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日本卖晴天娃娃那几年 > 正文 第十九章 嫂子拉我下水
    张经理还特意吩咐在女孩儿脚上放了一些食物,看来他有恋足癖啊。

    张经理的目的已经不是吃东西了,纯属录像。甚至将盖在女孩儿隐私部位的荷叶拿走了,镜头停了好长时间。

    那双咸猪手也不老实,我心道特么的你不招邪谁招邪?

    视频很快播放完毕,我也没瞧见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就给山口惠子打了一通电话,问问她这究竟什么情况。

    我一打过去,山口惠子就说道我正想找你呢。

    我连忙问道找我有事儿?

    山口惠子说道:“我这会儿正和阴阳师小泉吃饭,小泉的圈子非常广,知道最近有一个从中国偷渡来的人蛇,从一个阴阳师朋友手中买了一个式神,我估摸着很可能是老蔡,你最好注意一下啦。”

    “啥?”我傻眼:“式神也可以用来买卖?”

    山口惠子道:“在利益面前,没什么不可以买卖的。当然,不是绝对卖给对方,而是暂时拥有一段时间的指挥权。过了这段时间,式神会再次回到阴阳师身边的。”

    “那老蔡请了多久的式神?”我问道。

    “大概也就三个月吧。”山口惠子说道:“而且你不用太紧张,说不定那个人并不是老蔡呢。”

    “中国有句老话,叫未雨绸缪,妈的,你上次给我找的小乘佛法,到底管不管用?”

    “躲开一般的式神,应该不成问题。”山口惠子说道:“而且配合我给你的护身娃使用,应该没多大的问题。”

    我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对了,你能不能跟那阴阳师打声招呼,以后不要再接老蔡的生意?”

    “这我可做不了主。”山口惠子道:“阴阳师大部分都是男的。你懂得,这是一帮精虫上脑的家伙,不好管啊,你给他找个漂亮妞,就算违背原则,也可能会做他生意的。”

    我一阵郁闷:“给钱也不行?”

    “这可不是钱的事儿。”山口惠子说道。

    我一阵郁闷,这他麻痹的老蔡,看来不整死我不完了。

    我就给她说,下次再有老蔡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杀了两个人,这要是被抓住,肯定是死罪一条啊。

    山口惠子说知道了。

    我心情忐忑的挂了电话,却忽然意识到正事儿还没跟她说,只好又给她打了过去。

    不过这次山口惠子没接,我接连打了三四次,都没半点动静。我心道她怎么不接了?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事儿了吧。

    我只好把张经理所遭遇到的情况,编辑成了短信给山口惠子发了过去。

    一直到了晚上,山口惠子才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张经理的事儿。

    短信上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是将一些小细节跟她重新复述了一遍。她听了之后,就说应该没多大的问题。你去问问他有没有从日本带回去什么东西,哪怕再微乎其微的东西,也一定得在意,不能疏忽。

    我说道知道了。

    她说有了发现一定得第一时间向她汇报,她好根据困难程度收取报酬。

    我说了一声知道了。

    我给张经理打电话,想问张经理在不在家。没想到竟是张经理的老婆接的。

    “找老张的吧。老张开会去了,手机落家里了。”她老婆气喘吁吁的,好像刚做过那种事儿似的。

    我连忙说:“哦,嫂子吧,打扰了。麻烦待会儿张经理回来了,您让他给我打一通电话。”

    “好!”嫂子说道。

    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边却忽然传来一个浓厚粗壮的男子声音:“阿华,谁啊。”

    我擦,我的手一哆嗦,手机差点没掉了,嫂子搁家偷情呢!

    我顿感无比尴尬。

    那边嫂子也尴尬的笑笑:“那个……你是小李吧。刚才……你没听到什么吧。”

    我连忙说道:“没听到,啥也没听到。”

    嫂子松了口气:“那就好。我会带你向老张问声好的。对了,欢迎来我家玩啊。”

    说着,就挂了电话。而我却有点热血澎湃,嫂子最后那句话啥意思?欢迎我去家里玩,玩什么?玩嫂子吗?

