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聊斋求道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白猫(两章合并)
    一干杂事处理好之后,两人定下了离开虎虫岭的计划,而妖女也恢复了一点正经的模样。

    当余道唤下火鸦,准备带她离开时,妖女突地来了一句:“道士,你这乌鸦缺口粮不?”

    余道诧异的望向她。

    妖女指了指火鸦,又指着藏在山下的大批小妖,说:“若是缺口粮,不妨把那些家伙捉了。它们都是妖怪,血肉有嚼劲,能喂饱你这些乌鸦。”

    余道随口道:“小妖们披麻戴孝的,颇有几分忠心可言,还是放过为好。”

    妖女听见余道的话,突然掩嘴笑道:“忠心?你应是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就是这群家伙通风报信,才导致我身陷险地。”

    她扭头看着那些小妖,说:“若非我割了它们的舌头,将它们吓唬住,恐怕今日就是这些家伙里应外合,一起来谋害我了。”

    听到这些话,余道眉头一挑,但是他也难得去管,只是问:“通风报信的那些妖怪,你打杀没?”

    妖女点头,回答:“剩下的都算是老实的,所以只是割了舌头。”

    “那便算了。”余道一甩袖袍,他踩上火鸦阵,问:“还可御空么?”

    “不能。”

    “上来。”余道做出邀请状。

    妖女见余道伸手相邀,脸上露出喜色,她将小妖的事情抛在脑后,直接往火鸦阵上跳去。等跳上了火鸦阵,她便紧紧搂住余道,生怕掉下去。

    妖女望着脚踩的火鸦,说:“多日不见,你竟有了这多宝贝。”

    虽是重逢,妖女表现的也热切,但是余道毕竟和妖女不太熟悉,他只是应了声,便说:“要起步了。”

    说完,妖女搂了搂他的腰,将小脸靠在他的身侧,表示自己知道了。可是等了半天,火鸦们还在原地扇动翅膀,哑哑叫个不停,并没有冲天而起。

    妖女疑惑的抬头,问:“怎的不飞?”

    余道听见,没有立刻回答,沉默半晌才说:“火鸦们修为太低,无法承托两个人。”

    “呱呱呱!”火鸦叫着。

    妖女一愣,怔怔的看着余道,她反应过来,羞愤的捶余道的胸口,大喊:“刚和你见面,你就拐弯抹角的嫌弃人家!”

    “我一点都不重!”

    余道听见一愣,他正后悔没将火鸦养得壮点,谁知道对方想到这一茬了。

    妖女撕扯余道的衣服,让两人站立不稳,有掉下去的趋势。

    余道连忙将对方稳住,试探说:“要不,你进葫芦里,里面还有一只青雀儿,她也是妖怪,可以陪陪你。”

    妖女听见,撕扯的动作停了下来。只见她回想一下,然后便指着余道的鼻子大骂:“好你个没良心的,葫芦里面藏的竟是一只女妖怪,你居然还养外室……”

    妖女说完,直接蹲下身子,抱着膝盖不肯起来,呜呜哭着,也不知是真哭还是假哭。

    余道轻抚自己的额头,只觉得对方真不愧是一只猫妖。

    “实在不行,我们下去步行?”

    “哼!”妖女继续抱膝蹲着,“我可是伤患,哪来的力气走路。”

    两人纠结半天后,火鸦方才振动翅膀,冲向高空。

    飞上高空时,火鸦阵上只站了一人,是余道,他负手而立,驾驭火鸦往某处飞去。

    ……

    行到半路,火鸦背上突然响起声音:“对了,我们是去哪儿?”

    余道听见声音,回到:“苗蛊寨。”

    “哦。”

    三息后,又有声音响起来:“道士,你离开锦官城后去了哪里?”

    “江州。”

    “哦。”

    “道士,你的葫芦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看起来好厉害,还是原来那一个么?”

    余道听见,沉默一会儿才回答:“是。”

    “哦。”声音应到。

    “道士,你有喜欢的人、、哦不,妖怪么?”

