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诸武争锋 > 正文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雨幕

正文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雨幕

 热门推荐:
    从昨夜到第二天,箫剑生如深闺中的大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吃不喝不眠,端坐在破旧的床上,一颗心沉浸在奴驶花翎双剑上,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无数次的熟悉花翎双剑的气机流转,花翎双剑终于能随着他的意念运转起来。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箫剑生已经能熟练的操作花翎双剑,在身体周围兜着小圈。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花翎已经能不停歇的围着他绕转数遭,甚至还可以将那灯烛斩出豁口。

    箫剑生抹了把汗,稍加歇息,继续乐此不彼的奴剑练习,一直到夜深人静月朗星稀时。

    就在刚才,他尝试奴驶花翎双剑,钻出门缝飞出客房,随着他一念出,花翎消失在客房之内,循入黑漆漆的夜空。

    破床上的箫剑生眉开眼笑,精神抖擞。

    他能感知到花翎双剑已经越过客房屋顶,飞上丈许高空,在夜色下急速游走,如两尾嬉闹于深水中的锦鲤,在夜空中留下一黑一红两条绚丽轨迹。

    箫剑生轻笑,一念起,花翎双剑急转而上,猛的循上数丈高空,窜出十数丈之远,他的意念随着花翎的逐渐远去,似乎有些竭力。

    箫剑生在昏黄的灯烛下,坦然而笑。

    遥想大考时,他连让玉影动起来的资格都没有,这才过了多长时间,便能奴驶双剑,虽然和许相依那种奴剑杀人于无形的怪才比起来不值一提,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就在箫剑生沉浸在一片喜悦中时,他忽然感觉自己与花翎之间的联系突然中断。

    箫剑生趿拉着鞋子冲出客房外,夜色空空。

    他感知不到花翎的存在,那熟悉的气机荡然无存。

    花翎丢失是小事,但被人看破是大,他记得陈申平临走时说过,花翎能不用尽量别用,言外之意就是花翎之前的主人生前身份太特殊,花翎一旦暴露于众,后果可想而知。

    箫剑生面如寒冰,毫不犹豫的瞅了一眼那面矮墙,就要通过矮墙攀爬上屋顶,结果就在刚要冲上矮墙时,忽然迎面吹来一阵风,将他从矮墙上吹翻在地。

    虽然矮墙只有一人高点,但没有防备的摔落下来,恰好又是臀部先着地,地面全是鸡蛋大小的卵石,箫剑生疼的龇牙咧嘴,刚想对着黑漆漆的夜空骂一声贼老天,不料就在他抬头的瞬间,看着屋顶上剑尖对准他的花翎双剑,心跳突然加速,脸色大变。

    花翎双剑上萦绕着一股强大而陌生的气机,箫剑生瞬间如临大敌,再顾不上臀部开花,翻身而起,身体侧转便想躲开花翎剑尖。

    然而,就在他有此想法的瞬间,花翎突然而动,直夺他的双目。

    在箫剑生的眼中,花翎双剑变成了两根绣花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来,在他惊颤的目色中放大,他连遮挡眼角闭上眼角的时间都没有,感觉双目刺疼,眼前一黑,整个世界漆黑一片。

    似乎过了很久,箫剑生看着筷子一样摆放在身前的花翎双剑,心情复杂至极。

    他不想再骂贼老天了,他想骂人。

    刚才分明就是有人作弄了他一番,而且这个人的实力让它感到恐怖。

    箫剑生回到客房,抹了把滚滚而下的汗珠子,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一直盯着险些戳瞎他双眼的花翎到天色微微亮起。。

    街上的行人还很稀少,箫剑生认准了方向以最快的脚程赶往青麻街,几乎是走走跑跑,沿途打听了几次路况,总算在近中午时分来到了陈申平所说的青麻街。

    然而,当他停下脚步的那一刻,彻底的心凉了。

    玉琢说的没错,青麻街十几家铁匠铺全部关门,有的店铺内还留个看门的,还和过往的客人寒暄几句,有的则干脆铁锁挂起,里面做工的家伙什也搬了七七八八,光溜一块块横匾在哪里。

    董记铁匠铺也一样,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里面的地上似遭了贼一样,地面上洒满了铁屑和一些废弃的金属边角料,就在箫剑生摇头走下台阶时,隔壁一个杂货铺的老板凑过来问道:“这位少爷可是找董海川掌柜?”

