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汉皇刘备 >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沛县易手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沛县易手

 热门推荐:
    也确实如此,睢阳城中所积之粮,可给军民食用不止一年。就是把四门给封死了,城中也可以自给自足啊。

    太史慈拿睢阳确实是没办法,不过他可以不打睢阳。攻下西边要地宁陵之后,太史慈就一路西行,大张旗鼓。摆明了就是隔空向李典喊话。喂,你出不出城,你不出来,我去隔壁帮黄汉升打陈国了。

    这下就轮到李典难受了。出不出去?出去摆明了就是趁了太史慈的心意,城外百分百有伏兵。不出去,那么好了,太史慈就真的会去陈国,到时与黄忠合兵一处,把陈国拿下之后,调转头来再收拾自己,那可就容易多了。

    就在李典左右为难,纠结万分的时候。夏侯渊终于把一半人马,给转移走了。他自以为这瞒天过海之计,骗过了城外的张飞。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被张飞看在眼里。

    在夏侯渊准备再坚持一阵,找个月黑风高的好时机,全部撤离,只给张飞留下一座空城的时候,张飞这边,也开始动了。

    张飞在营中,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的笑道:“是时候了。”

    于是,去信给甘宁、文聘,让他们绕过杼秋,顺汳水而上,围下邑。而自己,则仍在城外,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却是外松内紧,随时关注着城中的一举一动。

    又过了些时候,天气渐渐变冷了。夏侯渊终于决定不再等了。再等下去,今年就走不了啦。他可不想在沛县里过冬。

    这晚,当万物陷入睡眠之后,沛县的城门开了,伴随着轻微的拨浆声,无数只小船,聚集了过来。一列列的士兵,在上官的带领下,登上了船只。马匹也被套上了笼头,让它们安静下来,不发出鸣叫。

    城外,夏侯渊与留守的校尉正在话别。他仍留了八百健儿在城中,让他们仍然遍插旗帜,驻军城头,以迷惑张飞。

    夏侯渊道:“仲武,能瞒得一日,你便瞒一日。若瞒不住张飞,其率军来攻,我允许你向其投降。”

    那个校尉一脸肃然,抱拳道:“宁战死,亦不降敌!将军一路珍重!”

    夏侯渊向留守的校尉胸口狠狠捶了一拳,然后便上了船。一声令下,无数支木浆划动,一片黑压压的船队,就在这黑夜里,悄无声息的向下邑而去。

    刚开始,夏侯渊的心情也是紧张、焦虑的。等过了丰县之后,夏侯渊的心情顿时就轻松下来。距离下邑不远了,这个时候张飞已经被他远远抛在了后面。安全了!

    这个时候,夏侯渊甚至有点想笑了。张益德啊张益德,任你骁勇无双,还不是要吃了我的暗亏?!

    等你到时发现沛县已成空城的时候,我只怕早就到了荆州去了。想着张飞暴跳如雷的场面,夏侯渊心中的喜悦,那真的是无法形容。

    船只又行了一阵,夏侯渊正感觉到有些疲惫,想要入舱睡上一觉的时候,突然,前方就鼓声大作,然后四面火把齐举,把这河道照得一片通亮。右岸之上,黑压压的汉军就齐齐涌现,最前一员大将,端坐马上,一脸微笑:“妙才哪里去!”

    这厮不是那张飞,又是何人?夏侯渊定定的看住张飞,一口老血差点就喷了出来。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中了张飞的算计了。

    定了定神,夏侯渊走了出来,向张飞一拱手,道:“益德,你我两家,原本是友非敌。今次你奉命而来,欲争小沛,我便将小沛让你。益德何苦还不知足,要来追我?”

    话里话外,却是想让张飞网开一面了。这对极好脸面的夏侯渊来说,已经是做到了极致了。实在是没办法。要是在岸了,他还有可能与张飞拼一把,然后率残部逃跑。可是在这河面之上,又不能排兵布阵,怎么和张飞打。

    张飞只要让人从岸边发射火箭,或从上游放几艘火船来,就足以让他的部队万劫不复。别说划到左岸去了。这谁都能想到的事情,张飞会想不到?看着左边一片寂静,空无一人,可谁又知道那黑暗之中,潜伏着什么?

    张飞在马上微微弯腰,躬身为礼:“叔父,贱内在青州思念亲人,日夜以泪洗面,叔父何不随小侄一道至临淄,以享天伦之乐?”

    不说还好,这一提到此事,夏侯渊顿时就暴跳如雷。恨不得有一双翅膀,能够飞身上岸,然后按住张飞,把他身上戳上几百个窟窿,以解他心头之恨。

    这厮好生不要脸,强掳其侄女为妻室不说,还敢当众宣扬!这不是揭他的伤疤,打他的老脸么?

    又想起夏侯尚也陷在了青州,夏侯渊顿时就心火涌动,怒不可遏。想要与其战,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如怒狮一般,锵的一声,把佩剑拨了出来,指着张飞道:“竖子,某必不与你干休!”

    张飞听了,叹息一声,道:“何必如此!”

    于是把手一挥。身后涌出无数弓箭手来,一支支火箭,在黑暗中,特别的显眼。这会,河中船队已经是一片大乱了。生死关头,没人能够镇定。更何况,很多驾船的,只是被招募而来的民夫,并不是军人。

    这会他们见要打仗了,哪里还顾得上曹军。纷纷把手中浆一扔,然后一个猛子扎入河中,潜游跑了,就连船也不要了。

    曹军大怒,没向汉军动手,却是纷纷取了弓箭在手,向河中射去。密集的箭矢入水,却也射中了几个倒霉鬼。伴随着几声惨叫,然后几具尸首就浮了上来。

    夏侯渊眼中怒火冲天,沉声道:“靠左岸!”

    没办法,他也只能赌一赌了。结果船只刚向左边河道一移动,左边那里,也有一支军队出来了。二话不说,兜头盖脸的就是一阵箭雨。射得曹军一阵鬼哭狼嚎。

    要让夏侯渊投降,那是休想。夏侯渊见左边果然也有埋伏,就下令道:“全速向前,前面就是下邑了。到时我等必有救援!”

    诸将校听了,心中一动,对啊,就算跑不了,在这里打起来。到时喊杀声震天,还怕下邑的己军听不到?只要他们一来,我们就有救了。

    于是精神大振,纷纷向操舟的许下重利,让他们全力向前!

    张飞在岸上看了,冷笑不已。却也不阻拦,只是率部于岸上,一路尾行。也罢,等他们得到下邑的消息,就知道什么是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