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凰权:腹黑夫君不好惹 > 正文 第三章罪孽:禽兽不如的亲人,杀了也罢
    玉观音躺在地上的身体沉冷了几分,逆在周身的气息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恢复意识后,她没有立刻醒来,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这几个人的谈话,委实让她吃惊,愤怒,难以置信。

    可更荒唐的是,这副身体的主人的父亲。

    他竟为了活命,当真要玷污自己的女儿求生。

    简直是荒妙至极。

    前生被亲人害死。今生却要难逃亲人的毒手。

    如此,不要也罢。

    既然重生在纳兰睿的体内,前世的仇今生的恨,她一一讨回,绝不会在以仁慈待人。

    “就算是玩。也该由我说的算。”乍然声响,一道格外戾气的女声传到几人耳里。

    刹那,几人的视线,落到声音来源处。

    就连床榻上的男人,眸光也移了过去。

    当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玉观音,此时此刻已然爬了起来,他的眸光深谙起来,卷起了飓风般的漩涡。

    方才,这个女人已经死了。

    怎么会?

    玉观音忽略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淡漠的走到床榻前,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倚在床榻上的男子,径直撕下了床幔,动作迅速的裹住自己身体,并给脖子上的伤口做了简单的止血包扎,动作一气呵成的让人吃惊。

    “你想要如何求生?”裹好身子后,玉观音转过身子,朝本向自己走来,现在却定在原地纳兰威望去,眼底无悲无恨,可她周身的戾气,却是让床榻上的男人都不免挑眉。

    “睿儿,父王也是逼不得已。”见她醒过来,纳兰威自知错失良机,便直接扑向她:“睿儿,念在父王这些年来视你如掌中宝,如此疼爱你的份上。你就大发慈悲救救父王。”

    玉观音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瞳色血潮翻腾,淡定的拔下头上的钗子,脚步未移半分,准确无误的扎入纳兰威迎面扑来的胸口。

    握着钗子的手松开,纳兰威的身体倒在了地上,胸口的衣衫瞬间被血染红,瞪大的双眼,不甘的望着玉观音,显然不敢相信这是那个胆怯懦弱的纳兰睿。

    这一刻的玉观音那个恶魔男人还要恐怖。

    床榻上的男子全程未置一言,他的视线随着玉观音的一举一动,却始终没能在她的脸上或眼底,捕捉到一丝悲愤与胆怯,甚至没有半分的不忍和哀痛。仿佛她杀的人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一个不相干的人,或是阿猫阿狗。

    那种眼神,漠视天下,似乎在她的眼底,毫无生命的存在。

    这与之前那个向他苦苦求饶的纳兰睿判若两人。

    纳兰家的血脉,果然一代更比一代狠!

    然而,玉观音接下来的举动,却是勾起了男人的好奇心。

    只见玉观音走到纳兰威的尸体前,拔出他胸口的金钗在他身上擦干净血,便捞起自己绸缎般的长发,往头顶一盘。

    旁若无人的脱下他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连带着纳兰威身上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通通搜刮走。

    男人看到她此举,微缩的眸子溢出一丝兴致,这个女人是想跑路?

    她以为,她能够从他的手掌心逃跑?

    玉观音至始至终都忽视着男人投在他身上的目光。很快,纳兰威身上之前的玉佩和玉扳指也落入了她的囊中,这些东西能够维持一段时间。

    她这才起身,活动了下筋骨,眸光落在慵懒的倚在床榻上的男人,只见他一身茶色衣袍松垮的挂在身上,露出整片肌理性感的胸膛,一半胸膛被披散下来的墨发掩盖,完美的黑与白,他的下身只着一条浅茶色的亵裤,一直腿随意的勾起了,说不出的慵懒魅惑。

    只可惜,是个断臂!

    “本座到是小看你装死的本领。”报九觞冷残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从醒来后,就没有看他一眼,眼下,却看着他的断臂出,露出惋惜同情的神色。

    报九殇的眼底瞬间卷起了滔天巨浪,铁手一抬,扣住玉观音的脖子带到眼前,眼底眯着危险的气息:“这都是拜你爹所赐。我本想让他们生不如死。可你却给了他们一个痛快。你说,本座该如何处置你方解心头恨。”

    脸对脸的接触,这才让玉观音视线落到男人的脸上。眸光陡然一怔。

    倾世修罗色,似玉生香。

    枯骨生出的曼陀罗,魔前绽放的修罗花。蛊惑迷人,却透着死亡。

    这是玉观音见过最好看的容颜。也是最邪佞的脸。

    “死过一次的人,还会怕死吗?”

    会,她怕死。

    可,仇未报。

    爷爷生死未卜。

    她没有死的资格。

    也不能死。

    报九殇还没明白玉观音的话意,就见玉观音嘴角勾起一丝完美的弧度,身体顺势柔软的倒在他的怀抱,春笋般的玉指,从他的胸膛一路轻抚着来到他的肩膀,环住他的脖颈,眼波潋滟,宛如璀璨的繁星。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本座饶了你?”

    报九殇的眸色越来越冷,对她此举,甚是厌恶。

    自亲眼目睹母亲是如何惨死之后,心里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每每噩梦,痛苦不堪。

    那方面,根本就……

    “那,如果是这样呢?”话音未落,环在男人脖子上的右手,瞬间点在男人的断臂的右肩骨内侧。男人的断臂灵活度,本就不似左臂,被点了穴位,顿觉整个肩膀酸麻不止,像是瘫痪了一般,扣住那澜睿的假手自然松开。

    报九殇脸色骤变,左掌汇聚着一股摧毁万物般的力量,劈向玉观音。玉观音本能的抬起左掌迎上。

    两掌相击,风云变色,本该出发凄厉的惨叫。

    然而,令人震惊的事儿,发生了。

    玉观音不紧毫发无伤,面上神色未变,只见她的掌心瞬间迸发出刺眼般强烈的光芒。报九殇只觉得的掌心一阵灼痛,即刻收掌,隐隐看到玉观音的掌心一闪而逝过的血色异兽。

    玉观音心中也怔然一瞬,掌离,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捞走男人的搭在屏风上的天青色鹤羽披风,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旋身到窗前,纵身一跃,转瞬消失。

    那动作疾如闪电,几乎在刹那间完成。

    报九殇怔然一瞬,是血麒麟,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