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恶魔囚笼 > 正文 第十章 显身

正文 第十章 显身

 热门推荐:
    吸溜、吸溜。

    仿佛是吃面条的响声中,人影就觉得属于他的‘暗金’之力,正在飞速的消失着,下意识的,人影扭过了头。

    顿时,对方看到了‘暴食君王’的那具分身。

    “你、你怎么出现的?”

    人影惊呼道。

    他可以确定,这个秘密据点内,之前只有他,不可能被提前安排了分身什么的,而且,这具分身之前也应该是在大厅中才对。

    难道……

    ‘暴食君王’可以遁地?

    这样的念头刚从心底升起,一条腿就无声无息的从阴影中抽出,狠狠的踢在了人影的脖颈上。

    咔!

    清脆的响声中,人影的头颅软塌塌的偏向了一侧,身躯径直倒地不起。

    到死,这位自认为隐藏在幕后的人都瞪大双眼。

    明明已经隐藏到了地底深处,还放出了种种烟雾弹。

    可为什么还被找到了?

    而且,为什么他连反击都做不到?

    对方的实力和他得到的信息完全不符!

    有人坑他!

    带着一丝死前的明悟,尸体彻底没有了气息。

    秦然目光扫视过尸体,拿起了对方身躯上浮现的金色物品,他当然不会告诉对方,你收集的消息都已经过时了。

    就如同他并不打算放过隐藏的那个家伙一样。

    呼!

    恶魔之炎在秦然左手中燃起,下一刻,就向着倒地的尸体射去。

    但就在恶魔之炎马上就要焚烧到那具尸体时,尸体突然动了。

    脖颈骨头依旧断裂,头颅歪倒了一边,但是身躯却灵活的如同是一只猴子,一个翻滚后,就撤到了足够安全的距离。

    此刻,对方的样貌大变。

    虽然还保持着人类大致的形态,但是皮肤却变得赤红,嘴中也出现了獠牙,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泛起了淡淡黄色,污浊的光芒。

    “没想到传闻竟然是真的!”

    “在这里还有恶魔的后裔!”

    惊叹的话语声中,没有任何蛊惑的意思,但是随着对方开口,邪异的魅惑感就径直出现了。

    而且,随着这样的话语,对方的额头上,出现了两个黝黑、弯曲,向内勾的小角。

    并不是实体,而是虚影。

    可就算是虚影,当这两个小角出现的时候,地下房间内的温度也开始直线升高。

    很快的,就达到了常人难以呼吸的程度。

    但不论是对方,还是秦然,在这样的温度下,却是没有丝毫的不适。

    “啊呀呀,真是怀念高温呐。”

    “可惜……”

    “回不去了。”

    对方满是缅怀的感叹着。

    然后,抬起头,对方再次打量着秦然。

    “你的出现,真是出乎的预料。”

    “可以告诉我,你的父母是谁吗?”

    对方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要知道。”

    “就好像,我很想知道你这样的家伙还有多少?”

    秦然完全没有回答对方的意思。

    即使他真的知道,但是他会对一个魔鬼实话实说吗?

    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

    更不用说是秦然了。

    “还有多少?”

    “你是打算评估一下敌我双方的差距吗?”

    “放心吧,绝对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毕竟,我们算得上是上一次战争的胜利者!”

    赤红的人影笑了起来。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秦然的脸上浮现了一个微笑。

    “放心?”

    赤红的人影一愣。

    “因为这代表着我的收益啊!”

    “相当庞大,却又唾手可得的收益,只需要干掉你!”

    “它们就应该源源不断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秦然的笑容愉悦而又期待。

    还有什么是比丰收更值得人期待的吗?

    自然是……

    更大的丰收!

    原本的秦然都已经做好了放弃一部分收益,死守艾肯德市的决定,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曾一闪即逝的魔鬼会再次的出现。

    更多的敌人,代表着更多的麻烦。

    可只要有着足够的收益,秦然不介意麻烦多一些。

    吝啬鬼之魂,在这一刻几乎是要躁动了。

    不过,秦然这样躁动思维,明显是常人所不能接受的。

    即使是眼前的魔鬼也不例外。

    它愕然的看着秦然。

    眼神中带着不解,似乎想要探究一下,秦然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蛊惑话语,更是说不出口了。

    要知道眼前的情形和它预估中的完全不同。

    不单单是它提前被发现了,还有眼前的恶魔后裔完全不像是它血脉记忆中的那样鲁莽。

    相反的,很是冷静。

    这样的冷静,只有在一些曾经出现过的恶魔领主身上才会拥有。

    至于其它的恶魔?

