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352章 随便的委托

正文 352章 随便的委托

 热门推荐:
    “看起来我们确实没有太多选择了。”贾晓还欲辩驳,却颓然地坐倒下去。拥有强势能力的奥奥那兹其本就有着要求猎人们做任何事情的能力,它若是耍起赖皮来,便是五星猎人也难能从中得以斡旋。

    少年显得沮丧异常,本以为在霞龙的领地之上没有危险,猎人们能得到宝贵的休息机会,却没想到最大的险阻正是来自于这个喜怒无常的霞龙。转眼之间,猎人们不但要穿越大沼泽,去探那对古龙而言都成威胁的异物,同伴封尘还要被强行留下在兽群中充作人质。早知如此,昨日就不该在这里歇息,趁它不注意时脱身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贾晓如此想道。

    “不要显得那么沮丧嘛。”霞龙见自己的言语起了效果,更是笑眯眯地安抚着少年们“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关乎生命,但对于你们却并不紧要——这便不公平了,我不介意在你们这边加些筹码,让这场合作看起来公平些。”

    “你不就是想要我们帮你做事吗?”秦水谣脸色变了变,却是换了一副天真笑着的面孔。少女经昨日与它交谈,心知霞龙的年岁尚浅,它的知识和战斗技能虽然远超人类,但智力和心性或许还只停留在孩童的水准,“你没有必要这样用强的,只要好好说话,我们怎会不帮你的?对吧。”

    霞龙点了点头,一只眼睛在少女身上来回打转。

    “你看,我们猎人呢,讲求团队作战,少了一个人,战力便不完整了。大沼泽对您可能如后花园般来去自由,但是于我们这些菜鸟猎人就十分凶险了。”秦水谣的话里绕着圈子,“你也不想我们还没走到目的地,就被怪物吞进肚子里吧?”她甜甜地一笑,也不知那兹其能否读懂她的表情,“你可以在我们的身上做些标记,或是留下些味道什么的。总之不要将封尘一人留在这里。我们一道上路,完成委托的把握也就大一些,不是吗?”

    “这样……”霞龙歪着脑袋,像是在仔细地思考女孩的提议。

    秦水谣可怜兮兮地望着它,好像只要这样做就能让它回心转意一样。

    “不行。”半晌过后,霞龙的眼睛细细地眯起来,一副逗弄女孩得逞的样子,“你们有我的威压傍身,一路上哪会有什么危险?到了目的地也只需要帮我监视着那东西的动向,顶多就是动动手指捏碎那个小道具罢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有什么两样呢?有质疑的工夫,还不如去养精蓄锐一会——那东西在内沼的深处,你们此行或许要走很远。”

    “我们死在路上,你就让冤魂去给你盯梢吧!”见怪物不吃自己这一套,秦水谣的脸瞬间冷下来,手中的重锤“咚”地一声砸在地上。

    “你们随时都可以动身,不过我建议你们快一些。”霞龙站起身来背向而走,幽幽地留下一句话,“被埋在土里的那个小家伙应该就快醒了,你们不会想让它迷失在雾气中的。”

    说罢怪物主动断开了封尘的沟通,留下一众少年面面相觑。

    …………

    同伴们的眼光齐齐地看向封尘,贾晓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心焦,秦水谣则在忧心之外还带了些歉疚——在她的思绪中,或许正是昨日下午与那兹其私下里的那番话,让这条巨龙的心思产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猫猫虽然关切自己小主人的心思还要高过封尘,但少年被怪物点名留下,也不禁让她产生了兔死狐悲的伤意。

    “我会留下。”面对着猎友们各异的眼神,封尘微笑着说。

    没有人接话。

    众人心中明镜,此番去得内沼中,出行的危险程度确实不高,古龙再如何不靠谱,沾染了它气息的道具和武器也足以成为猎人们的免死令牌。反倒是留在这里的封尘,与怪物朝夕相处之下,等待他的便不一定是什么了。以霞龙表现出的反复无常,说不定何时将它惹怒,就是灭顶的下场。同伴们有心代替封尘成为人质,但奈何古龙一心只要这个走了霉运的小子。何况队伍中只有少年一人能够与它无障碍地沟通,换了他人反倒事倍功半。

    越是深思,这件怪异的委托就越是非做不可,人质非留不可,而人选更是非封尘不可

    “尘小子……”贾晓张了张嘴,干涩地道。

    “你们放心吧,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封尘反倒笑得更坦荡了,“我能和那兹其先生直接沟通,我能感受到它并没有什么恶意——它或许很着急,但是绝没有伤害你我的意思。”

    同伴们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他们无法判断小猎户说的是实话还是宽心之言。封尘又叹了口气道:“精灵鹿是不能和雪豹抗争的,这里不是我们说了算。霞龙给了大家保命和联络的道具,又使出了这么强硬的手段,他对那件事物的在意程度远远超过我们。只要大家早去早回,尽心做事,我在这里绝对会好好的。”

    “你身上可还有我的竞赛点数呢!”秦水谣嘴巴嘟起来,不知应该朝谁生气,“这件事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决定。”

    “我会把你那两千分好好地让你拿到的。”少年无奈地道,“实在不行,你把我的记分牌拿去总可以了吧?”

    “见习生的分数不能渡让给正式猎人,我又不傻。”女孩翻了个白眼。

    “那你说怎么办?”女孩明里是在计较自己的比赛分数,但却是在借此来表达自己的忧心。少年怪物沟通的能力大涨,自信能在古龙面前至少保全自己,贾晓也在他的一番说辞下显得有些意动,但唯独秦姑娘,看这样子大概是要在此事上纠缠到底了。若不能说服她,队伍难以行动,引得古龙懊恼之下,猎人们的处境或许会更加危险。想到这里,封尘一拍大腿,“对了,把你的记分牌拿给我。”

    “做什么?”女孩狐疑地递过腰间的木牌。

    “你是一星猎人吧,应该有权利向我发布私人委托才是。”封尘笑道,“现在就发布一个给我吧。”

    “内容和期限呢?”秦姑娘不知少年打的什么主意。

    “在古龙身边保证存活,期限嘛……就到挑战祭结束吧。”少年已经迅速地从自己的木牌上抹去了一颗黑豆,“十点契约金,报酬你来定,怎么样?”

    “说什么存活……”女孩怔了一番,才明了其中的含义,鼻子却是一酸,强忍着自己心中的异样道,“这么随便的委托,你也信口说的来?”

    “委托是猎人的最高信条。”封尘炫耀地晃了晃手中的记分牌,“这样你总该相信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