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上仙难求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热门推荐:
    “前辈不是不爱管闲事的吗?”老周面色变了即便,最终动了动嘴唇道。

    云兮道:“我是不太爱管,只不过楼下那个小姑娘,我见着资质不错,才送了她一套功法还没等她修炼出什么名堂来就要折在这里,不太开心。”

    小泥炉上的水壶已经沸腾了起来。发出呜呜的轻响,声音清脆婉转,十分悦耳。

    这声音让老周一惊,恍然抬头,干咳了一声,说道:“前辈放心,晚辈只是想要一件东西。不会伤害任何人。”

    “那就好。”她抬了抬下巴,老周便立刻会意,将那已经茶水已经沸腾的水壶从小泥炉上取了下来,而后动作行云流水的泡茶。

    片刻后,一杯冒着袅袅清香的茶水被一双手恭敬的放在了云兮的面前。

    云兮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又放下,微微点头:“还不错。”又扬了扬下巴:“尝尝。”

    老周有片刻愕然,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他此刻如案板上的鱼肉,想要活命也只能听从吩咐。

    云兮的修为,老周实在看不透,但是他知道能够看穿他的伪装,眼前这个看上去过分年轻的女人修为一定在仙人之上。

    对于老周来说,仙人什么的,也并不是没有见过,但见过不代表就不怵,尤其对方来意善恶不知的时候。

    云兮的态度十分模糊,她因为徐静的安危威胁、恐吓自己,但实际上却没有任何一丝真正要伤害自己的举动。她一口叫出自己挂在脖颈上的牌子的名称却又好似完全不在乎一般,放下之后就没再提起过;禁锢了自己的自由,但却又赏他仙灵茶。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周实在看不透。他看不透,也就只能选择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这种方法已经助他渡过多次危机了。

    两人皆静默不语,楼下的劫持还在继续。

    这小子倒是艺高人胆大,莫不是吃准了自己真的不会对他如何所以在她将他困住之后,他分出去的那一份元神还在坚持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不,他分出去的恐怕不止一份元神。

    若是遇上别人这般,云兮恐怕不会这么好脾气,但是因为这个人是老周,云兮便格外的有耐心。

    不知怎么的,云兮的目光虽然依旧看着窗外的楼下,但是她的面色似乎柔和了许多。

    老周虽然没有说话,仿佛遇上了难得占便宜的机会,一直低头喝茶,但余光却一直在偷瞄云兮,观察着她的神色。

    似乎察觉到了老周的眼神,她转过脸来,带着笑意,点评道:“这一手分魔大法使得有些生疏,不太对得起这么霸气的名字,往后该多练练。”

    老周惊讶极了,云兮一语道出他所使用的术法比他发现云兮有可能是仙人还要让他惊讶。分魔大法可是魔界的高级典籍。他能学会这一手也是有渊源的,为什么她会知道?

    因为太震惊,他将疑问都摆在了脸上,来不及掩饰。

    云兮笑了笑,问道:“徐静叫你老周,你姓周,名字是什么?”

    “周离。”老周扶了扶眼镜,将面上其他表情尽数掩饰了过去,又恢复了本来的温和,慢慢说道。

    “离?哪个离?”

    “离开的离。”周离的表情微微地有些冷。

    云兮蹙了蹙眉,但依旧点评道:“这个名字,不太好,哪有父母会给孩子取名叫做‘离’的。”

    “事实上,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周离说起来的时候脸上彻底没了表情,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知道是怒火还是痛苦的情绪,声音也没有什么温度。

    “我没有名字。”周炎低低地说,“我是被抛弃的。”他看上去伤心极了,情绪非常低落。

    沉默了半晌,周炎突然抬起头,目光直视云兮,问道:“前辈,我真的只是想取一样东西,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您能不能放我一马?”他的脸上不再挂着温和的假面具,气势为之一变,目光锐利又坚定。