    无不是自私自利,善变、而又混乱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实力!

    眼前的恶魔后裔,有着比它预估中还要强大的实力。

    “比想象中还有高级的血脉吗?”

    它心底打着算盘。

    和那虚无缥缈的传闻比起来,一个更高级血脉的恶魔后裔,可是更有价值的。

    也许……

    就在它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它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被束缚了。

    一只巨大的熔岩手掌将它此刻的身躯抓住了,举了起来,随后,一道高大的身躯,犹如阴影般的将它笼罩。

    “好怀念的一幕。”

    “曾经的我也无数次被这样的抓住,算是你的同族吧。”

    “他们也很强大,但是脑子不太够用,容易被人当枪使,然后,当发现阴谋后,总是这样气急败坏的抓住我。”

    “只可惜,他们并不了解我的实力或者说是能力。”

    “所以,我毫无例外的逃脱了,并且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而你?”

    “自然也不可能例……嗯?!”

    回忆让对方笑了起来。

    很开心的那种,犹如是端着红酒的上位者看着下位者在垃圾桶翻找食物一般。

    不过,再有趣的事情,也有生厌的一天。

    对方耸了耸肩,就准备离开眼前的身躯,但是,在对方发动能力的那一刻,却突然的发现不对劲了。

    这具本该如同没有上锁的房间,能够随意进出的身躯,在这个时候却好像是上锁了一般,它不仅无法离开,还被牢牢的困在了这个身躯中。

    不!

    不对!

    不是被困住!

    应该是……

    疼痛!

    剧烈的疼痛从腿上传来。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对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

    顿时,目瞪口呆!

    被咬住了!

    之前这个恶魔后裔的另外一个分身,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它的身边,正张大嘴咬住了它的腿部。

    不是这具被附身的身躯。

    而是隐藏在这具身躯中真正意义上的属于它自己的身躯。

    “透过身躯撕咬灵魂?”

    “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鬼东西?”

    违背了血脉记忆的尝试让对方不可置信的大吼着。

    很自然的,这样的质问没有得到秦然的回答。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然也不知道原本从凯美瑞斯之眼中结合他的欲望所诞生的‘原罪’究竟是什么了。

    随着他的强大,原罪们产生了种种特殊变化,而在经过了数次成长之后,恐怕连最初制造凯美瑞斯之眼的存在,都已经认不出它们是什么了。

    毕竟,‘原罪们’从诞生之初,就是一种巧合。

    同样的,在那颗特殊的心脏之中,恶魔之力,也是如此。

    恶魔的虚影宛如实质,散发着熔岩的灼热,面对着宛如宿敌般的魔鬼,正毫无所觉的散发着自身的威压。

    在这样的威压中,对方血脉记忆中的一幕再次出现了,不可抑制的,对方发出了求饶声。

    但根本没用。

    “血债!血偿!”

    恶魔虚影的熔岩巨手,猛地一用力。

    砰!

    连带着魔鬼附身的身躯在内,都被恶魔虚影捏碎了。

    附身的身躯化为了一片血雾。

    魔鬼的灵魂则继续被恶魔之炎烧灼着,最终,化为了最好的养分,转化为了恶魔之力。

    那种属于恶魔之力的愉悦感,秦然清晰的感受到了。

    早有准备的秦然越发小心的调控着身躯内五大源力的平衡。

    被‘暴食’吞噬的超自然黑暗在经过转化后,分别向着‘原罪’‘晨曦’‘瘟疫’‘圣刺’传输,‘恶魔之力’暂时被隔绝。

    要知道,那个魔鬼的灵魂带来的养分,足以媲美经由‘暴食’转化的力量。

    秦然脑海中的灵魂之火,再次的跳动起来。

    周围的混沌黑暗蠢蠢欲动。

    它们希望再次扑灭这让它们本能感到威胁的火焰。

    但可惜的是,面对着日益强大的‘恶魔’‘原罪’‘晨曦’‘瘟疫’‘圣刺’五大源力,它们从绝对的优势,变成了此刻略微占优,五大源力凝聚在那朵火焰旁,令它们根本无法得逞。

