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凰权:腹黑夫君不好惹 > 正文 第四章死里求生:没有死的资格
    暗处的武卫们都傻了眼,不停的眨眼揉眼,一定是出了幻觉。

    他们主子这一掌,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能够接得住。

    纵然接得住的人,不死也去半条命。

    可眼前这情况……

    容不得武卫们多想,再不追,恐大悲临头。

    然而,就在这时,一抹黑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报九殇的眼前,恭敬道:“主子,国师大人传来消息,水月阵失败了,星罗镜也碎了。”

    报九殇眸色骤冷:“立刻去追。不得伤她半分。误必要把她毫发无伤的带回来。”

    一阵劲风掠过,殿内哪还有报九殇的身影。

    …………

    玉观音裹着天青色的鹤羽披风,顶着暴风雪,顺着记忆从后院快速的逃离自己的别院。

    她的左眼所看到的事物,皆是骇人的血色。

    就连右腿走起路来也很吃力。

    不难看出来,原主是个瞎了眼睛的跛脚。

    玉观音的心一凉再凉,原主这个郡主,活的也很是窝囊啊。

    她一路朝城南奔去,那座山上有座庙宇,庙宇的佛像下,有一条暗道可以通往城外。

    那是纳兰王为他自己留的后路之一。

    现在,也是唯一一处,能让她逃出生天的地方。

    一个时辰左右,玉观音终于奔到山上,远远的便看到庙宇里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玉观音隐藏气息,溜进寺庙。

    寺庙里只有正殿有着光亮,而地下暗道,就在正殿的佛像下面。

    彼时,玉观音并不知道自她上山起,她的一举一动,就被人尽收眼底。

    庙宇的正殿前,一抹遗世独立的身影伫于殿前,单手负于后腰,点缀着星辰碎片的双眸,落在那抹在风雪内疾行的天青色的身影上。

    今夜,整个燕京城的百姓,都沉入了冬日醉。

    三日内,都不会醒来。

    这个不顾夜间风雪,半夜爬上山的男子,会是什么人。

    他竟然,没有中冬日醉。

    “国师大人,要不要属下去……”一个黑影出现在那男人的身后,恭敬的道。

    “不要打草惊蛇。”宽大袖袍下的大掌微微一抬,携起一阵雪花。

    黑影无声退下。

    楼星宇匿了气息,纵身一逝。

    玉观音小心翼翼的潜入正殿,果然如她所料,今夜不仅是燕京城毫无人息,就连这寺庙也很不寻常。

    一路来,她连一个守夜的沙弥,也未曾看到。

    除了这正殿的一盏长明灯,不知疲惫的亮着。

    玉观音想来,这一切定是与那男子有关。

    轻车熟路的来到佛像前,脚尖一点,跃上供桌,上了金佛莲花座,爬向佛像的金手指。

    匿了气息的楼星宇,眼底闪过一丝高深漠测的光芒,竟然是出现在星罗镜中的女子。

    难道,她就是转世而来的大祭司。

    楼星宇眼底的眸光越发盎然,有意思,看来水月阵并没有失败。

    思及时,玉观音已经成功的爬上佛像的肩膀上。

    若不是原主这副身体虚弱,她到也不用这般耗力。

    体力透支,让她很没安全感。找到佛祖拈花一笑的金手指,玉观音用力的扭转。

    很快,佛像的背后,传来一阵沉闷声,在寂静的大殿,格处的响亮。

    楼星宇见她此举,眼底划过一丝诧异,他在此待了几个时辰,竟没有发现佛祖拈花一笑的手指有机关。

    跳下佛祖的肩膀,玉观音快速转到佛像后面,在莲花座的下方看到一个半个高的暗门。

    她推开暗门,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

    暗道很长,石壁上没有嵌灯。但光线却很亮。

    玉观音细一看,墙壁凿出的洞内,摆放着两颗夜明珠。她顺手捞了出来。

    见玉观音进了莲座下方的暗门,楼星宇纵跃到佛祖的肩膀上,转动着那根设有机关的佛指,随之跟进暗门。

    然而,还没等他看清眼前的甬道,就感觉到脖子一凉,一个尖锐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喉结:“你是什么人?”

    玉观音从开始步入正殿,就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尽管对方隐匿的很好。

    可在修炼十八年的她面前,只要有一点气息,也逃脱不了。

    尽管,她现在毫无修为。一切为零。

    “姑娘别误会。在下是留宿寺庙的客人。”

    楼星宇和善的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他没料到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竟有如此高度的敏锐感。

    玉观音漠然的盯着他:“如今整个燕京城的人都在沉睡。就连寺庙里的和尚,也无一幸免。你说,你是留宿在此的客人。那么,为何独你一人平安无事?”

    楼星宇勾唇轻笑,那一笑仿佛盛开的花盏般美好,昏暗的甬道都似乎亮了起来:“姑娘此话无虞。可既然如此,那么姑娘又为何安然无恙?”

    楼星宇显的很淡定,并无半点的慌张,即便玉观音手中的利器就扎在他的喉咙,随时可能封了他的喉咙。

    玉观音打量了男人一眼,头上戴着似道人戴的片玉冠帽,束起墨色长发,两鬓的美人尖自然垂泻一缕墨发,身穿灰白相间的素白道袍,披着一件蓝白色的披风,眉眼间清润耀眼,浑身上下都透着仙风脱俗的美好。

    若说纳兰王府的那个男人,是个透着黑暗气息的修罗。

    那么眼前这个男子,便似那魔前得道的仙人。

    见玉观音犀利的眸光打量着自己,楼星宇坦然的迎视着她的眸光,也打量着她。

    一身不合身的男士衣袍,虽整齐却看得出来,这是她匆忙之下穿上的,一头墨发失去钗子的束缚,披散在双肩,凌乱却不显狼狈。眉眼妆容晕染,可见不久之前痛哭过,额头青紫,像是撞击过,脖子上还残留着未干的血迹,显然,她刚刚死里逃生。

    那一双翦水般的双瞳,明明柔媚的像是潋滟的秋波,可透出来的眸光,却宛如天边的明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芒、却又深邃的似古潭般让人望不到底。

    这是一种,傲世而立,让人敬而远之,不敢逼视风华。甚至不容小觑。

    楼星宇双眸含笑的望着她。那纯净的美,绚丽的让人沉醉。怕是任何女子,瞧上一眼,便失了心魂;“我们虽不是朋友,却也不是敌人。姑娘不必担心我会将姑娘的行踪,告诉他人。跟随姑娘前来,不过是想寻一条出去的路。以保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