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传奇时代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新的窗户纸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新的窗户纸

 热门推荐:
    在严教授心里,还是很看重陈乔山的。

    即便知道这个学生已经身家千万,他依然觉得陈乔山应该做学术,而不是成为一个金融人。

    因为迄今为止,除了张培刚、杨小凯等寥寥几人,中国还没有走出一个真正意义上有国际学术影响力的经济学家,而陈乔山无疑极其有潜质。

    不是身在局中,永远不会理解其中的苦涩。

    想真正与国际接轨,就必须掌握西方那一套经济学理论,说句不恰当的比喻,以国内目前的金融环境,好比站在起跑线上蹒跚学步,想追赶何其艰难。

    不提“基金黑幕”、“股市赌场论”之类的金融乱象,单就说人才培养,就在前几年,国内的经济学课程,英文教材几乎全部来源于武汉大学。

    得益于某位邹姓教授,武大经济系差不多成了西方经济学理论盗版中心,时间长达近十年,也间接培养了一大批新经济学人,可以说为国内经济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严教授不知道的是,因为陈乔山的介入,张副院长已经被发配到鹏城,张邹之争已经提前被掐灭掉了,不管怎么说,邹教授将来总不至于落得太过凄惨。

    严教授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做做陈乔山的思想工作,屋里只剩下师徒二人,他便问起了陈乔山这段时间的动向,“你最近在忙什么,学校不见人,怎么连电话都拨不通?”

    陈乔山不清楚老爷子找自己干嘛,“国庆节以后一直在香港,前几天才刚回来,您下次如果联系不上我,直接找严小沁就成。”

    他倒是有意教老爷子用电脑,不过想想还是作罢了,都六十多岁的人了,再去学电脑,难度有些大,还不如找个助理来得方便。

    “你不是在做互联网吗,去香港做什么?”对于陈乔山的动向,严教授还是很关心的。

    他跟人了解过,陈乔山名下的几家公司都是互联网企业,跟金融没什么关系,而且产业都集中在国内,这时候跑到香港,应该不是为了公司的事。

    “我在做国际期货衍生品的投资,最近原油波动较大,担心中间出状况,只能在香港盯着。”对于严教授,陈乔山没什么可隐瞒的,即便把头寸交待清楚,也不用担心会泄露出去。

    严教授问道:“你不是在做互联网吗,怎么又做起了金融投资?”

    “我看好国内互联网下个十年的发展,但不会亲自参与进去,不管哪个行业,说到底还是资本的游戏。”

    面对严教授,陈乔山难得地说了实话。

    “相比于创业者,我觉得自己更适合做一个投资人,这一年多来,我已经退出了几家公司的管理层,重心已经逐渐转移到金融市场和风险投资领域。”

    “你是说青山资本?”严教授显然特意了解过。

    如今风险投资的确小众,但对于严教授而言,却不是什么新鲜事,事实上,早在十几年前,国内就开始出现风险投资基金。

    陈乔山说道:“是的。”

    “那你资金从哪里来?”严教授也不是行外人,他清楚,大部分风险投资基金都有海外背景,绝不是凭一己之力就能做起来的。

    “我在资本市场赚了些钱,一期资金已经足够了,至于后续投入,主要是金融投资,如果青山资本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募资也相对容易,坚持下去应该不难。”

    严教授看得出,这个学生对职业规划是有长远考虑的,他有些失望,如果把天赋都用在这方面,哪里还有做学术的余地。

    见老爷子不吭声了,陈乔山大概能猜到他的想法,便说道:“严教授,我这还有件事。”

    “有事就说,谁还能拦着你不成?”听得出来,严教授语气很是不顺。

    难得遇到个好苗子,偏偏没把心思用在正途上,可又没办法强人所难,老爷子也是心里憋闷。

    陈乔山笑了笑,“严教授,在香港这些天我也没歇着,业余时间也在整理一些资料,倒是让我发现了一些问题。”

    “哦?”严教授脸色稍霁,聊了半天,总算是听到点好消息,“说说看,你都有哪些发现。”

    看着老爷子连番变脸,陈乔山也有点哭笑不得,俗话说的老小孩,差不多也就是如此了。

    毕竟是长辈,他也不去说破,又接着解释道:“国内跟国外金融环境差别很大,西方有很多金融创新,我对这些比较有兴趣,信用违约互换(CDS)就是其中的一种,还有货币掉期,这次在香港,空闲的时间比较多,我搜集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

    如果放在几年后,CDS早就名满全球,因为正是这款金融衍生工具,在08年引爆了美国的次贷危机。

    但在如今,CDS确实算是金融创新,但货币掉期显然不在此类。

    虽然诞生已经有十多年,但直到本世纪初,交易还只限于欧美少数几个国家,而引入国内,恐怕还得再等十几年。

    陈乔山知道,不是所有创新都是有益的,尤其是金融创新,但在这年头,恐怕没多少人会认同他的观点。

    CDS能对冲违约风险,相当于信用保险,只几年时间,它就成为全球第二大信用衍生品,是场外交易最主要的信用缓释工具。

    但是风险无处不在,金融工具也只是手段,终究掩盖不了真相。

    陈乔山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终于理出了一些希腊债务危机的前期脉络。

    严教授从经院院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以后,带过一门金融衍生品的课程,由于只是面相本科生,涉及的种类不多,也就是些金融类的基本产品,而且他做的不是实证金融类的研究,对此所知有限。

    陈乔山粗略讲了一下基本的概念,严教授倒是听了进去,考虑一阵,便又问道:“你到底有什么发现?”

    陈乔山沉下心思,说道:“严教授,我怀疑希腊隐瞒了政府的财政赤字。”

    严教授有些迟疑,学过金融的都知道,财政赤字和发债并不会引起通货膨胀,要不然美国早就破产了。

    他想不明白,即便是为了维持国家信用,希腊政府应该有更好的办法才对。

    略一沉吟,严教授又问道:“你怎么会研究这些东西?”

    陈乔山等的就是这句话,不出意外,不久就会有西方学者揭开希腊财政赤字的真相。

    说白了,真相就隔着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一钱不值,但线索千头万绪,漏洞也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陈乔山已经捅破了不少窗户纸,自然不介意再多添一桩,“严教授,希腊的造假发生在三年前。”

    “哦?”严教授也愣住了,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根据欧盟条约,各成员国必须把财政赤字控制在3%以内,01年恰好处在欧元合法化全流通之前,欧元从诞生第一日起,就面临贬值的压力,希腊在这时候出现债务造假,目的应该没那么单纯。

    这件事如果爆出去,绝对是一桩丑闻,对欧洲金融的影响力恐怕不会弱于在国内捅破了南方证券的娄子。

    严教授深深看了面前的学生一眼,眼里的忧虑又深了一层,陈乔山无疑是一个好苗子,只是心思驳杂了些。

    老爷子暗自叹了口气,终是拿定了主意,先不论事情的真伪,只要陈乔山还有向学之心,他就不会放弃希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