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正文 668 争3(求订阅!)

正文 668 争3(求订阅!)

 热门推荐:
    “晚上请你吃饭,可以吗?”白玉好似鼓足了莫大的勇气,这才把心里话不磕不绊地说出来。

    “请我吃饭?”杨棠略感意外,“干嘛?白老师,我跟你不是很熟吧?你请我吃饭,很有点无事献殷勤的意思啊!”

    “切~~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还非得请你?你不乐意就算了!”白玉嘴上犟着,心里却有点小失落。

    “那倒不是……白老师请我吃饭,自然是我的荣幸。”杨棠哂道,“不过巧了,今晚我早就约好了同寝的几个师兄一块吃饭,所以您那顿饭我只能心领了。”

    白玉闻言一脸的错愕,旋即似有不信地挑眉道:“这么巧?”

    “看来你是不信呐!”杨棠撇嘴道,“你要不信你也可以一块儿去啊,反正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吃饭,多你一双筷子不多……”白玉一听,美眸倏亮,正要答应,杨棠又多加了一句,“只要你不怕吃口水就行!”

    “你恶心不恶心呐!”白玉瞬间没了兴趣,“大不了我跟你去瞧瞧,到时候我自己单独叫一桌。”

    杨棠当下冲她竖起大拇指道:“有钱诶!看来你们工作了的人就是不一样……”说着,看了看手机,“虽说现在离晚饭的时间还早了点儿,但咱们开车小堵过去的话,应该刚刚好。”

    “开车?我可没买车。”白玉摆手道,“还是公共交通吧!”

    要知道,大学教师岗位分为十三个等级。一级院士,正教授二至四级,副教授五至七级;中级讲师为八到十级;初级教师十一至十三级。白玉目前是十级,在京大有自己的宿舍,再加上家里也没什么人了,平时吃住都在京大,基本用不上私家车,她也就弄了辆健身用的脚踏车。

    “我有车啊,就停在前面,拐个弯就到。”

    “你有车?一般的私家车还是豪车?”白玉略略蹙眉道。

    杨棠道:“我爸妈都是大学老师,就算能接私活儿,又能攒几个钱?车是我自己买的。”

    “你自己买的?!”白玉有点吃惊,却也死抓住问题不放道:“可你还没回答我,是普通小车还是豪车?”

    杨棠就是不正面回答,只道:“再往前走几步你自己就看见了,何必问我?”

    白玉瞪他一眼,倒是没急于去看杨棠的车是什么模样。

    拐个弯,入目的是一排车。至少十辆并排停在一起,其中一大半的车价都在三十万以上,差不多相当于杨棠前世一百五十万的价格,可以称得上是豪车了。而即使剩下的一小半,车价也都在十五万以上,完全可以看作杨棠前世的路虎极光了。

    毕竟,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开一百万的车,家产怎么着也得有两三千万!总不能你家总产才两百万,其中一百五十万是不动产,你还非要拿剩下的五十万活钱儿去趁个一百万的车吧?当然,现实中可能真有这种奇葩,但这种奇葩还是属于极少数。

    相对正常一点的方式就是,八分之一的活钱或十五分之一的家产买个车,这样养车就不会有太大的压力。不然你就刚两千万的家产,非要弄个一千几百万的超跑来开,每次换个轮胎都得几十万,那也扛不住啊!

    “都豪车啊,你的是哪辆?”白玉阴着脸子瞅杨棠。

    杨棠正想指其中最贵的那辆迈巴赫齐柏林,不过眼神蓦然瞟到了整排车另一端的两人,“咦?”

