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550章 母亲、寻死和天赋

正文 550章 母亲、寻死和天赋

 热门推荐:
    “所以,你们本来是同一个,接着变成了两个,后来你的母亲死掉了,于是又变成了一个……”封尘掰着手指头,“现在这具身体里的,是你自己的意志和……”

    “我与母亲共同的记忆。??  ??U?8????.?U?8XS`COM”莫岚补充道,“差不多就是这样。”

    “你的母亲,她叫什么来着?”少年翻动了几下树枝上串着的砂鱼龙肝。聆听古龙种的故事时,一星猎人也没有闲着,他自顾自地处理了余下的伤口,顺带着升起了篝火,鱼肉在火焰上泛起阵阵香气。

    “和我一样,吉恩莫岚。”山龙仍然操纵着风,刮擦着自洛克拉克夺回的巨大牙柱。一上午的工夫,巨牙已经被打磨成了光滑而规整的漂亮锥形,尺寸也小了将近三分之一,在阳光下甚至泛着圆润的青光。牙齿余下的部分比石质外壳坚硬得多,封尘在旁侧就能感觉得到,古龙种每削下一片牙质,都需要耗费大量的力气。只是巨鲸仍然不满意似的,一面和少年闲聊,一面坚持不懈地打磨着,“真龙无论重生多少次,都共享同一个名字。”

    “今天之前,8 ? .?U?8?X?S? `C?O?M?”少年提起树枝,用指尖试探了一下鱼肝的温度,“嘶……好烫!”

    “真龙生命形态的秘密,就连母亲临终前也没有全数了解,我们号称知晓天穹下所有的知识,可是到头来最难弄懂的却是我们自己。”

    “是啊,你们真龙本身就是一群奇怪的家伙。”一星猎人咧了咧嘴。少年已经太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当下也不再顾鱼肉烫嘴,猴急地在冒着油的鱼肝上咬了一口。肉在嘴里咀嚼了几下,封尘脸色一变,呸呸地吐出来,“咳咳……漫云还说这是整个沙漠里的顶级美食呢,口感和黏土差不多。”

    “不要抱怨,如今的沙海里已经找不到多少能吃的东西了。”山龙嫌弃地说道,“将就着吃一些,维持体力比什么都重要。”

    “我还是不明白,”少年又试着咬了一小口,露出吞药般难看的表情,嚼也不嚼地硬生生吞下,“你们重新合为了一体,记忆和知识也回来了,你也可以继续成长了,不是皆大欢喜吗?现在的你应该已经成年了吧?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体型比你更大的物种。?  U?8???.?U?8?X?S?`C?OM”

    “还不及母亲的百分之一,不过确实算是成年了。”莫岚肯定道。

    “那前日为什么要寻死呢?有什么能逼得一条无所不能的真龙非死不可?”少年鼓起勇气问。

    旋转在巨牙周围的旋风一顿,接着一如既往地切削起来,石片噼里啪啦地砸落在沙子上,古龙的头顶已经满是牙质崩飞的碎屑了:“你想知道?”

    “当然不想!”封尘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和真龙扯上关系准没好事,不过猎场上可是有个龙人拼命地停住了击龙船才让你活下来,我至少要替那个前辈问问清楚。”他叹了一声,“也不知道隆姆前辈现在如何了。”

    “是我的天赋。”莫岚干脆地回答道,“每一个真龙都有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

    “我知道,什么‘隐藏’啦,‘枯萎’啦之类的神神叨叨的东西。”少年两口吞下剩下的鱼肝,犹豫了一下,还是串了一块普通的鱼肉。沙漠怪物的肉质普遍又干又柴,不过至少比口感怪异的肝脏好吃一些,“总之就是比控制天象还要厉害的本事对吧。”

    “看来那家伙总算教了你一些东西。”山龙有些诧异,“除了这一口蹩脚的龙腔之外。”

    “所以,你的天赋是什么?”经古龙种一提醒,少年才发觉,猎人能找到的关于古龙的典籍中几乎没有一个记载过山龙的天赋。两次人龙战争时出现过的天灾们,学者们都或多或少地对它们的能力有过猜测,唯独面前这个号称最接近人类的古龙,整个猎人工会对它的天赋却一无所知。

    “把手伸出来。”巨龙第一次将脑袋稍稍偏向了封尘,小眼睛中印出少年矮小的影子。老龙的声音中带着古龙才有的命令的语气,让他难以反抗,猎人徐徐抬起手,迎上山龙探过来的一只前肢。

    巨鲸的前腿更像是胸鳍和脚蹼的结合物,褐色的鳞壳包裹着不分瓣的趾爪,肘关节和腕关节依稀可见,却无法轻易活动。少年的手掌按在怪物小指的外端,只感觉到一阵粗糙和冰凉,一如巨兽身上其余的部分一般。

    “然后呢?”封尘不知所以地问道。

    下一刻,猎人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来。

    “啊!”

    那是封尘此生从未经受过的痛楚,像是被闪电自头顶直贯过胸膛,电流在身体的每一条血管、每一处肌肉中游荡撕扯。又像是在身体里吹胀了一只玻璃质的气球,气球“砰”地一声乍然碎裂,在少年的浑身各处残留下大大小小的碎屑,随着他的每一分颤抖,各处的痛觉连成一片,让他连思考都登时停止下来。

    “咚……”

    或许过了几秒,又或许是无数个日夜,意识恢复的瞬间,封尘已经仰身跌倒在了沙地上。猎人的脸庞如煮熟的大虾一般,眼球因为用力而暴凸出来。直到眼前扭曲模糊的视界重新变得清晰,他的胸膛才猛地一胀,深深地吸了一口沙海上燥热的空气,紧接着胸口剧烈地起伏起来,尽力缓解着因剧痛而造成的窒息。

    “我这是……死了吗?”少年失魂落魄地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前一刻千刀万剐般的疼痛如同一个刚刚醒来的噩梦一样,此刻已荡然无存,只是记忆中分明还残留着无比强烈的影像。

    封尘记忆中受过的所有的伤,在那一瞬间的痛楚面前都像是缝衣针扎过的手指般无关紧要,甚至哪怕把它们同一时刻加诸自己的身上,恐怕还不及那瞬间的百分之一。醒转过来的猎人甚至以为自己身处地狱之中,或是在经受猎神最冷酷的惩戒。

    “是你要问我的天赋的。”山龙说道,“这就是我的天赋。”