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凰权:腹黑夫君不好惹 > 正文 0022章原来,这个男人是在给她立威
    很快,几个狱卒横眉怒目的上来,押着玉观音,便朝刑房走去。

    时下,吏部尚书匆忙进宫,将此事禀报曜日帝,欲将战王被下药一事,推到了玉观音的身上。

    倘若吏部尚书走的晚点,怕是能撞上珊珊来迟的报九殇和洛伽,得到新的消息。

    然而,史部尚书救女心切,一路脚底生风的出了刑部,同刚下马车的洛伽撞了个满面,也未抬头瞅一眼马车里的人。

    洛伽到是注意到面色忧心的吏部尚书,嘴角勾了勾,快步进了刑部,出示手里的令牌,刑部尚书和狱卒长一看,脸色当即变了,立刻恭迎到马车前,躬腰屈膝:“不知是战王驾到,有失远迎。还请战王息怒。”

    洛伽收起令牌,掀起马车帘子,请下报九殇。

    报九殇着一袭玄色长袍,下了马车,一股铺天盖地的霸气和森冷袭来,压的四周众人喘不过来。

    刑部尚书大气不敢了一个,连个头也不敢抬一下:“不知,战王此来可是因为刺客一事。”

    刑部尚书的心直打颤,那胡尚书的两位千金,原是应该按照战王授意游街示众,眼下,并未执行,若是惹怒了战王,他可吃不消。

    “刺客?”报九殇低沉一笑,眸色陡冷:“大人所指,可是方才被抓进来那位跛脚的姑娘?”

    刑部尚书暗自抹了下汗,“正是。”

    吏部尚书为了救自家的千金,已然把罪名推到那跛脚的女人身上,只差逼供了。

    眼下,不知战王提及那跛脚女作何。

    只是,刑部尚书有种不详的说预感。

    洛伽面色越发的阴沉:“什么刺客?她可是九州天城最为敬仰尊贵的大祭师。你们竟把她当做刺客关起来严刑逼供。若是她少了一根头发。九州天城可不会做视不管。”

    此话一出,刑部尚书和狱卒长一听,当即面如死灰:“什,什么,她就是九州天城的大祭司。”

    完了完了。

    刑房那边已然传来撕裂般的惨叫,慌乱,喧嚣的呐喊声:“这是要翻天了这刺客,快抓她,杀了她……啊……”

    狱卒长哪还顾得了其他,一头冲向牢房深处的刑房。

    而此时,玉观音正坐刑具台上,手里握着一根浸了盐水的鞭子,脚下四周,躺着一个个已经被她一鞭一鞭抽昏过去的狱卒。

    牢房里面的狱卒们,闻声都赶了过去,手握大刀,从门外涌杀进去。

    玉观音支起一条腿,搭着左臂,右手挥着鞭子,进来一人抽一人,涌上来两人,抽两人,以至于,无人敢靠近她。

    狱卒长不知发生了什么,担心着自己的脑袋会搬家,直冲刑房,迎面就是皮开肉绽的一鞭子,直接抽他脸上,横在鼻梁上,把他鼻子都打歪了,当即疼的惨叫起来。

    狱卒们瞧自家老大,都被打的如此惨,纷纷持刀涌上:“这个刺杀战王的刺客会武功,她想越狱。快,再派些人来。”

    “都住手。快住手。”狱卒长捂着那张疼的扭曲的脸,扬手阻止狱卒们:“她不是刺客,不是刺客,快,都快把刀收起来。”

    说罢,狱卒长抽蓄着脸上的鞭痕,略显胆怯的看着玉观音,抖着嗓子道:“不知是大祭师大人,冤枉了大祭师,小人罪该万死。”

    眼下这一幕突变的有点快,玉观音眸色微沉眼底闪过一丝了然,抬眸朝刑房外看去。

    果然,下一瞬,迎面走来脸色苍白的刑部尚书和看到一地昏死的狱卒略显吃惊的洛伽。

    “参见大祭师。”洛伽径直进了刑房,在玉观音的面前跪下。

    玉观音的视线,却落向他的身后。

    那人一袭玄色衣袍,面带黑玉王冠,墨发半披,铁手负于身后,左手自然的放在前腹,眸色冰冷的望着她。

    竟管他一言不发,可身上那股逼人的气息扑来,让整个牢房都像是笼罩在阴雨下,空气稀薄的让人窒息。

    玉观音扭开头,不去看他。

    他的眸光,总是让她有种被他剥光了衣服,赤果果看穿的感觉。

    她不喜欢这种无形的让她,无处盾形的感觉。

    此刻前来,是要看她死了没么!

