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帝国海权 > 正文 第513章 索尔道的钉子-残酷

正文 第513章 索尔道的钉子-残酷

 热门推荐:
    深秋的风吹走了战场上弥漫的硝烟,升起的太阳驱散了清晨的潮气,如果不是泛黄的草地上满是被炮弹啃出来的坑坑洼洼,这里看上去就是一处平静的德国小镇深秋时有些萧瑟的郊外。

    不过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俄国人很快就会继续进攻,以上次更猛烈的势头,德国人很清楚这点。所以每个人都在低着头忙碌,修补战壕、补充弹药、救治伤员。整个阵地上的气氛都沉甸甸的,丝毫没有刚刚击退了一次俄国人进攻的喜悦。

    站在已经变成救护站的候车大厅里,艾哈德心情沉重。候车大厅里现在只有不到30名重伤员,但是仅靠两名军医和几名医护兵也无法为这些重伤员提供有效的救治,大多数人都只能紧急包扎一下后打上一针吗啡后放在那听天由命。而这只不过是个开始,很快这里的伤员会越来越多,然后肯定又会不断变少,而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

    想到到时候车大厅里满是伤员,无助的呻吟在大厅里回荡,艾哈德都觉得自己将指挥部设在仅仅一墙之隔的车站工作人员办公室里是个错误的决定,自己宁愿蹲在战壕里听炮弹的爆炸声。

    走出候车大厅大门,准备抽根烟透透气的艾哈德就看见看见站在门外,嘴上叼着一根没点燃的香烟,左肩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正在用右手别扭的摸着左边口袋的中士,那是自己连里的精确射手。

    “严重吗?”示意他不用立正后艾哈德掏出自己的打火机给他点上后问到。

    “贯穿伤,看着厉害。”托马斯抽了抽脸,强摆出个难看的笑脸:“军医说运气不错,干净利落的一个洞,骨头也只是边缘被子弹蹭过去崩碎了一块,能长好的,恢复好的话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然后仿佛自己吸的不是香烟而是大烟一样将烟雾吸入自己的肺部试图缓解自己的疼痛,不过那惨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都表明尼古丁显然没有鸦片那么显著的效果。

    吐出烟雾,然后像是对艾哈德解释一样强笑着说到:“我说我这根本不算重伤,但是排长说一个枪都打不准的精确射手留在阵地上也是个累赘,就把我赶过来了。”自己除了伤了肩膀外能跑能跳,呆在躺满了重伤员的候车大厅里让托马斯浑身不自在。

    虽然托马斯这么说,但是艾哈德知道情况不会像他说的那么乐观。军医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把情况往坏了说,就算军医说的话没有一点安慰的意思在里面,那也是要恢复的好才不会有后遗症。

    恢复的好,首先是别死在这,其次是伤势别恶化,最后还要得到妥善的治疗。对现在的索尔道守军来说,这太难了。

    虽然不如狙击手那样要求严格,但是能成为精确射手的也各个都算的上军中精锐。只有有着不错的文化水平基础,接受过专门的射击训练,有着丰富经验的士官才能用上一个步兵排里仅有的那两支装着昂贵的蔡司3倍光学瞄准镜的G3半自动步枪。

    要是当场被流弹打死了也算一了百了,但是要是因为治疗不及时而就此废了,对于一名优秀的精确射手来说实在太过残酷。托马斯这番话是真的相信军医说的,还是有多少在自己安慰自己的意思在里面?

    看着托马斯那强笑的脸,艾哈德也只能扯了扯嘴角摆出个笑容:“既然如此就老老实实呆着,别搞的伤势加重,那增援来了把你送到后面也没法治了。”

    “增援?”

    虽然战争才刚打几个月,而且此前一直处于防守的态势,德国军人还没有对增援从来都是不靠谱的这句话有切肤之痛的深刻体会。不过作为一名有丰富经验的士官,各种训练和演习托马斯也是见得多了,对这句话还是有概念的。

    “嗯,20师清晨就发动了进攻,昨天俄国人的防线都挡不住我们的攻势,今天他们更挡不住。而且装甲列车也正在赶来的路上,12骑兵师在西北方向也在往这里靠拢,增援很快就会到了。”

    艾哈德没有说谎,但是情况却也没有说的那么轻松。

    俄国人一晚上赶工出来的防线的确挡不住第20师的进攻,但是哪怕之后俄国人不做抵抗一路通畅的走到索尔道也需要至少5个小时。

    而载着一个加强了两个突击炮排的满编步兵营的装甲列车的确一大早就从埃劳出发了,不过不出意料的遭到破坏的铁路线让装甲列车此时的位置还不如第20师离索尔道近。

    第12骑兵师的那些四条腿要是不遇到什么阻碍,那倒是只要2个小时就够了,但是“增援从来都是不靠谱的”,2个小时这种说法谁信谁傻。不过作为军官,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说丧气话。

