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正文 第496章 后会有期
    错觉吧?

    还是他们没睡醒?

    见众人跟呆滞了一般,死命盯着他看,陆子安迟疑了几秒,伸手摘下了口罩和眼镜。

    “……”

    周围突然安静下来,那是一种空气凝固、思维停顿的静寂。

    直到有人用傀语低低地惊叹了一句:“这么年轻的吗?”

    众人才仿佛猛然活了过来,纷纷拿目光进行着交流。

    【喂,怎么这么年轻,还真是个不满三十的小伙子吗?】

    【而且也很有气质,跟刚才那个说大话的一看就不是一路人。】

    【这倒有点符合他的名声了,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年轻……】

    这样的窃窃私语,初时还只在心里酝酿,后面终于有人崩不住说了出来。

    “这么年轻,不可能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人都站眼前了,那《月魄》就是他做的吧……”

    没等陆子安他们说话,川口先生他们已经就陆子安的年龄问题起了争执。

    不过每个人的声音都压得很低,好像这样别人就听不到了一样。

    沈曼歌往陆子安身边靠了靠,压低嗓子道:“怎么他们对你的年龄这么在意啊?而且刚才这位川口先生自我介绍的时候,还带了年龄,也是乱奇怪的。”

    她以为,他们更该在意的是子安卓越的技艺才是。

    “这其实很正常。”陆子安微微侧身,附到她耳侧轻声道:“傀国一直以来是一个等级非常森严的国家,即便是明治维新之后取消了不同阶级在身份上的不平等,傀国人也依然会倾向于在法理和人伦上平等的所有人当中分出一个秩序。”

    “而这个秩序的基础,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适的标准,就是年龄。”陆子安眉眼清冷,却没太多的情绪:“傀语到今天依然保留着非常完备乃至于复杂的敬语系统,足以说明这一点,他们无法接受比自己年龄小的人比自己有更突出的成就,更倾向于论资排辈。”

    沈曼歌睫毛微微颤动,若有所思:“这倒是和之前的守旧派提出的观念差不多。”

    不过不同的是,华夏的守旧派原本根深蒂固的观念,如今在陆子安这泥石流的冲击下已经垮的差不多了。

    如今的守旧派已经只剩了个空壳子,被蚕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但是傀国人不一样。

    他们对于什么年龄该做什么事情有很强的执着,热衷于根据对方的年龄比对对方的成就,来初步判断一个人。

    “原来是这样。”沈曼歌表示很可怕:“为了熬资历而熬资历,这简直太可怕了。”

    所以也就能够想象得到,像陆子安这样横空出世的奇才,对傀国这些创作家会带来多大的精神冲击。

    按他们的习惯,以年龄来排辈的话,该是陆子安对他们用敬语。

    可是,若是论资历,他们又该对陆子安用敬语。

    这太为难了。

    最终,川口先生他们大概是讨论出来了,神情严肃地看着陆子安:“陆大师。”

    这个称呼一出口,陆子安便明白他们已有决断。

    果然,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除了惊奇以外,又多了一丝感叹。

    “请问陆大师会如何处置这个人?”川口先生犹自恼恨不已,盯着地上的青年眼睛都要冒火了。

    “哇,你这么生气干什么呀?”青年瞪大眼睛,似乎很是恼火:“我又没干坏事!陆大师都没生气,你着什么急啊,真是皇帝不急……”

    冷不丁地,旁边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话:“我生气了的。”

    “嘎?”

    陆子安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地道:“你冒充我,败坏我的名声,我生气了。”

    “哎,这个我可以解释的!”青年连连摆手:“你不知道,你来之前,他们就在说我们华夏近百年来倍受欺凌,所以非常自卑,之所以把你推出来,就是为了掩盖我们民族的劣根性和深深的自卑感,哎呀,我这暴脾气,我一时气愤,就干脆冒充你甩他们一脸了。”

    后来的事情他们也都知道了,这位冒充者以一敌十,嘴炮之能无人能挡,活活把川口先生给气跑了。

    傀国人其实还真是挺喜欢这样背后议论议论的,不过意外的是被人听到了而已。

    因此众人也无从辩解,面色都有些讪讪。

    “还有哇!”青年似乎生怕挑的事不够多,还连带着比划道:“他们还说我们一点都不谦虚,如今行事愈发张狂……”

    “陆大师!”川口先生面带焦急地打断了他的话,急切地道:“我们没这么说过!我们只是说你国人有点自卑而已!后面的都是他自己添的!”

    被人当面挑破,青年咂咂嘴,不吱声了。

    哎,想点火来着,没点着啊。

    这人刚才不一副隐忍的模样嘛,怎么不继续装下去呢?

