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足坛超新星 > 正文 067 70米的吊门!(求推荐票啦!!)

正文 067 70米的吊门!(求推荐票啦!!)

 热门推荐:
    “布格施塔勒,他过掉了乌多凯!打门了…………哎呀!被卡斯特尔斯碰了一下打在立柱上!太可惜了。”沙尔克的解说员沮丧道,可是他还来不及抱头懊恼,另一个机会又出现了。

    “等等……后点的是……迪桑托?补射,球进了!还差一个!沙尔克还差一个球就能扳平了!”天堂地狱,一瞬之间,现场的沙尔克04的球迷也在抱怨的瞬间欢呼起来。

    还有一个球!他们似乎看到了扳平的希望。

    迪桑托从球门里把足球抱回到中圈,他们现在必须争分夺秒。

    沃尔夫斯堡的球员则是慢步走回自己的位置,海因兹更是直接躺在地上装起了抽筋。

    “Sun!Sun!快帮我压一下!抽筋了!”等孙翔过来,海因兹朝前者眨了下眼。

    孙翔也立刻明白他的用意,压腿的同时偷偷给了他一个赞。

    这一压,足足压了两分钟。

    “裁判!他们明显是在耽误时间!”

    “他们可以去场下治疗。”

    “我想知道这段时间会不会被算在补时。”

    时间久了,本来就心急的沙尔克球员更是坐不住了,他们认为海因兹是在拖延比赛时间,这是个可耻的行为。

    裁判也实时地出来进行督促,告诉海因兹如果还是不行就要去场下接受治疗。

    半分钟后,比赛重新开始,耽误时间的海因兹也被裁判出示了黄牌进行警告。

    “常规时间还有5分钟,留给沙尔克04的时间不多了。”贺炜用人们异常熟悉的口吻说着场上的形式。

    “沙尔克若想翻盘,在余下的时间里必须再进一球,而且越快越好。谁也不能确保沃尔夫斯堡会不会再下一城。泰代斯科现在还手握一个换人名额,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好的时机了!”沙尔克的解说员说道。

    泰代斯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还有一个名额,到底是用在哪里好。

    用在前场?为了保留进攻火力的话就要撤下一名后场,这样的话说不好还会再丢一球。

    用在后场?那赢球的概率就会降低不少,如果想赢下比赛,就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进一球。显然补强后防这个提案是不被通过的。

    “把本塔莱布叫回来!”

    ………………………………………………

    “哦?我们看到沙尔克又要做人员调整了吗?”贺炜道,“本塔莱布,本塔莱布要上场了,他在两周前的联赛弄伤了脚踝,赛前说他还处于恢复阶段,并没有达到上场的要求,不过看来介于眼下困难的局面,泰代斯科不得不让这名阿尔及利亚的天才中场带病上场了,看上去他要将所有赌注都压在进攻端上了。”

    比赛地87分钟,本塔莱布换下表现平庸的麦克肯尼。

    两分钟之后,刚换上场的他就差点攻破沃尔夫斯堡的大门。

    常规时间的最后一分钟,沙尔克04在前场拿到了任意球机会,迪桑托的突破造成了蒂塞兰的犯规,裁判果断判罚任意球。

    卡利朱里的任意球开向禁区,本塔莱布高高跃起砸向皮球,可惜角度太正让卡斯特尔斯稳稳抱住。

    本来已经打算庆祝的沙尔克球也是发出阵阵哀叹,本塔莱布也是抱头懊恼着。

    转眼比赛来到了伤停补时,而补时的时间超过了5分钟,这让沃尔夫斯堡的球迷有些受不了。

    “怎么这么长啊!你的表是坏了吗裁判先生?”

    “沙尔克的走狗!”

    “你回去跟你的女儿学学数数吧!”

    ………………………………………………………………………………………………………………

    “现在是比赛的94分钟,不出意外这将是沙尔克04最后的一次进攻,如果这个角球没进的话。”贺炜看了看时间说道。

    这时候,矿厂的门神费尔曼从本方半场跑了过来,他要参与到这次进攻当中。

    “费尔曼都上来了!196厘米的他在禁区里就像巨人一样。所以他能够像巨人一样拯救他的球队与水火之间吗?”沙尔克的评论员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们的队长身上。

    如何这个球不进,然后二点球又是沃尔夫斯堡得到的话,恐怕这就是最坏的结果了吧。

    费尔曼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后果

    所以这个角球,他要拿出自己百分之二百的力气去争球,这是必须的!

    “角球开出~费尔曼!可惜啊没顶到……”沙尔克评论员失望道。

    争球之后,费尔曼赶快跑回自己的球门,他不能让球门失去他的主人太久。

    然而,一起直冲球门的,不只有费尔曼。

    还有一颗飞行的足球。

    奔跑中的费尔曼听到耳边呼声大起,不明真相的他以为是他们扳平了比分,刚回头张望就看见一个皮球从自己的身后飞了过来……

    吊门!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皮球飞行的轨迹和速度很明显是奔着球门去的。

    他顾不上别的了,用尽浑身的力气开始冲刺,必须要在皮球到达前先抵达那里。

    30米,25米,15米……

    球门在他的眼里越来越大。

    但是这远远不够,他甚至能够听到头顶上皮球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已经不行了,想超过皮球的速度简直是痴人说梦,他必须要赌一把了。

    费尔曼在奔跑中转过身,然后面对皮球后退,后退再后退。。接着起跳!

    不管怎么样,他把成败赌在这最后一跃之上。

    ………………………………………………………………………………………………………………………………………………

    当流星滑过下萨克森州的夜空;一把新斧砍断矿厂里最后的支柱;一颗新星在这里升起,亮过沙尔克的蓝……

    起跳后的那一刻,费尔曼就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挡这个进球……

    他绝望地看着皮球掠过自己的指尖,坠入自己身后那个白色的球门。

    在全场球迷的欢呼声里,费尔曼坐在点球点,眼睛呆呆地望向球场对面,望向那个70多米外正在庆祝的绿色身影,那个绿色的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