    试探了数次后,就纷纷退去。

    感知着这一情形。

    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谁也不喜欢在身体中多一点不知名的东西。

    尤其是大脑这种极为脆弱的地方。

    如果可以的话,秦然恨不得一次性的扫清这些混沌和黑暗。

    但他更加的清楚,想要做到这一点是多么的困难。

    因为,这些混沌和黑暗是源源不断再生的。

    甚至可以说,只要给这些混沌、黑暗足够的时间,它们就能够变回原本的浓度,虽然核心位置被火焰占据,但是四周依旧会是它们的。

    所以,秦然很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

    尽最大的努力去扫除这些混沌黑暗,不让对方再生的同时,让脑海中的火焰变得更旺盛。

    从最初细小的火苗,到现在变为一朵火焰,再到未来变成一团烈焰,终究有一天会变成焚天之火,彻底的消灭那些混沌、黑暗。

    到时候,秦然很想要看看,他会发生什么变化。

    当然了,那是之后。

    现在?

    秦然低下头看着手中刚刚获得的战利品。

    仅有大拇指大小,颜色并不是单纯的黑色,仅仅是发暗,在黑暗中会逸散出淡淡的金色光辉。

    【名称:暗金之石(小)】

    【类型:奇物】

    【品质:传说】

    【攻击力:无】

    【防御力:强大】

    【属性:调控超自然的黑暗,在你的心意下形成攻击或者防御,3次/日】

    【特效:无】

    【需求:精神A+】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暗金之石是无比神奇的,但是使用它,你需要当心】

    ……

    “需要精神判定吗?”

    “如果无法通过判定就要被同化?”

    秦然在需求、备注上扫了一眼后,顿时回忆起了之前的一幕,双眼不由一眯。

    秦然觉得自己似乎是窥视到了什么秘密。

    其中,最重要的关键点就是这所谓的‘黑金’。

    不过,其中还需要一些信息。

    至于那个附身魔鬼的话语?

    相信魔鬼的话语,是觉得自己家中有矿吗?

    更何况,秦然习惯自己寻找。

    呼!

    一朵微弱的恶魔之炎出现在秦然的身材,火焰特有的光辉,将这个隐秘的地下据点照耀的亮堂一片。

    虽然以秦然这个时候的感知,普通的黑暗并不能够阻碍他。

    但能够出现光明的话,秦然也是不介意的。

    因为,有的时候,当光明出现时,一些被黑暗所隐藏的东西才更加的显眼。

    只是眼前的隐秘据点并不算是这样。

    再找到了两件被破坏的魔法道具和一些食物,以及一台制氧机后,秦然一无所获,哪怕他尽可能的搜索周围的一切也是这样。

    最终,他打了个响指。

    啪!

    “Boss。”

    上位邪灵如约而至。

    虽然秦然更想要使用【大地的眷顾.大地庇护】以遁地的方式离开,但是每日两次的使用次数,却限制着秦然的想法。

    “很荣幸为您服务。”

    “只是……”

    “请您将不必要的东西放下,这会增加我的负担。”

    上位邪灵看着怀抱着那两件被破坏的魔法道具、食物和一台制氧机的秦然,忍不住的露出了苦笑。

    带人遁入虚空,对于上位邪灵来说并不容易,尤其是被带入虚空的还是秦然这种强大的存在。

    甚至可以说,如果秦然不努力收敛自身的力量,根本就无法被带入虚空离开这里。

    秦然认为上位邪灵说得对。

    所以,他想了想把制氧机放下了。

    “还是有些多。”

    上位邪灵苦笑不变的说道。

    秦然再次努力思考了两秒钟后,将两件被破坏的魔法道具放下。

    这一下,让上位邪灵惊到了。

    “你为了这些速食食物竟然……”

    “不!”

    “我没有放弃那些我的战利品。”

    “只是我突然想到,你可以多跑一趟。”

    秦然理所当然的说道。

    “……”

    上位邪灵无语凝噎。

    不由自主的,它再一次的开始想念西海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