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继承 下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继承 下

 热门推荐:
    按照贾德现在的状态,保持生命体征稳定已经很不容易了,能够清醒过来简直就是奇迹。这个人不但醒了过来,而且手臂还能移动,动的还是右手!要知道他整个右边锁骨和肺部都被子弹贯穿了,抬起手来会感觉到无比剧烈的疼痛,这是常人绝对无法忍受的,移动身体也需要能量和氧气,他现在严重缺氧,车上的刘崖不知道他是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别动,你在救护车上,很安全,什么都别管,有什么事情去了医院再说。”刘崖赶紧抓住了他的手臂放回了原处,小声安慰着。

    贾德的眼睛并没有睁开,看来挪动手臂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力气,但是听到刘崖那个熟悉的声音,反而有些放心。

    可能除了贾德之外,其他所有人对于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贾德想要急于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把这件事情传递出去。自己死了没关系,最大的问题是消息没传递出去,死的就没有任何价值!

    贾德怕死的原因,只是怕死的没价值而已。说实在的,跟朱乐天其实属于一类人。

    “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你死不了,放心就是了。”看到贾德一直在动,刘崖直接给他吃了个定心丸,看来失血过多并没有让贾德的大脑受到任何影响。

    贾德听完,倒也不再挣扎,老老实实的躺在了那里。

    车上的两个警察虽然觉得刘崖有点儿不太对劲,但还是没有多想,只认为是医生在安慰病人,没有考虑过刘崖其实是认识贾德的。

    车辆很快开到了医院,在把病人送到急诊病房之后,王鸽走到了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守在病房门口的两个警察,然后掏出了手机。

    在他的通讯人列表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名字。这个电话号码自从他存了之后,就一次都没有拨打过。那个名字叫做任方,在朱乐天因公殉职的时候,任方来了医院,跟王鸽有过接触。王鸽亲手将朱乐天肚子里的储存卡交到了任方的手中,而任方也因此抓到了公安系统里面的内鬼。就在那个时候,任方让王鸽几下了他的电话。好在王鸽的联系人一共没有多少人,手机号码都保存在手机卡里,而不是手机本身。因此王鸽所存下来的手机号并没有在更换手机的时候丢失。其实王鸽也是早有准备的。他的每一个联系人都值得被保存。

    可是朱乐天的牺牲,逮捕罪犯之后,事情并没有像王鸽预料的那样完美结束,因为贾德还仍旧奋战在打击违法犯罪的一线上。

    朱乐天信任任方,而贾德也是任方秘密派出来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任方应该是不了解的,贾德也没有时间去通知他。王鸽考虑了几秒钟,马上做出了决定。

    不论贾德现在是否暴露,情况到底如何,王鸽认为任方都应该知道这个消息。

    他走出急诊部的大门口,直接上了救护车,却没着急把救护车开回停车场,而是拨通了已经找出来的那个号码。

    电话的等待时间并不是很长,对方马上接起了电话,“王鸽?”

    王鸽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任方居然还记得自己,他回头一想,也有可能只是存了号码而已。

    “任警官你好……”

    “有事情请直接说。”任方没有任何啰嗦,上来就问事儿,其实他也知道王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平时要是不出事儿的话,王鸽是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这两个人平时是完全没有交集的。

    “任警官,贾德出事儿了。”王鸽咽了口唾沫,贾德来找他,认为他可靠,其实是朱乐天和任方的授意。而任方根本也用不着怀疑王鸽的动机。

    在朱乐天牺牲的时候,任方就已经调查过王鸽了,出身清白,社会关系简单,除了在医院表现突出,救人比较多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具体是什么事情,现在是在你们医院吗?身边有什么人?”任方的一连三个问题,是现在看来最要紧的。这些问题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任方了解基本情况。不愧是当警察的,还是个领导,一下子就能够抓住要害,跟普通的病人家属完全不一样。

    “枪击,腿部骨折,右肺整个穿了,人应该能活着,但是……现在是在我们医院急诊部,急诊室外面有两个警察,没有抓到嫌疑人,没办法确定他的身份您是否暴露。”王鸽用最快的速度回答了任方的问题。

    “你说这些话……”任方犹豫了一下。

    “任警官你放心,我身边没有第二个人。”王鸽自然知道他是在担心什么。

    “好。你帮了大忙了。”任方松了一口气,“人还活着就好,接下来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参与,一切的事情都有我来处理。辛苦你了!”

    王鸽没多说,客气了几句就直接挂掉了电话,也是长处了一口气。就算是任方让他再帮什么忙,他也肯定是要考虑一下的。光是地府和天界的事情就已经够他焦头烂额的了,还有这么个事情,可真的应付不了。而且凭他一个救护车司机,基本上是做不了什么太多的事情的。

    他将救护车开回了停车场,一回到办公室,同事们马上开始问东问西,说是又出了什么大案子了。王鸽的回答一律是不知道,不清楚,警察什么都没说,就这样躲了过去。

    无论如何,贾德以这样的身体状态,不论是否暴露,他肯定是没有办法回去继续当卧底了。黑社会不会继续留一个废人在组织里面,而警方也会考虑他的身体情况,不再让他执行任务。

    这个工作,别说全身而退了,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能够保住一条命,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王鸽原本以为自己的使命已经结束,可是午饭过后,没想到任方居然亲自来找他了!

    任方没穿警服,穿的是便衣,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举过头顶,站在车队办公室的门口,要不是看见了脸,王鸽还以为是死神找上门了呢!

