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异世追男神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闲来买脂粉,四季添衣裳
    二爷上朝散值还时时要顺路接送仰业来往国子监,和侄女长期共用马车也没这个道理。马氏盘算了下决定闭嘴。

    何妙香是大府里出来的小姐,不愿轻易口出恶言,仍然稳如泰山的照旧回她:“家长可不是我们府里自称的。这家谱月例银子多过老家同族小辈的份例;姑娘出嫁的嫁妆定制高过族里的姑娘们,都是你祖父回老家时,禀明了族长,才白纸黑字明文记载落定的。”说过后,又伸了乳白如脂的一根指头,指指家规上一处,底气十足的说:“这是族长的具名落款。”要不是家规上写明了这些,自己每月至于要在林家人身上花那么多钱啊?!

    马车,哼!

    等马车全套落定小百两纹银就没了。

    她区区九品的俸禄养上杂役定员六个;以后的人吃马嚼、马掌配件的养护零零落落的消耗,这俸饷领到她聘出家门,也未必能攒下马车的钱。

    若是大爷没挺过去这个坎;或是三个月后都不能养好要罢职离官,那三年大姑娘不论是丁忧或者遭排挤卸职回家伺疾,长房就都没了俸禄银钱。在老家的长房三个小子还要读书进学,那都是烧钱的祖宗。

    这笔马车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拿的,这就是往水里扔钱--光听个响了。

    “那我情况特殊!此前发俸禄是在海外逐月由户部随行官员发放的。因为辗转海外,穷家富路的一家子花用也没准头,想交家里公账或和兄弟们领月例银子也不能够。那现在我和父亲回来了,现在这银钱上又是怎么个说法?”

    “你父亲是男丁长子,俸禄钱财所得自然是循例一半交账,半俸自理,你二叔也历来是如此。我收点庄子上的钱租米粮,管着这些子薄俸,是要操心满府上下人等吃穿用度的。”何妙香抿了口茶水。

    眼角撇到林昭献锯嘴葫芦般,不言不语茶水不动的坐着。看来是在等着寻自己的错处,好给万里归家的大侄女撑腰的。

    她不动声色的继续道:“柴火、冰、炭、酒酿、茶叶样样不菲。”她待嫁时就学的管家,大门户里小姐少爷的奶娘断奶后并不辞退。跟着主母领个协助管家的差事,日后就是能处处提点小主人的现成帮手了。诸如内宅家用的安排;余钱的置田买地;有能力又忠心的管事、掌柜的人才培养留用;亲戚、同僚人情的来往;上峰的年节孝敬、平日的请送都是学问,处处需要仔细妥帖。

    她虽不是长女,在娘家没理过事;在原来的夫家也不是长房媳妇,只在夫君身体尚可时协助着帮忙了两年,可她也是学了当家主母十八般武艺的。

    只是在这个家,别的且不说,光是那几个零钱,风大点都刮跑了,还哪有的闲钱给她来打理。当家理财,也要有财可理才行,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又有什么办法。

    何氏顿了顿。

    马氏就恰到好处的接话道:“母亲是伯爵三品尚书府上的姑娘,来了家中自然是各方面不及的。”

    何氏看来是习惯这样的问答配合的,点头接道:“既然来了家中,自然不计较这个。身为长辈当家理事,为儿……尔等操心,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只是大姑娘少时离家,恐怕对家中诸事都生疏了,才多分说几句。”

    她将葱白素腕间翠色欲滴的镯子,向左下方不经意的亮了亮。皓腕如雪掩映在天青、嫩绿里更显白皙。

    依依不得不承认,这还称的上年轻的继祖母,是个审美不错的美人。一身的如脂肌肤,通体的意态风流。只是多年寡居的生活,在脸上落了阴霾,不时的发作着低气压,让人看着难受不愿接近。

    林昭献蹙了下眉头,正犹豫着,何氏又接道:“家里人多,日子紧巴,可也不会违例,要你个姑娘家赚银钱贴补家用,满宓京的官宦人家都没这个理,我自然不会这么无稽。你的俸饷就留着自己个人花用吧。”说这话时,还自然的带了几分温和大度:“路上来遇了那么大灾祸,就你自己囫囵个的回了家,衣裳器物一应的都真打了水漂。还跟我说什么钱不钱的做什么?!”

    何氏轻嗔薄怒抛过个夹生的慈爱眼神:“就留着给咱家大姐儿闲来买脂粉,四季添衣裳。你赚的钱家里分文不取,以后莫再和我客套钱不钱的,以后再不许提了!管你做到几品的官,都是咱们府里娇养的大小姐,吃穿还照家规来,同二房平齐。”最好嫁妆银子也别提了,我自己一个人钱都不够花的,家里还杵着俩赔钱货。又都到了待嫁的年纪,赚的不抵花的多,都是前世的讨债鬼!

    依依被何氏的慈爱吓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装熟、卖假交情基本是宅女的死穴,依依很怕这个。

    搓了下手臂上的汗毛心里一算,卧槽!

    不提钱,就是下月发饷前,老爹的药钱,自己的衣裳花用一概自己想办法。

    这死女人话说的光溜溜,事办的没法看。

    这要不是三叔想着自己,莫不是要穿了船上换的一套衣服抗过这大半个月的,依依吓了一跳,那她在鸿胪寺得立刻马上一举成名了。老爹要是需要用什么名贵的药,这钱多钱少的也没个谱啊。现在自己是有些钱,可没个明目,怎么拿出来用啊?

    说银票就该呵呵了!置身海外的出访团成员,虽然领的是户部随员核发的俸禄,可全团上下都是用钱淘换珍奇。

    这年代银票的海外兑换还是很艰难的,何况船队进行的几乎是环球旅游,就更用不了银票了。古代实现全球支付那就是靠真金白银,林依依父女就领了六年的现银俸禄,所以沉船船舱里还有户部一堆金银。

    海外的匠人做的物事和洵国出产大不相同,带回来或在西市里出手;或馈赠人情都比带点点银子回来强百倍。

    可以说除了户部公款,回程时个人带着银钱的百不存一。

    现在依依摸钱出来用,就是妥妥的财产来路不明呀!空间里钱多不多的目前到是不很清楚。

    “老夫人好眼力,看出我衣服都没得换了。我离家六年,旧衣服就是不嫌旧也嫌小了。要不您先支应点银钱,发了俸禄我再补回点?”依依看出,这女人的衣食奴仆排场是府里最讲究的。

    马氏见依柳张了张嘴,就赶紧在她后腰轻拍一记,自己那惊的微瞪的眼睛也就势一眨,微敛了眼帘,把错愕的表情顺势扳了回来。

    现在她有点服这位大小姐的随性了。哼,老夫人!改天她就是直呼何氏,在这正院里动起手来,她都懒得意外了,这就是被夷狄整个教歪了呀!

    林家男子个个少年便进士及第,是宓炎一等一有名的书香门第。这就是个一点脸面也不顾;一些儿人情都不通的异类,马氏都不想认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