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妖孽狂医 > 正文 第49章 都怪你!

正文 第49章 都怪你!

 热门推荐:
    苏烈几步跨到洗手间门口,正待推门而入,宁轻语忽然道:

    “你,把灯关了。”

    “啪”一声,灯关了,洗手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沐浴露的清香缭绕在鼻尖,苏烈慢慢往前走,忽然,他的脚碰到障碍物。

    宁轻语道:

    “你,你拉我起来。”

    黑暗中她伸出手,苏烈也伸出手,然而两只手却难以彼此触碰到一起。

    苏烈蹲下,忽然只觉面上一凉,原来宁轻语的手已碰到了他脸颊。

    同时,他的手也触碰到了宁轻语的脸,只觉像是触摸到了剥了壳的鸡蛋。

    苏烈收回手,抄住宁轻语的手腕,用力一拉,宁轻语整个人便倒向他怀中。

    他不由分说将宁轻语拦腰抱起,往房间走去。

    如此温香软玉在怀,苏烈又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儿,不由得心猿意马,呼吸都变得急促。

    而宁轻语,黑暗中也看不清她表情如何,只是将头埋在苏烈胸口,仿佛生怕苏烈看到她羞涩的样子。

    这段距离只有短短十几米,但在黑暗中,两人都恍惚觉得过了好久。

    将宁轻语放在床上,苏烈一言不发退了出去,打开洗手间的门,拿过宁轻语的毛巾和干净衣服,从门缝递了进去。

    直到此刻,苏烈的心跳方平静下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又很快消失,宁轻语低声说道:

    “我换好了。”

    苏烈进门,见她一双膝盖已摔得红肿,便道:

    “你膝盖受了伤,我帮你推拿一下。”

    宁轻语奇道:

    “你还会推拿?”

    苏烈点点头:

    “学过一些。”

    蹲下身来,双手手掌放在宁轻语双膝之上,缓缓揉.捏起来。

    一开始宁轻语还有些不适应,但很快,随着苏烈的推拿,摔伤处的疼痛瞬间就减轻了许多,她便也任由苏烈了。

    只是一双手一直放在双腿中间,将裙摆紧紧压住,只因她刚才匆忙穿衣,还没有来得及穿上内衣。

    苏烈将少量灵气灌注于双掌经脉,专心替宁轻语推拿,渐渐的宁轻语有种异样的感觉:膝盖的疼痛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痒痒的,麻麻的感觉,不仅仅是膝盖那一块,全身都有这种感觉。

    随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宁轻语面颊越来越红,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微微扭动。

    到得苏烈准备结束推拿的时候,这种感觉达到极致,她竟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低吟。

    这一下可把宁轻语臊得不轻,双手下意识的去给脸颊降温。

    就是这一松手,裙摆失去了束缚,顿时就翘了起来。

    苏烈正要站起,一瞥眼就看见那人世间最勾魂夺魄的春光,一时间如触电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

    “啊!”

    宁轻语惊呼一声,急忙站了起来,说道:

    “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见。”说完匆匆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苏烈深呼吸几口气,恢复镇定,走到洗手间洗澡,却意外的发现宁轻语的内衣和换洗的衣服都留在了这里。

    那罩杯看得苏烈眼皮一跳,而后将这些衣服都放到外面去,自己草草洗了个澡,就出了门前往林清雅家。

    不多时,车在博雅小区停下,苏烈下了车,正待上楼,忽然看到林光耀和金素芬匆匆忙忙下了楼,两人身边还跟着一个一头银发的老婆婆。

    苏烈上前问道:

    “林叔叔,这是?”

    林光耀还未说话,金素芬就大声叫道:

    “你还装作不知道?都怪你逞能行凶害了清雅!”

    苏烈皱眉道:

    “我什么时候害她了?”

    林光耀沉声道:

    “清雅被绑架了,与她一起被绑的还有陆文峰,这位是陆家的长辈,金花婆婆。我们正要跟金花婆婆一起去救清雅。”

    苏烈道:

    “是金背老四干的?”

    林光耀点点头:

    “他要我一个小时之内送过去一个亿,不然就撕票。”

    金素芬抢着叫道:

    “还有呢!他还要苏烈给他手下天狼偿命,你怎么不说?清雅现在危在旦夕,难道苏烈比你亲生女儿还宝贵么?”

    金背老四打来勒索电话的时候,她就疯狂的打苏烈的电话,想将苏烈交给金背老四,只是苏烈的手机一直关机联系不上。这会见林光耀竟然不顾女儿的安危要保住苏烈,她哪里能答应。

    林光耀面露怒容,喝道:

    “你给我住口!”

    转而对苏烈道:

    “苏烈,你回去,这事我来解决,清雅不会有事的。”

    苏烈摇摇头:

    “我跟金花婆婆一起去吧。你们跟她去了也没用,我去了,或许还能帮上忙。”

    林光耀犹豫道:

    “这恐怕不安全。”

    金花婆婆瞧着几人啰里啰嗦,不耐烦道:

    “说够了没有?我们家少爷可也命悬一线呢,我可没闲工夫在这耗!”

    苏烈拉着金花婆婆就走:

    “婆婆,我跟你一起过去。”

    两人直接上了车,金花婆婆吩咐司机开车,转而对苏烈道:

    “小伙子,你倒有些担当,很对我老人家的胃口。待会我老人家若是跟金背老四的人动起手来,你躲远一些,免得被殃及池鱼。”

    苏烈点点头,也不多说。

    司机开着车往金背老四所说的位置而去,每隔十分钟,金花婆婆就会接到一个金背老四的电话,每一个电话说的都是不同的位置。

    这当然是为了防止对方报警,执法者抓到他的现行。

    金花婆婆被他的电话搞得到处兜圈子,心里是又急又气,一路上不停骂骂咧咧的,显然恨死了金背老四。

    终于,这一次金背老四没再打电话来改换地址,司机飞速将车开到了东郊一处废弃的大厂房。

    苏烈和金花婆婆并肩进入,就看到大厂房的中间摆着两张椅子。在椅子的两边,清一色的黑衣寸头大汉分立两边,刀砍斧凿一般齐,显得训练有素至极。

    前面那张椅子坐着一个身材枯瘦,眼窝深陷,像是常年吸毒的男子,正是金背老四。

    金背老四的传说,苏烈听到过很多,传得最广的一个就是:金背老四年轻时喜欢用一把金背大砍刀杀人,此人极其凶残,杀得红了眼时敌我不分,六亲不认,自己人也杀。他原本有结拜兄弟四人,三个都被他砍死,于是他上位做了大哥。

    只是苏烈没想到,凶名赫赫的金背老四,原本竟是这么一副模样。

    金花婆婆在金背老四十米外站定,喝道:

    “我家少爷和林家的女孩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