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华娱之白金年代 > 正文 第280章:心碎的声音

正文 第280章:心碎的声音

 热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冬季的阳光还算明媚,但下午影视城莫名其妙刮起了大风,天气的突然恶化,导致当天的戏份还未拍完,《神雕》剧组就早早收工了。

    由于下午吹了半个下午的冷风,第二天早上起来,林晓光觉得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冒。

    林晓光迷迷糊糊地化好妆,换好戏服,一到片场,就看到场务给他送来的一把“巨无霸”型玄铁重剑,这下子脑袋就更沉了……

    话说,玄铁剑作为武侠中的一把神器,有着极其神秘的色彩,可这把玄铁剑的造型,彻底的颠覆了林晓光对于神器的幻想,不过,这把剑如果是真剑的话,用来拍人真的很合适,无论对方头多铁,绝对是一拍就死。

    “这就是传说中的玄铁重剑?确定不是屠龙宝刀?”

    嘴里嘀咕着,林晓光转念一想,屠龙刀和倚天剑本就是由杨过的玄铁重剑改造成的,内含有兵法《武穆遗书》,可谓锋利无比气势霸道。

    这样琢磨了一下,林晓光也释然了,杨过的这把玄铁剑还是很符合原著的,要不也做不出这么大的屠龙宝刀。

    章继忠捋了捋胡子,得意地道:“晓光,你来试试这把剑的手感,看能不能驾驭。”

    刚进组那会儿,章继忠仗着自己在这圈子里地位显赫,又是《神雕》制片人,最初的确是把林晓光当做后生小辈来俯视的,然而,经过几个月的接触,章继忠便也明白过来,林晓光无欲则刚,这家伙的确有自己的想法,对方也是完全没把自己摆在小辈的位置上。

    久而久之,日积月累的相处下来,林晓光和章继忠的关系,也没像当场那样悬殊了,倒有点像同龄人之间的氛围。

    “这有什么难的!”

    林晓光提起时如何想得到,出乎不意的手上一沉,竟然有些拿捏不住。

    于是,林晓光再重新换了个握剑的手势,这次有了防备,拿起足有三斤的“玄铁重剑”把看起来,倒也没费多力气。

    林晓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发觉两边剑锋都是钝口,剑尖更圆圆的似是个半球,心想:“这把剑虽然是不是真剑,但也有三斤多重,真要耍起来,又怎能使得灵活?”

    看到剑下的石刻时,林晓光见到剑身刻着两行小字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道具师还挺走心的嘛,上面居然真的有字……”

    章继忠忽笑道:“这剑挺沉的吧?”

    “不沉,特轻。”林晓光不以为然地道。

    章继忠不可置信地道:“哦?是吗?那走一个呗?”

    “没问题啊。”

    随后,林晓光便举起“玄铁重剑”,在重阳宫外面的空地上,耍了一套跟剧组武术指导学的剑法。

    看林晓光手法娴熟地左手使剑,舞的自然洒脱,可谓是大开大合,让场边的章继忠都略微吃惊。

    “停!”

    章继忠喊了一嗓子,道:“晓光,那什么,挺好的啊,你现在别急着练剑了,今天打戏多,得省点力气。”

    “啊,好的,章导,我一时兴奋忘记了。”

    林晓光挠挠头,确实忘这茬了,另外,这剑是真特么重,就跟真的一样……

    在《神雕》剧组,是林晓光入行以来,跳拍戏份最多的一次。

    之所以跳拍,是因为要考虑到拍摄场地的租借还有工作人员的时间安排,一般的电视剧拍摄的时候都有A、B两个剧组。

    比如今天上午,林晓光一开始在A组拍重阳宫大战的戏份,随后又换了身戏服跑到古墓拍摄B组的戏份。

    而小龙女和杨过在古墓的戏份,本来只有几场,但却是本剧重中之重,所以有的时候,仅仅一场戏,就可能花费剧组工作人员一个下午的时间。

    这其中,最有意思的是郭襄,明明昨晚已经演到郭襄跟着姐姐郭芙在风陵渡口投宿了,第二天却还是杨过怀里的婴儿……

    “各人员就位!就位!现在正式开拍!”

    “开始!”