    “抽完这只烟就给我老实到里面呆着去。”艾哈德做了做赶人的动作:“俄国人不会给我们太多放松时间。”

    俄国人的确没有给德国人太多时间,因为他们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德国第20步兵师发起的进攻像锥子扎在了俄国人的屁股上一样催着他们必须尽快拿下索尔道。

    在第一次试探性进攻被打退后的30分钟后,空中就又传来空气被撕裂的呼啸声。

    虽然俄国人的炮击还是那样稀稀拉拉,但是炮声在响了半个小时后依然没有丝毫想要停下来的意思。这一次,俄国人下了本钱了,想必也是想明白了,如果不拿下索尔道,存着那点弹药也毫无意义。

    近一个小时的火力准备让德国人意识到,俄国人是拼着弹药打光也要把自己的防线彻底轰的稀巴烂了。

    虽然已经有了俄国人这次是要拼命了的准备,但是俄国人的行动还是让德国人大吃一惊。原本俄国人炮击结束后步兵冲锋前应该有的几分钟空档不见了,几乎是炮声停止的同时,步兵进攻的哨声就响了起来。

    德国人甚至来不及统计一下自己在炮击中受到了多少损失,俄国人就发动了冲锋!

    来不及抢修战壕、救治伤员,所有人都抄起武器对着冲过来的俄国人疯狂射击!

    但是这没用!

    俄国人这次的进攻更果断!更坚决!

    即使被子弹一排排的扫到,俄国人也没有像上次一样被压在地面上抬不起头!要么死!要么冲!

    俄国人付出了更惨痛的代价,但是德国的伤亡也在不断增加。俄国人漫长的炮击起到了效果,数段战壕坍塌,伤亡暂时还无法统计,四处乱飞的流弹更是让这个数字在不断增加。马克沁火力点被拔掉了4个,交叉火力封锁强度大减,炮兵阵地挨了7发炮弹,3门火炮彻底报废更是雪上加霜。

    就在艾哈德准备让留在手里的3个排的预备队顶上去的时候,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索尔道城内的俄国人进攻了!大约有一个营!”

    “我操你妈的灰皮狗!他们哪来的一个营?!”暴怒的艾哈德此时恨不得世界毁灭,大家同归于尽一了百了的心都有了。

    对于索尔道内的俄军还有反抗能力的可能艾哈德是有准备的,因此在在后方留了一个排的兵力和2挺马克沁。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昨天被自己打的缩回城区内,又被装甲列车轰了半天的俄国人是怎么还能凑出一个营的兵力的?!

    而且这帮俄国人选择的进攻时机实在是太正确了,如果是之前俄国人的第一波试探进攻的时候冲出来,那么别说艾哈德手上还留了3个排的预备队,就算从前面防线上抽3个排出来增援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索尔道城区内的残存俄军从背后捅过来的这一刀实在是太准太狠了。

    “让1排、2排去西面,必须把灰皮狗给我他妈的挡住!”愤怒不能解决问题,如果现在给艾哈德一颗原子弹他是真的敢引爆了大家同归于尽的,但是他没有,所以他只能立刻做出决断。

    “弗格特!带上你的排,让突击炮开路,给我从侧翼把东面的灰皮狗的后路抄了!我不想看到有任何灰皮狗能再缩回城里等机会给我找麻烦!”

    “能动的家伙拿上武器都跟我来!另外每个人都给我拎一箱弹药!”艾哈德将钢盔扣在脑袋上,抄起步枪就往外冲:“我们前面至少挡住了一个师!要是被他妈的一个营从背后捅了一刀导致丢了阵地,他妈的死了你都没脸说自己是怎么死的!”

    刚冲出门,艾哈德就看见托马斯头上顶着钢盔,提着半自动步枪站在门外。

    “伤员就给我滚回去呆着!”满肚子火气的艾哈德吼到,丝毫不见之前交谈时的友善。

    “我能动!上尉!”

    被噎了回来的艾哈德看了眼那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左肩,犹豫了一秒就又吼了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打中谁?把你手上的玩意放一边去!给我当传令兵!能用的那只手给我去拎弹药箱!”

    “是!上尉!”