    箫剑生转身,看着佝偻着腰身的老人笑着点头。

    老人叹了口气,感叹道:“董老板早在前几天就被官府征走了,几个帮工也遣散回了老家,以后怕是有命活着回来,也没精力经营这铺子喽,都是养家糊口,以后可咋办。”

    箫剑生知道,老人其实是在感叹他自己,毕竟这一条街都属于连带性的经营,铁匠铺,杂货店,农具店……其中少了哪一行当,其他的也会受到冲击,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官府征调,谁敢不从。

    箫剑生向台阶下走去,他迈了四五层台阶后,忽然转身看着老人昏黄无神的眸子说道:“老丈,敢问最近有没有像我一样打听董海川下落的人?”

    老人都没用想就说道:“有过,三天前有个教书匠来过,在门口转了一圈就走了,就在前天,有五六个人来过,这不临走时还给了我二两银子。”

    老人冲箫剑生笑着摸了摸油花花的布兜。

    箫剑生笑着看了老人一眼,转身快速而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上已经阴云密布,箫剑生闻着空气中的雨腥味,加快了脚步。

    为了赶时间,箫剑生出了青麻街口,他没有回客栈,直接快步向升平大街方向而去,沿路上他时快时慢,不时的回头查看,专门走人多的地方,穿街走巷足足一下午的时间,眼看着天色将黑,但离和唐心约定的地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雨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溅起一层白茫茫的水雾。

    箫剑生一边顶着雨往前走,一边思考着要不要再去赴约,毕竟天色已晚,很可能人家等不到他已经回去了,在他走出铁牛巷的时候,天色彻底的黑了下来,如倾倒一样的雨幕越来越激烈,街头上人影开始稀疏模糊起来,偶尔有披着蓑衣顶着斗笠的行人踏着水花折入就近的泥巷子中。

    箫剑生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快步折入另一条大街,街头上除了偶然还开张的几家店铺有灯光溢出,整条街的梧桐树下,只有他一个人影在移动。

    按照箫剑生估计,出了铁牛巷左转便是升平大街的另一个街口,然而铁牛巷不宽,却无限的悠长,尤其是在道路两侧梧桐树的陪衬下,更显的悠长没有尽头。

    就在这时,箫剑生听到了清晰的马踏水溅声,清清凉凉的传到了他的耳朵中。

    路的正前方有五人,都罩在蓑衣和斗笠之间,看不出年岁和男女,这五人全部立在瓢泼雨中,手中清一色同款式的长刀斜在这些人脚下,在远处还有一辆马娇,白色的马匹立在雨幕中显得很刺眼。

    身后同样也是五人,蓑衣斗笠装扮,腰间挂着沉甸甸的长刀,手里端着随时而发的弩箭,一步一步逼向箫剑生。

    箫剑生看着街道两侧店的铺快速熄灭的灯烛,整个身心被雨水浇灌的凉飕飕一片。

    他回头望了一眼不足百丈的五人,冷笑一声,就近在一颗梧桐树下站定,没有任何预兆,便有箭矢破空的声音,在雨幕中划出五条水线射向箫剑生,他几乎没用思考一个急转身躲向树后,顷刻间五支精短的箭矢全部命中树干,发出“嗡嗡”的轻颤声。

    其实箫剑生在箭矢划出的一瞬间就已经锁定了方向,所以他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真正让他头疼的是远处那辆马娇,到现在为止,他还判断不出马娇中坐着什么人,没用任何气机外泄,遮挡的严严实实,在雨幕中仅仅是个庞大的轮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