    余道没有再回答,只是驾着火鸦,想快点赶回苗蛊寨。

    “道士,你回话啊!回话啊!”但是那个声音不肯放过他,一个劲的问着。若只是问还罢了,关键是对方还不停的扯他的头发。

    余道深呼吸一口,忽地伸手从头顶上捉下一团毛绒绒的东西。

    他看着手中这一团雪球,无视对方懵懂可怜的眼神,冷冷说:“听说猫从天上掉下是摔不死的,贫道想试一试。”说完,他便揪着对方,放到火鸦阵外。

    “啊啊啊!不要啊!你从哪听来的歪理!”雪球惊恐无比,蹦跶在余道的手上,不停的挣扎,可是她的个子太小,只有余道的两个手掌大小,完全反抗不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尖叫着:“不要!摔下去真的会死!死了你就没婆娘了。”

    余道冷笑着,松开两根手指。

    “啊!”猫尖叫一声,吓得不敢乱动,她哭哭啼啼道:“我不说话了、不说了,再说我也变哑巴。”

    余道听见对方承诺,这才将手收回。

    手收回来,猫赶紧抱住余道的手腕,嗖的一下窜到了余道头上,然后死死的抓住余道的头发。但是她力道太大,将余道的扯得生疼。

    余道紧皱眉,一字一顿的说:“松、开。”

    “喵。”猫趴在余道的头上,不停的摇头,就是不肯松开。

    余道抓住对方,想将对方扯下来,可是对方抓得紧,他一扯就会扯到自己的头发。

    “你下来,我不会把你扔下去的。”

    “不要,你欺负猫。”

    “那你松手。”

    “不,松手会掉下去的。”

    余道揪住对方的尾巴,沉声说:“那、你想要干什么?”

    “呜呜,你想让我待哪儿嘛?”猫泣声说。

    余道牢牢抓着对方的蓬松的尾巴,沉吟半晌,说:“趴我肩膀上。”

    “哦。”猫好像闹够了,乖乖爬下来,然后蹲在余道的肩膀上。

    见对方终于不再闹腾,余道松了口气,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头,想起自己一年前见对方的景象,心中一时失笑。

    他当时不过是一个小道士,朝不保夕的,对这猫妖敬畏不已。谁知道再相见对方时,对方竟然是这个性子。

    余道轻轻摇头,他感受到猫妖安静的趴在肩上,便微眯着眼睛,侧头向对方看过去。

    猫看见余道低头,也抬头看向他。

    一双眸子纯净,一双眸子天真。

    一时间,一人一猫对视着,相顾无言。

    “喵!”猫看着余道的面孔,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余道的脸颊。

    余道手指一颤,他的呼吸差点紊乱。

    “喵!”猫歪头看着余道,目光纯净,完全看不出来之前的跳脱样儿。

    余道勉强稳住呼吸,他转过头,目光深沉的望向悠远苍穹。

    猫抬头望着他,静静的没有说话。

    但是立刻,火鸦阵上爆出奶声奶气的大笑声,“哈哈哈!”

    “道士,你动心了!”猫站起来,叉着腰,用爪子不停地拍余道的耳朵,乐不可支。

    “老娘可是在青楼待过,就你这小道士,还不是手到擒来!哈哈哈!”

    听见对方的笑声,余道的脸色陡僵,额头挤满黑线。

    他没有露出什么愤恨之色,只是眼睛瞬间眯的细长。

    余道淡漠着,将手从袖子中拿了出来。

    铮!一线毫光突然从葫芦中蹦出来,缓缓悬浮在猫的面前,指着对方。

    “哈……”猫的笑声戛然而止,表情僵硬的看着毫光。

    嘶!猫身上的毛都被吓得竖了起来,她一动不敢动的。

    余道伸手将猫抓下来,捏着手上,玩味的看着对方。他算是摸清了对方的性子,并不担心对方使诈,而且猫正处于重伤状态,根本就打不过他。

    余道打量着白猫。

    白猫缩在余道的手里面,瑟瑟发抖,就好像第一次走出狗窝的小奶狗。

    “喵……喵~”白猫大睁眼睛,吐出粉嫩的小舌,露出奶白色的牙齿。

    余道看着这一幕,只是冷笑不已。

    “大爷~奴家错了,还请大爷放过。”白猫毫无反抗,奶声奶气的叫到,“奴家再也不敢了。”

    余道上下打量白猫,突然又眯起了眼睛。

    白猫被他看着,顿时一阵哆嗦。

    “贫道有点好奇。”

    “嗯?”

    “话说妖怪变回原型之后,衣服还穿在身上么?”余道缓缓说。

    “嗯嗯?”白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它就看见余道伸出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她的一条腿,要往上扯。

    “嗯?”余道也发出了嗯哼声。

    “喵!”

