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凰权:腹黑夫君不好惹 > 正文 0020想要投怀送抱,也要有那个命
    途三山雪河,迎来九尽桃花开。

    入春

    马车进了曜日国的天日都。

    繁华热闹的天昊主道,熙熙攘攘,放眼望去,只见人头攒动,络绎不绝,各类商贩的叫卖声,更是不绝于耳。

    玉观音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听到人声鼎沸的声音了,这一个月来,除了途近的驿站休息,就是马车上。

    虽说,这马车里面的设施,比驿站的房间高出不知多少挡次。

    可途行中,皆是颠簸。

    而且,逃生无妄。

    到了这人多混杂的天日都,她逃了,报九殇想要在一时半刻的寻到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果然,马车进了天日都,径直在一家“客似云来”的客栈门口停了下来。

    报九殇方才到客栈,便有两名衣不凡的青年男子登门,身后还带了群姿色上等的丫鬟,来伺候报九殇。

    玉观音谢天谢地,她这一个多月来,被报九殇当作是丫鬟一样压榨,伺候着他的衣食住行,让他使唤。

    现在有人带来了一群丫鬟,再也不用她了。她一头扎入房间。

    然而,她才刚刚趴在床榻上喘了一口气,门就被人敲响;“玉姑娘,王要沐浴,快些出来伺候。”

    玉观音脸色刷地一黑,那么多丫鬟伺候着,还不够,还让她去伺候,这报九殇是故意的吧。

    她极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打门房间,狠狠的瞪着洛伽,“方才不是有人安排了丫鬟过去。”

    被玉观音狠狠的瞪着,洛伽也觉得很委屈,回头朝自家主子的房间看了一眼,“方才前来拜请的人,是曜日国同曜日帝关系最好,最为同心的三王爷。今晚,曜日帝设宴宴请王入宫饮宴。你快去伺候王沐浴更衣。”

    说罢,也不管玉观音答不答应,就把一个长方形,极为精致的锦盒塞到玉观音的手里。

    玉观音低头一瞧,尽是沐浴所需的上等珍珠,豆子,皂荚和香料及油,各类几十样东西,她抱在怀里都沉颠颠的。

    那后院的后山,有一处白玉雕砌的温泉,正是为战王所设。

    那里的温泉水,是自山间引入的天然温泉,经过处理,散发着淡淡的硫磺味。

    而此时,后山空无人,看来,已经被清场过。

    那些安排来的人,都只守在后院的入口。

    看到玉观音捧着沐浴所需之物前来,有两个在后院门口来回转悠的女子,相视一眼,眼波流转间,便把玉观音给拦住了:“你是给战王送衣物的小丫鬟?”

    玉观音瞧两的穿着和打扮,不像是一般的丫鬟,穿的是上好的衣裙,带的是精致的珠玉,生的更是花容月貌,闭月羞花。

    更吸引眼球的是,是一对迷人的双生花。一看,便是派来近身伺候报九殇的。

    许是因为,没能得到进入后山的准许,两人不敢轻易进,便在这后院的门口转悠。

    眼下,这是把主要打到她的身上来了。

    玉观音扬眉:“既然知道,还不让开。让王久等,我可担待不起。”

    双生花上下打量着玉观音,最终,眸光落在她那一走一跛的腿上,眼底滑过一丝讥诮,一把夺过玉观音手中的沐浴锦盒,扬着下巴嘲笑道:“你一个颇脚的残废,也有资格伺候战王沐浴?战王是何等人,哪需你一个客栈小丫头伺候,莫要污了战王的眼晴。滚下去。”

    感情这一对双生花,以为她是客栈里安排来的小丫鬟。

    也是,战王是何许人也,谁人会相信,战王会需要一个跛脚残废伺候。

    她当即露出一副维诺,识趣的样子,大谢道:“好嘞,两位姑娘心思玲珑,小人不甚感激,两位姑娘保重。”

    双生花见玉观音还算识相,嘲讽的命一旁的丫鬟,一边赶她走,一边嘤笑着朝后山走去:“妹妹,听好了,等下一定,一定要好好表现。若是得到战王的青睐,哪怕是做他身边的小小丫鬟,都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姐姐,我听说那战王手段残忍的很。能不能看得上你我姐妹二人是其次。可一定要万般当心的伺候着才行……”