    哈哈,我心头一下乐开了花,没想到这护身娃还能增加桃花运呢。

    说实话,嫂子以前也来过厂子几次,她身材娇小,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不知多少次我都幻想着把她压在身下呢。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小李,我是嫂子啊。”

    我激动不已,连忙把号存了起来,看来我离嫂子的床,只剩下很短的一段距离了。

    我忽然又想起我曾经跟张经理说过的一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我特么直接跳到了最高层,偷去了。

    躺在床上,我满脑子都是嫂子那妖娆可人儿的声音,脑子里全都是把她的娇小身躯压在身下的想法,弄的我好不舒服,好几次都差点去门口捡张兼职妹的名片来陪一晚。

    好在没多久,老张就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是不是给他打电话了。

    我说是啊张经理,那件事我帮你问了,法师让我问问你,你是不是从日本带了什么可疑的东西回来?

    张经理连连摇头:“没……没有啊。”

    我看他分明是心虚,说话都不连贯了,只好说道:“张经理,其实你完全没必要瞒着我。咱俩啥关系?我还能把你的事说出去不成?”

    张经理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李老弟,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哎,电话里说不方便,你来我家一趟吧。”

    我说道:“现在都十点钟了,嫂子是不是睡了,会不会打扰你们?”

    张经理道:“没事儿,她还没睡。”

    “好吧。”张经理执意邀请我去,我也不好拒绝,再说了,这可是赚钱的大好机会。他家可有钱了,每笔生意都能抽成一大笔,一百万至少能抽出来三四万快来,一年不赚个几百万的都对不起经理的名头。

    于是我立刻打车就去了张经理家。

    我敲了敲门,没想到开门的竟是嫂子。嫂子对我无比热情:“小李啊,快进来。”

    我一看嫂子穿的这三点式,就愣了,干嘛啊这是?勾引我?胆儿太肥了吧。刚才不是说张经理还在家吗?就算再开放,也不能在外人面前这么开放啊。

    不过我一时间还真被嫂子的波涛汹涌给征服了,说实话,嫂子个头不高,而且很瘦,不过胸却挺争气。

    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来,叫什么人小志气大!

    我也不敢进去,生怕张经理看见了引起误会,连忙说道:“嫂子,张经理在家吗?”

    嫂子冲我妩媚的笑笑,一把把我拽进去,之后竟一下扎进我怀中,轻轻啜泣:“李哥,人家……人家命好苦啊。”

    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连忙四处看看,发现张经理果然不在家。我心中的火瞬间燃烧起来,从脚底一直烧到脑壳。不过仅存的一点理智还是告诉我,不能放肆,不能放肆:“嫂子,这样不好吧。我……我来找张经理……的。”

    “老张跟我吵架了,要跟我离婚。”嫂子说道:“放心吧,他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

    我傻眼了,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嫂子却比谁都主动,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被她拽到卧室的,而后她躺在床上,把我拽到她身上去,开始脱我衣服。

    真的,在那种氛围下,你根本就没办法控制。这样妖娆性感的女人如此主动,除了太监,没人能扛得住。

    即便是和尚也非得破戒不可。

    我深呼吸一口气,妈的,干了,这机会可不好找。

    我也没多想,立刻就配合起来。

    可就在我准备采取攻势的时候,卧室门口却忽然响起一声咳嗽声:“小李来了。”

    擦,我瞬间感觉浑身被泼了凉水似的,连忙从床上站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

    张经理不知什么时候竟回来了。

    该死,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害怕极了,连忙从床上翻下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张经理,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经理叹口气,没说什么,只是走到窗口旁,将放在窗户上的手机拿在手中……

    日了,这狗日的张经理该不会是录下来了吧。完蛋完蛋,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再看嫂子,却不慌不忙的穿好衣服。然后红着脸看着我:“小李,对不起,算嫂子欠你的。”

    我擦,啥意思?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她却红着脸,匆匆忙忙的跑开了。

    我尴尬的站着,感觉自个儿跟个傻子似的。

    “小李,不用自责。”张经理说道:“我不怪你,是我让你嫂子这么做的。”

    “什么?”我目瞪口呆,完全反应不过来:“张经理,您……什么意思?”

    “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张经理说道:“因为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这件事儿,事关重大。可我又对外人不放心,只能让你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了。”

    特么的,这张经理越说我越迷糊。

    等张经理耐心的给我讲了一遍之后,我特么才恍然大悟,牙都快咬碎了,恨的我都想把张经理的蛋蛋给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