    “能!”云兮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周离本为自己还要下大力气来与她虚与委蛇,没想到她答应的那么干脆,可实际上即便她答应了,在束缚他周身的灵压也并未减少一分。

    云兮扯了扯嘴角,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看穿了他的疑问继续说道:“等我先解开自己的好奇心再说。”说着,她伸出手来轻轻拍了两下,神情敷衍,道:“你的故事很感人,但是演技也很感人。下次再想打动铁石心肠的人,千万要进修一下演技,不然,故事再感人也要被你感人的演技耽搁了。”

    开玩笑,就算面对比自己修为高出很多的修士,能够修炼到金丹境,本身就应该是意志极其坚韧之人。谈到名字和父母就伤心?开玩笑,如果真这样,凝结金丹时随之而来的心魔幻境又是怎么过的?

    这小子还真是滑不丢手,但也让云兮格外的满意。

    周离的表情僵硬了一瞬,很快又恢复了过来。摊手道:“既然前辈看出来了,要杀要剐就随前辈吧。”

    这态度,很光棍了。

    云兮就笑了起来:“年轻人,戒心怎么这么严重。先不要说我对你有什么好奇心,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能认得出你的神魔令?”

    “什么神魔令?”被问到要命的问题,周离咬紧了牙关装糊涂。他伸手握住脖颈上的牌子,手指紧了一瞬,很快又下定决心,将它从脖子上扯了下来,带着一脸无奈道:“前辈原来还是为我身上这块牌子感兴趣吗?那前辈便拿去看吧,只是这真是我父母的遗物,待前辈看过之后还请原物归还。”

    倒是真不怕那牌子在云兮手上发生些什么。

    云兮也不推辞,就手捡起神魔令放在手上细细的看了一遍。实际上她的神识却锁定了周离,游戏好笑的瞧着他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可实际上全身紧绷,一丝一毫都不敢放松。

    将那块实体化的神魔令翻来覆去瞧了一遍,云兮便将令牌递还回去。

    周离到底还是沉不住气,伸出手来接。可就在他接过神魔令向回扯时遭遇了阻力。他抬眼看向两只轻轻捏在神魔令上始终没有松开的云兮,问道:“前辈……”

    “周恒。”云兮嘴里突然吐出一个名字。

    这一次,周离,不,周恒的身体彻底的僵硬了。握着神魔令的手又不敢就这么缩回去,只能僵硬的悬在半空中。好在云兮吐出这个名字之后就很快松手了。

    她轻轻一叹,问道:“周炎是你父亲,对吗?”

    “我不认识什么周炎。”周恒快速的将神魔令收了起来,垂下眼睛说道。

    “看来,你对你父亲是有什么误会。”云兮肯定道。

    “您知道什么?那种在我还没有出生就抛弃我和我母亲的人,我能有什么误会?”周恒说话的语调很轻,但让人觉得语气中溢满了愤怒。

    “你的母亲是魔族人?”云兮端详了他片刻,又肯定道:“虽然特征并不明显,看来是像你父亲居多,但也并不是没有魔族人的影子。”说起来,魔族人和人的区别并不是太大,只不过魔族人的耳朵很尖,身上天生带着红色的胎记,虽然无法确定胎记长在哪里,但无一例外的魔族人身上的胎记都很美丽,仿佛精雕细琢过的纹身,那是魔族人天生的图腾。

    周恒的面上没有胎记,但他的耳朵明细看过去耳廓要比正常人多出一个尖尖。

    周恒的面色变得很冷,问道:“你到底是谁?”

    “别紧张,如同你不想伤害任何人一样,我也不会伤害你。”云兮看着他的眼神透着慈祥,顿了顿,她说道:“你的名字,是神魔令告诉我的。”

    “不可能。”周恒道:“这不过是一块牌子,死物而已,怎么可能告诉你这些东西?”

    “是吗?”云兮微微一笑,也不辩解,只伸手微微一点,道:“如果只是死物,那你怎么解释这个?”

