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345章 异变的因由

正文 345章 异变的因由

 热门推荐:
    “我们只是见习生,可帮不上你什么忙!”贾晓只听得第一句,便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能见到一只古龙种当然是莫大的幸运,能让古龙种开口相求更是莫大的荣幸,但是也得看少年们有没有那个能力去接下才行。就连古龙都做不到的事情,少年们并不觉得自己能帮上什么,反而有可能给自己带来额外的危险。

    “先不要着急,时间还很充裕。”霞龙眼珠一转,舌头伸出来按在贾晓的肩膀上,将少年的身体按回地上,“我并不会强人所难,只要你们能静静地听完我接下来的话,想要如何决定都随你们的意思。更何况,我可是你们人类口中神秘强大的古龙种,难道你们就能忍住,不想在我这里得到更多的好处吗?”

    仅仅是见到霞龙的观测记录,就已经足值十万竞赛分数了,若能在这里得到更多情报,这个价格或许还会翻上数番。鉴于这个临时队伍成员的性命暂且无虞,留下来听听它要说些什么当然是不错的选择。其实少年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对方不论怀有善意还是恶意,总归是强势的一方,贾晓做出这个姿态来,只是为了提醒那兹其“我们并不会对你的命令百依百顺”,以便能在接下来的沟通中多少取得一点主动权。

    “怎么听起来,你的口气和童话故事里的那些诱惑人类的恶龙一模一样?”秦水谣歪着脑袋道。

    猫猫暗暗地用肉掌戳了少女一下,示意她不要轻易地触怒这只大家伙。不过艾露心里也是疑虑重重,她早就觉得古龙种的一次出手救援可不是白白得来的,看来少年们马上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了,只是不知道这代价众人能否承受得起。

    “从哪里说起呢……”霞龙伞盖状的尾巴敲打着地面,眼中沉思之状尽显,“总而言之,这片猎场的毒液弥漫的雾区,和所有怪物的异样,全都是我造成的。”

    “……”

    “现在我想复原沼泽的状态,”说到此处,怪物神色有些萎靡,“但是我做不到。”

    猫猫一双肉掌覆住了面颊,她有预感,这或许会成为众人此行最艰险的委托了。

    …………

    在白北的带领下,两个少年终究还是进入了内沼深处数十公里的地方。

    这一路除了难以预料的凶险的沼浆地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更多的危险了。内沼比卢修想象的要平静得多,甚至连怪物的啸声也听不见。只不过在能见度仅有数百米的情况下,队伍常常会走入三面环沼的死地,只能折返回去另寻他路,由是耽搁了好些时间。

    队伍中带着一个书士和一个受伤的见习生,赶路的速度岂止是不快,但两位前辈却并没有抱怨过什么,让少年们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在这样的心态下,卢修甚至都不好开口白北两人曾答应过他,让他在路途上进行实战锻炼的一茬了。

    “你们是怎么得到遗迹的情报的?”小陆姑娘一路上也并未闲着,似乎也是看出了自己对前辈们的拖累,想要多帮点什么忙,“知道这个,说不定能让我对沉船的状态有更多的判断。”

    白北在前面叹了一声,却没有说出什么来。察觉到前辈异样的庄暮,只当他是获取情报的手段有些见不得光,于是接话道:“这还是差不多三个月之前,驻扎在水没林和大沼泽边缘的猎人们汇总回的情报。外沼的部分地区观测到了异常的怪物觅食路线变化,伴随着部分怪物领地的变动,给沼泽外围活动的猎人造成了不少麻烦。”

    “就和现在一样?”卢修问道。

    “不过比现在的程度要低上很多,”见少年们还是不大理解,庄暮只一笑——见习生没有见过大的世面,或许第一次参与大型实战就是今日的挑战祭,难免对猎场的理解还停留在纸面上,“猎场虽然是野蛮而混乱的,但是在它的内部却隐隐有着严整的规矩,并不只是位阶法则带来的一系列关于战力和领地的原则,而是所有的方面。”

    “除了个别的非领地性怪物以外,大多数的怪物不会轻易地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比之平时的饮水和觅食路线超出几十公里,就已经算是异动了。”庄暮低下头,踢了踢地面上一坨球状的粪便,“就比如说这类杂食的鸟龙种,如果平日里它出现在我们身后外沼的某处,而且被观测到了,就一定会进入猎人工会的异常记录中。”

    “火龙种的领地本身就有上百公里了,不过是远离了几十公里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或许只是心血来潮地想看看不一样的风景吧。”陆盈盈作为考古书士,对怪物的生态并不了解,是以有些不明所以地说。

    “如果十几例怪物都是这样,那就不是单纯的巧合了。”庄暮一摊手,“总之猎人工会和王国纷纷派了些人手来探查异动的源头,但随着调查的深入,异动的范围和烈度也在逐渐扩大,几乎波及了整个大沼泽的全部物种,调查工作不得不一再减缓。”

    “直到近一个月前,各方才将范围缩小到这一片猎场中,但却也再难更进一步了。”

    “为什么?”

    “笨蛋,当然是像今天一样,起雾了。”陆盈盈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前期的侦测都是在飞空艇上进行的,大雾笼罩了地表的景观,猎人人手不足,贸然下船既不符合规定,又有丧命的风险,因此早先的观测就这么草草地结束了。”

    …………

    “大概在三个月前,我被一股不舒服的气息惊醒了,”霞龙回忆说,“是一股恶心而带着死意的气息。”

    “所以之前……您一直在沉睡吗?”对从未见过的古龙的生态,少年们好奇不已。

    “古龙的一生,九成的时间都在沉睡,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那兹其有些烦躁,似是在埋怨少年们打断了它的话,“我认得那股气息——而且隐约记得发出那气息的源头能够伤害到我。所以我便循着它的源头在沼泽中寻找,大概这样度过了两个月,终于在这片猎场中找到了它。”

    “那是什么东西?”封尘恍然记起了核心任务,或许猎人工会的目的也正与它有关。

    “我不知道……我也无法描述它是什么。”霞龙道,“我只知道,当时的自己还没有办法彻底破坏它,于是我便在那个东西旁边安置了领地,等待力量的恢复。”

    “期间人类曾驾驶着那些会飞的东西来窥探过几次,不过都被我阻拦住了,就用这个。”那兹其的翅膀稍稍扇动,怪物的周身便笼罩了一层若有若无的水汽,少年们再看向巨龙本体时,却发现它的身形虽然近在咫尺,但已经模糊不堪,难以看清了,“我用雾气遮蔽了整片领地的上空,本以为会拦住人类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两日以前,有两个猎人踏进了我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