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凰权:腹黑夫君不好惹 > 正文 0024完了完了,初吻没了
    茶楼的二楼窗前,楼星宇看着那只飞到玉观音掌心的青鹤,眸色微怔,眼底划过一丝潋滟醉人的光芒,青鹤似乎很喜欢那丫头。

    小青鹤似乎也感应到自家主人的气息,从玉观音的掌心飞到她的肩膀上,昂着头,朝对面的二楼望去,动听而欢快的鸣叫着。

    玉观音见状,立刻抬头,只来得及看到二楼窗前那一闪而身影,再瞧瞧青鹤,欲往那二楼飞去的身影又回到了她的肩膀上,脑袋拉拢着,不似之前那般雀跃。

    “怎么了?你家主人,抛下你了?”玉观音很是意外,在这个大陆上,竟会遇到如此通灵的青鹤。

    按说,这青鹤是难得一遇的灵宠,不该出现在九州这样灵气稀薄的大陆:“既然你的主人,慧眼不识,抛下你,而你现在又落到我的手里。我便当你的新主人。”

    青鹤的头耷拉的更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有主人。

    玉观音到是很好奇它的主人。

    青鹤是通灵的飞鹤,能被它们认做主人的人,绝非是一般的普通人。

    “你若不愿意,走便是。”这青鹤通人性,若不愿意认她为主,强行留着也无益,索性放了它。

    哪知,被放飞出的青鹤,又飞回到她的肩膀上。

    正因青鹤飞入玉观音的手里,典琴师面纱下的脸色极是冷白,那青鹤是师兄自小到大养着的宠物,素日里除了师兄,谁人也不亲近,连她都碰不得。

    此翻,若不是为寻师兄,青鹤压根不会跟随她出来。

    可眼下,青鹤却主动飞向玉观音。

    这让典琴师的秀眉,终于皱了起来。

    “典琴师大人,你看国师大人的青鹤,又飞到那个假祭师的手里。”一女道:“这可怎么办?那是战王的马车。要不,我们去拦轿?”

    典琴师冷瞳缩了缩,抬手制止,“你们没有发觉,方才青鹤发现了什么,本是向对面的茶楼飞去,可最终,却又飞回那个女人的手里。”

    “典琴师大人的意思是,国师大人就在附近,可能就在对面的茶楼里。因为战王的原因不便现身?”一女道。

    典琴师收回落在玉观音身上的眸光,从人群后方绕过,朝对面的茶楼走去。

    马车里面,报九殇慵懒的倚在软榻上,眯着黑曜石的双眸,凝着被玉观音放到桌子上吃着糕点的青鹤,眼底闪过一丝晦暗。

    青鹤也察觉到报九殇阴鸷的杀眸正凝着自己,咽下一口桂花糕,双眼骤凶,瞪着报九殇,尖嘴一龇,就向报九殇扑去,仿佛同他有着深仇大恨似的。

    玉观音眼见报九殇眼底涌出一丝血潮,立刻起身扑向青鹤,一把抓住它小小的身子,朝面色阴沉的报九殇,咧嘴笑了笑:“一定是你气场太足,吓倒它了。它才会对你发动攻击。一只小鹤,别同它一般见识。”

    说罢,又把青鹤抓到自己的怀里,好好的教育。

    要不是她手快,报九殇一铁掌下去,青鹤早成肉泥了。

    青鹤怒视着报九殇,那模样,到看不出一点害怕,反而凶唳的很。

    “这小青鹤,认识你?”听得懂鸟兽语的玉观音,看到青鹤的反常和她的鸣语,挑眉望着战九殇。

    报九殇冷凝了青鹤一眼,未理玉观音,冷冷的哼了一声,略有几分傲娇的闭上双眼,一副不愿回答的表情。

    玉观音这下明白了,这青鹤的主人定是同报九殇认识,不仅如此,怕是还有很深的渊源。

    不然,这小家伙,也不会如此的怒视报九殇。

    “好了,小家伙。你若不想变成油酥烤鹤,就识趣一点。”这小家伙要是再这么凶下去,惹怒报九殇,下场可是很可怖的。

    青鹤也算识趣,立马安静了下来,继续吃着桌子上的美食。

    马车到了客栈门口,报九殇下了马车,便把吃饱了蹲在玉观间肩膀上的青鹤给扔了出去。

    玉观音担心他会杀了青鹤,抬手就去抓。

    哪知,皓腕被男人的大掌扣住轻轻一带,将她的身子从马车上带入他的怀中,忽视周遭众人投来的目光,将她抱入客栈。

    刚入客栈,一身穿锦服,头带玉冠的男子迎面而来,眸光在她的身上逗留微刻,又落到报九殇的身上,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本王方才知晓胡家千金因仰慕战王一时鬼迷心窍,冒犯了战王。还请战王息怒,莫要迁怒。”

    报九殇冷冷的勾唇,未置一言。

    三王爷楚玉霖脸色微恙,又继续道:“吏部尚书因教女无方,已经被皇上撤职。罚了一年的俸禄。”

    眸光,又落在玉观音的身上:“误会了祭师大人。还望祭师大人见谅。”

    玉观音挑眉,也未理会,只是把头埋入报九殇胸怀,一路由报九殇抱入了后山的温泉池。

    只听到三王爷在身后补充说:“三日后就是皇上立后的大喜之日,能请来国师大人和战王,大祭师大人,实乃我曜日国的天大的荣幸。本王已派人在此恭候战王和祭师大人进宫赴宴。”

    听到楚玉霖的话,玉观音神色一动,他所说的国师大人,莫不是楼星宇?

    那个家伙,也来了曜日国!

    哗!!

    正想着,蓦地,身子被抛了出去,还没等她惊呼,就掉了温泉里,被水呛的连咳不止。

    “听到他来了,你很高兴?”倏地,一张冷峻迷人的脸庞,逼近自己的眼前。玉观音才方反应过来,就见头顶阴影袭来,双唇一凉,被两片薄凉如雪花沁在唇瓣的双唇碾压上。

    玉观音当即傻了眼,忘记反抗,瞪大双眼,眼睁睁的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