    似乎感觉到,某个小女子不满的情绪,溢于言表,报九殇眸色微暖,眼下这情况,受伤的都是狱卒,他也放心了。

    “都退下,快。”刑部尚书一瞧眼前这情况,心尖颤了颤,让所有人都退下,立刻请罪。

    报九殇径直走到玉观音面前,二话不说,直接将她从刑台上抱到怀中,也不管玉观音挣扎与否,牢牢的将她的腰肢锁住,便出了牢房。

    玉观音难以挣扎,只好由他着抱,身后一阵恭送声:“恭送大祭师,战王。”

    与此,牢房两侧,跪了一地。

    玉观音蓦地抬头看向报九殇。

    心底,隐隐有股暖流在蔓延。

    原来,他这么做,是为了给她立威。

    她好像,误会他了。

    如今,怕是连曜日帝,都不敢对她怎样。

    整个曜日国,怕都要奉着她这个徒有其名的大祭师。

    察觉到小女人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脸上,报九殇泼墨般的眼底极快的闪过一丝愉悦,但面上,却不显。

    在越过胡月晰两姐妹的牢房时,报九殇停了下来,垂下眼帘,眸光落在玉观音的脸上,将她放了下来,似乎,在等她做决定。

    玉观音了然他这意思,扭头看向牢房里,躺在床上的胡月昕两姐妹。

    而此时,胡月昕两姐妹,像是看鬼一样的看着她和报九殇,陷入了魔怔。

    玉观音冲她们两人勾唇一笑:“刑部尚书,这两位不就是给战王下药迷惑战王,而被战王扔出来游街示众的两位小姐吗?”

    刑部尚书胆颤心惊的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道:“回大祭师的话,正是。方才三王爷府中的侍卫,将其带来。具体罪名,还未审问。”

    这个锅,他可不敢背。直接甩回三王府。

    “呵呵,战王,看来,你的威名在这个曜日国也不过如此。”玉观音看向报九殇,冷潮热讽的嗤笑道:“这曜日国压根就没把你战王遇不遇刺放在眼里。看来你也该审视自己,是否真的有威名。”

    报九殇眉峰微皱,眼底的温度骤然的冷缩,周身逆转的寒流,逼的人仿佛至身于三千英尺的地下。

    “战王息怒,大祭师莫要误会。”刑部尚书脸色一变再变:“下官不知这俩位小姐冒犯过战王和大祭师。还请见凉。来人,立刻将她们二人游街示众。罪行昭告。”

    “冤枉啊,战王冤枉……”被狱卒带拖起来的两姐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哭喊着求饶。

    只是,她们似乎还没搞清楚,玉观音可不是什么客栈丫鬟,而是九州天城唯一的女大祭师。

    更可悲的是,她们也不知,大祭师是怎样的存在。

    越过玉观音的时候,伸长了手,去抓报九殇的衣袖,哭的是梨花带雨,指着玉观音:“是她准备的沐浴珍珠,是她下的毒。她才是刺客,战王你要相信我们,这个跛脚的残废,才是刺客……”

    玉观音原本是觉得,报九殇罚她两人游街示众太严重了。

    可这对姐妹花和那个父亲,想让她当替罪羔羊去死。

    也就别怪她记恨。

    “洛伽,刑部尚书不是三王府的人,自是不知战王的旨意。你且重申一遍。”

    洛伽闻声,立刻将之前的旨意,复述了一遍。犹为注重,两位姑娘不是这身穿着。如何引诱,如何示众。

    言罢,拔剑,挥斩,剑气直接将两姐妹身上的衣服披开。

    未待两人衣衫尽落前,玉观音已经一手挥舞着手里的鞭子,一手掖着报九殇的衣袖朝牢房外出口走去。

    看着那只嫩白的小手,掖着自己的玄色衣袖,那么小巧,透着的力量却是那般的强大,莫名的牵动着他的心,嘴角若隐若现的勾画出一抹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初次见到自家主子笑的洛伽,像是见鬼了一样看他!

    若不是有旁人,他一定会不怕死的问一句,主子,你中邪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