    陆子安打量他几眼,倒有了点兴致:“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

    “我叫熊赢尔,就是要赢你的那个意思。”熊赢尔拉拉衣领,字正腔圆:“来傀国留学的。”

    “嗯。”陆子安目光淡淡地掠过他,看向川口先生一地人。

    不知怎地,川口先生感觉这一幕颇为熟悉,心里隐约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好像,刚才听他说二十七号店铺有位陆大师以后,这个陆先生也是这眼神。

    “我们自卑?”陆子安挺胸抬头,傲气凌人,当他的气势外放,竟无一人能摄其锋:“我们每一位华夏儿女都是傲骨铮铮的铁血儿郎!我们的字典里,自卑的含义与别人以为的自卑完全不一样,我们眼里只有第一!即使是第二,我们也觉得这是一种耻辱!”

    这,就是我们的“自卑”!

    川口先生脸色苍白,看着气势凌人的陆子安,只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惶恐不安。

    怎么,这和他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这陆子安可是被人抹黑了形象,怎么都不处理,反而直接驳斥他们的观点?

    而且,第一……

    呵,第一有这么容易吗?说得跟第一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一样!

    但是傀人骨子里不愿与人争斗的习性,让他下意识低下了头:“嗨!”

    说完他就后悔了,感觉像是示弱了一样。

    可是他想要挽回时,陆子安已经重新戴上眼镜和口罩,彬彬有礼地与他们点点头告别:“后会有期。”

    递帖子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干的,不符合他的身份。

    不过这事儿,他记下了。

    熊赢尔喜笑颜开,狐假虎威地站直身体,嘿嘿一笑:“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不打你们呀,嘿!大爷我是礼仪邦,只用唾沫不用枪!”

    狠话没放完,后脖颈被人拎住了,他几乎是被陆子安单手拖出去的。

    哎哎哎?熊赢尔手舞足蹈:“放开我,哎呀,怎么回事!大师我们是一伙儿的呀!”

    “谁跟你一伙的。”沈曼歌瞪了他一眼:“闭嘴!不许说话!”

    凶神恶煞的样子,看上去比陆子安还可怕。

    熊赢尔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倒真闭上了嘴巴。

    将他拖到一隐蔽的地方,陆子安松开他。

    本就没站稳的熊赢尔直接摔地上了,他倒精乖,直接抱上了陆子安的小腿:“陆大师,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也听到了,都是那些人说话太过分了我才……”

    “但这并不能掩盖你冒充我,坏我名誉的行为。”陆子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站起来。”

    熊赢尔啪地一声站直,向大佬低头:“嗨!”

    “专业是什么?成绩如何。”

    “哎,我爸给我报了个垃圾专业,混日子咯,反正这边儿的傀国妞儿还不错,我无所谓了,天天混。”熊赢尔嘿嘿地笑,甚是猥琐。

    “……”陆子安颇具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很好,你走吧。”

    幸福来得太突然,熊赢尔都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么让他走了。

    不过他还是迅速反应过来,嘿嘿笑着挥挥手:“拜拜!陆大师我超喜欢你的!”

    沈曼歌皱起眉,很不认同:“就这么让他走了?”

    陆子安但笑不语。

    然后,他们看着熊赢尔从这里跑出去,快进巷道的时候,不知哪儿冲出来两个人,直接将他扣住了。

    从接近到逮住他,前后不到三秒。

    那两人朝陆子安点头致意,押着熊赢尔就走,很快就消失了。

    “哎?这,怎么……”沈曼歌傻眼了。

    “你以为让我们俩出来,就真的只有我们两个?”陆子安递了个眼神过来:“不要这么天真。”

    更何况,熊赢尔干的是什么事?

    华夏是安排了人在他身边的,傀国自然也少不了。

    他这行为说得好是打抱不平,说的不好,就是抹黑华夏。

    一举得罪两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你怎么……”刚才不说……

    陆子安微笑,一派风清朗月的大度随和:“我们的人,处理自然只能由我华夏来,交给川口他们?开什么玩笑。”

    “另外……”他顿了顿,眼底漾起一丝笑意:“这熊赢尔本性虽然不坏,但太熊了,皮过了头,给个教训也是好的。”

    那一瞬间,沈曼歌仿佛听到了一句提示音:叮!您的好友腹黑陆上线了!

    陆子安正准备说话,手机却响了。

    这电话卡还是白木由贵给他的,他接起来:“喂?”

    白木由贵整个人都是崩溃的:“陆大师,你你你在哪儿呀?我这儿出事了……”

    这才第一天呐!

    说好的友善的交流呢?为什么感觉是来砸场子的……

    特么的,他的心好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