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超品纨绔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放弃铁刀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放弃铁刀

 热门推荐:
    一脸风尘的铁刀进到院子里,宋文建并没有托大,而是站了起来。

    铁刀在遂溪县只是一个捕头,并没有职位。

    当时宋文建在遂溪衙门当典史时,官位都比铁刀大。

    现在宋文建成了九品的都纲,更是不要为铁刀而站起来。

    可宋文建敬重铁刀的办案能力和武功,如果能把他拉拢到自己的身边,那将是一大助力啊。

    特别是现在一直有人杀他,他身边没有一个武功高强的高手在,那是一件麻烦之事。

    伍观海说过,万向男的武功比他还要好。而万向男的实力大概只有她爹万远的一半,铁刀与万远没有交过手,可江湖传说他们是伯仲之间,应该不会错。

    如果能把铁刀收服在自己的身边,那足以抵挡十个八个大牛啊。

    当然,伍观海也说大牛从来没有学过武功,全靠一股蛮力对敌。如果有高手教授指点的话,大牛可能也会成为厉害的高手。

    “铁刀捕头,你吃饭了没有?我请你去雷阳酒楼喝酒。”宋文建大笑着。

    月朝与后世不一样,没有说什么警察不能喝酒。

    可铁刀听了之后,摇首道:“宋大人,我是有事相求。”

    “噢,有什么事?”宋文建示意铁刀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让下人上茶。

    “是这样的,我以前查过陈华涛一家人的伤痕,好像有被箭弩之类的利器所伤。所以,我想向宋大人借一枚你们手下的弓弩查看。”铁刀不卑不亢地向宋文建拱手。

    宋文建心里一惊,怕什么,什么就来了。

    不管他们是多大的官,杀同僚官员那是死罪,谁也救不了他们。

    这个铁刀真是的,明明遂溪那边已经让他不要再查陈华涛的案子,他还是要查。

    宋文建不动声色地看着铁刀,并没有说话。

    铁刀也没有气馁,正气凛然地回看着宋文建。

    “呵呵,铁刀捕头,当时已经有证据证明是螺岗山的山贼所为,难道你想翻案?难道你以为是我所为?”宋文建虽然在笑着,可眼里透着凌厉。

    如果铁刀真是执迷不悟要查下去的话,宋文建不介意让人把铁刀做了。

    当时伍观海已经让人用刀把死者的箭弩伤口弄碎,让人查不出什么来。

    可这铁刀的鼻子如猎狗一般,好像嗅到了什么。

    不管是不是人才,只要伤害到自己的得益,宋文建是不会手软。

    铁刀的武功厉害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他有的是方法暗杀铁刀。

    铁刀似乎感觉到宋文建的杀气,笑道:“宋大人不要误会。因为我一直找不到弩箭来比较,所以才这样问。陈华涛的案子已经结案了,我哪会再去查呢?”

    宋文建听铁刀出尔反尔,知道他没有说实话。

    既然铁刀是如此,宋文建也不会再起拉拢之心。一会,他就会给伍观海捎信,让伍观海尽可能地打压铁刀。

    铁刀不是有空暗中查案子吗?那衙门会多给他一些任务,看他还有没有空?

    “铁刀,我还有事情,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就请回吧。”宋文建板着脸说道。

    确定不再拉拢铁刀之后,宋文建也不再与对方说吃饭,不再起来相送。

    铁刀见宋文建下了逐客令,站起来拱手道:“宋大人,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告诉你,陈华涛有一个大女儿叫陈志娥,与风山馆主的关系非常不错。据我的了解,陈志娥一心想为亡父报仇,她又是风山的姘妇。风山武馆高手如云,你要小心啊。”

    “什么?”宋文建吃惊地叫了起来:“铁刀,你认为是风山武馆的人暗杀我?”

    铁刀摇首不敢确认,可是他的眼神说明了一切。“宋大人,没有证据的事情,我是不会乱说的。你现在雷州府,风山武馆不简单,你要小心为是。”

    铁刀走了,宋文建暗蹙眉头想着事情。

    本来宋文建想着一过来就要去找风山武馆的麻烦,可是莫大志警告过他,让他不要去惹风山武馆,因为对方的后台非常硬。

    虽然说铁刀可能会居心不良,想着他与风山武馆大打出手,从中得利。

    但有一点是同有质疑的,那是陈志娥与风山馆主的关系不错。

    陈志娥是个寡妇,与风山馆主睡在一起也说不准。

    男人有时脑袋是发热的,为了自己的女人出手,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今晚他约了吴猛在雷阳酒楼喝酒,那改天再去风山武馆拜访了。

    “来人。”宋文建对着外面叫了一声。

    简羽平应声而进,拱手问道:“少爷,何事。”

    “老简,让你派人盯着风山武馆,有没有消息?”宋文建问道。

    “我们的人一直盯着,可没有什么消息。”简羽平摇首道。

    陈志娥有时出入风山武馆,晚上进去,第二天才出来,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风山武馆里面有多少人,有多少高手,他们一点都不知道。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他们这么严?”宋文建问道。

    “是的。就算要申请入武馆当学徒,也要调查家世,交了钱才可以进去。”简羽平道。“因此,我们的人只是在外围查探,不敢轻举妄动。”

    宋文建冷笑道:“看来这个风山武馆是不简单,那晚的袭杀,就是他们所为。”

    说到这里,宋文建的眼里露出杀意。

    那晚如果不是万向男在那里,他们可能会被偷袭了。

    “大人,要不我们给风山武馆一点苦头吃?”简羽平的脸上露出奸笑。

    他们手里有不少好东西,虽然不能灭掉风山武馆,但想让对方我麻烦,那还是没有问题。

    “暂时没有必要,我们再查探一番。”宋文建摆摆手。“我晚上与吴猛喝酒,会问他一些事情,到时再作定夺。”

    宋文建他们管不了雷州府的捕快和衙役,就算他们暗中扔一个炸弹进风山武馆,也不会对武馆造成多大的伤害。

    而那些进去调查的衙役不是自己的人,进去了也没有什么用。

    “是,少爷。”简羽平退了下去。

    针对顾家的行动,也只是恶心对方一时,不能玩得太久,要不然程贤良是会有意见了。

    看来对付顾家,是要对其它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