    渐行渐远的声音,传到玉观音的耳边。

    玉观音目送两人的背影,但笑不语,在心里默默的为两人点上一排蜡烛。

    她还记得,三天前,途经一处驿站时,那驿站掌柜的女儿,见到报九殇,一见倾心,神魂颠倒,不顾掌柜的阻拦,硬是要去伺候报九殇沐浴的下场。双眼被生生废了不说,小命也没了。

    这两个姑娘执意向报九殇投怀送抱,玉观音若是极力阻劝,到是成了坏了她们好事的恶人,惹来她们更多的嘲讽和辱骂。

    既然如此,由她们去吧。

    左右,嘲笑谩骂她的。

    多少,都要给她们一些代价。

    “去去去,看什么看,也不看自己什么身份,也敢来这儿。快走快走。”很快,几个丫鬟便前来赶玉观音走。

    肩膀被推桑着,玉观音笑着耸了耸肩,那两个推搡她的丫鬟,蓦地被一股力量弹飞。

    一旁跟着嘲笑的丫鬟们,眼瞧这一幕吓的脸色大白,连忙大喊起来:“快来人啊,有刺客。”

    一抹匿在暗处的黑影,眼见玉观音也不逃,而往门外侧两旁的石狮子身上一坐,淡定的撬起二郎腿,惬意的很,眼底不免流露出一丝诧异。

    果然,这个跛脚小丫头,不一般啊。

    素闻不近女色的战王,身边竟然会跟着一个跛脚女人。

    呵呵,有意思。

    这个消息买出去,可是值不少钱啊。

    那方,玉观音坐在石头狮子身上,眼看着闻声赶来的侍卫将她包围住。勾唇笑了笑。

    报九殇来时,身边只有她和洛伽,看来这些侍卫,都是三王爷府派来的保护报九殇的。

    一听玉观音是刺客,十几把大刀刷刷刷的都架到了玉观音的脖子:“来人,快把她拿下,押去刑部大牢。”

    这些人,都是在他们到了客栈后安排来了。自是没有见过她。她也懒得解释。

    解释了,他们也不会相信。

    她跳下石狮子,心里想着也差不多了,便跟那守卫道:“容我数三声……”

    众人不解,她这是做什么。

    莫非是暗号。

    还来不及阻止,最后一个“一”落下时。

    两道凄厉的惨叫声,从后山的方向传来。

    转眼,声音就近在头顶。

    玉观音用手挡在额头,朝天上看去。两抹身影从天而落,吓坏了一众人。

    当看清楚从空摔落的人,正是三王爷安排来的双生姐妹花,从人脸色皆变。

    眼下两位少女,身上只着一件透明的披纱和亵裤,除此之外,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就连玉观音也不免瞠目,这对姐妹花还真是开放,里面竟然没穿贴身衣物,那雪白的胸,那腰,那腿,“啧啧啧,两位姑娘,好胆识啊。竟不知,这曜日国的国风,如此开放。这小腰,呦呦呦,怕是折断了吧!”

    方才她们两人落地时,玉观音隐听到咔嚓声。

    她这话一出。半是昏迷的胡月昕,胡月蝶两姐妹的脸色一白再白,顾不得摔断的腰和肩膀,连忙翻身,遮住私密地位,想要昏死过去。

    玉观音一瞧,双眼一亮:“两位姑娘的身材果然万中挑一,这的臀部,还真翘……”

    一旁的守卫和丫鬟,这会儿缓过神来,看到眼前的一幕,都羞红了双眼,不敢直视。

    那青楼里的姑娘,也不会这般穿,更不会这般示人。

    那些守卫可算饱了眼福,甚至有些人涨红着脸,吞咽着口水,火辣辣的盯着那对双生花几乎不着寸缕的胴体。

    再听玉观音在一旁赞不绝口,更是盯着双生花的臀部和私密部位,挪不开双眼。

    暗处的骁月看着玉观音望着两个女人的胴体,津津有味的赞美,就差没有上手摸一摸了,完全没有一般女子望之羞怯的模样,惊的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这,这还是女人么?

    九殇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奇葩的女人。

    报复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