    “你咦什么?不会车不见了吧?”白玉有点幸灾乐祸道。

    被杨棠注意到的两人是一男一女,他们显然也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俩,其中只露了半边腮帮子的男的当即扭过头来看向杨棠这边。

    “咦?师父——”

    那男子扯着嗓子高喊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化作残影一般冲了过来,到得杨棠近前停下,不是许久未见的谭宇辰还有谁。

    “宇辰,没想到还真是你啊,我听你姐说,你不是出国参加钻石联赛去了么?”杨棠倒很淡定,远没谭宇辰这么激动。

    “师父,你还说呢,我被你推出前台,现在是想退出国家队都退不了。”激动过去,谭宇辰又开始埋怨起杨棠来。

    “怎么会退不了国家队咧,你在媒体上发个声明不就完事了。”杨棠不解道。

    “你知道我在今年的田径世锦赛上什么成绩么?”谭宇辰卖了个关子。

    杨棠实话实说道:“没太关心过……”

    谭宇辰一下囧了,只觉得自己好尴尬呀!他有点呆萌的表情也惹得脸色本不是太好的白玉“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咦?美女耶~~师父,这位不会是我师娘吧?”谭宇辰口没遮拦道,“诶不对,我师娘不应该是我姐么?怎么了师父,你跟我姐闹掰啦?”

    杨棠闻言,终没忍住弹了谭宇辰的脑门一下:“你都瞎说八道些什么玩意啊,这位是我英语课老师白玉!”

    “啊?白老师好!”谭宇辰揉着被杨棠弹中的地方,向白玉打招呼。

    “嗯,你好!”

    这时,远处本来跟谭宇辰一起的女孩子走了过来,身高也就比谭宇辰矮几厘米的样子。她一身运动短装,小麦色肌肤的劲弹双腿还有胳膊俱都暴露在阳光下,令她从骨子里就透出一种运动活力。

    “师父,这是燕绫(详见371),我俩一个集训队的,现在她是我女朋友,你以前应该见过……”

    “噢~~我似乎有点印象!燕绫你好!”杨棠主动伸手与燕绫握了一下,“你别听宇辰这小子师父师父的瞎叫唤,挺不靠谱的。”

    “哎哎哎~~师父,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呐!”谭宇辰赶紧辩解道,“我叫你师父那是我尊敬您,您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退出国家队吗?主要是我兼的那几个项目成绩实在太出色了,而且让我爸知道了,他死活不让我退队!”

    杨棠哂道:“你少给我提成绩,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实力,没出去把咱华人的脸皮丢掉就算不错啦!”

    “是是,在师父您老人家面前,我那点成绩算个屁呀,不过钻石联赛我提前搞定了,今年的钻石有我一份,这样,晚上我做东,请师父您吃饭,可以吗?”

    杨棠一听,正要拒绝,边上的白玉却叫了起来:“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今年田径世锦赛的那个百米冠军吗?”

    “呵呵,白老师,我是……看来我还有点名气哈!”谭宇辰眉飞色舞地应道,“其实不止是百米冠军,两百米我也是冠军,还有跳高、跳远和三级跳,这几项我都是冠军!”

    白玉道:“难怪我这人不怎么关心体育的也能认出你,依你的成绩,想必是上过联播新闻吧?”

    “对对……我上过!”谭宇辰随口回应了白玉一句,又看向杨棠道:“怎么样师父,我和燕绫的假期也就今明两天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杨棠听到谭宇辰说假期不多,便没再拒绝他吃饭的请求:“其实晚上我约了人一块儿吃饭,你跟燕绫一起去吧,多两双筷子也热闹些!”

    “好啊好啊,要不要把我姐也叫上?”谭宇辰问。

    杨棠迟疑了半秒,想想反正也多了白玉跟燕绫,于是道:“那你给她打个电话吧……算了,我亲自打给她!”

    由于杨棠亲自邀请,陶妤妃自然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她此时正在校外,便打算自己打车去吃饭的地儿!

    “师父,既然我姐同意了,那咱们也赶快走吧!”谭宇辰道。

    “那是坐你的车还是我的车?”杨棠问。

    “还是分开坐吧,师父你开车前头带路就行,也省得我们到时候还要回这边取车。”

    “也行!”

    于是杨棠把白玉引到了自己的车前。

    “嗯?!迈巴赫?”白玉的脸色又开始转阴了,“这车应该不便宜吧!”

    杨棠有点不耐烦道:“白老师,你老纠结这个问题干嘛?”

