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大反派 > 正文 第102章 睥睨王侯(第九更!)

正文 第102章 睥睨王侯(第九更!)

 热门推荐:
    秦家一脉的天位长老强势回归,方才天苍长老一锤定音之言,显然不攻自破。

    不过,他们显然不可能就此放弃,双方唇枪舌战,不可开交。

    “够了!”

    就在此时,身披蟒袍端坐中央的烈山侯沉喝,制止双方。

    他双眸之中,有无尽威压,扫过场中诸多天位长老,特别是在秦家一脉的天位长老身上微微停顿,而后沉声道:“此事,便按灵峰所言去办吧!”

    “烈山侯……”

    狂火长老等人,皆是神色一急。

    就连秦九歌,眸子深处亦有一抹冷光在沉浮,看向烈山侯的眼睛,在缓缓眯起。

    “我说了!”烈山侯很强势,“按灵峰所言去……”

    然而,话未说完。

    就在此时,惊变突生!

    嗖!

    一道雪亮光芒,刹那间斩破虚空,从天位殿之中,猛地激射而来。

    这一刻,刀芒盈天,就连场中的天位长老,皆是心脏剧震,从那一道雪亮刀光之中,感受到致命的危险!

    “嗯?!”

    烈山侯话语被打断,心中一怒,但当感受到那道刀光之际,一抹忌惮之色涌上脸庞,没有发难。

    铮!

    那道光芒戛然而停,化作一柄雪亮长刀,直插在烈山侯脚下,离烈山侯不足一尺之遥,卷起狂暴劲风,将烈山侯的蟒袍吹得猎猎作响。

    “这是在挑衅!”

    这一幕,令在场之人尽皆眼角狂跳。

    究竟何人,挑衅一尊王侯,太过大胆!

    踏,踏,踏!

    脚步声轻响,一道面容略显稚嫩,宛若少年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天位殿大门之外。

    “百里长老!”

    见得此人,众人皆是目光一缩。

    “百里惊龙?!”就连烈山侯,此刻眸子也不由微皱,显然对于百里惊龙,心中亦有忌惮。

    “不错!”百里惊龙桀骜的眸子,落到秦九歌身上,露出赞赏之色,“有当年师尊几分影子,不堕其威名!”

    而后,他的目光便落在烈山侯身上,嘴角微掀,露出一抹讥讽之色:“其实我关注此间情形颇久了,一直没有出手,想不到烈山侯竟然亲自下场,说不得我也要为我这小师弟出头一番了!”

    烈山侯轻哼,目光落在身前那柄战刀之上:“百里惊龙,你这是何意?”

    “如你所见!”

    百里惊龙很强势,直接回应,眸子之中满是好战之色,舔舔嘴唇,看着烈山侯的眼神,如同看着猎物。

    他一抬,那柄战刀便倒飞而回,落回他的手上,斜斜指地,刀意纵横!

    “百里惊龙……”

    烈山侯的眸子越发冷冽,整座天位大殿中的温度,“唰唰”直往下降,就连身为大能的天位长老,亦暗自发冷。

    烈山侯沉声道:“你还未成就王侯呢,差了半步!”

    然而闻言,百里惊龙更加强势,身上有股极度傲然之意,睥睨王侯:“烈山侯啊烈山侯,你觉得待到我成就王侯之际,你……”

    “可还有资格,如此和我说话?”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要知道,王侯可是大能之后的境界,深不可测。

    而且,大能,也就是通神境,其实和枷锁境、至人境一样,都属于神通秘境,而王侯则是超脱神通秘境的另一个层次,有莫测之伟力。

    因此,王侯与大能之间的差距,还远比大能与之人之间的差距,堪称鸿沟!

    但是,此刻尚未曾踏出那一步的百里惊龙,竟敢如此和一尊王侯叫板,令人震颤。

    此刻,就算是在场的一众天位长老,闻言皆是通体一凉,似是预感到烈山侯的焚天之怒!

    果然,听得此言烈山侯脸色刹那铁青,一双眸子释放无量威压,死死盯住百里惊龙:“百里惊龙,你找死!”

    话语之中,蕴含滔天怒火!

    “怕你不成!”

    然而百里惊龙无惧,甚至熊熊的战意,从他身上汹涌而出,桀骜一笑:“正好,借你磨我的道,助我彻底迈出那半步!”

    此话,则更是气魄惊人,竟然要与王侯一战,借之突破瓶颈!

    “那本侯便成全你!”

    烈山侯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拧出水来。

    两人之间,一触即发!

    然而,就在此时。

    秦九歌缓缓起身,悠然迈步到两人之间,阻止了两人的战斗。

    “圣子,你这是何意?”烈山侯沉声道。

    秦九歌一笑:“烈山侯,您和我百里师兄皆是太虚山栋梁,何必为了我的事而大动干戈!”

    “嗯?”烈山侯神色微动,“圣子此言何意?”

    百里惊龙同样神色诧异,看向秦九歌,后者向他微微点头,示意自身心中有数,百里惊龙一怔,而后缓缓点头。

    秦九歌这才对烈山侯笑道:“烈山侯,此事便交于我和诸位长老解决如何?”

    在场之人,皆是心智深沉的存在,闻言皆是心中一动:“秦九歌此言,便是要将烈山侯和百里惊龙两位强横存在摘掉,诸般因果,皆由剩余之人了断!此事过后,诸般恩怨,亦只由剩下之人承担!”

    烈山侯看向百里惊龙,后者张扬一笑:“只要你烈山侯不亲自下场,我也不出手便是。”

    烈山侯隐晦的目光,又看向天苍长老等人,后者向他微微点头。

    他这才对秦九歌点头道:“便依圣子所言!”

    说着,缓缓坐下,双眸渐逼。

    见状,百里惊龙一迈步,转身离去,至于是否真的完全离开,便只有他自身知道了。

    直到此时,秦九歌似笑非笑的眸子,方才落在天苍长老身上:“天苍长老,究竟意欲如何,直接划下道来如何?”

    闻言,诸人面面相觑,暗中对视。

    秦九歌此言,显然是不打算善了,直接挑明,让对方将其意图道出。

    然而,天苍长老却道:“老夫不知圣子此言何意,圣子可否直言?”

    秦九歌不语,狂火长老却猛地站起,懒得和对方多言:“斩杀澹台璇虽非小事,不过我太虚山和元初圣地本就不和,杀了也便杀了,请罪?放屁!”

    “要知道,九歌乃是我太虚山圣子,我太虚山年轻一代第一人!”他接着道,“他的一举一动,无不代表我太虚山,他向元初圣地请罪,无异于便是要我太虚山向元初圣地低头,这个脸,我太虚山丢不起!”

    “呵呵,太虚山年轻一代第一人……”此时,那位郑长老顿时又跳出来。

    显然,每当他跳出来,道出的皆是双方矛盾最深之言:“如若是以前,确是如何,不过现在么……呵呵!”

    此言一出,秦九歌心中微动,讥讽一笑,心中暗道一声:

    “终于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