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逆流纯真年代 > 正文 第750章 赛后发布会

正文 第750章 赛后发布会

 热门推荐:
    胸前佩戴着新晋奥运冠军亲手献上的金牌,看赛场上那个冷漠而杀气十足的天才少女站在自己面前,像个小孩子似的又哭又笑。

    这感觉……四年多了,说了那么久的光明正义高大上,今天终于感受了一回。

    “可是欠条我没带着啊……”

    江澈笑着认真说道,说完,自己一下有点茫然: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要这么说,我直接说要留作纪念不就行了吗?难道周映还会跟我讨回去?

    这特么什么惯性啊!

    事实,欠条他当然带了,目的不是还给周映,而是在本身记得女排没夺冠的情况下,求好运,求一个奇迹,也保留几分期待。

    作为知情者,郑书记在旁悠悠地“切”了一声,满脸的鄙夷。

    “嗯,不用,不用的。”小周映傻乎乎当了真,着急的摆手,抹眼泪,跟着似乎犹豫了一下,转头看着林俞静。

    “林姐姐……”小周映为难说。

    “怎么了?”林俞静笑着问。

    “我,我能,抱一下老师吗?”

    印象中这还是周映第一次提要求,过往这四年,哪怕是希望江澈路过庆州能去看看她这样的话,她都没说过一句。

    大概也只有这个夺冠时刻,才能给她这个勇气开口了。一生一次。

    江澈:“……”

    这个问题难道不是应该问我的吗?江澈偷摸看了看旁边成群端着相机的记者,心里很苦,转头偷偷冲林俞静眨眼睛。

    “好啊,好啊,快,抱,随便抱。”

    林俞静看都不看江澈,整个人兴奋得不行,忙不迭就答应了,然后,也举起了手中的相机,躲在镜头后面幸灾乐祸。

    那,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说不行吧。

    “谢谢……老师。”小周映眼泪狂涌,声音哽咽。

    她的拥抱带着几份怯生生,很小心,只一下,身体躯干基本没什么接触……不过这样,她就必须得把腰弯下来。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闪光灯跟现场爆炸了似的。

    尽管戴着棒球帽呢,但是很显然,江澈的身份这回是藏不住的。

    毁了。

    全特么毁了。

    江澈可以想象,接下来国内媒体的报道热潮中,除女排整体之外,肯定也会有许多小周映的篇幅……

    所以,有几张照片,注定会反复出现在报纸刊物上。

    比如她最后坐地哭泣的画面,比如那次飞身救球,那次神兵天降的单人拦网,还有,那最后的制胜一扣,她腾空的画面……

    “妈的,那么多好照片,千万别用这张啊。”

    …………

    赛后发布会的现场云集大量中国记者,洋溢着巨大的喜悦。郎指导带着队员入场,掌声,欢呼声如雷。

    整体的采访过程很和谐,不过,郎指导的脸上始终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之前的报道,看你们怎么圆。

    队员们大多都有出现,小周映也不例外。

    她上台的时候,现场掌声如雷……这个决赛场上“小将横空出世,数次力挽狂澜”的故事,让在场几乎每位记者都文思泉涌。

    “所以,郎指导,关于周映在决赛中的表现,是教练组一直藏的杀招吗?只为决赛,对付古巴?”

    有记者问。

    问者无心,但其实这一问本身,就已经隐藏无形霸气了。在世界排名仅仅第八,通过打落选赛才晋级正赛的情况下,“只为决赛”四个字,如同沙场策马冲出,百万军中直取上将……

    更霸气的回答,就一个字,郎指导说:“嗯。”一如当年她干净利落的钉板扣杀。

    现场愣住了一会儿。记者们好尴尬啊……

    “那……郎指导你怎么评价周映在决赛上的表现,能说一说吗?”终于,有人抛出了一个和周映第一次上场那次赛后几乎一样的问题。

    同在受访席上,郎指导偏头看了看小周映,笑了一下,转回来看向记者,说:“我觉得她打得还行。”

    “……”

    记者们不约而同弱弱地笑了笑,因为之前,就是这句话,曾经被他们批评得不行。

    “那,周映,拿到奥运冠军了,而且表现这么出色,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开心吗?”记者改问周映。

    话筒递到手里,周映想了想,点头,开口:“嗯。”

    如果记者最后没说“开心吗”三个字,她大概会说“很开心”,既然记者已经帮忙说了,她就不重复了。就是这个逻辑。

    “……就,这样吗?可是你这场的表现……”

    “我觉得我打得还行。”周映说。

    现场沉默,然后笑起来。

    周映才不跟他们笑呢。

    记者们也不在意,继续有人发问:“在第三局的最后一分,那个拦网,我们看到你先是因为救球,摔到了场外,但是在路易斯扣杀的时候,你又已经回到了场内,完成了关键的单人拦网……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你会出现在网前,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做到?”

    记者说完期待的看着周映,期待她能说出一番励志感人的心理活动来,比如怎么咬牙爬起来,怎么想着这一份绝对不能丢,怎么冲上去……

    一片期待中,周映想了想,说:“因为高。”

    她的意思,因为高,所以我能够得到,很朴实也很实际的一个答案。

    记者们哭笑不得,哑口无言一下。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孙玥”,记者转向孙玥,改问道,“最后一个球,你当时其实有机会打探头,对吗?”

    “嗯”,孙玥笑了笑,转头笑着看看小周映,说,“但是球偏高,而且有点靠后,需要够着打,我不是百分百的把握。”

    “但是其实也可以打,不是吗?可是你选择了传球,传给周映,让她来完成这最后一扣……”

    “周映今天的状态很好,我很相信她。”孙玥坚定说:“另外,这个球有她来完成,我觉得是最好的,不管是对于今天这场决赛的收尾,还是对于周映个人的成长,对于我们整个中国女排,都是这样。”

    孙玥的意思其实不难理解,在奥运决赛上完成一场惊天表演,亲手用最后一扣收官,这对于一名年轻队员不论心理还是领袖气质的成长,意义都会重大且长远。

    记者们集体鼓掌,在场队员教练也都一样。

    郎指导还伸手把孙玥往身上搂了搂,说了几句悄悄话。

    “周映呢?周映你怎么看?”记者问。

    惯性的思考状态,周映说:“姐姐对我很好……姐姐们都对我很好。”

    总算是多了几个字了,周映说完,探头看了看孙玥。

    现场再次爆发出巨大的掌声。

    而后,话题逐渐脱离比赛本身,记者们问了周映最后的哭泣,也问了其他队员很多问题,并最终,转到了赛后的那一幕上。

    有一个问题,其实他们压抑好一会儿了,有记者故作不知,先问周映赛后金牌是献给了谁。

    “江老师。”周映平静说。

    “可是我们大家讨论发现,那个人他,好像是宜家江澈,所以请问……”记者们对于这个发现的热情和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也是江老师。”

    小周映没有否认江澈的身份,这是没办法否认的,但是她再次强调。

    体育记者们大多知道宜家江澈的大名,而不知道他在茶寮支教的经历,就刚才到现在这一会儿工夫,也还没来得及去查,去问,大部分当场都有些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