    说是能动的都跟自己去增援,但实际上也只有艾哈德的临时营部里除了通讯兵外的19个人,算上艾哈德自己和一个只能跑腿的托马斯,勉强算是半个排。

    这点增援面对一个营的敌人根本是杯水车薪,不过如果东面的一个排挡不住俄国人,让俄国人突破了防线,那么和俄国人白刃战进行战壕争夺,多一个排少一个排没什么区别。

    要击退俄国人关键还是在只有2辆突击炮和一个排的步兵组成的可怜机动兵力能否捅穿俄国人腰子了。

    而想要将俄国人拦在防线前的关键,就要看那2挺马克沁了。

    卢德维克并不知道自己此时身上背负着上尉一半的希望,但是他很清楚,排里的MG4轻机枪压制能力不足,自己是整条防线的仅有的两个支撑点之一!

    “俄国人都疯了!”

    在卢德维克看来,对面的俄国人是疯了。说俄国人有一个营可能是有点多,但是说俄国人有3个连绝对不会少。

    昨天被打残了两个营,然后又被装甲列车轰了半天的俄国佬,是从哪冒出3个连的人的?

    因为冲锋的俄国人里有近一半都是伤员!而且很多都不是还有战斗力的轻伤员!裹着脑袋、吊着胳膊的家伙同样在冲锋!甚至有些人手里都没有武器!

    所以他们才能有3个连的兵力冲锋!

    “左翼敌人靠近!”

    “操你妈的!”卢德维克不得不调转枪口,马克沁喷吐出的火舌扫过战场,成片成片的俄国人扫倒。

    但是整条防线上只有两挺马克沁,机枪手难免顾此失彼,机枪的火舌扫过后的空档让俄国人能继续缩短和防线之间的距离。

    德国人应该庆幸,对面的俄国人是守卫索尔道的后方部队,没有在德俄战场第一线吃过苦头的他们还是用着密集的队形发起冲锋,这让MG4一个长点射也能扫倒好几个人,半自动步枪不用怎么瞄准只要扣动扳机也能打中人,木柄手榴弹更是效果拔群,否则德国人的情况会更糟。

    “正前方!”刚刚把左翼的俄国人压到地上,副射手的高喊又让卢德维克不得不又把枪口转回来,然而一个长点射还没打完,马克沁就响起了撞针空击的声音。

    “装填!”

    “最后一箱!”

    “没了?”

    “没了!”

    “该死的。”俄国人的马克沁用的是300发的长弹带,自己总共就只领到4个装着弹带的弹药箱!

    就在德国人的机枪装弹的这么短短的一点空档里,正面的俄国人已经冲到了火力点前!

    “妈的!”一旁的副射手抓起身边的G3半自动步枪从火力点的胸墙后探出大半个身子对准近在眼前的俄国人疯狂的扣动扳机,7秒内打空了G3的20发弹匣!然而还没等他拿出新弹匣,他就向后栽倒了下来。

    不过他争取到的时间足够了!

    卢德维克的马克沁再次发出咆哮,正前方的俄国人瞬间血雾飞溅,倒下的尸体在火力点前的地面上铺了整整一层!

    危机解除,卢德维克才转过头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皮肉伤!”虽然左大臂被撕掉了一大块肉,但是这的确只是皮肉伤!

    “没事的话就去取弹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关心战友的伤势的余裕了。

    虽然危机解除了,但是德国人面对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变化,就算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但是俄国人还是没有撤退!马克沁要是哑了,防线撑不了多久就会崩溃!

    然而300发弹药根本撑不了多久,副射手离开后仅仅一会,马克沁再次传出撞针的空响。

    “装填!”下意识的喊出口后卢德维克就意识到,已经没有弹药了。

    之前的情景再一次在卢德维克的眼前上演,而作为机枪手,自己的身边可没有一把G3!

    就在卢德维克准备抽出身上的P03手枪准备做最后一搏的时候,十几枚手榴弹在俄国人中间炸开,紧接着又是十几枚手榴弹划过天空,然后一挺轻机枪直接架在了火力点的胸墙上,射手站在卢德维克身边就开始射击。

    就在卢德维克还在愣神的时候,已经被打空了的弹药箱被一脚踢开,然后新的弹药箱就放在了马克沁旁边,还顺手把弹药箱的盖子揭了开来:“还愣着干什么?!继续射击!”

    增援到了。

    艾哈德带来的增援虽然很少,但是却一时间稳住了摇摇欲坠的防线。

    马克沁的枪声再次响起,俄国人被挡住了。

    没过多久,弗格特带领着一个排在2辆2号突击炮掩下从俄国人的右翼侧后方插到了俄国人的后面,切断了他们和城区之间的联系!

    俄国人没有机会了!

    “俄国佬完了!”

