔在那里,这可不像她们的二哥。

    “好了,不开玩笑了,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才是我的至高追求。”

    “二哥!”陈夕瞪了陈乔山一眼,刚才那点负面情绪顿时消失无踪。

    陈婉忍不住笑了,相比于以前的木讷,二哥的改变还真是不小。

    陈乔山挺直身子伸了懒腰,然后才说道:“总之就是一句话,我们家很有钱,你们两个命好,遇到我,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今后再也不用为钱发愁。”

    见两个妹妹满是不服,陈乔山说道:“别着急,等我把话说完,有钱不是坏事,但也算不得什么。”

    “基本的需求上面还有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这些是比财务自由更高的追求,你们已经被动实现了财务自由,我希望你俩将来不管做什么,都能实现自我价值实现,这是比挣钱更难的事。”

    陈夕和陈婉很是动容,两人都是聪明人,也没了跟二哥较劲的心思。

    她俩心思通透,自然明白陈乔山话里的意思,家里的变化天翻地覆,生活条件的改善是最直观的,这些恐怕就是所谓的财务自由了。

    姐妹俩各有心思,突然,陈婉想起一件事,“二哥,小五呢,你怎么不把她也叫来?”

    “她?还是算了吧。”陈乔山很清楚,这套说辞对付老三老四还行,那丫头却是直接免疫。

    小五打小就没受过委屈,不知道生活的艰辛,单纯的说教肯定没效果。

    陈乔山也不担心,就陶秀英的性子,任你浑身倒刺,也得给捋直溜了,有陈家,陶秀英是很有威势的,以理服人行不通,家里还常备黄荆条子,苏东坡当年都扛不住揍,何况是小五,有陈妈盯着,那丫头早晚会懂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