    周恒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低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差一点唬得他将手中的神魔令摔了——那块拥有一个很霸气的名字但自打他带在身上之后就一直好似只是个挂件,安静如鸡的玩意儿此时正被一层他也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的淡淡灵气包裹着。那一层薄薄的灵气一放一收,好似牌子活过来了一般,正在呼吸。

    “这是……怎么回事?”周恒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它被人费了大力气才从识海中分离出来,受了重创。刚才我给它输了点混元之气,将它激活了。”云兮道。

    “你……又是怎么知道它是什么?为什么会用它?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是谁?”周炎没有被激活了的神魔令带偏了思绪,直指方才云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算是你父亲的朋友吧。”她微微一笑:“大、侄、子!”

    “我不信你,有什么证据?”周恒继续保持警惕。

    云兮很无所谓:“你信不信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害你。”想了想,觉得这孩子的警惕性不是一般的高。就算再怎么谨慎的修真者也不这般草木皆兵。再一联想到他以分魔大法来取在警局的东西,想来对法律也没什么太过尊重之情。

    这孩子,不会是个惯犯吧?

    这么想着,云兮立刻分了一分元神浸入光脑之中,分别对周离和周恒这两个名字进行了搜索。

    片刻后,得到了答案的云兮瞧着周恒的眼神有些怪异。她确实没想到周炎的孩子如今竟然是星际上赫赫有名的星际大盗?

    搜索周恒这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太多引人注目的信息,但是一搜周离这个名字,星际百科词条的目录备注第一条就是飘红加粗的“星际大盗”四个字。

    点进去一看,云兮简直倒抽了一口冷气,星际百科下面长达好几屏的介绍至少有三四屏是他做下案子的目录。后面每一件案子的详细信息更是长到无法想象。

    难怪这小子这么刁滑,这样想着,云兮便露出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你是星盗?”

    “这不是白问吗?”周恒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知道是自得还是谦虚的张狂神情:“整

    “哦,那还真抱歉,我也是刚才搜百科才知道的。”云兮慢吞吞道。

    “是吗?”周恒愣了一瞬,旋即了然:“看来我的名号还没穿遍仙界啊。”

    “所以,你的志向是将你星盗的名声传遍仙界?”

    “是。”

    云兮敛了眸光,手指在桌上敲打了几下。她翻资料的时候一目十行将周恒所犯下的罪行全部扫了一遍,然后就发现他在星际可真是赫赫有名。

    这个有名不光是因为他星盗的名号。更多的是因为他求财但不轻易杀人,死在他手下的都是死有余辜之人。而且他独来独往,没有以真面目示人过,除了他修士的身份,别人对他知之甚少。

    这风格倒很像以前里经常塑造的侠盗。因为他的神秘,星网上居然还有很多女粉丝,甚至还为他创办了星际后援会。

    如果不是周恒自爆那个叫做“周离”的化名,恐怕云兮也只能认出他是周炎的孩子,却根本不会将他和什么星盗联系在一起。

    自爆身份吗?这个举动让云兮有些玩味。周恒还那么干脆地承认了想要将名声传到仙界的志向。

    云兮便问道:“你想找谁?”见周恒看她的目光并不太意外,她又继续道:“你说你想要将名声传到仙界,而你,从我这短短一会儿工夫的接触和刚刚从星网百科上搜索的结果来看,你也并不是那种追名逐利之人。所以,你让我知道你是谁,是想让我告诉什么人,或者,想通过我之口吸引什么人来找你?”

    “前辈果然聪明。”周恒见对方已经猜出了自己的用意,心道这些修真大能和他之前游历星际时遇到的各种人果然不是一个层次的。他也没有过多的做什么事情,但她就已经推测出来了。

    “你想找谁,不如告诉我,我帮你找。”云兮道。

    “前辈您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您到底是谁?”周恒不为所动,似乎只对云兮的身份来历感兴趣。

    “都说了,我是你父亲的朋友,大侄子。”云兮翘了翘嘴角。

    “证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