    “上刺刀!冲上去!宰了他们!”艾哈德高喊着跳出战壕:“一个都别放过!”

    弗格特的排只能挡住俄国人直接退回城区的路,但是却拦不住俄国人四处逃散,必须将俄国人全部消灭在这片开阔地上!

    为了活命,俄国人在昨天被打残后还能组织起这样的反扑,艾哈德不想赌俄国人那糟糕的组织能力让他们逃散后不会再重新集结,被人从背后捅一刀的经历自己不想再来一次。

    俄国人在自己的眼前被切断退路,两面夹击之下溃败已经是板上钉钉,自己挡住了俄国人的疯狂进攻!这样的认知让德国人的士气一时间爬到了顶点。

    所有人狂叫着跳出战壕向俄国人发起了冲锋!

    害怕伤到跳出战壕发起主动进攻的友军,突击炮没有开火,不过爬上车的机枪手将轻机枪架在了车顶,一同爬上来的副射手操作起了车载机枪,4挺MG4的火力封住了俄国人的退路!

    2号突击炮昨天的表现给俄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头无法被击毁的钢铁怪物此时不断喷吐火舌的形象飞快的吞噬着俄国人继续战斗的意志。

    俄国人开始溃散了。

    不过跳出战壕主动发起进攻的德国人连这个机会也不准备留给俄国人。

    当发现从战场上逃离也成为奢望的时候,俄国人骨子里的那股残暴和野蛮被激发了出来。

    德国人的火力优势让人绝望,但是白刃战!斯拉夫的战士对自己的体格和技术从来都充满自信!

    而且白刃混战,德国人的火力发挥不出来,他们手上的自动步枪也要比莫辛纳甘短一截,那么只要把眼前的德国人撕碎,冲进德国人的战壕里,自己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已经被逼红了眼的俄国人调转枪口迎了上来!

    俄国人想的很美,但是现实却残酷的告诉俄国人这不过是徒劳的挣扎。

    俄国人也许的确在身体上有一些优势,但德国人在战术上却远远超出!

    虽然在几十年里陆军火力不断增强的潜移默化下,能用大炮解决就不要用枪,能用枪解决就不要用刺刀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走上火力至上这条不归路的德国陆军的默认规则。

    不过在诸如“不敢刺刀见红的部队不是一只好部队”,“普鲁士军队在历史上有过数次白刃战中击败敌人的辉煌历史,传统不能丢!”,“白刃战是锻炼军官组织能力,士兵配合能力的最好办法”之类的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奇谈怪论,德国陆军倒是从来没有丢下过自己的白刃战训练。

    也有说法是因为皇帝陛下的要求,才让总参谋部的那些家伙一直把白刃战训练当成重点科目来抓,导致自己训练强度增加的,不过这种说法没人敢光明正大的流传。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德国人在这场残酷的白刃战中拥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一个12人的步兵班分成3个战斗小组,每个小组由一名士官带领,为了防止伤到友军,3名士兵只对冲过来的俄国人的腿部射击,3只半自动步枪的交替开火让俄国人靠近都极为困难。

    侥幸能冲到面前的家伙也不用妄想靠近后德国人就无法开枪。虽然德国陆军现在依然还没有全军配发手枪,不过即使是二线部队也能做到士官人手一把。13发弹容的P03半自动手枪会用9X23伯格曼手枪弹打醒敌人的白日梦的。

    就算最后真的进入刺刀见红的阶段,在士官指挥下配合良好的士兵会让对面的敌人发现任何时候自己都要面对至少2把三棱刺刀的突刺。

    残酷,更多是对俄国人来说的。

    在捅死最后一个敢反抗的家伙后,剩下的俄国人投降了。当勇敢者死光后,剩下的都是胆小鬼。

    不过投降依然无法改变这些俄国人的结局。

    “在像战争这样危险的事情中,由仁慈而产生的错误思想是最为有害的。不顾一切、不惜流血地使用暴力的一方,在对方不同样做的同时,必然会取得优势。”

    轻声念叨着克劳塞维茨《战争论》中的观点,看着至少还有上百号高举双手跪在地上的俄国人,艾哈德的声音硬的像钢铁一样:“我们接收不了这么多俘虏,把他们聚拢起来,然后全部干掉。

    原本在这里防守的人留下,分出两个班进城,搜索俄军残余,还能喘气的,宰了。剩下的人继续警戒。”

    即使知道俄国人的这次进攻连伤员都拉了上来,城区里就算还有活着的也应该都是动不了的重伤员,但是艾哈德还是要确保万无一失。

    “其他人都跟我走!前面的战斗还没打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