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明朝小仵作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禽兽不如
    魏氏还要说话,刘虎娃转身对他娘说道:“娘,反正我们没杀他。说了也不怕,再说他老是来欺侮你,大老爷也说过他是坏人的。”转身对秦元说道:“我不是不敢承认,但这件事涉及到我娘,我怕影响我娘的声誉,所以我没说。”

    秦元点点头,转身对吴雄说道:“好了,你们都退出去,留下纸笔作记录就行了。”

    吴雄躬身答应,和里正退了出去,远远的警戒。

    秦元微笑着说道:“咱们到屋里说话。”带着吴雄先进了屋,魏氏和刘虎娃跟着走了进去。

    秦元在一张破旧的桌子边坐下,拿着纸笔坐在桌子边作记录,魏氏和刘虎娃在秦元面前跪倒。

    “这下你可以放心说了吧,我们会给你保密的。”秦元说道,心想,这刘虎娃毕竟年纪小。他这样年龄地孩子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却忘了一句话,言多必失。所以,秦元很放心,只要他开了口,就会露出马脚。

    “多谢大老爷”刘虎娃回答。

    “好,那你先说说你跟踪满建国的经过。”

    刘虎娃恨声说道:“满建国这个狗贼经常到我们家来欺负我娘,我气不过就和他打,但打不过他。那天晚上他喝醉了,又来我们家要欺负我娘,我拿着菜刀说他再欺负我娘,我要和他拼命,他才悻悻地走了。”

    魏氏低着头轻声抽泣着。

    刘虎娃接着说道:“我恨不过,就提了刀子跟在他身后,想找机会打他一顿为我娘出气。我一直跟他到了码头,他走着走着就仰面倒下了。我生怕他有什么诡计,等好半天。他还是一动不动的,我有些奇怪,这才慢慢走上去蹲下身一看,发现他已经死了。我吓坏了,转身就跑。”

    秦元一愣,这刘虎娃说的。和刚才他得到的消息,有些差别,但是差距不大,而且看刘虎娃的样子。应该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秦元问道:“他当时是个什么姿势?”

    “仰面朝天躺着的。”

    秦元想起了满建国趴着的尸体,两者对不上,便问道:“你后来又回去了吗?”

    刘虎娃有些奇怪秦元是怎么知道的,说道:“是,我跑了一截路才发现。我的菜刀忘在那里了,没有菜刀我和娘怎么做饭。我就跑了回去,因为天很黑,看不清楚,找了一会也没找到,我担心菜刀是不是被尸体压住了,就将尸体翻了过来,果然刚才忘在他腿边上了。我拿着菜刀就跑,回到家我就把这事情告诉我娘了。”

    秦元问道:“当时旁边有水潭吗?”

    “我没太注意,因为天太黑了。”刘虎娃想了想。说道:“好像将他尸体翻过来的时候,是听到有水声。”

    事情清楚了,不过,这不是秦元最想了解的东西,于是他把讯问引向了自己的目标:“刘虎娃,你以前跟踪过满建国吗?”

    刘虎娃警惕地说道:“没……我跟踪他干甚么?”

    秦元没有正面追问,绕开这个话题,突然问道:“他是怎么欺负你娘的,你看见了吗?”

    “大老爷”魏氏悲声道,眼神中都是凄苦的哀求。希望秦元不要提这件事情。

    秦元说道:“这涉及到一条人命,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本老爷都要查个水落石出。他如果真的欺负了你们孤儿寡母,那这种人渣死有余辜但是。本县也必须知道他是怎么欺负你的,这样本县才知道他是不是死有余辜啊,你们说对不对?”

    刘虎娃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他有两次把我赶出房门后,关上门要……要我娘……幸亏我叫来了邻居,撞开了门。他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秦元气得桌子一拍,吼道:“这龟儿子真他娘的不是人”一指刘虎娃,骂道:“你都十五六岁了,连你娘都保护不了,看见这种人渣,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你还算个男人吗?”

    刘虎娃脖子一扬,喝道:“我怎么没有就一个月之前,我还用石头偷偷打过他………”刚说完这话,刘虎娃就觉得不对,赶紧住了嘴。

    可是已经晚了,秦元问道:“你一个月之前用石头打过他?怎么回事?”

    魏氏慌忙一只手抱住儿子,一只手乱摆着说道:“老爷,没有,没有这事,孩子不懂事乱说的。”

    秦元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瞧他那样,虽然看上去像个男人了,可毕竟还是个毛孩子,真正遇到这种事,还是没那种胆量的。”

    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看不起他,那比杀了他还难受,再说了,刘虎娃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那一石头就是引起一个月后满建国死亡的主要原因。当下挣脱了他娘的怀抱。一挺胸膛,说道:“我是用石头打了他。”

    “你把经过说一下。”

    “那天他喝醉酒了,又来我家,企图我娘,我和我娘大声呼叫。拼命抵抗,他又喝醉了,没有得逞,这才走了。我气不过,绕小道跑到了前面甜水井下面那小巷子里躲了起来,他经过的时候,我就拿了一块石头砸了过去,他哎哟一声,捂着脑袋就躺在地上了,然后我就跑回家了。”

    刘虎娃说完这事,仿佛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好多事的,一种男人的责任感和荣誉感油然而生。

    秦元问道:“你打中了他脑袋的哪个部位?”

    “那里很黑,我也不知道打中了他脑袋的哪个部位。他是从左边往右边走。我躲在他的左手路边,应该是打中他左边脑袋吧。”

    秦元又仔细讯问了当时的时间,正好与老郎中所说的满建国一脑袋血跑到他那里瞧伤的时间吻合。

    满建国的死查清楚了,刘虎娃的那一石头是他死亡的主要原因,不过秦元并没有打算追究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是死无对证,满建国已经下葬一个多月,他没有证据,现在他更关心的是晓红之死的事情。

    秦元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但是这件事情,绝对和刘虎娃有关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