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347章 毕竟我还小

正文 347章 毕竟我还小

 热门推荐:
    半晌无话。

    古龙种的一个失误,加之有心人的稍加引导,便会对一个猎场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便是传说之龙力量的冰山一角。仅仅是从奥奥那兹其的叙述中,少年们就能感受到它一言呼风,一行填海的姿态——该是何等层次的力量,才能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便仅靠一己之力,就造出笼罩整个猎场的巨大雾场呢?

    “所以,你要我们做些什么?”即便敬畏和惶恐充塞了封尘的脑袋,但他的心中却隐隐地想要更加深入地参与到这样的事件中。

    “在雾气彻底失控之前,我在这里开辟了一块安全区。”霞龙说道,“我引导着还拥有神智的怪物们来到此处暂时避难,利用我自己的威压让它们能够暂时和平相处,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怪物之间的关系不是靠高压就能调解的,况且它们需要觅食,短短一两日的饿乏不会对它们有太大的影响,但时间久了就不行了。被困在一个满是自己食物和对手的窄小区域内,即便有霞龙的威压以保持秩序,但难免有一天它们在惶恐不安和饥渴交加的关头上,会对自己周围的生物露出獠牙。

    “一旦它们失控,那么这里便不再是避风港,而是死囚牢了。”贾晓叹了一声,“大概……还有多长时间?”

    “我大概还能像这样压制它们最多三日,如果允许出现一些小的骚动,那么还能再坚持两天——不过我本人却无法离开这片区域。”

    这里当然并不是雾区的发源地,想来引导猎人们来到此处的风,便是霞龙阻碍烟雾进入此地而使用的手段。但是殊途同归之下,少年们还是正在逐渐接近猎场事由的真相。

    “你想要我们去解开这雾气中的毒素?”贾晓听出了巨龙的言外之意,脸色一下子变白了。

    古龙即便是站在世界顶端的物种,但在充满毒瘴的雾气中仍然无法发挥自己完全的实力。艾露一族的龙类血统几近于无,人类更是完全没有位阶的体验,这就是他们不会受到药效影响的根本原因。但不受雾气影响可不代表能自如地在险地穿梭——天知道他们只是为了找到这片净土,就吃了多少苦头。现在凭那兹其的一言就要让众人重新折返回去,说不得还要与那两个神秘的破坏分子进行战斗,一众少年纷纷摇头,在这里的退缩可不是畏惧,而是有自知之明的表现。

    “当然不是了。”霞龙道,“这毒大概是没有解药的,至少我想不出天地间有什么东西可以中和掉古龙的威压。况且你们不会控制云雾,又拿什么去想办法解决这里的事端?我自己做出的事情,当然由我来解决便好。”

    猎人们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我在这里,我提过的那样危险的东西现在正值无人看管的时机。”那兹其诚恳地说,“我担心那两个宵小会去而复返,若是被其夺走,不止是我,这片大陆所有的真龙都会受到威胁。”

    “要我们代替你去看管它?”猫猫眼神一冷,“说到底还是要和那些危险分子战斗吧。”

    “不,这个也不需要。”霞龙解释说,“你们不必露面,也不必战斗,只消在他们接近之时联系我就可以了。”

    “怎么联系?”

    “我是古龙,我总有办法的。”

    …………

    古龙为猎人们留了半日的考虑时间,少年们人人带伤,不论最终作何打算都要先暂时休息一番再说。那兹其为少年们用雾气圈出了一小片地方用以生火做饭——若不隔绝火光和香味,霞龙唯恐不远处那群怪物闻讯赶来,将猎人们一个个分而食之。

    伤者自去换了一副药,猫猫也去忙碌了,女孩秦水谣便又理所当然地闲了下来。她嘱咐封尘不要断开沟通的连接,少女仍然心存疑惑,有些事情想要和巨龙单独谈一谈。

    她并没有离开霞龙的居处,而是沉着脑袋思索了好一阵,才缓缓开口道:“这说不通,那兹其先生,你没有告诉我们所有的事。”

    “你还想知道什么?”

    “你。”女孩指着霞龙道,“你的行动,从头到尾都有些奇怪。”

    “首先,你被一个熟悉的气息惊醒,但却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你找到了它,却没有办法破坏掉……”少女带着些许指责的语气

    “那东西蕴含的能量很强,贸然出手的话,很可能会给我带来永久的损伤。”霞龙辩解道。

    “紧接着有心怀不轨的人突破了你的雾障,甚至给你下了毒药,你都毫无办法,最后还被他们在你的追击下从容地跑掉了——是这样吧?因为我可没见到你的居所附近有被打晕的人类。”女孩子似笑非笑地说道。

    “当时的我正试着处理雾气中的毒素,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霞龙从鼻腔中哼了一声。

    “祸事酿成了以后,你既无法自行抵御龙髓浆的毒性,也没法收拢雾场,甚至连保护领地的怪物也做不到。”少女一根根地掰着手指头,“是因为强如古龙种,对比自己位阶低的生物都不屑一顾吗?”

    “怎么可能?”怪物大声一吼,震得女孩颅内生疼,“即便是我,也要依托猎场的环境才能存活。没有了低阶的怪物,这片沼泽马上就会变成死寂区,我才不会做这种损人害己的决定呢。况且,我不是已经尽量地救下了一些怪物吗?”

    “那便是了。”秦水谣站起来,背着手靠近巨龙,“以上这些事情,哪怕你做到其中任何一件,结果都会比现在的乱象好过太多。如果这些失败都不是你有意为之的,那么……”

    “你作为一个古龙,不觉得自己有些太弱了吗?”

    “你!”怪物一怒,周身雾气升腾而起,向着秦水谣席卷过去,“你可知道,现在我若欲杀了你,你甚至不会有任何感觉。”

    “没错,对于单独的猎人来说,你确实有着无可匹敌的力量。”秦水谣一躬身,展示出对古龙足够的尊敬,“但您有所不知,我的父亲也是一名曾经面对过古龙种的猎人,在他的叙述里,像您一样的生命形态,至少在您所掌控的领域内,应当是完全随心所欲而近乎无敌的存在。”

    “不要说拦住两个猎人,就算是当场将所有的毒液从雾气中分离出来也是小菜一碟的吧。”女孩用质询的语气问,“还有什么其它能威胁到你的事物吗?你的力量是怎么衰弱下来的?”

    “我没有……”霞龙有些心虚,“我的力量就算稍有下降,那也是因为睡醒不久的原因,如今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了,自然无碍。”

    “你在撒谎,那兹其先生。”女孩目光灼灼,“我们若要合作,便需要知道你的真实能力。如今的你不要说力量大小了,就连层次都已经降低到古龙以下的水平,你的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不讲出来,至少我是不会完全信任你的。”

    少年们和古龙并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他们大可一走了之。而霞龙就算杀掉他们,也无法解决自己无人可用的事实,等到下一次有猎人误入此地,又不知是何年何月了。毕竟那神秘的武器一旦被启用,就能真真正正地威胁到自己的性命,从这个角度来说,古龙对猎人的需求要迫切得多。

    “好吧,”奥奥那兹其这才窘迫地道,“不过我确实没有说谎,当时的我确实已然是巅峰状态了——毕竟我才十岁,刚刚经历过第一次沉睡。对于你们人类来说,只相当于刚出生数个小时而已,能做到那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