    他知道在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是在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之中出了门。任方掏出烟来,递给王鸽,王鸽笑了笑,摆了摆手,算是拒绝。看到王鸽没接,任方也收了起来,没有点燃。

    “哪里安静点?”任方问道。

    “跟我来吧!”王鸽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人,又看了看停车场的棚子里面,觉得都不太安全,只好移步来到了急诊部大厅之中,沿着走廊走到了尽头,一拐弯,转弯处的牌子上写了三个小字,“太平间”。

    而下面写了一行小字,闲杂人等请勿入内。

    “平时不会有人过来的。”王鸽说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吗?”

    任方点了点头,“我经过了初步调查,在贾德搜集资料的时候还是暴露了身份,但是情报已经被他给藏了起来。我们怀疑……犯罪分子是想要把他搜集到的东西拿回来,所以将他抓了起来,放到了租用的临时据点之中。经过你们的医生判断,在他被枪击之前,曾经遭到过水刑……第一枪是在腿上,那时候人还清醒,第二枪是抵着肩膀开的枪,并没有直接要他的性命,但是失去了意识。我们也调查过附近的监控录像,在派出所的民警抵达现场之前五分钟,犯罪嫌疑人才刚刚离开现场。在贾德失去意识之前,有被搜过身的痕迹。犯罪嫌疑人走的着急,甚至是在觉得警察快到了的时候才离开现场……所以……”

    “所以你觉得……贾德藏起来的东西并没有被取走?”王鸽皱着眉头问道。“我觉得他肯定已经把东西放在了安全的地方,他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只能等到他醒了之后……”

    “他现在正在准备手术,神智不清。大夫的手术可能要进行五个小时左右,人什么时候醒过来还不知道。除了犯罪分子和我之外,他跟你接触的最为频繁,也像朱乐天一样信任你,所以我想请你回忆一下,他有可能会……”任方看着王鸽,心里没什么底气。

    “你们什么意思……人无所谓,情报最重要是吧?”王鸽皱着眉头问道,“不管死活了,先找到东西再说?”

    “王鸽,我们是警察,是战士。贾德……也是这么想的。他自认为他的情报,永远比他的命更加重要,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希望你能够理解,也希望你能够配合。”任方说道,“他现在出了事儿,我也很心痛。但是……我们要给他报仇,只能通过这种方法。”

    王鸽点头,只好开始回忆。说是贾德跟自己接触的比较多,也很信任自己,可是王鸽仔细的回忆了他跟贾德交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从来都没有听贾德提起过任何一个地点。

    这就很奇怪了。就连朱乐天曾经都暗示过他,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那么秘密都藏在肚子里。果然,在朱乐天殉职之后,王鸽按照这句话,让大夫在朱乐天的胃部找到了关键的储存卡。

    可是回过头来一想,是不是贾德不信任任何人,也不信任任何地点,根本没把东西放在某个地方,而是一直带在身上呢?那问题又来了,犯罪分子肯定搜的非常彻底,根本没在贾德的身上发现任何东西,这就很奇怪了。

    “他的随身物品里面……应该有第二部手机,这你知道吧?”王鸽问道。

    “没错,那个号码是之前朱乐天的,是我授权他用的……因为朱乐天已经牺牲,这个号码不会遭到追查。但是他的身上连一个手机都没有,应该是全部都被犯罪分子拿走了。你们的大夫也没发现吧。”任方看了看走廊旁边,外面就是急诊大厅,十分嘈杂,只有这个角落人迹罕至,普通人也不会来这里找晦气。

    “以你的权限,定位这个手机号码的位置,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王鸽咬着牙,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希望自己猜的没错。“找到手机号的位置,就能知道有没有被拿走了!”

    因为贾德曾经说过,这部手机是保密的,平时别人搜身都搜不到,藏在了身体之中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这个地方,无论是如何彻底的搜身,都不会被搜到。

    “只要手机卡在手机里,不论开关机,都能找得到。”任方觉得自己有点儿疏忽,怎么一个救护车司机想得到的,自己就想不到呢?居然先入为主的认为手机是被犯罪嫌疑人给拿走了。

    他马上拨打电话,定位信息几乎是在两分钟之内就发送了过来。位置显示,那张手机卡,那部手机,居然就在这医院里。由于定位信息能够精确到五米之内,王鸽看着那地图几乎敢肯定,那部手机就在急诊病房里面!

    “怎么会在他身上?犯罪分子搜过了,我们也已经搜过了,这不可能!难道是他吃进了肚子里?可是医院已经做过X光了啊,胸腔腹腔里面除了伤之外没有任何异物……”任方快速走向急诊病房那边,一边走还一边说道。

    “他之前跟我提到过,这部手机……为了防止在搜身的时候被发现,一般都是设置成开机静音状态,放置在避孕套里,然后……强行塞入肛门,进入直肠。”王鸽无奈的说道,为了打击毒贩、犯罪分子,居然采用了人体和谐藏和谐毒的方式,来藏自己的手机,避免自己暴露,还真是活学活用。

    在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王鸽还帮贾德打掩护,亲手碰到了那部卡片手机,甚至觉得有点儿恶心呢。

    贾德撑到了最后,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痛苦和折磨,甚至是宁愿赔上自己的性命,也不肯说一个字。看来那重要的情报,就在那部卡片手机之中。

    看着任方用力的敲着急诊病房的大门,王鸽回想起来,也许贾德那个时候想要摘下氧气面罩,就是为了用尽最后的力气告诉别人,东西还在他的身上,赶紧去找任方。

    他还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继承着朱乐天的意志。

    “别他妈再出乱子了。”王鸽喃喃自语道。“赶紧他妈的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