    惊恐的尖叫声响起。

    呲呲呲!!

    ……

    返回时,余道将火鸦的速度催动到了极致,并且以法力滋养着它们,让它们不惧疲劳。仅仅两个时辰,火鸦便盘旋在苗蛊寨的顶上。

    余道望见山顶上的巨石,驾着火鸦往那落去。

    一众苗女依旧站在巨石的周围,她们望见余道的火鸦,以为是冰蚕夫人和余道一起回来了,赶紧围上来。

    等余道的火鸦落下时,苗女们看到只有余道一人,顿时怔住。

    余道没有理会四周的苗女,他信步走下火鸦阵。

    走下来时,余道轻轻地摸了下自己的脸颊。幸好他修有不死心,无论什么伤势都能较快的恢复,否则他此时都没脸见人。

    白猫蹲在余道的肩膀上,前爪紧紧并拢,她别着头,压根不想看见余道的那张脸。

    有苗女盯着余道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黑、黑鸦道人?”却是余道此时恢复了本来相貌,脸色不再蜡黄,让诸多苗女认不出来。

    余道听见,点了点头,他一挥手,将火鸦收进了葫芦里面,然后又将青雀儿放了出来。

    青雀儿一钻出来,立刻啼叫起来,她在外面快活的盘旋一圈,然后收拢翅膀,落在余道身前,叫:“老爷,你叫我出来做甚?”

    看见青雀儿,四周一片哗然。

    “是青雀师姐!”有苗女捂着自己的小嘴。

    “师姐不是已经失踪了么?”

    “青雀师姐怎地会从黑鸦道人的葫芦里面钻出来,还叫对方老爷?”有苗女惊愕的望着余道。

    “这黑鸦道人到底有何来头?夫人怎么没一起回来?”……嘈杂声一片。

    青雀儿听见四周的声音,环视一下,目中闪过恍惚,她轻轻一转,变成人身,迟疑说:“这里是苗蛊寨?”

    余道出声:“青雀儿。”

    “是,老爷。”青雀儿赶紧回神。

    “将苗蛊寨掌权的修士全都叫过来,我有事情交代。”余道环视着四周的苗女,吩咐道。

    苗女们听见余道的话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们不过是胎动境界的修为,哪敢出声质问。

    青雀儿得令,立刻将周围的苗女聚拢过来,一一吩咐下去。因为青雀儿本身就是苗蛊镇的高层之一,她的命令得到了执行。

    见苗女四散开,青雀儿也飞走了,余道便盘膝坐下,养神起来。

    他来到苗蛊寨,自然是为了接收寨子中的诸多修道资粮。

    现在冰蚕夫人变成了白茧,十七个入窍后期的修士都死了,方圆千里之内再没有一个修士比他强,他不趁机搜刮一下,哪对得起自己。

    不到一刻钟,苗蛊寨中掌权的修士便纷纷来到山顶巨石前,无一不狐疑的打量着余道。

    某入窍中期的苗女看着余道,喝问:“青雀儿,此人是谁?”

    青雀儿答:“此是我家老爷。”

    “哼!你居然卖身为奴,背弃了寨子!”旁人听见,立刻厉喝,“若是夫人回来了,定饶不了你!”

    不过也有苗女皱着眉头,对青雀儿:“你可是被这人胁迫了?放心,此人在寨子中翻不了什么浪花。”

    青雀儿听见周围苗女的话声,瞅了瞅余道,没有再吭声。

    未等周围人喝问自己,余道便睁开了眼睛,他打量四周,发现现场除了青雀儿之外,共有七个入窍境界的苗女,其中有人有妖,无一个是入窍后期。其他的,还有三十多胎动后期,上百胎动中前期。

    这已经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而且她们几乎人手一柄法器,实力远超寻常散修。便是余道和其硬碰硬,也会可能被她们联手打杀掉。

    可是余道盘膝坐在巨石最高处,低垂看着四周的苗女,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余道开口:“至今日起,苗蛊寨归我。

    顿了顿,他问:“可有意见?”

    众人听见余道的话,全都一愣。但是立刻,现场便喧哗起来,诸多苗女直接亮出了法器。

    但是余道的面色没有一点变化,他好像是响起了什么,然后随口说:“对了,九香夫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