    这场戏说的是,杨过带着身负重伤的小龙女和小郭襄潜水回到古墓,小龙女穿上了祖师婆婆留下的嫁衣。

    只见,林晓光把一件件衣衫从箱中取出,衣衫之下是一只珠钿镶嵌的梳妆盒子。

    一只翡翠雕的首饰盒子,梳妆盒中的胭脂水粉早干了,香油还剩着半瓶。

    首饰盒一打开,二人眼前都一亮,但见珠钗、玉镯、宝石耳环,富丽华美,闪闪生光。

    二人少见珠宝,也不知这些饰物到底是真是假,但见镶嵌精雅,式样文秀,由此可见,剧组的工作人员对每一件道具都是花过一番极大心血的。

    刘茜茜微笑道:“我打扮做新娘子了,好不好?”

    林晓光柔声道:“你今日累啦,先歇一晚,明儿再打扮。”

    刘茜茜摇头道:“不,今日是咱俩成亲的好日子,我不想那么早睡,我爱做新娘子。那日在绝情谷中,公孙止要和我成亲,我可没打扮呢!”

    林晓光微笑道:“那算什么成亲?只是公孙老儿的妄想罢啦!”

    刘茜茜拿起胭脂,调了些蜜水,对着镜子,着意打扮起来。

    在整部《神雕》之中,这是刘茜茜第一次调脂抹粉,她肤色本就很白,平时最多也是一些淡妆,实在不须搽水粉。

    只是这场戏拍的是小龙女重伤后的妆容,此时的刘茜茜脸上全无血色,双颊上淡淡搽了一层胭脂,果然大增娇艳。

    她歇了一歇,拿起梳子梳了梳头,叹道:“要梳髻子,我可不会,过儿你会不会呢?”

    林晓光道:“我也不会!你不梳还更好看些。”

    刘茜茜微笑道:“是么?”把乱了的头发略一梳顺,戴上耳环,插上珠钗,手腕上戴了一双玉镯,红烛掩映之下,当真美艳无比。

    她喜孜孜的回过头来,想要林晓光称赞几句。

    刘茜茜一回头,却见林晓光泪流满面,悲不自胜。

    刘茜茜一咬牙,只作不见,微笑道:“你说我好不好看?”

    林晓光哽咽道:“好……好看!好看极了!我给你带上凤冠!”

    随后,林晓光便拿起凤冠,走到她身后给她戴上。

    小龙女在铜镜中见他举袖擦干了泪水,林晓光再到身前时,脸上已作欢容,笑道:“我以后叫你娘子呢,还是仍然叫姑姑?”

    刘茜茜强作喜色,微笑道:“再叫姑姑自然不好,娘子夫人的,又太老气啦!”

    林晓光说道:“好,以后你叫我过儿,我便叫你龙儿。咱俩扯个直,谁也不吃亏。等到将来生了孩儿,便叫:喂,孩子的爹!喂,孩子的妈!等到孩子大了,娶了媳妇儿……”

    想到自己身负重伤,命不久矣,哪里还有将来?

    刘茜茜听着他这么胡扯,咬着牙齿不住微笑,终于忍耐不住,“哇”的一声,伏在箱子上哭了出来。

    林晓光抢步上前,将她搂在怀里,柔声道:“龙儿,你不好,我也不好,咱们何必理会以后。今天你不会死的,我也不会死的。咱俩今儿欢欢喜喜的,谁也不许去想明天的事。”

    刘茜茜抬起头来,含泪微笑,点了点头。

    “好!过!”

    说实话,演金庸武侠剧其实并不需要演员们有多精湛的演技,因为金庸早就把主角们的形象描绘得栩栩如生。

    因此,导演们只需要依葫芦画瓢选好演员就行了,只要演员的形象气质和角色相般配,演出来的效果肯定不会差到哪里。

    就像这次的杨过和小龙女,林晓光和刘茜茜都堪称是本色出演。

    本来林晓光还担心刘茜茜的演技会拖自己后腿,但俩人合作了那么久,拍到了今天,林晓光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刘茜茜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小龙女。

    特别是今天在拍摄杨过小龙女洞房花烛夜这场戏的时候,小龙女身受重伤。

    刘茜茜自梦中惊醒,从惊恐、茫然、害怕、强笑,到不舍和痛苦,叫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这一段层次分明自然,凄楚震撼的演绎,林晓光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