    “你管我?”说着,白玉拉开右后车门,坐进了齐柏林里。

    杨棠见状,暗忖:得,我倒是成专职司机了……算了,将就着吧!于是他坐进了司机位,开车领路走人。谭宇辰则开着他的车在后边跟着。

    路上,白玉一直沉默着没说话,也没挖苦杨棠说什么“这迈巴赫你自己挣钱买的”诸如此类的话。不过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杨棠的后脖梗,这点杨棠是知道的。

    中途倒不是挺堵,快到与马志鹏他们约好的饭馆时,才有一点小堵。杨棠随着车流不紧不慢地挪着车,跟蜗牛爬似的,他都快有点不耐烦了,后座的白玉却一点牢骚没有。

    要知道,在堵车的时候,往往乘客比司机的心态还急,可是今天,白玉却一反常态,实在是、实在是令杨棠有点无所适从。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饭馆前的露天停车场,杨棠找到车位停好车时,无意中听到白玉的手机连着震动了几下。

    “白老师,你应该是有短信进来了……”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说完这话,白玉一摔门就下了车,也不知生的哪门子闲气。

    杨棠下车后,谭宇辰揽着燕绫走过来,一脸兴奋道:“师父,刚你收到警察部的群发短信了么?”

    “短信?什么短信?”杨棠一头雾水。

    “就这呀,燕绫也有收到。”言语间,谭宇辰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短信给杨棠看,“师父你瞧这儿,有重犯逃狱,可能已流窜进本市……有确切线索者,一经核实,奖励十万。若抓住该重犯,不论死活,一律奖励百万华币。再后面是逃犯的照片和基本信息。”

    杨棠不置可否道:“这么看来,警察部高层是真急眼了!”顿了顿看向谭宇辰,“看你这么兴奋,你该不会是想去抓这重犯领奖吧?”

    “为什么不呢师父?”谭宇辰在杨棠面前蹦了几下,还故意做了个鼓起肱二头肌的健美动作,“我现在的力量是普通人的一点五倍,速度更是接近常人的四倍!”

    “不许去。”杨棠严厉否定了谭宇辰的想法,“你这小子,真是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了。”同时,他在脑子里问红后,刚才下车前白玉收到的短信内容。

    红后很快给出答案,白玉果然跟谭燕二人一样收到了相同的短信,都是警示广大市民有重犯流窜至京城的内容。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悬赏的内容。

    【为什么我手机没收到同样的短信?】

    【主人,这类逃犯对你而言不过是小鸡仔,没遇见,算他造化,遇见了,你随手捏死,把奖金一领不就妥了嘛,何须什么短信提醒咧?】

    【红红啊,你分析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不客气,为主人您出谋划策是我的本职工作之一!】

    “我抓逃犯也算见义勇为好吧,为什么不许去啊师父?”得了杨棠的否定,谭宇辰还一副心有不甘的模样。

    “原因很简单,那逃犯杀死过不少流浪猫狗,甚至还杀过人。而你呢,杀鸡手都抖,更别说对付凶狠的逃犯了。”

    “没杀过人怎么啦,这回正好试试!”谭宇辰自我感觉良好道。

    事实上,杀人犯跟普通罪犯还真不一样,尤其是这种杀害了狱警逃窜出来的杀人犯,那就更不是普通民众对付得了的了。

    杀人犯之所以是杀人犯,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强大的武力,又或者有多么高智商的头脑,而是他们少了一股重伤人或杀死人时的犹豫。

    普通人打架,除非喝醉了,不然即使再凶狠,也很难把人打死或杀死。毕竟大家都知道“杀人犯法”这个事儿!所以,明知道这拳砸下去,有可能打瞎对方的眼睛,所以拳头的力道不觉间就减小了。

    相对来说,杀人犯就几乎没有这种顾忌,只要他有了杀人的念头,然后锁定要杀的对象,一旦找到机会就下死手,半点不带犹豫。

    正因为杨棠深知这种情况,所以一点也不看好谭宇辰跟逃犯短兵相接,故而一而再言辞拒绝了他的请求!至于谭宇辰听不听得进他这个师父的话,杨棠就没太大把握了。

    .

    .

    PS:感谢订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