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凰权:腹黑夫君不好惹 > 正文 第五章破庙:初遇时,你是清风明月
    玉观音不知他是敌是友,说的是真是假。但眼下不便树敌。

    这个男人气度不俗,身手不凡,方才。他要是想动自己,早就动手了。

    她收回手里的金钗,朝暗道的那头走去。

    楼星宇跟随在她身后,方才并没有发现身手敏捷的她,竟是一个行走不便的跛脚。

    两人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两人才来到出口处。

    彼时,天色已经泛白,下了一夜的大雪已有停的趋势。

    玉观音打开出口的石门。却不料,石门的那头,已被连日来的大雪给冰封赌住。

    这让玉观音颇为皱眉。

    燕京城所有人都陷入沉睡,这风雪虽大,却也不能及时掩盖她逃跑的痕迹。

    不多时,那个男人的人,就会寻到她。

    若是发现了这个暗室,想逃,恐怕就更难了。

    可她现在很是虚弱,又身无修为,方才是命悬一线,才得已血麒麟救主。

    可她现在,一点力量都没有,根本震不碎这足有数尺厚的冰墙。

    她回头看向楼星宇:“这是唯一的出路。你若想要逃出去。就将这冰墙震碎。”

    玉观音的脸色极显苍白,楼星宇看得出来她很虚弱,且受了内伤:“姑娘受了内伤。若不及时治疗。恐在这样的情况下,恐会恶化。不如先休息一下,恢复体力。否则,就算逃出去,姑娘也走不远。”

    说罢,从宽大的袖袍内取出一个白玉瓷瓶,递到她的面前:“这药丸,无论是对内伤还是外伤都有极大的效果。”

    玉观音皱眉望着他,少顷,便道:“两两相抵。公子,请吧。”

    虽说,他的话有道理。可她现在的首要是保命。

    见玉观音坚持,楼星宇知她的心思,便也不多说,掌心汇聚着内力,起手间,十余尺的冰墙瞬间爆碎。可见内力不凡。

    而此时,报九殇已然跟着玉观音留下的痕迹,上了山。

    楼星宇的人,眼见一抹黑影风一般的速度朝燕京寺而来,脸色刷的一下惨白,立刻迎上那抹黑影,抱拳恭敬道:“国师大人因星罗镜碎,未能寻得转世的大祭师,很是不安。已经先行动身回国向陛下负命。特留属下在此向将军禀报。”

    报九殇的眼底,滑过一丝深谙,眸光扫了那人一眼,朝正殿内走去。

    方才抬眼,眸光便扫到大殿地面上湿湿的,有未干的脚印,显然是沏雪后的鞋子留下的水渍印。细细一瞧,那脚印并不是一个男人的脚印。

    视线上移,眸光落在莲花座上,脚印在这里消失了。

    看来,这金莲座下有暗室……

    难道,那个女人已经被国师带走了!

    想到这儿,报九殇的眼底闪过一丝杀气。

    ………………

    云州十八年,纳兰王府一夜间,被灭满门。暴雪覆盖了满院的鲜血。

    除了纳兰郡主殿内渗入白玉地板缝隙的血迹,看不出星点的遇害痕迹。

    往日热闹万分的王府门前,静的可怕。

    大白灯笼高挂府前,引人注目。

    却因纳兰王府一连三日并未开门,没有一个守卫,百姓八卦却也不知前因。

    只知,纳兰王府出了事。

    后,因纳兰郡主和亲曜日国的大喜日子,纳兰王府毫无动静,并无半分喜庆,百姓们纷纷猜测,定是纳兰郡主不愿和亲曜日国,一时想不开自杀了。

    直到送亲大队浩浩荡荡进城,推开纳兰王府的大门,这才发现纳兰王府毫无一人。

    长达两个时辰的搜寻下,才在王府的后花园的冰池里,发现了纳兰王,纳兰世子,及府中人的尸体。

    当时,震惊了所有人。

    整个水池被尸体填满,足有三百多尸体,全被连日来的暴雪和寒冰冻住,根本无法打捞,修罗场面,竟连见惯马革裹尸的守城将军都暗自唏嘘不已。

    当天夜里,纳兰王府惨遭灭门的噩耗,就在八百里加急中捷报到云州帝王的耳里。

    云州帝当即昏了过去。

    太医院一帮子太医,也吓的丢了半条命,连夜抢救。

    云州帝一醒来,就哆嗦嗓子问,纳兰郡主也死了?

    禀报的人,虽未亲眼见着纳兰王府被灭门。但连纳兰王都惨死,何况是纳兰郡主一个女子。

    自然回应,无一幸免。

    云洲帝一听,差点又抽了过去,连忙命人私下将他最宠爱的大公主传来,赐封为纳兰和硕公主,过继在了纳兰王的名下,于三日后和亲曜日国。

    遂,放出消息,纳兰郡主一直在燕京。免于遭难。

    以此,来稳住云洲国与曜日国的和亲。

    纳兰郡主没有遇难的消息,很快传遍燕京城。

    自然,也传到了正主的耳里。

    纳兰睿得知消息后,不怒反笑。

    楼星宇看着她眉眼上挑,心情似乎不错的模样,清风明月般的眼底闪过一道潋滟的光芒:“城里城外都是官兵,连大军都驻在城外十里处守城,以防影月国不备来袭。如今,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刺杀纳兰王府的凶手是影月国派来的杀手,燕京城,已被封城。现在只准进,却不可出。”

    说着,把刚烤好的野鸡递到她面前。

    玉观音眉眼弯了弯,她才不管这些。

    云洲帝放话出来她没死,三日后和亲,那必然是偷梁换柱,找了一个女子冒充她去和亲。

    左右,见过纳兰郡主的人少之又少。到了曜日国,更加无人认识。

    她求之不得。

    可无后顾之忧的担心那个灭了纳兰王府满门的男人会四处追杀她。

    她便可以一门心思的去寻找,回灵域大陆的方法。

    她犹记得前世自己的神魂,曾被带来过这片九州大陆。

    只是,那时候是血麒麟的精魄将她带来。又将她带回。

    如今,她重生在这副躯体内,想要再度回到灵域大陆,就只能靠自己。

    爷爷还在等她。玉梵音那个畜生,已经疯了,希望爷爷能撑得住,千万别中了她的奸计。

    她垂下眼帘,长长的睫羽覆在眼敛,掩盖住内心的翻腾的怨恨和不甘。

    玉梵音,南冥诏,你们这对狗男女。我玉观音只要活着,就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你们都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